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另类幻想 破衡录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四幕——人的救赎

破衡录 玢豳文鳞 4641 2019.08.03 09:43

  回味着嘴中挥之不去的香味,雪莉看着空空的碗有些意犹未尽,但又有些尴尬,一个女孩子这么能吃肯定丢死人了。

  但是卡恩完全不这么想,他反倒觉得雪莉的表现太过平静了,因为他的厨艺可是在那位世界巡游的名厨上学到的,甚至在镜心的能力下还犹有过之,他脑中想的是雪莉才尝第一口,就美味的碗都拿不住,这不,他现在还保持着随时准备接碗的动作呢。可不曾想,她竟然只是死死抱着碗把面老老实实吃完而已,这让卡恩失望不已。

  “不过,她好能吃啊,我本来是下了两个人的量的,我还打算吃几口的。”卡恩心中惊叹,默默地把袖中的本来藏好的一双筷子悄咪咪的放回了橱架。

  这时,雪莉才回过神来,她脸上发烫,不知道该怎么跟卡恩说,说不好吃吧,明明一碗面就连汤都喝的见底了;说好吃吧,又不好意思。雪莉情急之下,缓缓地放下碗,看着卡恩,忽然偏过头去,用蚊子一般细的声音说:

  “很…很好吃”

  看到嘴巴嘟囔了几下的雪莉,卡恩没听清,忙把耳朵往雪莉那边凑了凑,还边凑边问:

  “什么什么?我没听清啊,你再说一遍,到底好不好吃啊?”

  当雪莉看到卡恩不断凑近的脑袋时,心脏砰砰直跳,本就通红的脸上,被这么一刺激,直接红到了耳根,只觉得心中觉得害羞无比,就连呼吸都急促了许多。

  “这家伙还不识好,这叫我怎么说得出口嘛。”雪莉心中幽怨的哀叹。

  就在心中叹息之时,就见凑近的卡恩忽然停了下来,先是退了回去,然后看着雪莉咧嘴呲牙的笑了一下,然后就马上变成一脸乖乖宝的样子,不知道是什么情况。

  当看到卡恩的那开心的样子,雪莉就知道这家伙绝对听到自己的心声了,但是就算听到了,为什么要退那么远呢?还做出那副样子是什么意思?

  正在纠结的雪莉忽然听到厨房门被推开的声音,回头一看,发现是克莱儿进来了,克莱儿漂亮的脸蛋似乎因为激动都有些微微颤抖,但这激动也只有一会儿了。

  克莱儿径直向雪莉这边走过来,她刚刚后勤部闲逛的时候,广播声忽然传来,克莱儿便驻足聆听,但没停多久就觉得浑身热血沸腾,于是决定马上将这件消息告诉雪莉、卡恩他们。

  “唉——,我就是心地善良,谁叫厨房的隔音效果好还没广播呢。”正感慨着呢,克莱儿便看到了令她难以置信的画面,只见卡恩正老老实实的站在一旁低着头,一副乖孩子的模样,而再看雪莉,却是满脸血红,连耳朵都红透了。难以置信过后,克莱儿就觉得肺都要气炸了,她几步来到雪莉身边,站在雪莉面前,双手张开,气愤的对卡恩说:

  “你对雪莉做了什么?!”

  卡恩心中也是暗自庆幸自己一直开着镜心,克莱儿刚刚决定要进入厨房的时候,卡恩就听到了她的心声,连忙刹住凑近雪莉的脑袋,急忙退了回去,做出一副老实的样子。要不然真就解释不清了。

  此时听到克莱儿的询问,心中早已有了说辞的卡恩,一脸冤枉的说:

  “冤枉啊,你别想多了啊,我只不过是给她下了碗面吃,可能是我放辣椒放得太多了吧,才把雪莉搞成这样。喏,你看,面碗还在那呢。”

  说罢,一歪头,用下巴指了指放在桌上的面碗,还做出一脸歉疚的模样,弯下腰来,认认真真的跟雪莉道了个歉。

  听到卡恩的话,克莱儿先是看向放在桌上的面碗,看到面碗中还剩下一点点鲜虹的汤底,克莱儿还是有点怀疑,便看向雪莉,眼中露出询问之色。

  雪莉听到卡恩的话也是一愣,她一开始以为卡恩要一五一十地说出刚刚发生的事呢,正积极做心理建设准备迎接历史上最尴尬的一幕之时,就听见了一套全然不同的说词。

  卡恩的说辞不可谓不妙啊,先是陈述了事实,自己确实接受了考核,做了一碗面给雪莉试吃,然后在根据克莱尔的印象以为自己不会做菜,说面太辣了才导致雪莉脸色通红。这样自己既摆托了克莱尔的追问,还帮雪莉避开了尴尬的境地。一套下来,虚虚实实,半真半假,不由得让克莱儿不信。

