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清宫之娘娘又精分了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章 良嫔

清宫之娘娘又精分了 侬岁好 2072 2020.09.07 10:02

  至少这几道菜表面看着还算可以,只是吃起来和那些宫女的吃食没什么两样。

  即便是英珠以前身为宫女,也是用的一等宫女该有的膳食,眼前这样的膳食着实有些难以下咽。

  勉强用了膳,金铃已沏好了茶。

  英珠端起茶盏慢慢抿着,金铃则收拾了碗碟下去了。

  茶是六安瓜片,味道还好,冲淡了些别的味道。

  英珠舒坦了些。

  身为宫女,可没资格喝茶,当然,主子身边得脸的宫女遇上主子赏赐,便会有口福。

  眼前的茶叶虽比不得主子宫里的好,但能有茶喝已经不错了。

  以前从未想过有这一天,伺候了人一辈子,多了一辈子,竟还有机会做主子。

  倒不是觉得以前的生活有多苦,多不好。

  主子待下一向极好,尤其是贴身的几个,说是宠都不为过。

  英珠自幼在主子身边伺候,主子心善,从不为难身边之人,有什么悄悄话都与她说,有什么好衣裳好吃的也经常赏给她。

  可以说,主子是她遇到的最好的主子。

  但大抵尝过了做主子的滋味,都会有些向往吧,即便是位不得宠的主子,那也是要人伺候的。

  她并不是背叛主子,只不过重活了一次,过去的身份,过去的记忆都随风而逝。

  她总要过好自己的日子,方不负这一生。

  当然,她不会忘了主子,她会记着主子的好,为主子报仇,然后看看四阿哥,知道四阿哥过得好,田嬷嬷过得好,她就可以放心地过自己的日子了。

  都说主子是病逝的,可她知道,主子是被人害死的。

  虽然没有证据,没人会相信她的话,但她就是知道,有许多人不想让主子好。

  即便承乾宫防守重重仍旧叫人得了手。

  她会查出来,给主子报仇,让主子九泉之下能够安心。

  而她要报仇,身份地位是不可或缺的。

  一个小小的贵人什么也做不了。

  她要得到皇帝的宠,她要拥有足够的地位,才有机会查出真相,为主子报仇。

  翌日,天朗气清。

  英珠一早起身,察觉有精神了些,便打算出去走走。

  在屋子里待了三天,浑身都不舒坦,即便尚未完全恢复,她也受不住了。

  昨日惠妃那句“别总出来走动”的话自然被她抛在了脑后。

  规矩之内,自然是要随着自己的心意的。

  若是依旧束手束脚,与过去做宫女时有何两样?

  既然成了皇帝的嫔妃,自然就要享受一下做嫔妃的自由了。

  贵人是没有肩舆的,去哪儿都要用脚走。

  因为身体的缘故,她也只能在近处走走,再远一点就会头晕。

  跟着她的宫女是另一个叫做丹朱的。

  丹朱和金铃都是她的贴身宫女。

  “小主,出来很久了,我们回去吧。”丹朱劝着,“万一遇着别的主子就不好了。”

  丹朱比金铃胆子大,若换成是金铃肯定是不管英珠走多久都不敢有异议的。

  曾经身为宫女,英珠自然看得出丹朱的心思。

  不过是因为她不得宠,出来遇上别的主子容易吃亏。

  从丹朱的反应便可猜到以前的喜塔腊氏没少吃亏,连身边的宫女都这般紧张,如临大敌。

  有些嫔妃对待不喜欢的低位嫔妃,不好处罚嫔妃,免得被人抓住把柄,就会拿对方身边的奴才出气。

  可见丹朱吃过这方面的亏,才会这般说。

  但宫女就要有宫女的规矩,主子的做法是不应该置喙的,是以英珠对丹朱越矩的行为有些不满。

  也仅仅是不满而已。

  她理解丹朱。

  毕竟她一个不得宠的嫔妃,无法带给身边之人安心,有什么底气要求身边之人毫无底线地对她恭敬?

  丹朱的想法不过是大多数奴才的想法罢了。

  “无妨,再走走吧。”她要恢复健康,就不能天天待在屋子里,总要出来走走,活动活动手脚。

  这样才恢复的快些。

  丹朱忧心忡忡,满脸不赞同,“您身子还弱,太医也说要您多休息,已经出来的够久了。”

  英珠停步,转身,看向丹朱,嘴角噙着冷笑,目光却淡淡,“你是听太医的,还是听我的?”

  丹朱哑然,脸色变幻不定。

  小主这是怎么了?

  怎么忽然变了个人似的?

  以前小主纵使不满,也不会用这般语气,这般神态训斥她。

  丹朱不敢再说了,垂下了头。

  英珠不再理她,继续走。

  丹朱所言不假,在外走动的确容易遇到其他嫔妃,很大可能会遇到比自己位分高的嫔妃。

  在出来之前,英珠已经做好了准备,这是无法避免的。

  这不,果然来了一个。

  看对方穿戴比她好上许多,妃色的妆缎旗服,身材窈窕,容颜清丽,又不失娇媚,梳着两把头,但没乘肩舆,只带了两个宫女。

  能穿的起妆缎的,至少也是嫔了,或是比较得宠的贵人。

  但这位,英珠恰好认识。

  只因此人当年也算十分得宠,没少惹得六宫怨妒,甚至当时还是皇贵妃的主子都曾为此郁闷伤怀。

  英珠经常在众妃嫔向主子请安时见到此人。

  不得不说,的确清雅脱俗,在后宫众嫔妃中也算是佼佼者。

  只不过到底上了年纪,又常年忧郁,昔日的十分颜色,如今也只剩了六七分,此时娇艳的衣裳更衬得其容色黯淡。

  但即便只是六七分颜色,也仍是不输许多嫔妃。

  不过是皇帝厌倦了,再美好的颜色也只是顾影自怜罢了。

  “良嫔如今住在何处?”英珠随口问身旁的丹朱。

  两年前的卫氏还是个贵人,同样住在延禧宫的偏殿,在喜塔腊贵人进宫不久后便搬出去了,听说是封了嫔,只是还未行册封礼。

  即便如此,也是嫔的待遇了,自然不方便再住在延禧宫的偏殿。

  丹朱神色不复方才的紧张,也是知晓这个良嫔不是个难相处的,总好过遇上其他嫔妃。

  “良嫔娘娘现下住在承乾宫。”

  英珠心里“咯噔”一跳,承乾宫?先皇后过去的寝殿。

  良嫔要住也是住正殿。

  她之所以出现在此不过是循着记忆中的画面想去远远地看下承乾宫,也算是睹物思人。

  也是巧了,良嫔正好住在承乾宫。

  一个往承乾宫的方向走,一个往延禧宫的方向走,正好遇上。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