首页 奇幻 另类幻想 破衡录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幕——革命序曲

破衡录 玢豳文鳞 4708 2019.07.28 19:34

  【平衡纪13年、3月28日】(克里斯托弗水坝停止供水1个星期后)

  【镜湖草原】

  草原上的黎明,尽管熹微曙色给一些梁峁镶金镀银。一些半融的滩淖泛着耀目的光。然而,羊群肯定还在圈里惺忪待醒。乳牛伫立棚中咀嚼旧梦。看不到烈马嘶鸣的壮阔,就不会有悠扬的迭戈琴韵掠过心弦。岑静,这是草原的另一番意境。

  此时的镜湖草原上,空荡荡一片,原本热闹无比的湖岸边,只剩下一顶白色帐篷,显得孤零零的,给人一种萧索,凄冷之感。

  此时,一个男人穿着单薄的白色衬衫默默地站在湖岸边抽着烟。

  三月的清晨,从湖心刮过来的冷风,在男人的头发,胡子上,凝聚成白色的露珠,而男人嘴中叼着的烟,早已被头上滴落下的露水浇灭。男人愣愣的看着湖面,纯黑色的眸子此时却黯淡无比。

  一件黑色的大衣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披在了肩上,男人回头看去,只见银发的精灵正担心的望着他。

  男人愣了愣,随即条件反射般的,将她搂入怀中。

  “还早,你出来干嘛?”这是希赛罗的声音。

  “……”没有回答。

  希赛罗将她抱得更紧了,他的下巴轻轻的放在精灵的头上。

  “克里斯汀,你可以不用去的,我也希望你不要去,你就答应我,好不好。”希赛罗的声音中带着乞求的颤音。

  怀中的克里斯汀,抬起头来,看着自己深爱的男人,微微笑了笑:

  “大家都已经出发去往世界各地了,最后一批的尼奥,他们的队伍也已经分配完毕了,现在就只剩下我和你了,总不能让你一个人吧?”说着,伸出手来轻拍了几下希赛罗的头,直到他头上的露珠全部消失,才收回手来。

  希赛罗默默看着克里斯汀为他拍去头上的露水,不发一语。最近这几天,他想了很多,就是胡思乱想着一些事情,胡子也忘了刮。

  组织内经过群策群力,决定,破釜沉舟,毕其功于一役,将组织内部全部人员,分散到世界各地,尽全力击破世界各地的教会的主殿,逼迫那位“神”不得不现身。

  但说起来容易,希赛罗很明白,这样子可能也于事无补,很有可能全军覆没,但,这确实是现在唯一的办法,唯一一个让世界知道真相的办法。

  一切,就在今天。

  “嗡——”口袋中的通讯器振动起来。

  一手拿出通讯器接听,一手抱着克里斯汀,希赛罗坐了下来。

  “喂,我是希赛罗。”希赛罗询问。

  “哎呀!知道是你,不然跟你联系干嘛?”尼奥的声音传来。

  “怎么?你小子,离开我一会儿,就想我啦!”希赛罗调侃道。

  “滚你的,我联系你有正事,跟你说,你知道最近非常火的那个水吗?”尼奥的声音有些颤抖。

  “啊,听说了,有钱人真会玩,还乔比詹里山脉的积雪融水,我看就是普通水兑点色素罢了。”希赛罗有些愤愤的说。

  “我跟你讲,错了,我们都错了!我也闲的没事买了一瓶,但是,喝了几口没什么特别的,但是听说喝过的人,说这水有奇效,我就检测了一下,你猜怎么着?”尼奥的声音越来越尖锐。

  “我发现,这水检测过后的数值与镜湖水的数值一模一样。而据我所知,这种水,是那个叫普里曼集团卖的,已经卖到全世界了,红得发紫!也就是说,很有可能全世界有大部分人已经喝过镜湖水了!所以我猜那奇效应该就是记忆恢复了。但是很奇怪的是,为什么人们还是如此平静呢?”尼奥很疑惑。

  “不是平静,而是人们被那个灭国的新闻吓到了,人人都选择明哲保身,怕招惹来不必要的麻烦。但是,人们心中肯定也在疑惑,强烈的疑惑与恐惧的压迫……”也在听尼奥的汇报的克里斯汀,眼中此时闪出兴奋的光芒。

  克里斯汀兴奋地看着希赛罗,激动地说:

  “真是得来全不费工夫,没想到镜湖水竟然以这种方式传播到了全世界。这样一来,我们或许就可以获胜了!”

  希赛罗听到尼奥的消息也是十分激动,但他也跟尼奥一样,觉得这么久了,没传出任何一丁点关于记忆恢复的事,这太过奇怪,现在听克里斯汀一分析,顿时知道症结在哪,在询问了克里斯汀的建议后,他马上下达了指令:

  “尼奥,你现在吩咐定义技术部,在今天晚上7点,将全世界的广播电视塔的频率调整到与雷吉诺德国的核心广播电视塔一致,今天晚上,将被历史铭记!”

