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另类幻想 破衡录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六幕——托拜厄斯

破衡录 玢豳文鳞 4906 2019.08.04 21:03

  【哈利亚德——战争之国】

  舒服的躺在屋顶上,后背感受着由瓦片传来的热量,脸上则舒服的吹着夜风,托拜厄斯此时正享受着一天中最惬意的时光。

  “啊!果然还是秋天最棒了!”托拜厄斯缓缓地把自己的小光头枕在手上,眼皮沉沉的,挣扎了几下,终究还是合上了。

  惬意的时光一时爽,一直惬意一直爽。

  直到一块梆硬的石块狠狠地砸在托拜厄斯的脑门儿上……

  托拜厄斯正畅游着梦中世界,突然感觉脑门一阵剧痛,睡着时的他是没有防备的,所以,这一下,直接把托拜厄斯砸的有些晕乎。

  托拜厄斯还以为自家屋顶漏了。

  晃了晃头,托拜厄斯恢复了不少,一回过神才幡然醒悟,他现在可是就在屋顶,哪来的石头?!

  正四处寻找石头的来源,就看到一块尖锐无比的石块带着摩擦空气的啸声疾飞而来。

  哪怕现在已是黑夜,但是在军队训练有素的托拜厄斯,脚下一错,肩膀微微一扭,一侧身,那尖锐的石头堪堪穿过他敞开的衣领,砸在屋顶的瓦片上,冒出一路火花。

  刚刚的石头,离自己的喉咙就差那么一丝。

  低头看向自己破了个洞的衣领,托拜厄斯甚至都感受到喉咙处都略微有些火辣。

  “这石头?!这是要我的命啊!”托拜厄斯顿时警觉,原本还惊讶的瞪大的眼睛瞬间眯成了一条缝,已是心中杀心大起。在哈利亚德,在街头上动不动就会有斗殴甚至厮杀的事情发生,这是国家允许的,自从哈利亚德这个国家成立之初,其治国的理念就是将国家变成最英勇的战士的国度,这个国家的人民,全部都是战士。

  而在街头斗殴或是厮杀就死掉的,根本就不配出生在哈利亚德。

  所以,当明白有人要杀自己时,托拜厄斯已经下了决心。

  “这件事,已经是不死不休了!我倒要看看,谁敢动我!”

  托拜厄斯缓缓伏下身,慢慢移到屋檐旁,利用遮挡物看向前方,利用眼角的余光察觉四周的动态物体。

  不一会儿,托拜厄斯便看到两个彪形大汉站在他的屋门下,一脸凶神恶煞。一个嘴角带着坏笑,白色牙齿在黑夜中显得瘆人无比,因为是黑夜,这人具体的长相托拜厄斯也不是看得很轻,只觉得他的右臂和左臂似乎有些不对称,右臂明显的粗壮许多,而那人手中此时正掂量着几块石头,似乎是正在挑选哪块合适一些一样,这男人的气息带给托拜厄斯很不好的感觉,托拜厄斯只觉得自己好像被什么凶猛的猛兽盯上了;

  而看向另一个人,就看到那人一手拿着黑黝黝的圆形盾牌,一手拿着寒光烁烁的精钢短剑,那人整个人隐藏在阴影中,具体的相貌十分模糊,但隐隐给托拜厄斯的感觉,竟然不是危险,而是……很弱。

  “这两个人我从未见过,为什么要杀我?”托拜厄斯心中大惑。

  心中不解至极,托拜厄斯决定,先不要轻举妄动,等到对方开口再行动不迟。

  果然,那个掂量石头的男人又朝着托拜厄斯丢了几块石头,明显是已经发现托拜厄斯的位置了,但是托拜厄斯都一一轻松躲过,这让男人一时间有些惊讶,但男人心中惊讶,嘴上却是不停,已经开口:

  “托拜厄斯!你别躲了你这个没人要的野孩子,竟敢招惹我们若尔林帮会的人,你今天要是乖乖下来,我说不定还给你留个全尸。”

  托拜厄斯听到这话心中愤怒之下,但却是更加感到疑惑,

  “若尔林帮会?”托拜厄斯忙在心中思索,忽然想起前几天下午一群大汉围着他然后忽然倒地的事情。

  他躲在掩体后,大声说道:

  “前几天,那群人是你们若尔林帮的?!”

