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清宫之娘娘又精分了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一章 庶妃王氏

清宫之娘娘又精分了 侬岁好 2056 2020.09.13 10:00

  英珠揉了揉眉心。

  这就是耳边总有个人唠叨的坏处。

  她不懂,为何要弄这么个人来折腾自己?

  这是什么样的孽缘要自己忍受如此痛苦?

  ……

  枝头上,一簇簇桃花如怀春少女,容色娇艳,芬芳醉人。

  此时正是御花园赏景的好时候。

  枝头下站着的女子着桃红色妆缎旗服,容颜比那桃花还要娇艳。

  英珠一眼认出,是庶妃王氏。

  出身汉军旗,二十五年入宫,较为得宠。

  自入宫以来,未曾册封,因此只称其为庶妃。

  庶妃,即未曾册封的嫔妃。

  与先帝时不同,此时的庶妃分两种,其一是未册封,但出身尚可,享受嫔位或妃位待遇,与一宫主位无异。

  其二是因出身低微而未册封者,也为庶妃,但此类不享受嫔位或妃位待遇。

  如小佟佳氏、小赫舍里氏等此时尚未册封,但享受妃位待遇,虽为庶妃,地位却与四妃无异。

  如王氏,便纯粹是因出身低微,皇帝尚未册封,故而连个位份都没有,自是比不得小佟佳氏等,且比有了封号的常在贵人等还不如。

  喜塔腊贵人虽不得宠,但毕竟是有位份的嫔妃,又是满人,在王氏面前也不必卑躬屈膝。

  王氏也未行礼,摇着芍药团扇,笑吟吟道:“原来是喜塔腊妹妹,听闻前些日子病了,可好些了?”

  虽为关心之语,声音却略尖利,目光微微睥睨,唇角笑意微讽,姿态显得高高在上。

  英珠只当未瞧见她的失礼。

  毕竟人家得宠,即便对她无理些,她也不能计较什么。

  除非有一日她得宠了,才有底气。

  “劳王庶妃关心,已经无碍了。”英珠语气不冷不热。

  王氏笑容一窒,旋即疑惑。

  这喜塔腊氏往日里只要见到她便是一副目中无人的样儿,更何况她如此明显的讽刺,换作以往早忍不住还嘴了。

  今儿个怎的如何平静?

  但她并未多想,又笑道:“那恭喜妹妹了,想来很快便有机会侍奉皇上了。”

  谁不知她喜塔腊贵人早已失宠?这话就完全是嘲笑了。

  何况,英珠知道王氏昨夜刚承宠。

  难怪如此得意。

  这王氏因长在南方,生的娇柔动人,也是宫里头较为年轻的嫔妃之一,自进宫起就颇为得宠。

  又因背后是德妃,狂傲些也正常。

  英珠仿佛未听出对方的讽刺,只默默欣赏着眼前的桃花,对王氏视若无睹。

  果然还是桃花好看。

  那些叽叽喳喳的声音颇恼人,赶紧消失为好。

  但王氏岂会成全她的心思?

  她瞧着眼前的女人无视自己,心中顿时恼怒,握着团扇的手紧了紧,深吸口气,强笑道:“妹妹怎的不说话?这桃花很好看吗?”

  “是很好看。”英珠淡淡道,心中附加一句,比你好看。

  王氏拿团扇遮住半张脸,杏眼弯起好看的弧度,“今年的桃花的确喜人,难得妹妹还有心思欣赏这桃花,要是我啊,可没心思欣赏,还不如琢磨些有用的东西。

  不过也是,妹妹被憋久了,心情难免不畅快,但伤春悲秋可要不得,容易伤了身子,妹妹还是看开些。”

  英珠看她一眼,弯起唇角,“这桃花已到了最盛的时候,也没什么好看的了,王庶妃自便。”

  说罢,抬脚就要走。

  走了一步,忽然一顿,低头看了眼飘落在脚边的一片桃花瓣,扬唇道:“以后怕是没机会欣赏了,只能等明年了,不过,明年的桃花许是比今年更为娇艳。”

  话落,抬脚绕过那片花瓣,走了。

  王氏气的捏紧了团扇边缘,眸光阴郁,忽然,她扬声道:“妹妹,有空去永和宫坐坐,德妃娘娘可是惦记着妹妹呢。”

  将耳边的声音抛在身后,英珠感觉脚已有些疼了,瞧见不远处的万春亭,迈步走了上去。

  午后的阳光暖煦,亭中略清凉。

  英珠坐在亭子里的美人靠上,一只胳膊搭在亭栏上,半只胳膊探出亭外,遥望亭外风景。

  跟着出来的是金铃。

  因为她嫌丹朱啰嗦,管这管那,索性就带上了安静听话的金铃。

  果然,这一路上金铃没说过一句话,就安静地跟在她后面。

  果然还是老实些好。

  此时的金铃看了几眼安安静静的主子,欲言又止。

  过了片刻,她道:“主子,那个王庶妃不大好惹,您以后还是远着她点为好。”

  英珠抬眼望去,露出疑惑的神情,没说话。

  金铃咬了咬唇,继续道:“王庶妃因为德妃的关系,常常针对您,以前您每次见了王庶妃都气的不轻。

  回头王庶妃还要在德妃娘娘面前说您的坏话。”

  英珠明白了。

  合着喜塔腊贵人与王氏早有恩怨啊。

  还是因着德妃的关系。

  不,或许是王氏仗着德妃的势。

  借德妃的手打击她,让她再无翻身的机会。

  这也就是王氏在德妃面前说她坏话的原因。

  有这么个人在德妃耳边啰嗦,即便德妃不在意她这个小人物,早已忘了那点恩怨,也要被王氏一次次挑起心头的怒火。

  长此以往,德妃对她的芥蒂只会越来越深。

  她和王氏同是宫里较为年轻的嫔妃,但她出身比王氏高,且比王氏更为年轻貌美。

  难怪王氏对她敌意如此大。

  英珠再看了眼金铃,眯了眯眼。

  这个金铃倒是细心。

  看来她以前没少被王氏针对,或许还有德妃的手脚。

  略一想便知其中因由。

  看得出金铃是真心为她着想。

  英珠心中一动,或许可以把金铃收为己用。

  金铃可比丹朱听话好用多了。

  英珠笑了笑,“放心,我不会再冲动了。”

  她心知,即便她不冲动,没说什么,王氏总要添油加醋在德妃耳边进谗言。

  德妃自然是相信自个儿宫里的人的。

  但这也是没办法的事。

  她只能保证不被王氏挑起情绪,被王氏牵着鼻子走。

  方才她虽然没说什么过分的话,还算和气,但明显王氏仍旧被气着了。

  指不定一会儿就要在德妃面前搬弄是非。

  唉,这样的人还真是讨厌啊,让人防不胜防。

  不过,左右德妃对她已经讨厌透顶了,也不可能改变态度,她也不在乎多这一桩两桩了。

  她更没想过扭转德妃对她的态度。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