  希赛罗激动地用力攥着通讯器,指腹处都被攥得发白。

  “一定可以的,一定会!”克里斯汀紧攥着双拳。

  【马克斯韦尔、奥乔赛车场】

  奥乔手上拿着抹布,一手抹着汗,咧着嘴看着眼前的希瑟超跑。

  碳黑色涂装,流线型车身,定义六速序列式变速箱,搭配最强力的定义V12引擎,实在是赛车场上无往不利的利剑。

  奥乔咂咂嘴,这车是他的最爱,每天都要抹两遍,保持干净而光亮的车身。

  “哟,早上好希瑟!”看着被他抹的干干净净跑车,奥乔情不自禁打了声招呼。

  “真是美好的一天呐!”奥乔看着逐渐升起的朝阳,舒舒服服的伸了个懒腰。

  【莱昂内尔——智者国度】

  一个阴冷逼仄桥洞内,温暖的橘黄色的光芒不断闪烁着,桥洞内,一个衣衫干净,皮肤白皙的少年正用一根树枝,从小小的火堆中,不断画出一道道黑色的线。

  火“呲呲”的烧着,殷红的火苗不断地向上“噌噌”的冒着,一会儿高一会儿低一会儿小一会儿大。一阵风吹来,火小了许多,红红的小火苗向旁边偏移着。

  红色的火焰边沿还有淡淡的黄色轮廓,就连艺术家也调不出这美丽的色彩。火苗往上蹿,尖尖的,忽上忽下。

  忽然,少年拨动火堆的树枝突然啪的一声断掉,少年一愣,捡起树枝,将手举高,以一个奇怪的姿势,自下而上的看着树枝的缺口处。

  少年一歪头,眼中露出怪异的神色,嘴唇微动。

  “已至。”

  【哈里亚德——战争之国】

  清晨,一个光头少年正在队伍中哼哧哼哧的晨跑,令人惊奇的是,他所在的队伍并不是青少年队伍,相反的,他所在的队伍是整个王国中最优秀的特种队伍,队员们一个个人高马大,相比之下,小光头跟豆芽菜没什么区别。

  看着天边不断升起的太阳,光头少年不断挥洒着汗水。忽然,他跑着跑着,打了一个哆嗦,这一下竟然让他全身的汗毛都立起来了。正在觉得自己可能是有些怕冷而感到羞愧时,却发现,队伍中的队员们竟然各有先后的打起了哆嗦,也是汗毛倒立。接着,领队大喊一声立定。整个队伍都停了下来。

  小光头看到领队看着天边的朝阳,喃喃说道:

  “不妙啊!”

  【暗室、上午9点32】

  一个中年人半躺在椅子上,竟然还在睡觉,但是看他的样子,睡得似乎并不安稳,眉头紧皱,不知道梦到了什么。

  【雷吉诺德、核心广播电视塔、下午3点20】

  西普站长看着眼前厚厚的一沓钱,不由得吞了口唾沫,看着眼前全身笼罩在黑衣的人,他心中犯起了嘀咕。

  “西普站长,您放心,您只需要让员工们提前下班就行了,然后给我们二十分钟的时间,然后这些,还有这些,就都是你的了。”眼前的黑衣人似乎看出西普的心事,吩咐一声,身旁的两个保镖打开提着的箱子,只见一个箱子中整整齐齐码放好了一箱的钱。而另一个箱子中则摆放了足足十条曜金条,并且看保镖手上发白的指尖,绝对是真货。

  “咳咳——,既然如此,那么好吧,我这么通情达理的人,也是时候让我的员工们感受到我的关切了。”

  “那我就先感谢西普站长啦!”

  “嘿嘿,好说,好说。”西普笑着,眼神却时刻不离两个箱子。

  【阿姆西斯皇宫、下午6点42】

  卡恩觉得女孩子很奇怪,明明一个星期前在后花园,哭的跟个什么似的,可转头看到自己就跑到一边去,这是什么情况,不过卡恩也没想那么多,刚刚餐厅吃完晚饭,神完气足。现在正大步朝着自己房间走去。

  经历了很多事,卡恩现在只想明白一件事,在爸妈回来之前,得先让自己开心起来,不然亏待了自己什么都是空的。

  想到马上就有自己喜欢的电视节目看,卡恩的脚步也变得急促起来,几步来到房间,一屁股坐到沙发上,开机,拿遥控,换台;一气呵成宛如行云流水。看了眼时间,

  “嗯,7点了,不错,刚刚好。”正感慨自己把控时间的能力越来越强,忽然,电视闪烁了一下,黑屏了。

  “这个,不带这么玩的吧。”卡恩有些无语,正打算走出去叫道恩马上过来修一下,只见电视又闪烁了几下,一个银发的熟悉身影顿时出现在他面前。

  “妈…妈妈!”卡恩一下子扑到电视机面前,看着电视机里面的人,再也忍不住眼泪顿时流了下来。

  此时,全世界的电视,都出现了一个画面,画面上,一个银发的美丽妇女端坐着,似乎在等待,又似乎在酝酿,但是,人们再仔细观察后,就会发现,在画面的右下角,白色加粗的字符清晰可见

