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红袖春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十四章死境

红袖春秋 秋暮灵越 2756 2021.11.24 19:38

  丑牛想要袭击的那处空地,解红袖等人突然出现。

  在感受到危险的那一刻,岑子硝便引动了一张遁符。

  这是宗师级别的符,能够将人瞬间转移到其他地方,并且可以隐蔽身形一段时间,但是遁符的范围非常有限,最多只能遁离原地五丈远。

  因为危险是突然而来,并且那种强烈的灵气波动,预示着这次袭击非同一般,岑子硝即使实力强悍,若是要硬抗这种程度的袭击,也必然会受伤。

  她不知道是谁对她们发动袭击,不过既然已经发动攻击了,便说明对方是敌人。

  岑子硝不清楚敌人到底有多少,不过通过那些符纸判断,此次发动袭击的敌人非同寻常,所以她在感知到危险的第一时间,便用最快的速度发动了遁符,带着解红袖等人转移到了另外一处空地。

  出乎她意料的是,原本一拳攻击向破碎马车的那个牛头怪物,居然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就感知到了她们的气机,然后改变了攻击方向。

  岑子硝看得出牛头怪物是逍遥境,并且这牛头怪物身上的魔气波动异常雄浑,她并不希望牛头怪物将那一拳打出来,因此伴随着牛头怪物的拳头变得越来越大,她快速拿出了卓慕璩给她的符纸。

  这符纸内蕴含了自己师父的全力一击,卓慕璩在逍遥境停滞多年,实力自然不可小觑,因此岑子硝非常相信,在这种级别的攻击下,不论那牛头怪物的那一拳里边到底透着什么古怪,都没有任何作用。

  因为牛头怪物的那一拳根本没有任何机会打出来。

  和岑子硝的剑一般,卓慕璩的剑也很快,剑气也极快。

  在无比迅疾的攻击下,牛头怪物的确没能打出那一拳。

  极为短暂的时间内,符纸内迸发出的寒冷剑气没有受到丝毫阻碍的斩过了丑牛巨大的身体,然后剑气中的寒气骤然间爆发。

  那将丑牛身体隔开成两半的冰墙,便是由此而来。

  ……

  数百道火符并未引动爆炸,但是那种高温所带来的毁灭打击不容忽视。

  破碎的马车在这种高温下早就变成了飞灰,并且周遭数十丈的范围之内,各种花草树木尽皆变成黑色燃烧起来。

  火势蔓延,很快就形成了一个巨大的火圈。

  夜色之下,火星伴随着高温不断绽放,烟尘伴随着噼里啪啦的声响不断升腾。

  ……

  丑牛的死亡并没有给酉鸡和午马带来任何的悲伤,反而让他们的信心倍增,因为能瞬间杀死丑牛的东西,必然是岑子硝的底牌。

  他们不清楚岑子硝的底牌到底有多少,但是他们相信,岑子硝的底牌不可能是无限的。

  下一瞬间,午马发动了攻击。

  他并不知道岑子硝还会不会有底牌,不过午马不害怕,因为他的感知力非常灵敏,不可能像那头蠢牛那般鲁莽。

  岑子硝发动底牌必定需要一定的时间,即使那个过程非常短暂,午马也有自信可以在第一时间感受到危机,并且有信心能够躲开那种攻击。

  他对于自己的感知力和行动速度素来非常自信。

  酉鸡擅长符道,不过近身搏斗也非常厉害。

  她原本是想使用符纸来干扰岑子硝,但是当她见到那个青衣姑娘时,觉得自己的手段不一定行得通。

  所以酉鸡首先使用了自己早先准备好的一张宗师水准的幻符,将自己的身形和气息全然隐没,随后向岑子硝那边攻击过去。

  酉鸡选择的攻击对象自然不会是岑子硝,因为她不认为自己的近身攻击能够威胁到岑子硝。

  她选择的攻击对象是解红袖和赵锦。

  她清楚这两个人必然和岑子硝有某种关系,所以如果她能够伤到或者杀死两人中的一个,也很有可能对岑子硝造成极大的影响。

  卯兔对于丑牛的死其实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悲痛,虽说他向来看丑牛不顺眼,并且非常讨厌丑牛,但是当这头蠢牛死去后,他却出奇的发觉自己并不能完全保持住冷静。