  而最关键的就是接下来,雪莉的表现了。卡恩也是捏了一把汗呐,因为他这一套说辞也是情急之下逼出来的。雪莉要是不配合,说什么都是假的。于是,他便眼巴巴的看着雪莉,心中祈祷自己做的好事能给自己开光。

  不得不说,男性在撒谎这一方面简直就是天生技能点点满的存在,这种能力尤其是在面对女性的时候会被激发到最大。雪莉仔细琢磨了一下卡恩的话语,便深深领悟到这套说辞的妙处。

  这一套说辞不仅将两人当前的情况简要叙述清楚了,还十分精妙的帮自己避过了尴尬的境地,就算有麻烦也是卡恩自己的。

  心中一暖,雪莉看向克莱儿,做出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样,吐出可爱的舌头,还装模作样用手扇了几下风,意思是很辣的样子。

  克莱儿看到雪莉的样子,这下才放下了心,顿时没好气的看向卡恩指责道:

  “你说你,不会做面就别勉强,你看你把雪莉辣的,怎么样,现在明白后勤部的难度之大了吧。还想不想到后勤部来啊?”

  站在一旁的卡恩不停地点头哈腰,一个劲儿的说着是的是的,没错都是我的错,对不起之类的话。实际上心理却是大大的松了一口气

  “呼——侥幸躲过一劫,嘿,这妮子还挺上道的。”心中想着,不禁偷瞄了一眼雪莉,丝毫不吝啬眼中的赞许。

  看到这一幕的雪莉有些于心不忍,连忙岔开话题:

  “好了,克莱儿,怎么又回来了,刚才看你一脸激动的模样,是有什么消息吗?”

  克莱儿一听雪莉的询问,这才恍然,脸上重回激动地神情,用手拨弄了一下几缕垂下来的淡紫色长发,十分自然的将其梳理在耳朵后面。

  一股女神范儿直接扑面而来。

  克莱儿拨头发,这是卡恩最喜欢看的景色,虽然这么说可能有些变态了,但是那场景的美,没有亲身经历过的人是绝对不会理解的,用景色来形容是绝对不过分的。

  “这个消息说实在话,是跟雪莉有关,跟我们没什么关系,但是其实又有关系的。”克莱儿神神秘秘的说。

  雪莉冰雪聪明,一下子就知道克莱儿要说的是关于什么了,惊喜的问道:

  “是关于‘Balance Breaker’的?”

  “还是雪莉聪明,没错,就是关于‘Balance Breaker’的”克莱儿点了点头。

  “具体的内容是这样的,广播里宣布了‘Balance Breaker’要进行改组的消息。”

  克莱儿在讲到改组两个字是特意加重了读音。

  “改组?”雪莉、卡恩两人来了兴趣,都听着克莱儿讲。

  “具体是这样的,自从3•28演讲后,世界各地先后组织革命军编入“Balance Breaker”,13年9月5日,“Balance Breaker”宣布更名为救赎革命军。之所以为什么要叫救赎革命军呢?这是经过深思熟虑的。“Balance Breaker”的高层认为世界被欺瞒了这么久,而造成现在这样的局面的,当然绝大多数还是要‘归功于’那个所谓的“神”,但是,人们的不作为,人们的麻木,同样是造成这种局面诞生的原因,所以,他们希望,现在世界上人们自发组织形成的革命军队,是一支就算不为了救赎世界,也是一支为了救赎自己的救赎之军。他们说“Balance Breaker”在这个过程中,只不过充当了一个诱因罢了,而真正能带领人们走出愚昧,走出黑暗的只有人们自己,他们希望,人们能够自己救赎自己!而接下来的战争,是人们为自己而战斗的救赎之战!而救赎革命军中,希赛罗被任命为革命军总司令,尼奥为副司令,克里斯汀为全军总参谋长。具体情况就是这些。”

  “救赎革命军…自己救赎自己。”雪莉似乎被救赎这个词深深触动到了,双拳不自觉地捏紧,她现在才明白,为何克莱儿在进门是如此的激动。是啊,世界已经蒙昧太久,人们已经蒙昧太久,回想之前的世界的黑暗是如此粘稠,怎么甩都甩不开,人们互相算计,勾心斗角,闹得两败俱伤,而可笑的是一切竟然都是为了一些俗不可耐的东西:金钱、资源、权利,哦对了,还有面子。说是有信仰,说是有教会的指引,可实际上,这个世界早已死去,堕进了虚无的深渊。反观现在,人们尽管意识到自己被欺骗了,心中充满了委屈与羞愤,但是仅仅是这样,并没有别的东西,人们并没有认识到自己的问题,人们并没有意识到社会的沉疴痼疾。

  而此刻的改组,很显然,克里斯汀阿姨们很清楚,一旦幕后操控的人被推倒后,人们失去了目标,革命军自会不攻自破,然后世界还是那个世界,本质上还是那样的充斥着欺诈与肮脏。

  都说月光能够思乡;

  都说音乐可以疗伤;

  那救赎…

  能够带人们到达远方吗?