  那男人一听这话,语气顿时凶狠了起来:

  “好啊!果然是你小子!刚开始我还有些不信,你个小身板儿还能把我的那群弟兄给撂翻,现在,既然你承认了,那我就不能善罢甘休了。”

  男人话音刚落,便看到一块瓦片朝自己飞了过来,心中冷哼之下,右手闪电般出拳,但令人感到惊讶的是,那人并没有将瓦片击碎,而是在拳头即将接触到瓦片的时候猛然一沉,然后化拳为掌。

  如果此刻时间定格,就可以发现,此时男人的手掌与瓦片正处于一个完美的平行状态,但紧接着,男人手腕一翻,食指和中指如同钳子一般死死地将瓦片夹住,下一刻,男人右肩微微用力,手臂带动手腕向前一甩,瓦片便以比刚刚来时快两倍的速度飞向刚刚扔来的方向。

  “啪——”

  “哗啦——”

  一堆瓦片被击落,但没有任何的人的哀嚎声响起;正自信满满的闭眼等待着托拜厄斯那骨头被击碎的脆响传来的男人,心中顿觉不妙,忙偏头看向一旁的伙伴。

  然而一切都太晚了,只见身旁的伙伴的身子朝着天空,可面部却直直的朝着地面。已然是被扭断了脖子,死的不能再死了。

  而站在他身旁的,则是刚刚收回收到的光头小子,正是托拜厄斯。

  “好狠辣的手段!”

  就在刚刚那一瞬间,托拜厄斯先揭下屋顶的一块瓦片,对着那个不对称的男人扔了过去,然后在急忙跳下屋顶,直觉告诉他,那个手拿盾牌,短剑的才是若尔林帮会的会长,而那个看起来有两把刷子的男人,应该是雇佣兵。

  擒贼先擒王,战士在战场上永远要牢记这一点。

  而作为一名优秀的战士,托拜厄斯毫无保留的相信着自己的直觉。

  果然,这一次,他的直觉再一次起到了奇效。

  身形犹如鬼魅一般迅速来到那会长身后,一手放在对方脑门,一手放在对方下巴,猛地向外一扭,嘎巴一声,可怜的若尔林会长瞬间撒手人寰。

  “雇用你的会长现在已经死了,你也没必要在执行任务了,我刚刚搜了一下他的身,发现还有挺多钱,这样,你为你刚刚说的话,向我道个歉,我就可以把钱,分你一半儿,怎么样?成交吗?”

  不对称男人看着眼前这个果断狠辣的少年,忽然升起了兴趣,嘴巴也是咧的越来越大,就好像看见猎物的狼王。

  托拜厄斯看到男人咧嘴笑,以为是答应了,于是乎便看着他,等待着男人的道歉。可是等待他的却不是一句真诚的道歉,而是一双索命的狼爪。

  浑身汗毛瞬间炸立起来,才后退了一步,忽然就被会长的尸体绊倒,托拜厄斯就那么看着尖锐的狼爪几乎擦着自己的眉毛掠过。

  托拜厄斯当然不打算放过眼前这个男人,刚才那么一说仅仅只是想麻痹敌人,是敌人放松警惕。

  但是没想到,眼前的敌人比他想象的还要棘手,不仅仅本领高强,还如此的丧心病狂,简直就是一匹最凶猛的狼王。

  之前就觉得,这男人怎么浑身散发着一股猛兽的气息,现在看到男人右臂上灰蓝色的毛发疯长,一双狼爪散发着森寒之气;托拜厄斯就明白,眼前的男人并非等闲之辈。

  “这是定义的力量。”托拜厄斯心中满是惊诧,原来定义竟还有改变身体状貌的存在吗?!

