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另类幻想 破衡录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二幕——云山雾罩

破衡录 玢豳文鳞 3109 2019.07.21 14:00

  阿姆西斯皇宫

  议事厅

  看着手中被揉的有些皱巴的信纸,乔瑟夫眉头拧紧,只觉得事情的复杂程度远超他的想象。

  “爸爸,难道您也解不开这密语吗?”克莱儿看着眉头紧皱的父亲,心中一沉。

  “呃,这倒不是,这只是最初阶的密语加密方式,要如何解密,信纸中已经告诉我们了。”乔瑟夫把信纸放到桌上,拿起一支笔就开始写着一些字母。

  一旁正干着急的卡恩听到有办法解密,一闪身就扑到了桌上。

  “你们看,这上面的一排字母姑且先不管,咱们先看下面的文字,这读起来阴阳怪气的语句实则是被打乱顺序的字符,只要按照正确顺序的排列,就能得出写信的人想要传达的真正意思,而正确的排列顺序就是上面的字母。我们现在将下面一排的文字的首字母写出来,就是

  NBYEDSJKDLFMXJAQDBHHDXZZHZR,

  而再将这排字母按照信纸上的字母排列好,然后按照每一个字母所对应的字符的规律,再进行字母转换文字,得到了一些语句,排除掉语病和语义不同的语句,最终只剩下一种情况,那就是——”

  卡恩看着乔瑟夫在信纸上一一列出可能的语句,最后再一一划掉只留下一句,

  “卡恩你的父母很安全不用担心保护好自己时间到了自然会相见”

  看着信纸上留下的唯一一句话语,众人都不约而同的选择了沉默,看向正盯着信纸发呆的卡恩。

  “也就是说,我爸妈丢下我,不要我了呗。”卡恩的语气带着沮丧的愤怒。他不能接受,自己费了那么大的力气,还要和朋友们冒这么大的危险去救他们,他们却这么一走了之,不知去向?这叫什么事嘛!

  “卡恩,我觉得你爸妈并不是故意要离开你的,这其中肯定有什么难言之隐。”克莱儿安慰道。

  “怎么可能,有什么难言之隐竟然还能被逼着抛弃自己的孩子?”

  “不,就目前的情况看来,你父母离开你的原因很有可能是因为这个。”一旁的乔瑟夫,用食指在“BALANCE BREAKER”处点了几下。

  “‘BALANCE BREAKER’?他们离开跟这有什么关系?”卡恩扭头问向乔瑟夫。

  乔瑟夫看到,卡恩的眼睛已经泛红,无奈的叹了一口气,说道:

  “你们不知道‘BALANCE BREAKER’这不怪你们,因为你们并没有接触到政治。我简述一下,这个‘BALANCE BREAKER’是一个最近几年露头的一个‘恐怖组织’。”

  “恐怖组织!”众人惊诧。

  “别急,这个恐怖组织的名头是教会加上去的,罪名是违背神的旨意,企图推翻神的统治。”

  道恩沉吟片刻,询问道:

  “陛下,请问,这个‘BALANCE BREAKER’所宣扬的精神或者理念是什么呢?”

  乔瑟夫笑了一下,有些赞扬的看向道恩

  “问的好,这也是我接下来所要说的,这‘BALANCE BREAKER’所宣扬的精神只有一句话——让人们看清真实的世界。”

  “真实的世界。”卡恩脑中忽然浮现起一汪大湖,一片草原。

  乔瑟夫接着说:

  “最令人感到惊奇的是,凡是接触过‘BALANCE BREAKER’的人无一不被吸纳进入组织,所以这些年来‘BALANCE BREAKER’成长的很快,已经可以看出有点燎原之势的苗头了。而这几天的王国会议,也是商讨关于教会下发的协助一个名叫‘God’sSword’的组织剿灭‘BALANCE BREAKER’分子的命令,但让我头痛的是,这个‘God’sSword’也是神龙见首不见尾,没有人见过他们之中的任何人,所以所谓的协助也无非是让各国出力的托词罢了。所以现在,对于‘BALANCE BREAKER’,本来我的做法是支持教会工作的,但是自从定义节之后的一系列事情来看,对于这个组织我开始产生了是敌是友的怀疑。现在又看到了这封信,我感到教会对这个组织所描述的有极大出入,自然真实性就有待考据了。”

  众人听到乔瑟夫对‘BALANCE BREAKER’的介绍,眼神也逐渐的变得凝重。

  “那我爸爸妈妈,也是这个组织的人喽?”卡恩看向乔瑟夫。

  乔瑟夫显得有些尴尬,最终还是点了点头,

  “现在来看,这种可能性最大。”

  听到乔瑟夫的回答后,卡恩心中明白,自己的父母应该就是教会所说的‘恐怖组织’中的成员,况且通过镜心,卡恩想不确认都难。

  苦笑了一声,卡恩摇了摇头,缓缓抬起头,对着乔瑟夫说:

  “谢谢陛下的帮忙,如果没有什么是的话,我想先回去了。”卡恩说完,没有等乔瑟夫开口,便径直出了房间。

  看着卡恩的离开,克莱儿也想跟上去,

  “你要去哪?”