  一定能!

  一定!

  看着二女激动地跟中了头彩一般,卡恩却是一头雾水,他本来想问还有别的关于自己父母的消息没有,结果就看到二女就在原地自我陶醉,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至于镜心,早就关掉了,他动动脚指头都知道克莱儿她们肯定是一片心潮起伏,说不定还会有吼叫啥的,他还是比较喜欢落得清净。

  ……

  【救赎革命军司令部】

  希赛罗不知道为什么,他最近很喜欢看落日;

  他以前从没有发现黄昏的景色是那么的吸引人,水平线之上,是静穆与辉煌的落日,它用千万支光箭,呼啸着射穿一天的彤云,于是,一天的云便燃烧起来,它们相互推搡着,激荡着。落日的脚下,是波光粼粼的大海,那海水渐渐翻涌起来,被染得红艳艳的,仿佛是被浴血的落日浸染。这是太阳那最后的带血的激情,只有此时此刻正沐浴在落日之下的人,才能够领受这最后的光明。

  慢慢的,太阳落尽了,宏壮的晚霞消失之后,天空便成了铅灰色。而且一时比一时深黯。落日前布满天空一咕噜一咕噜的白云,渐渐地被深黯的铅灰色溶蚀。不一会儿,天空的中间,完全成了一个颜色。好像给什么演出团体空出了场子似的。而西边的云,依旧气势不解。那奇形怪状的云,看着非常的恐怖,一种难以形容的凶猛。奔跑扑向目标的气势,其形又突然凝固了一般。被定格的造型,大约五六分钟之后,那凶猛的气势,便散的无影无踪了。只留下长条片状几丝灰白色而发蔫的云,像被人为地挂在那里一样。

  夜,再一次的降临。

  希赛罗似乎还沉浸在那样的美景里,等到冷风打在脸上时,他才打了个机灵,晃了晃头,嗤笑出声:

  “呵呵,该回去了。”

  【莱昂内尔——智者国度】

  阴暗的桥洞内,忽然走出一名灰衫少年,少年似乎有些无精打采,一直猫着背,两条手臂随意的垂在身体两侧,随着少年走一步便前后晃动起来。

  少年眼皮耷拉着,似乎随时都会睡去,少年忽然停了下来,慢慢的转过身子,看向桥洞的方向,没有多做言语,只是嘴角的肌肉抽动了几下,便再次转过身子,像一个方向走去。

  天空像是纸浸了油,呈一种透明的蓝;

  而此时的空气中,也是一种朦胧的蓝。

  远处,几个孩子互相簇拥着,哄笑着,争抢着流光足球,只见流光足球所过之处,都留下一道绚烂的蓝白色光带,这种玩具被光属性定义过,因为会发光,踢起来十分的酷炫,自然这种玩具对5-10岁的年龄段的孩子们吸引力几乎超过了其他东西。

  显然,这几个孩子也是沉浸在光影之中了,完全没有注意到,前方正缓缓走过来一个瘦削的人影。

  就在几个孩子距离灰衣少年只有3米的时候,流光足球忽然似乎是撞到了一块石头,一下子偏转了个方向滚去,几个孩子见状争抢的更凶了,于是又是一边笑着,一边抢着;不一会儿,只听得到某处的巷子里淡淡的传来孩子们的笑声。

  而灰衣少年就像一切没有看到似的,就那么与孩子们刚刚好——擦肩而过,孩子们完全没有发觉这个灰衣大哥哥,灰衣少年只觉得身旁的衣衫扯动了几下,便再无动静了。

  灰衣少年继续向前走着,一路上,高出花盆掉落,擦着灰衣少年的后背砸在地上,而碎裂开的碎渣仿佛是有灵性一般,一块都没有砸到灰衣少年;地面上似乎刚刚下过雨,造成这一片地面一片泥泞;灰衣少年就那么走着,节奏始终都没有变,而落脚的地方却始终是没有泥巴或者积水的地方。

  灰衣少年,就那么向前走着,消失在了深深的蓝中。

  【哈里亚德——战争之国】

  地面,十几个大汉不停地哎呦哎呦喊着痛,而唯一站着的是一名光头少年,光头少年提着个袋子,袋子里还装着一些菜,似乎完全搞不懂发生了什么。

  他只知道,今天从队伍里训练完后,买了菜打算回家,走在路上相安无事。可一下子,呼啦一下围上来十几个大汉。光头少年没有理会,还是按着自己的路走,结果十几个人同时冲了过来,然后…然后他伸手挡住自己的脸,然后…就是这幅画面了。

  “唉——不管了,反正应该不是我做的,而且,国家也容不下这么弱的人,哼!”

  夕阳的光照在他光亮的光头上,

  一时间,似乎有两个夕阳。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