  事实上已经保持不住了,因为很短的时间内,他内心的悲痛便开始骤然攀升,然后那种悲痛又在下一刻转变为愤怒。

  他要为丑牛报仇。

  卯兔折扇中的扇骨瞬间飞出,如同长了眼睛一般飞向岑子硝那边,然后卯兔的身躯,也顿时变为一道速度极其快的黑影,向着岑子硝攻击过去。

  卯兔的移动速度在八生肖内都是数一数二,因此即使他犹豫了片刻,却依旧追上了午马,甚至隐隐有超越的趋势。

  ……

  直到这一刻,解红袖和赵锦才恢复三觉,然后便被漫天火焰所震惊。

  此时在她们的眼中,能够见到两道身影猛然袭击过来,那两道身影自然是午马和卯兔,而使用幻符隐蔽了自己身形气机的酉鸡,并未出现在她们的视线和感知中。

  岑子硝已经做好动用第二道符的准备,不过由于攻击向自己的两道身影实在太快,容不得她有丝毫的犹豫,因此即使她确定不了符纸中的剑气是否可以攻击到他们,岑子硝还是将符纸给瞬间发动。

  又是一道冰墙在燃烧的密林间骤然出现,无数燃烧着的黑色树木倒塌在冰墙之上,却并不能将冰墙上的寒气削减半分。

  在寒冷剑气出现的一刹那,午马的卯兔都以无比惊人的速度躲开了。

  这种程度的攻击,如果他们选择硬抗,下场必定就会像丑牛一样。

  大部分剑气被他们躲开,不过他们的身躯之上,依旧结上了一层冰霜,并且身体内的魔气,也似乎凝滞了许多。

  更重要的是,由于他们躲开了那道恐怖的剑气,刚才的攻势也被化去。

  岑子硝把握住了这个机会,当她感受到午马和卯兔的气息弱了些许,便没有丝毫犹豫的拔剑发动了攻击。

  因为卯兔的实力相对于午马应该要弱一些,所以岑子硝选择的攻击对象是卯兔。

  她明白卯兔的速度非常快,但是岑子硝清楚,她自己的剑也非常快。

  卯兔为了躲开刚才的剑气,气息弱了许多,所以她很确信,卯兔躲不开自己的攻击。

  剑气凌厉,剑光忽闪。

  岑子硝的剑在火海之中,也突然间迸发出惊人的寒意。

  这种寒意相比于符纸内剑气蕴含的寒意自然要弱,可是受了一些伤的卯兔,想要躲开这一剑非常困难。

  岑子硝的剑瞬间便抵达了卯兔的喉咙,下一刻似乎便要洞穿。

  但是卯兔并没有死,他用自己的扇子保住了自己的性命。

  卯兔的本命折扇在岑子硝的那一剑下,破开了一个极为小的洞口,但是在卯兔吐着血向后激退时,那个洞口骤然间放大,并且裂缝如同蛛网一般向四周蔓延,然后折扇便在下一瞬间变成了碎片。

  ……

  卯兔发射出的那些扇骨早就被青衣给一一挡开,由于卯兔的本命折扇已经破碎,所以那些扇骨没有回去,而是随着力道四处飞散,最终衰颓的掉落在火炭密布的地面。

  青衣在挡开那些扇骨后依旧没有放松警惕,她能够感知到还有危险,并且能够感知到一股若隐若现的气机。

  酉鸡最后还是没能出手,因为青衣没有露出丝毫破绽,把解红袖和赵锦牢牢的护在了身后。

  她猛然退却,随后向岑子硝攻击过去。

  这个选择非常明智,虽然酉鸡不擅长近身搏斗,但是她根本就没有指望自己能够伤到这个家伙,她的目的仅是转移岑子硝的注意力而已。

  岑子硝的确被酉鸡所影响了,并且此时她是腹背受敌。

  她冲出来重伤卯兔,便是离开了青衣的范围,一旦午马和酉鸡联合起来,是非常容易便能够将自己杀掉的,因为她虽说重伤了卯兔,可是她为了斩出那一剑,也消耗了极为恐怖的灵气,并且在将卯兔的折扇打破时,她感受到了一股奇怪的气息。

  她不知道那种气息到底是何物,但是她清楚,自己中毒了,因为她感觉到自己身体内的灵气已经开始紊乱。

  这种毒并不能对岑子硝造成生命伤害,但是会让她的反应和行动迟缓非常多。

  加上此刻腹背受敌的情形,除非她还有一张卓慕璩给的符纸,或者遇到什么奇迹,否则必死无疑!

  在此时此刻,岑子硝感受到了死亡的气息。

  自己即将死亡的气息。

  这是死境。

  她的死境!

  ……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