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红袖春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十五章瞬杀

红袖春秋 秋暮灵越 2349 2021.11.25 20:52

  午马和酉鸡的攻势十分凶猛,若是岑子硝没有中毒,或许还有机会能够躲开他们的攻击,但是现在她因为中毒而灵气紊乱,行动变得迟缓,所以没有任何机会能够躲开他们的前后夹击。

  午马的面容已经开始狰狞,那是由于觉得目的将要达成而产生的兴奋的狰狞。

  他知道岑子硝中毒了,在这种情况之下,不要说行动变得迟缓,就算心中犹豫片刻,也极为容易葬送自己的性命。

  午马的这一掌看起来平平无奇,没有任何独特之处,甚至就连魔气的波动都未曾出现。

  这看似普通的一掌仿佛就是普通人普通的打出的非常普通的一掌。

  但越是看起来普通的事物,也越有可能蕴藏着巨大的危险。

  岑子硝非常清楚午马这一掌的危险性,这一掌的确没有任何观赏性,但是在这场战斗中,观赏性没有任何作用,只有能够杀死对方的手段,才是最好的手段。

  她此刻已经忽略了酉鸡,不是因为酉鸡杀不了自己,而是因为岑子硝想要赌一赌,自己能不能承受住酉鸡的攻击。

  并且她想在受到酉鸡的攻击之前,对午马全力斩出一剑。

  她有信心在酉鸡攻击到自己之前将这一剑斩出来。

  ……

  岑子硝没有斩出那一剑,但是也没有死,甚至没有受伤。

  场中发生了变故,非常大的变故。

  不过这场变故对于岑子硝来说,是非常有利的。

  因为在突如其来的变故中,来势汹汹的午马和酉鸡骤然间消失了,就连受了重伤的卯兔也一同消失。

  岑子硝明白,午马、酉鸡和卯兔都死了。

  有人救了自己。

  ……

  青衣在酉鸡攻击向岑子硝的时候其实也开始动了,因为她没有感知到解红袖和赵锦周围还有其他危险。

  更何况要是岑子硝死了,她们也极有可能葬生于此。

  不过这其实并非主要原因,主要还是因为青衣不希望岑子硝就这么死了,虽然青衣平时和岑子硝相处的并不是很好,但是一起生活了一段时间,还是产生了一些情谊,因此她必须得去救岑子硝。

  青衣知道自己可能已经赶不上了,但是无论如何,她也要上去帮上一把,而且由于酉鸡一心都放在岑子硝身上,所以若是青衣在后边发动攻击,酉鸡必然反应不过来。

  在不擅长近身搏斗的酉鸡身后发动袭击,青衣有信心将她给杀死。

  就在青衣快接近酉鸡的时候,她突然间发觉周围的一切都变慢了。

  她知道这是假象,因为她突然间感受到了无比巨大的压迫感,这种压迫感和之前解红袖身体内出现的剑气一般,也让她感到敬畏。

  几乎在感受到那股压迫感的同时,青衣便朝着某处看了一眼,然后就见到了火海中出现了一个黑衣老者,而且伸出了手,手握着拳。

  青衣并非因为好奇才停下来,而是因为在感受到那股压迫感的一瞬之间,酉鸡的身影便已经消失。

  她知道那个黑衣老者朝着这边打出了一拳,而酉鸡他们便是葬送在这一拳之下。

  和午马平平无奇的一掌相比,这个黑衣老者的一拳更加普通,不过这一拳恐怖至极。

  这一拳的恐怖之处不在于威力,而在于精准的控制。

  那个黑衣老者的一拳没有对周围的环境造成任何的损坏,而且在他打出的那一拳之下,岑子硝和青衣也皆没有受到伤害,但是攻击向岑子硝的午马和酉鸡,还有躺在远处地下奄奄一息的卯兔,都瞬息之间灰飞烟灭。

  他们消失了。

  同时也死了。

  青衣呆滞的停留在原地,身体情不自禁的颤抖起来,因为那个黑衣老者的气息实在太过惊人。

  她无比后悔去探知黑衣老者的修为,否则自己也不可能害怕成这样。

  她其实也不知道自己为何害怕,毕竟对方虽然说强大到不可思议,但是相貌却是无比和蔼,并且穿着也非常普通,甚至可以说邋遢。

  加上此人刚才明显是救了岑子硝一命,便说明此人有可能认识岑子硝,因此此人肯定不会伤害自己。

  但是无可奈何的是,不论这个黑衣老者会不会伤害她,只要青衣感受到如此强大的气息,便会不由自主的产生恐惧。

  ……

  解红袖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但是她清楚她们遇到了敌人。

  当见到岑子硝腹背受敌的时候,解红袖的额头上边开始冒出了冷汗,因为从岑子硝的严肃表情和青衣的行动上看,自己师姐此次很难躲得过去。

  解红袖心情无比紧张,并且由于修为低微,她都没有感受到那一股恐怖的压力,只是在下一瞬间,便见到攻击向岑子硝的午马和酉鸡瞬间消失。

  她不清楚怎么回事,但是见到自己师姐没有出事,她便也放下心来。

  赵锦事实上是第一个注意到黑衣老者的人,这或许是巧合,又或许是因为昨天屁股上挨的那一脚让他的印象太过深刻,所以在自己师父出现的第一时间,赵锦便看向了黑衣老者。

  赵锦知道自己师父出了手,如果换作平时,在这种时候他应该跑过去一个劲的拍马屁,但是由于此刻身上穿着裙子,因此他都没敢一直盯着自己师父看,生怕自己多看黑衣老者一眼,便会被他给笑死。

  ……

  危险消失,岑子硝将长剑入鞘,然后便看向了黑衣老者。

  她知道这个黑衣老者是谁,并且曙光内没有任何人会不知道这个人是谁,毕竟这个黑衣老者,可是曙光内十大紫秩圣君之一,身份尊贵至极,实力恐怖如斯。

  岑子硝缓缓走到黑衣老者面前,手臂斜着放在身前行了一个礼,恭敬的叫了声:“周圣君。”

  黑衣老者微微颔首,不过并不是为了回礼,他没有任何必要回礼。

  他颔首其实是一种对于岑子硝实力的认可。

  黑衣老者其实一直都在关注着赵锦,因此在马车破裂的一瞬间,他便从某处瞬间转移过来,不过当他见到岑子硝的时候,便没有第一时间出手。

  他知道岑子硝在曙光的名头,因此他想看看,这个剑术双修的最年轻青玄令持有者,实战能力到底是什么水准。

  结果让他非常满意,虽然岑子硝用了一张遁符,以及两张蕴含了踏虚境强者攻击的符纸,最后还是未能摆脱险境,可是不可否认的是,在突如其来的危机中,岑子硝的处理非常到位。

  唯一让黑衣老者不太满意的地方,是岑子硝使用的第二张符纸。

  既然是剑术同修的天才,剑法又以快著称,因此即使当时午马和卯兔的攻势极为凶猛,他觉得岑子硝应该能够躲得过去。

  如果当时岑子硝躲过去了,再动用第二张符纸,必定能够葬送午马和酉鸡中的其中一个。

  不过黑衣老者没有因为这一点便否认岑子硝的实力和决断力,毕竟岑子硝只是一个二十来岁的丫头,能够在这种情况下做到此种地步,已经是非常不容易的了。

  ……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