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吾是鸽杀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章 龙阳之好!

吾是鸽杀手 清新水月间 2204 2020.10.18 13:03

  再呆下去,自己就成脑震荡了。

  南宫羽回到住处,倒头就睡,一夜无事。

  第二天一早就被小春子叫了起来,去学武堂上学。

  没想到穿越过来,还有重返学堂的一天。

  南宫羽只差穿着校服,背着上学的书包,一边走,一边唱:我在马路上捡到一分钱,交给警察叔叔他的手里面。。。

  .........

  不过这儿并没有什么警察叔叔?只有沿途如画的风景。

  南宫羽看着很是稀奇,自从穿越过来,就没有好好欣赏过古代的风光,小春子倒是随小皇帝来过这几次,已是熟门熟路。

  远远见湖水清澈透底,一行白鹭直上青天,南宫羽问小春子这是哪里,小春子扫了一眼:“这是玉龙湖,其长一万五千八百六十丈,因着湖三面青山,一湖碧水,滋润得万物葱笼,更有珍禽异兽时常出没,故是皇家狩猎必来之地。”

  说着已从东往南转道,过六里小春子又道:“这是运河,它贯穿南北.南越长江,北越黄河,流经鲁冀,烟波浩渺几千里。”

  “陛下曾经说过什么驾飞泷兮什么什么岏,眺芳胜兮睇什么河。”小春子神态飞扬。

  “小春子说得好,可以当向导了。”南宫羽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呵呵。。我这是鹦鹉学舌。”小春子挠着头。

  自从上次见过南宫羽掉下的册子,就把他当成了自己人。

  马车经过一处地方,南宫羽突然看见有几个人正在另一边打水,那水咕嘟咕嘟的好像从地底冒了出来。南宫羽“啊”了一声。

  小春子道:“怎么啦?”

  南宫羽指着咕嘟的水:“那是什么?”

  小春子道:“那是趵突泉,传说叛逆南宫丞相曾率百姓治湖,开辟通往玉龙湖的水道,他的愿望未能实现便抱恨离开,老百姓却缅怀此人的治水之功,故玉龙湖又有“趵突湖之称。”

  ”古有大禹,三过家门而不入,躬亲劳苦,栉风沐雨。”南宫羽的神情突然起了晦涩之感。

  爹爹?没想到您也在这里,像自个这般,在某个日子,驾马而行,远眺京城漫漫曙色,衬着拔剑泉上风月如霜,吸了口清晨新鲜的空气,盈满一腔雄魂壮志,重整山河的决心和报效君王的耿耿忠心。

  “怒发冲冠,凭阑处、潇潇雨歇。抬望眼、仰天长啸,壮怀激烈。三十功名尘与土,八千里路云和月。莫等闲,白了少年头,空悲切。

  靖康耻,犹未雪;臣子恨,何时灭。驾长车,踏破贺兰山缺。壮志饥餐胡虏肉,笑谈渴饮匈奴血。待从头、收拾旧山河,朝天阙。”

  谁又能想得到呢,您和岳将军竟然是一样,一片赤诚之心。肝胆沥沥,正欲施展拳脚大展鸿图,却倒底是山河破碎,风雨飘摇。

  南宫羽想到这里,不由打了个寒噤。

  爹爹的报国之心,爹爹的肝胆沥沥,几十年来所做的事,建立的功名,在别人眼中如弃草芥。

  那边小春子已经惊讶的睁大了眼睛,被彻底震撼了:“这是什么?太激情澎湃了。”

  “满江红,”南宫羽眼圈泛红。

  ..............

  “莫等闲,白了少年头,空悲切,做一个救苦救难的人,就要付出很多。”感受到莫名的悲凉,小春子还以为南宫羽为了满江红伤心,心里不忍的说道。

  “当官不为民做主,不如回家卖红薯,”南宫羽重拾破碎的心情:“如今这道上,车马声急,求学入仕的生员,他们也许现在都揣着报国爱民的心里,可是最后又有谁能真正能做到一心为民,做个清正廉明的好官,人为财死,鸟为食亡,人生自古如此,能耐住金钱和美女诱惑的人,又有几个?”

  小春子眼睛一亮:“有道理,小郎中既然这样说,一定能做个清正廉洁的好官。

  “好官不好说,不过做个不好女色的一定能做到!”南宫羽轻轻说道,小皇帝你连我爹爹也不放过,我又怎么能认贼为友。

  “你?”眼前这人居然有龙阳之好,小春子一脸惊讶。

  “怎么了?”南宫羽挑眉看向他,还是你看出了什么?侧头看向河边垂柳依依至半腰,春风柔软,散一团烟霭晨雾,白鸥自去叼走鲜美的肥鱼。

  “没事。。。。”小春子看了他一眼,白晳的脖颈边,一缕散发柔软的漾开,这小子还真有几分狐媚的模样。

  小春子讪讪的别开眼神。

  进北安门,穿教义坊,过西格里,胡同沟壑。

  转拐西安门,入目一高大的牌楼,上嵌黑色大匾,有“学武堂”三个鎏金大字,车马禁在前。

  南宫羽跟着小春子下来沿道步行,只见两旁槐树已经长了绿色的骨朵,走近一看,原来是槐树叶子的嫩芽,树中间还有很多的紫色花苞,鼻息间弥漫着淡淡的幽香。

  再走一射之地,即见三间大门洞开,呈坐南朝北之势,门上亦悬玄武门字样,便知是学武堂正门,旁边屹然立着《宝剑锋从磨砺出,梅花香自苦寒来》几个大字。

  “小郎中,你的诗,”小春子高兴的说道。

  虽然是抄来的诗,南宫羽看到自己的诗写在正门墙上,还是有点兴奋莫名。

  她新奇的四处张望,一些新生正在指指点点,猜测着诗句的含义,看着许多已经入学的,竟然穿的是灰色镶金边的圆领袍子,宽宽大大,远望颇有些仙骨道风的感觉。

  这个颜色不错。

  “让开。。让开。。”

  “不知道超速罚钱吗?”南宫羽吓了一跳,“何人大胆!居然在学校门口公然飙车?”

  只见来人双脚各踏一个轮子,面若中秋,目如春晓,浅蓝色的衣袍上绣着金色的花边,带着说不出的性感,就像参加完豪华夜宴后刚刚归来的王子。

  “让一下,”一个挑着筐子的农夫急匆匆走过。

  “这还真是五花八十,什么都有!”小春子惊讶的说道。

  “瘸子里面也能挑出将军,三人行必有我师焉!”南宫羽道。

  “这难道是才艺班的师生?”小春子恍然大悟。

  “可别小看了他们,人类的未来就掌握在他们手里。”南宫羽说道,谁又知道,那个挑着筐子的不会出来一个水稻之父,那踏着轮子的不会又是一个机械专家。

  “看他们怀抱着理想,充满着对人类美好的向往,就像一张白纸,等待着自己执杯把盏,挥毫泼墨。。”

  小春子算是见识过南宫羽的手段:“真没看出来,小郎中竟然无所不知。”

  “知之为知之,不知为不知,”

  回廊后突然转过一个人来,蓝袍淡雅,衣襟轻飞,晨曦里一抹阳光映在他眼角。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