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清宫之娘娘又精分了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四章 挑拨是非

清宫之娘娘又精分了 侬岁好 2013 2020.09.16 10:00

  身处这后宫的女人,哪个不是围着一个人转?

  费尽心思只为讨好那个至高无上之人。

  她清楚自己不如那些女人柔顺,不如她们体贴,温柔,但她也不愿为此委屈自己,折了自己的傲骨。

  鄂嬷嬷道:“若您当真不愿如此,倒是可以利用旁人来获宠,若要长久安心,有个自己人得宠,总比他人要好。

  奴才觉得可以试试那喜塔腊氏,喜塔腊氏无宠,又遭了德妃的忌,眼见无路可走,她需要您的施恩,定会对您感恩戴德。”

  钮祜禄贵妃脸色晦暗,默然不语。

  ……

  永和宫

  王氏回到永和宫,前往正殿求见德妃。

  德妃正在内殿陪着十四阿哥胤祯玩九连环,听了宫女荔枝的禀告,命王氏进来。

  十四阿哥才四岁,生的虎头虎脑,天真活泼,专心致志地低头扒拉着九连环。

  德妃满眼慈爱地看着。

  王氏匆匆进来,屈膝一礼,“奴才参见德妃娘娘,德妃娘娘万福。”

  “起来吧,你有何事?”德妃直身坐好,接过宫女递上来的茶,掀开茶盏,垂着眸,慢条斯理地吹了吹。

  王氏瞅了眼一旁除了玩儿什么也不关心的十四阿哥,坐于宫女搬来的绣墩上,笑道:“十四阿哥真是聪明伶俐,这便会解九连环了。”

  德妃唇畔笑意柔和,看了十四阿哥一眼,“哪里解得开?不过是玩罢了。”

  “那也比其他阿哥都要聪明呢。”王氏奉承着。

  德妃心下熨帖,态度愈发和煦,“得了,究竟何事?”

  王氏不再说十四阿哥,笑道:“也没什么,就是在御花园瞧见了贵人喜塔腊氏。”

  一听这个名字,德妃温和的面容骤然结冰。

  王氏觑了眼她的神情,若无其事道:“几日未见,这喜塔腊氏更沉稳了,与往常大不一样,而且近日她常到御花园散心,奴才都怀疑她的用心了。”

  德妃淡淡道:“那又如何?皇上又岂是她想见就能见的?不过,她多年无宠,有此心思不足为奇,没什么大不了的。”

  一副漠不关心的模样。

  王氏抬袖掩唇,“的确不稀奇,不过,奴才听闻惠妃娘娘近来对喜塔腊贵人多有关照,日前皇上曾驾临延禧宫。自那日起,惠妃娘娘便对喜塔腊氏换了态度。”

  此话一出,殿中一时针落可闻。

  须臾,德妃抬眸,看向王氏,“你是说,惠妃打算扶持喜塔腊氏?”

  王氏自是称是,“奴才觉得是如此,否则惠妃如何对一个失宠已久的贵人如此关照?”

  德妃不以为意,“那又如何?喜塔腊氏毕竟是惠妃宫里人,惠妃有此心不足为奇,都是皇上的女人,你也莫要忌恨。”

  王氏神色一僵,应了是,又道:“德妃娘娘宽仁,不与她计较,奴才不过是为德妃娘娘不平。这喜塔腊氏惯爱口舌之争,没个尊卑,德妃娘娘不与她计较,她应当感恩戴德,若有机会给她立立规矩才好,免得再惹了祸,惹皇上不喜。”

  德妃一脸云淡风轻,“她是惠妃宫里人,合该由惠妃训诫才是,与本宫何干?何况,这么久了,她也该懂事些了。

  你也莫要再说她的是非,打量本宫不清楚你的心思?你与她的龃龉是你们的事,本宫无心去管,你也少在本宫面前提这些鸡毛蒜皮之事,挑拨是非。”

  王氏忙起身,喏喏应是,“是奴才逾矩了。”

  德妃摆摆手,“行了,你退下吧。”

  王氏毕恭毕敬行了礼,退了下去。

  虽然被德妃训斥,王氏神色间却一派轻松,唇角隐隐含笑。

  德妃娘娘惯来如此,嘴上漠不关心,甚至训斥她,还不是一一记在心里?

  她针对喜塔腊氏,德妃娘娘从来不管,最多不过是嘴上说说,无关痛痒,可见是任她施为的。

  有些事,德妃不方便做,只能由她来做。

  她早已摸透了德妃的心思,这才能获得德妃的信任和倚重。

  有德妃的扶持,她才能得皇上宠爱,早晚有一日会诞下龙嗣,得了位份,不再如此小心翼翼,低人一头。

  她不会允许任何人夺走她的一切。

  内殿里,小十四眨巴眨巴眼,瞅了眼王氏离开的方向,嗖地跳下了地,飞快爬上了德妃的膝,小手扒着德妃的胳膊。

  德妃笑嗔,“你这个小祖宗哎,这是作甚?”却一把捞起了儿子,搂在怀里,爱怜地揉了揉他的脑袋。

  小十四仰着脑袋,巴巴看着德妃的脸,一双眼大而清澈,满脸不解,“额娘生气了吗?”

  德妃失笑,“额娘怎会生气?”

  小十四松了口气,脸上重新露出欢快的笑容,“额娘不生气,胤祯陪着额娘。”

  德妃心中一暖,笑着哎了声。

  ……

  回到延禧宫的英珠正惬意地抿着茶。

  宁韵几次犹豫,还是道:“我说,你还是别指望钮祜禄贵妃了,还是换个人吧。”

  “为何?”英珠端着茶杯的手一顿。

  宁韵叹了口气,“不瞒你,这位钮祜禄贵妃可不是个长寿之人,你靠她没希望的。”

  英珠诧异扬眉,“什么意思?你如何知晓?”

  “你忘了我的来历了?”宁韵没好气地道:“我知道历史,钮祜禄贵妃没几年可活了,所以你还不如再找其他人。”

  英珠沉默。

  过得片刻,问,“什么时候?”

  宁韵想了会儿,道:“大概两三年吧。”

  英珠展颜,“那就无妨,还有时间。”

  宁韵忍不住刺她,“你还真以为两三年就能站稳脚跟了?你未免太过自负了。我就看你到时候怎么办。”

  英珠扬眉反问,“那你觉得还有谁合适?”

  宁韵道:“唔,除了钮祜禄氏,不是还有佟佳氏吗?这位可长寿呢,出身也尊贵。”

  关键还是未来皇帝的姨母,虽然不是亲的,但关系在那儿。

  有这一层关系,即便将来新帝登基,喜塔腊氏也能靠着佟佳氏安享晚年。

  一辈子都不愁了。

  英珠断然拒绝,“她不行,目前来看,还是钮祜禄贵妃最为合适。”

  “为何?”宁韵不满地反问。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