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清宫之娘娘又精分了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七章 手段

清宫之娘娘又精分了 侬岁好 2028 2020.09.19 10:00

  或许以后还要时不时地听她的评头论足,简直是折磨。

  她想拒绝,宁韵却先阻止了她的话,“你也别不好意思,毕竟你我一体,帮你就是帮我自己,我总不能由着你拖后腿吧?就算你不乐意,我还是要教你的。哼,我就不信了,凭我的经验和能力,就教不会你这个榆木疙瘩。”

  她好歹也谈过几个恋爱,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吗?

  咳咳,猪肉也还是吃过的。

  所以咯,她可比这个一窍不通的蠢人强多了。

  若是下次英珠还像昨晚那样,她可以保证,这辈子就别想得宠的事了。

  哪个男人会忍受自己的女人像个木头一样?

  英珠:“……”她能说不需要吗?

  这个女人真的是一再令她刮目相看。

  为了让这个蠢人以后好好配合自己,改变一下状态,宁韵觉得有必要给她灌输一些争宠必备的套路。

  演过那么多古装剧,宫廷剧,且都是最得男主心的白莲女配,她这方面的经验可多了去了。

  即便英珠不愿听这些乱七八糟的话,对方的话还是无孔不入地钻入她的耳中,“我告诉你,男人最喜欢主动的女人,包括皇帝,那什么太矜持,太木讷的女人是不讨喜的。别的例子我不和你举,就现在的宜妃,你应该清楚。我虽然还不曾见过宜妃,但也听说了些,如今这宫里最得宠的除了几个小嫔妃,便数德妃和宜妃。

  德妃不必说,性子温柔,对皇帝百依百顺,所以皇帝喜欢她,这种人是最会表现,最擅伪装的,处处表现自己的温柔小意,善良大度,这是男人喜欢的一类,当然,还是人家能生,这是重点。所以,要想得宠,最重要的是能生孩子。

  不过这点现在于你而言没用,你还是先想想怎么让皇帝喜欢你吧。

  然后就是宜妃,生了三个儿子,人家得宠,不仅仅是因为能生,还因为人家符合皇帝的喜好,我觉得她应该是那种很漂亮,又比较风情的女人。这点是很重要的,男人永远不喜欢那种没风情的女人,即便长得再漂亮。后宫女人这么多,总要有点特别,才有机会得宠。要风情,要有趣,这种比前一种更讨人喜欢。

  所以你想想,你想做哪一种?”

  长篇大论地说了这么一通,宁韵有点口渴了,“喂喂喂,喝点水啊,口渴。”

  起初英珠不耐烦听这些,只左耳进右耳出,她怎么能听信这些乱七八糟的手段?

  但是听到宜妃那儿,她不由得心中一动。

  听宁韵要水喝,英珠体贴地拿了杯水,喝了几口,然后听她问,“所以,你懂了吗?”

  英珠慢条斯理地又喝了口水,反问,“你从哪儿听说的宜妃那套?你怎知宜妃是因为这个得宠?”

  宁韵哼了声,“难道不是吗?告诉你,对宜妃,我还是知道的很多的。”

  英珠垂眸,唇角扬起,“那你就错了。”

  “那是什么?”宁韵不服了,她说的怎么就不对了?

  “论妩媚,论风情,宫里不是没有比宜妃更好。”英珠说到此,顿了下,然后继续道:“宜妃性情直爽,这满宫里除了钮祜禄贵妃,就宜妃敢毫不顾忌地怼人。若说钮祜禄贵妃性子刚强,那宜妃便是圆滑,直爽的时候让人觉得她待人真诚,不虚伪,不做作,有时候却又像小女人一样,不乏柔情。这样截然不同的两种姿态,皇上怎会不喜欢?”

  想当初宜妃一进宫,就得了皇上的偏爱,满宫里无一人及得上她,便是德妃也无法与之相比。

  直到卫氏出现,才夺走了宜妃一部分的风光。

  宜妃至今仍得宠,育有三子,且位居掌权四妃之一,而当初也曾风光一时的卫氏却远不如她。

  容貌和性情是其二,手段也是不可或缺的。

  主子性子柔顺,温婉大度,偏偏少了些手段,是以主子除去占了个皇上表妹的身份,和皇贵妃的地位,其实什么也没有。

  宜妃都要比主子过得快活。

  “什么容貌,什么主动,都及不上一分手段。”英珠唇角勾起一抹冷笑。

  俗话说,色衰而爱驰,靠脸的宠爱终究不会长久,她也不稀罕。

  她只想靠手段一步步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

  宁韵沉默,忽然有点尴尬。

  果然什么小说和剧的都是不可信的,看惯了那些,下意识当成真的了。

  唉,她这是糊涂了。

  她叹了口气,道:“说的也是哈,不过前提不还是要得到皇帝的注意吗?所以主动点有好处,你别不相信我,像你这样,只会让男人感到无趣,再多的手段都没用。”

  她自己都没眼看。

  又不是正室,要什么矜持?不就是装吗?

  两个人不再就这件事多说。

  英珠昨夜承宠的消息一夜之间传到了各宫主位耳朵里,一下子引起了各方猜测。

  这个喜塔腊贵人许久无人问津,如今突然承宠,如何能不令人惊讶疑惑?

  惠妃本该高兴,因为喜塔腊氏得宠,皇上就会多来她这儿。

  但她终究没那么大的心给喜塔腊氏好脸,甚至胸口十分憋闷,就连看那喜塔腊氏一眼都嫌烦,就吩咐人嘱咐了喜塔腊氏好好休息,不必来请安。

  英珠乐得自在。

  她也不喜欢去面对惠妃的阴阳怪气,正好就在屋里歇息,养养精神。

  长春宫,宜妃郭络罗氏摇着手中的牡丹团扇,笑得肆意,“还真是意外啊,这喜塔腊氏冷不丁地就得了皇上的注意,也不知是巧了,还是有心为之。”

  宫女春雁帮她捏着小腿,笑道:“不过一个贵人,无论如何得宠,都入不得主子的眼。”

  宜妃拿团扇掩住口鼻,吃吃地笑,“于本宫是无妨,但德妃怕是会不高兴了呢,本宫倒是很乐意这喜塔腊氏能得宠久一点,别太快失宠。”

  这么多年,她宫里只有一个郭贵人,是她的亲妹妹。

  只是郭贵人这些年已不复年轻,也不再有宠,只膝下有一女。

  好在宜妃本身颇有风情,又有手段,是以即便上了年纪,依旧得宠,自是不在意一个小小贵人得宠与否。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