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清宫之娘娘又精分了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章 恩怨

清宫之娘娘又精分了 侬岁好 2041 2020.09.09 10:00

  惠妃比德妃早入宫多年,惠妃失宠的时候正是德妃得宠之时,先后诞下了四阿哥、六阿哥和十四阿哥,以及两位公主。

  六阿哥幼殇,德妃如今依旧有两子两女,圣宠优渥,凭着生育之功,一路从小小答应坐到了四妃之一的位子。

  惠妃与德妃乃是同一天晋为妃位。

  惠妃失宠多年,也只凭了大阿哥稳居四妃之位,依旧得皇帝敬重,但论圣宠,仍不及德妃。

  德妃即便韶华不再,圣宠依旧优渥。

  说到底,德妃深得圣宠,不仅仅是因为能生,更是因为德妃性情“宽厚良善”。

  便是当初孝懿皇后身居皇贵妃之位,正是得宠,也是及不上这位德妃乌雅氏的。

  当初德妃的恩宠可是与良嫔不相上下。

  惠妃以如此年纪与德妃比恩宠,那是自找罪受。

  因这些年皇帝忙着噶尔丹之乱,宫里多年未曾进过年轻嫔妃,如今宫里尚得宠的也就是德妃乌雅氏和宜妃郭络罗氏,再年轻些的便是章佳氏和王氏。

  如今宫里地位最高的是贵妃钮祜禄氏,已逝孝昭皇后的亲妹妹。

  钮祜禄贵妃进宫多年,恩宠却并不比德妃和宜妃等人,但膝下却有一子,乃十阿哥。

  因此即便无宠,这位钮祜禄贵妃凭着孝昭皇后和十阿哥的面子,也算是稳居六宫之首的位子。

  何况还有整个钮祜禄氏家族为后盾。

  英珠琢磨着,主位惠妃不可靠,凭着她个人之力,想要见到皇上且在皇上面前留下印象简直难如登天。

  她能做的就是寻个靠得住的高位嫔妃。

  这个人选没有比钮祜禄贵妃更可靠的了。

  因为其余三妃不会为了她一个小小贵人和德妃作对,打破四妃之间的平衡,能不惧德妃且有能力助她的只有钮祜禄贵妃。

  英珠之所以想到这位钮祜禄贵妃,是因为她过去对钮祜禄贵妃的了解。

  别看钮祜禄氏身居贵妃之位,家世显赫,又有子嗣傍身,可谓风光无限,按说没有能让她吃亏的地方。

  然而这样一个人却唯独有一点吃亏,那便是她的性子,最是烈性不过。

  便是当初同样出身不差,且身为皇贵妃的孝懿皇后也不敢触其眉头,只能避其锋芒。

  钮祜禄贵妃出身满洲镶黄旗,祖父是开国名将额亦都,其阿玛是一等公遏必隆,早年的四位辅政大臣之一,当年因党附鳌拜,鳌拜下狱后,遏必隆同时被议罪下狱,后虽免其死罪,仍保留其公爵,但钮祜禄氏也因此失去了往日的风光。

  然而瘦死的骆驼比马大。

  元后赫舍里氏逝后不久,遏必隆嫡次女入宫为妃,后被立为皇后,钮祜禄氏再现往日风光。

  好景不长,册后仅半年,孝昭皇后崩逝,未曾留下一子,紧接着钮祜禄家再送了一女入宫,便是如今的贵妃钮祜禄氏,孝昭皇后一母同胞的亲妹妹。

  许是出身的缘故,这位钮祜禄贵妃脾性甚烈,谁也瞧不上眼,便是在皇上面前也敢出言不逊。

  正是这样的性子,皇帝并不喜这位贵妃,不过是看在其出身,念其亲姐姐乃孝昭皇后的份上,才礼遇她几分。

  钮祜禄贵妃在如此情况下仍能诞下一子,实数幸运。

  找上这样一个人是冒险的,但英珠正是瞧中了对方的性子,这才选择了此人。

  但要想接近贵妃,凭她一个小小贵人是很难办到的。

  说不得就要用些心思。

  宁韵嘟囔着,“我觉得你还是找个机会向德妃赔罪吧,让人家大人大量饶了你,啊不,是原谅原主的口无遮拦,凭德妃的身份肯定是不屑和你计较的,没了德妃的压制,你才有机会再次得宠,死要面子活受罪可不是事儿哈。”

  英珠摇晃着绣着小猫扑蝶的团扇,懒懒地倚靠在临窗的榻上,望着窗外正晃人眼的春光,“不是面子的事儿,别看德妃为人和善,其实最是小心眼,别的事儿还好说,偏偏那话是德妃心里头的刺,无论赔多少次罪都没用。”

  这只是其一。

  其二,德妃膝下的四阿哥曾养在孝懿皇后膝下,孝懿皇后逝后,四阿哥自然又回到了德妃膝下。

  当年孝懿皇后养着四阿哥的时候,还是德嫔的乌雅氏没少去翊坤宫偷偷拦四阿哥。

  孝懿皇后发现了,因此防德妃防的紧,不再让德妃靠近翊坤宫。

  这事儿算是人之常情,毕竟是德妃身上掉下来的肉。

  但她不论什么人之常情,且不说这本就是规矩,再有,德妃去看四阿哥没什么,如此偷偷摸摸,甚至私底下跟四阿哥说那些不该说的事儿,这就不能忍了。

  孝懿皇后深恨德妃,她自然对表面宽厚的德妃更无好感。

  若是德妃只一心为了见四阿哥还好,她最多就是不满德妃挑拨四阿哥与孝懿皇后的关系。

  但德妃背后总做出一副思念儿子的伤心样,以此博得皇帝的怜惜,害的孝懿皇后被皇帝责怪,暗自垂泪,这更加深了她对德妃的恶感。

  何况,后来的乌雅氏又有了六阿哥,待四阿哥就不如从前了。

  那时候四阿哥已经懂事了,心里面知晓了谁是他的亲额娘,不敢在孝懿皇后面前露出来,只好偷偷伤心,她瞒着孝懿皇后安慰四阿哥,对德妃更添了一层埋怨。

  在她心里,德妃表面宽厚良善,内里再是凉薄不过。

  但她也理解,这后宫之人有几个不凉薄?不过是装的好与装的不好的区别。

  她只是不喜德妃这个人,不愿向此人低头。

  宁韵不明所以,“不就是说了她一句包衣出身吗?这不是事实?值当她如此小题大做,记恨这么久吗?”

  没错,当初的喜塔腊贵人就是背地里说了句“那乌雅氏不过一介包衣出身,凭什么得到皇上的恩宠,身居妃位”,从而被听到的德妃暗恨在心。

  德妃乌雅氏原是孝懿皇后身边伺候的宫女,后被皇帝看重,封了答应,这才有了后来的德妃。

  喜塔腊贵人经大选进宫,自是瞧不起这类靠爬床上位的嫔妃,又兼嘴巴坏了点儿,口无遮拦,就这般当着某位同品级小主的面儿说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