  “卡恩他爸妈离开他了,他一个人我有点不放心。”克莱儿回答。

  “你去陪他又能怎么样呢,这是他现在不得不面对的,这种情况,只能一个人扛下去,你去了只会帮倒忙,你今天就在皇宫休息,哪都不许去,卡恩的安全我会派人负责的。”

  “可是…”克莱儿还想说些什么

  “没有什么可是的,道恩,带公主回寝宫休息。”

  “是。”道恩答应一声,便一把拉过公主的手臂,见公主好像还要挣扎,道恩摇晃了一下公主的手臂,又摇了摇头。

  克莱儿见状眼神明灭不定,最终叹息一声,老老实实跟道恩回去了。

  会议室里,重归寂静。

  乔瑟夫看着天边逐渐消散的红光,思绪发散,不知道他在想什么。

  ……

  坐在电车上,卡恩现在只觉得浑身没有一点力气,连思考的力气都没有,电车上的人虽然没有说话,但是,每个人的心声都如同炸雷一般不断在卡恩的脑海里面爆开,卡恩只觉得脑中空白,完全忽视了这些声音。

  “下一站,莱斯科尔车站,请要下车的旅客带好行李,从右侧车门准备下车。”

  电车上的播报让卡恩惊醒,卡恩眼中迷离,下意识的回头向窗外望去。

  窗外,虚弱的太阳在天边吐出一口殷虹的鲜血,将云朵染得血红,电车行驶在架空的铁桥上,不远处,莱斯科尔车站的魁梧轮廓不断被桥上钢缆一闪而没的残影拦腰截断,而又顽强的重组。

  终于,莱斯科尔车站到了。

  同样的夕阳,同样的车站,卡恩顺着终于粉刷完油漆的楼梯,一级一级的向天台走去。

  车站的天台似乎也感受到了卡恩的到来,地面似乎早已为卡恩加热完毕,暖烘烘的。

  “登——登——登——”一声声缓慢而又沉重的脚步声从楼梯上传来,显示着脚步主人的疲惫。

  卡恩费力的抬脚,终于登上了最后一级台阶,可是此时太阳早已下山,深蓝的天空中挂着一勾银月,将天台照的发亮。

  卡恩似乎并不在乎已经变得冰凉的地面,他似乎很急切似的,就这么顺势一躺,躺在了地上。

  卡恩被冰凉的地面刺激的吸了一口气,闭上了双眼,但很快他就适应了。他慢慢睁开双眼,看着深青色的天,脑中想着的却是小时候和爸妈在一起的画面,等到觉得脸上有点痒的时候,这才发现几滴泪珠正在脸上缓缓滑过。

  卡恩很清楚自己是个什么样的人,他想要过的生活很简单,一家人快快乐乐的在一起就好了,不需要多么精彩的故事来丰富自己的人生。如果说有梦想的话,卡恩的梦想就是变成天台,尽管触碰不到天,但也要做离天最近的那个。这就是为什么,卡恩那么喜欢到天台上来的原因。可现在,定义节,这个一切的开端,将所有的美好全部摧毁,卡恩并不知道自己和父母为什么会被教会追杀,他想不通也不敢去想,爸爸妈妈在信中说会回来,但什么时候?他们没有说,可能明天,可能…永远。望着黑压压的天,卡恩忽然觉得,这个世界仿佛像一个盖着黑布的罩子,整个世界都被盖住,不辨真假,不分好坏。

  卡恩坐了起来,苍白的月光穿过他的身体,在他身后留下了一个暗影。卡恩看着自己的影子,他忽然对影子说:

  “你是不是也是一个人啊?”

  “真巧,我也是。”

  “我们来玩游戏吗?你喜欢玩什么?”

  “我们玩木头人好不好?1、2、3木头人。”

  忽然,一朵云挡住了月亮,影子顿时消失了,卡恩心中一慌,连忙身子一扑,用手一抓,口中大喊:

  “别走啊!”

  然而,没有回应。

  天空中,一朵云正看着天台上挣扎的少年,喃喃之音有如梦呓

  “苍白的月光下,我和影子述说寂寞。只是,现在…影子也不能有。”

  冥冥中,镜子碎裂的声音随着风飘荡在整个天空。

  ……

  镜湖草原

  一对男女相互依偎,坐在篝火旁,男人正不断往篝火中添加柴火让火焰维持高度。

  女人忽然轻声说:

  “我们,是不是对卡恩太狠了?我有点担心,他会哭的。这孩子从来没离开过我的。”

  女人的声音带着哽咽。

  男人放下手中的柴火,没有说话。火焰明灭不定的亮光闪烁在他的脸上,衬托的他深凹的眼窝阴影更加浓郁,木柴烧断的炸裂声和草原上特有的蛐蛐儿鸣声衬托得草原的夜晚显得更加静谧。

  许久之后男人重新拾起柴火,丢进了篝火中。

  “他比你想的要坚强。”

  草原上,万籁俱寂……湖面上的水汽渐渐形成雾气向岸边推进,不一会儿,整个湖岸都被厚重的雾气所笼罩,月光洒下,却洒出一片阴影,雾气中,大大小小的暖色灯光照出一片圆形光晕。

  什么东西,正在雾气中缓缓酝酿……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