  男人一击扑空,右手撑地,粗壮的狼臂猛地朝着地面一抓,就犹如风扇一般,只不过现在狼臂是支柱,男人的整个身体是扇叶,作势在空中那么一甩,便又如炮弹一般朝着托拜厄斯直挺挺的飞掠而去。

  托拜厄斯侥幸躲过一击,不敢怠慢,急忙爬起来,便见到了男人如炮弹一般飞来的情景。

  眼中一凝,这一战是他迄今为止最危险的一战,但是,兵者,

  狭路相逢勇者胜!

  “不仅仅只有你才有定义,别给我太嚣张了!”

  托拜厄斯的血性顿时被点燃,看到急速飞掠而来的男人,他躲都没有躲,就那么站在那里,似乎准备迎接自己的死亡似得。

  飞在空中的男人看到托拜厄斯竟没有丝毫要闪躲的意思,心中顿觉有些异样,野兽的直觉也是十分敏感的,但是身在空中一时无法停下来,他只好不顾一切的冲向托拜厄斯,他相信,在他狼爪的力量下,一切的小动作都是徒劳的。

  狼爪在空中爆出的尖锐刺耳的音啸声,就连四周的墙壁都出现了五道细长的白痕。但是,还没来得及碰到托拜厄斯,就只觉得腹部一阵剧痛,然后就感觉到自腰腹传来的撕裂感,低头看去,只见自身的身体不知什么时候被一柄漆黑如墨的长矛贯穿,而长矛此时几乎有一半都被钉在了地上;然而此时他自身前冲的惯性还没有消失,就这样,他的上半身与下半身硬生生的被撕扯成了两半。

  托拜厄斯偏过头去,避过鲜血飞溅的场景,听着内脏落体的恶心声音,眼角余光就瞥到了一侧已经落地,正缓缓滑行的“狼王”。

  此时的“狼王”,一双眼睛瞪得滚圆,几乎要凸出来了。满脸的不敢置信,至死他都不明白,那根长矛究竟是怎么变出来的。

  而此时,唯有明白发生了什么的托拜厄斯,随手拿过一个木板,挡住旁边血腥的画面,径直走到男人面前蹲了下来。

  托拜厄斯看着男人的眼睛,没有说话,默默地将男人的眼睛抚下,使其合上,心中默念逝者安息。

  再接着……托拜厄斯就开始在男人的上衣口袋里一通搜刮,边搜刮,还边说着什么,竟带着说教的意思,

  “你说你,接那个任务不好,借个来杀我的任务,这不是找死呢吗?唉,我已经算是给你痛快的了,你就安息吧!”

  自从定义节觉醒后,他就一直不明白自己的定义——战魂守护,是什么意思,但是在经历了几场战斗训练之后,他发现自己的定义近乎是无敌的,因为,所谓战魂守护,就是说,冥冥中有战魂守护着他不受威胁,有人要打他,战魂就会帮他打回去;有人要杀他,战魂就会杀了那个人。

  并且,战魂守护会随着托拜厄斯年龄的增长而增强,似乎还附带着身体素质的强化。

  当然了,触发定义的前提,只能是托拜厄斯打不过敌人的情况下,战魂才会出现。并且,如果托拜厄斯处于昏迷或者睡眠状态的话,定义会直接关闭。

  尽管如此,有这么多的限制条件,但是托拜厄斯几乎成了训练场上不败传说。

  现在的训练课,几乎对托拜厄斯没有任何的用处,上或不上对托拜厄斯的地位几乎没什么影响。

  “嗯?!这是什么?”

  正翻着男人的钱包呢,一张做工精美的纸张轻飘飘的落在地上。

  托拜厄斯捡起纸张定睛看去,只见纸张成米黄色,散发着一股檀木香,而左上角有一个玫瑰花形状的印章印记,并且纸张四边都有一条条镀了金的荆棘图案,看上去栩栩如生,而金色荆棘从四个角延伸到中间,编织成一个轮盘,而轮盘中央则工工整整的印刷着几排紫色的字迹。

  “邀请函

  英勇的战士:

  相信您如果收到了这封邀请函,想必您一定有着过人的本领,有着雄才大略,

  是不是觉得满腔抱负无处施展的烦躁呢?是不是觉的有种怀才不遇的愤懑呢?