  “BALANCE BREAKER TV”

  忽然,画面中的人开口了:

  “晚上好:世界

  我是“balance breaker”的副参谋长克里斯汀,请允许我致歉,但我们别无办法,请你们仔细听好我接下来所说的。

  我跟你们很多人一样,欣赏规律生活的舒适,熟悉面孔所带来的舒适感,以及日复一日的平静。我与我身后的同伴们都十分享受这的生活,不过,以定义节这个世界性的节日为角度来说,这节庆是指用美好的假日走上街头,来到广场,为自己的孩子祈祷,祈祷神赋予其一生的定义的日子或者……与血腥残酷的争斗的结束有关,我想我们可以通过,从生活中抽出一点时间坐下来聊聊世界上美丽的地方,比如说:镜湖草原,莉奥森林,奇奥尼尔海。是时候,让我们回忆一下通往这些人间仙境的地方了。

  当然有人(加重)不希望我们回忆起来,就在此时此刻,在某个密室之中,通讯器中吼叫着命令,全副武装的人,即将出动。为什么?因为尽管沉默代替了谈话,言语却总是能保持它的力量;言语提供了表达见解的方式,而且它可以告诉,那些愿意倾听的人们真相,而真相是……这个世界有些事情…不正常的可怕…对吗?

  定义,秩序,限制和停滞,在这片广袤的土地上,你们曾经有过感受世界进步的快乐,有过思考和言论的自由,你们现在拥有的是,胁迫你们就范的,教会和骑士殿堂,这是怎么发生的?这要怪谁?当然有些人要背负,比其他人更大的责任,他们会为此付出代价的。不过话说回来,你们如果要找罪人的话,你们只要照照镜子就行了!我知道你为什么这样做,我知道你害怕,谁不会呢?战争?屠城?恐怖组织“balance breaker”?有无数的问题企图要摧毁你的理性,剥夺你的常识,恐惧占据了上风,你在慌乱之中投向了世界的主宰——“神”,它许诺给你们定义,它许诺给你们和平,所要的回报,是你的服从和沉默。我们,“balance breaker”决定结束这种沉默,我现在在这里公开宣布,克里斯托弗的水坝已经被我们的人员利用镜湖之水同质化了,相信喝到其供应的水源的人已经发现,记忆如同潮水一般用来,一切都合理的解释清楚了,但!一切又解释不清了。而做这些,这就是我们的初衷,以提醒这个世界它所忘记的事情。早在1000年以前,一位伟大的公民打算解救人们于水火之中,打算将3月28号永远的刻在我们的记忆之中,他希望以此提醒世界,公平,正义和自由,不只是口头的言语,它们是对未来的展望。所以如果你在喝下水后什么也没看见,仍然对这个所谓“神”的东西犯下的罪行保持沉默,我建议你让这个3月28日平淡的过去;可是如果你见到我之所见;如果你感到我之所感,而你愿意寻我之所寻,我请你在今晚,和我并肩走上街头,我们将一起给他们留下一个永远永远不会被忘怀的3月28日!”

  画面中的人一字一顿的说着,言语充满感情,似乎是一个母亲对着自己的孩子耐心训导一般。

  渐渐地,世界上正看着电视的一些人眼中泛红,他们自从喝过水后,被潮水一般涌来的记忆碎片冲刷得不知所措,但又被新闻中的骇人听闻的事件吓得不敢发声。此时,听到电视中的人的话,字字珠玑,每一句都刺入他们的心中,一瞬间,愤怒,疑惑,屈辱等情感一股脑的迸发出来。

  “可是如果你见到我之所见;如果你感到我只所感,而你愿意寻我之所寻,我请你在今晚,和我并肩走上街头,我们将一起给他们留下一个永远永远不会被忘怀的3月28日!”

  演讲完毕,全世界都陷入了沉寂。

  寂静不知保持了多久,忽然,不知道从世界的哪个角落中,哪条小巷中,哪条街道中,一个声音咆哮着:

  “撕破夜幕,还我真相!”

  犹如一根火柴缓缓落入火药桶中,爆炸一般的轰鸣声直接撕破了夜的寂静。

  “撕破夜幕,还我真相!”

  仿佛魔术一般,人们忽然出现在街道上,无数的人涌上街头,他们个个举着牌子,他们自发的结成队伍,犹如滚雪球一般,人群的人数越来越多。

  这是一场席卷全世界的狂潮。

  此刻,全世界,只有这一个声音

  此刻,人们在愤怒!

  此刻,谎言被戳穿!

  此刻,大革命

  爆发了!

举报

作者感言

玢豳文鳞

玢豳文鳞

本幕中,克里斯汀的演讲词,采自电影《V字仇杀队》,本文略有改动。

2019-07-28 19:34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