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红袖春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十六章身后还有人

红袖春秋 秋暮灵越 2258 2021.11.26 21:42

  黑衣老者不关心袭击岑子硝的这些家伙到底是什么势力,不仅是因为在黑衣老者眼中这些家伙皆是蝼蚁,多半还是因为他猜的出来不少。

  虽然他之前一直都在闭关修炼,不了解近百年来才逐渐崛起并有了一些名头的幽冥盗,但是他还是清楚人族内部有许多魔族势力的。

  刚才引动的那些大师水准的火符和幻符,以及那些锋利的修罗丝刃,加上牛头怪物显然准备多时所打过去的那一拳,皆说明那几个家伙早就做好了准备,从他们的行动上来看,更是表明他们一开始就是做好了要杀岑子硝的打算。

  所以这一次暗杀多半是蓄谋已久。

  既然是蓄谋已久的暗杀,便说明这一伙势力很清楚岑子硝的身份,而现如今在整个人族,有胆子暗杀曙光的人的势力,只能是潜伏在人族的那些魔族势力了。

  黑衣老者心中非常厌恶这些潜伏在人族内部的魔族老鼠,他在离开曙光城的这些年其实也灭杀了许多的魔族势力,不过这也是顺手为之,因为虽说在黑衣老者眼中,这些家伙全都不堪一击,可是之所以说这些家伙是老鼠,便是因为他们的潜伏本事确实非常厉害,封口工夫也做得极好,所以即使身为紫秩圣君,要想把这些势力短时间内全部消灭也是非常难的事情。

  并且由于这些势力大多集中在边远地域,又极为懂得隐藏,所以正忙着和魔族对拼的曙光,根本没有心思和精力去处理这些魔族老鼠。

  黑衣老者走到岑子硝的身前,轻微的拍了一下她的肩头,然后岑子硝便感觉自己身体内的毒素顿时消失不见,而且身体内消耗的灵气也瞬间恢复如初。

  黑衣老者突然好奇的问道:“岑丫头,刚才第二张符纸你为何用的如此急躁?凭借你的反应速度,应该是能够躲得过去的,如果那张符纸用的好,你少说也能够灭掉刚才那两个人中的一个。”

  岑子硝愣了片刻,看了远处后方的解红袖一眼,然后直视着黑衣老者说道:“我身后还有人。”

  黑衣老者听后也愣了片刻,然后出奇的有些失神。

  是啊,那丫头刚才身后还有人,如果刚才她躲开了,谁知道那两个家伙会不会将目标转向解红袖和赵锦呢?

  此刻黑衣老者明白自己犯了一个大错,而且是非常愚蠢的错误。

  他有什么资格觉得岑子硝第二道符使用的不够完美呢?

  刚才他的不满意,完全是站在自己的角度来看,并且完全是对于战斗的客观判断,并没有考虑到除战斗之外的其余因素。

  而造成他看法如此客观的原因,则是因为他过于强大,而且停留于强大已经太久,鲜少有东西或者是事情能够动摇他的内心,因此即使当时那两个家伙朝着岑子硝攻击过去,甚至自己徒弟还在那边,他都没有立刻出手。

  当然,如果那时候午马和卯兔攻击向解红袖和赵锦,黑衣老者依旧可以瞬间让午马和卯兔消失。

  黑衣老者的面容出奇的有些羞愧,随之而来的是对岑子硝的再度肯定。

  他发觉自己越来越喜欢这个丫头了。

  “卓慕璩那小子收了个好徒弟呀。”黑衣老者眉开眼笑的赞叹一声,不仅是因为岑子硝在刚才的战斗中表现不错,还因为黑衣老者察觉到岑子硝的修为境界非常稳固。

  这种稳固是黑衣老者第一次见到,曙光城的那些天才人物,没有一个人修为的稳固程度能够比得上岑子硝。

  修为能够稳固到如此地步,便说明岑子硝从开气府的那一刻,便是一步一步实打实的靠自己修炼,甚至可以说没有靠任何丹药和宝物,就算使用了,也是极少极少,并且那些宝物丹药中的灵气必然无比纯粹。

  很少借助丹药宝物提升修为,却能够在如此年纪便跻身逍遥境,便说明岑子硝不仅在修炼一途上勤奋到了惊人的地步,修炼天赋更是非同寻常。

  而由于岑子硝鲜少使用丹药和宝物强行提升修为,她在今后的修炼道路上也很难遇到什么瓶颈,所以以后岑子硝破境必然会无比顺利。

  ……

  青衣回到解红袖这边,依旧面色凝重的看着黑衣老者,最终敌不过黑衣老者不自觉便外放的强大压迫感,所以她便返回了项链。

  解红袖审视着周围倒下的还正在燃烧的树木,心中觉得有些惘然,也有些无奈。

  她知道她们此次受到了袭击,自己虽说没有受到任何伤害,可是那个车夫却也因此而无辜的死了。

  他或许还有父母,或许还有妻子和小孩。

  无奈的叹息一声,解红袖便朝着岑子硝那边走去,不过还没等她迈步,就发现赵锦的手居然又放在了自己肩头。

  赵锦察觉到解红袖的目光似乎并非太过厌恶,于是将身体再次凑近,说道:“媳妇儿,我虽然伤势恢复不少,但是为了修复伤势,我的灵气可是快被消耗光了,所以现在就连用灵气护体也做不到,更何况我现在还光着脚,要是在这火海里边行走,还不得被烫死!”

  说着话,赵锦还将光着脚的右腿抬起,动了动大拇指,继续道:“所以媳妇儿,你要就不大发慈悲的背我过去吧。”

  解红袖不喜欢被赵锦叫媳妇儿,皱眉白了赵锦一眼,说道:“我不管你有没有能力灵气护体,师姐说过你可能是缚华体,而且你从那么高的悬崖上边掉下来也没有事情,说明师姐的猜测多半是对的,而且就算你并非是缚华体,也拥有极为强悍的自愈能力,因此即使你全身被烫伤,相信也可以很快愈合。”

  赵锦还是不愿意将手放开,再次道:“愈合是的确能够愈合,但是被烫还是会很疼的好不好,看在我们青梅竹马的份儿上,你就背我过去吧,再说了,我们可是有过婚约的,而且小时候我不光亲过你还看过你身子呢,所以你背一背我完全没有问题。”

  赵锦刚说完,便发现自己的手被拍了下来,然后发觉自己的腿部被踢了一下。

  而面色羞红的解红袖,此时已经向岑子硝那边走过去了。

  赵锦看了看自己的一双光脚,然后便目光灼灼的盯着前方走动的解红袖的臀部,觉得这一幅美景格外赏心悦目。

  “小时候明明瘦的和柴禾似的,没想到如今身材发育的这么好,容貌也是倾国倾城,果然是女大十八变啊。”赵锦感慨一番,心想要是能睡一晚就好了。

  他又将目光转向黑衣老者那边,颇为恼火的看了看自己身上的裙子,无比迫切的希望自己师父可千万不要当面嘲笑自己,否则他哪里还有丝毫尊严?!

  ……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