  那么您又想不想周游西南世界呢?你想不想一览世界的大好风景呢?

  那么我相信,接下来的内容您一定会感兴趣,

  冬季即将来临,我商会决定为西南各军区的部队将士运输生活物资。但由于路途艰辛,并且恐有不法之人觊觎,我们特于年9月14日14:00在埃尔德林大酒店三楼黄金殿堂举办受邀宴,届时将有精彩的节目和丰厚的酬金等待着您,期待您的光临!

  生活不仅只有眼前的苟且,还有诗和远方!

  里布商会”

  “里布商会?…这不是最近很强势的那个商会吗?怎么最近缺人了?按道理来说人员不应该是内部补充吗?怎么……?那么……”

  托拜厄斯双拳忽然握紧,猛然冲进了屋子

  ……

  次日,哈利亚德训练场

  领队眼神如刀,割在托拜厄斯的脸上。

  冷冷地声音传来:

  “你…?要去外面历练?!”

  领队质问的语气带着压迫力,托拜厄斯感觉有些喘不过气。

  点了点头。

  “还回来吗?”

  摇了摇头。

  “你对自己有信心?”

  点了点头。

  “加油!”

  摇了摇头,

  ???

  !!!

  用力的点了点头。

  附:托拜厄斯的请假信

  “尊敬的德莱厄斯领队:

  有时候,我时常会这样想:

  我们输给的不是别人,而是我们自己。

  因为自卑,颓废了意志;

  因为懒惰,丧失了机会;

  因为骄傲,蒙蔽了双眼;

  如此种种,不是外界的因素,而是自身的弱点。

  我明白自己的弱点,我也清楚的明白!

  人生谁能全如意,关键是要敢做精神上的强者。

  狂风暴雨中,哪怕被吹倒了,人也要敢于在泥泞中匍匐前进。

  千辛万苦中,哪怕被压倒了,人也要敢于在重压下顽强挺立。

  寂寞孤独中,哪怕被愁倒了,人也要敢于在忧郁中放声高歌。

  漫漫长路上,哪怕被击倒了,人也要敢于在血泊中展现生命的最后华彩。

  所以我想要挑战自己!

  那些挑战自我的人,不能说都是理想主义者。但他们有一个共同的特点:那就是不安分。

  我自小是个孤儿,没人管我,但我心里清楚的明白!

  我!也是这样一个不安分的人。

  这些人不满足于现状,不屈服于命运,不畏惧困难,不相信神话。勇于自我加压,深挖个体潜能,挑战生命极限,笃信生命不息,智慧不断。

  那些挑战自我的人,是一群不断求新求变求进步的人。

  他们敢于开辟新的征程,乐意接受新的风雨,他们不会墨守陈规,拒绝固步自封,他们不怕与众不同,勤于实践与争论,他们喜欢冒险,喜欢体验那种置之死地而后生的快乐。

  虽然,就表面看来,这些人的人生好象

  不安定,

  不条理,

  不规则,

  但他们的人生却绝对

  不平庸!

  不卑微!

  不黯淡!

  因为在不断挑战自我的过程中,

  他们经人所未经,

  历人所未历,

  经验逐渐丰富,

  思维百经锤炼,

  眼光更加开阔,

  气宇更加轩昂。

  一个活活泼泼的生命个体,具有了一种动人心魄的魅力。

  挑战自我,需要勇气、智慧与毅力;

  挑战自我,勿忘自立、自强与自尊。

  生命诚然短暂,但我绝对做不到放弃向自我挑战。

  而一个人,一旦能战胜自我,超越自我,就必至一种别人无法企及的境界。

  所以还望德莱厄斯领队准我这次的行动!“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