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清宫之娘娘又精分了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六章 再见康熙

清宫之娘娘又精分了 侬岁好 2081 2020.09.18 10:00

  然而手却没伸出去,因为遭到了阻碍。

  她被困在被子里,压根动弹不得,但是她一双惊惶的眸子却对上了一双平静温和的眸子。

  康熙看着眼前的女人,像是受了惊的兔子般,不免感觉有点新奇,又很有趣。

  刚瞧见她的时候,还以为这女人胆大地睡着了。

  他有点不悦,但刚触碰到她,看着她陡然睁起一双惊惶害怕的眸子,无一丝刚醒来的迷惘,旋即恍然。

  呵,合着这女人早就魂游天外,不知在想何事。

  还真是有趣,这种情况还能发呆,连自己来了都未发现。

  从未有嫔妃如此过。

  唔,不过,这样看着她,有点呆头呆脑的,很可爱。

  原来不只是身材好,这张脸也迷人,这反应也让人忍俊不禁。

  目光下滑,落在她被被子裹着的蚕蛹一样的身体,康熙满是兴味地想着,上次远远地看着,身材很好的样子,不知感觉如何?

  英珠被他的眼神吓住了。

  这样的眼神,她认识,以前在他看向别的宫女的时候,她看到过,现在那双眼睛看向自己,她突然有点害怕。

  她努力告诉自己,不要想,不要想,什么也不要想。

  所以她再次闭上了眼睛,放空思绪,完全忘了嬷嬷先前的叮嘱。

  康熙挑了挑眉梢,很是惊讶。

  这个女人竟然又闭上了眼睛,无视他的存在,该说她没规矩,还是紧张地过了头?

  他想应该是后一种,方才她看起来很惊吓的样子。

  他有那样可怕吗?

  康熙有点无奈,俯视着眼前的女人,有点无从下手。

  过了片刻,他抬手在她圆润的的肩头轻拍了拍,“朕觉得,你是否该做些什么?”

  英珠空着的脑子微微转了转,想着自己该做的,陡然想了起来,一张脸顿时像煮熟的虾子。

  她竟然把这个给忘了。

  英珠深吸口气,按着嬷嬷的指点,从被子上面往底下缩去,然后又从另一条被子的底下钻了进去,直到脑袋重新露了出来,英珠不禁累的气喘吁吁,脸颊像染了胭脂般。

  一睁眼,眼前映入一张熟悉的脸,一双含笑的眸子。

  英珠瞬间屏住了呼吸,僵着身子,连话都说不出来。

  直到对面的男人有了动作,一把将她捞了过去。

  ……

  英珠像是丢掉了半条命。

  无论是对陌生事物的紧张惶恐,还是心理上的抗拒,都令她极度难堪不适。

  她就像是刚爬上岸的溺水之人,连喘气都困难。

  但这种体验又很是新奇,既排斥,又着迷,很矛盾的感觉。

  一切平息后,皇帝似乎很不满意,在她耳边道:“下次,朕不希望你再如此。”

  他虽然不记得初次宠幸这个女人是何感觉,但印象中似乎并未如此紧张。

  或许是许久不曾宠幸她,这才让她如此小心翼翼,紧张惶恐。

  是他冷落她太久了。

  皇帝难得对自己的嫔妃多了些宽容。

  “过几日,朕再叫你过来。”他说了这样一句,轻拍了拍她的肩头,让她安心。

  虽然生疏了些,紧张了些,但这具身体还算让人满意。

  尤其是现在这副疲累娇怯的模样,让他又有了反应。

  不过,时间终究是不允许了。

  英珠轻轻地嗯了声,然后就被抬了出去,歇在偏殿。

  这一夜,她睡得并不安稳,脑子里全是方才的情景,还有过去皇上调戏那些宫女的情景。

  宫女都是皇帝的女人,无论皇帝如何对待,都再正常不过。

  然而,许是因着德妃的缘故,她对那类爬床的宫女十分不喜。

  又对丝毫不顾及主子感受的皇帝很是厌恶,每当想起那一幕,她心里面涌起的都是恶心。

  好不容易睡着了,英珠做了一个梦。

  梦里是主子让她伺候皇帝的那一天。

  她害怕主子以后不要她,与她生分,坚决不肯伺候皇帝。

  主子温柔的面孔浮现在眼前,眼中却满是苦楚。

  她知道,主子很在意皇上,一旦自己答应了,便是背叛了主子。

  主子好说歹说,说不会介意,她就是不肯。

  即便主子嘴上说不在意,她又怎会伤主子的心?她自小伺候主子,别人都能,唯有她不能。

  那时候的她宁愿一辈子陪着主子。

  直到主子说出一句,“若是皇上要你,你愿意吗?”

  她愣住了。

  主子眼中有痛楚,有挣扎,也有试探和希冀。

  她被那一抹试探和希冀刺痛了眼,她并不相信皇上会看上她,所以毫不犹豫地拒绝。

  皇上怎么可能看上她?

  即便皇上看上了她,那又和以往对那些宫女有什么两样?

  皇帝哪有什么真心?

  自此,主子才放弃了那个想法,再没提过。

  醒来的时候,英珠察觉眼角有些清凉,伸手摸了下,原来她在梦里也哭了。

  那都是过去的事了。

  这一世没有主子,她只有自己,没有人再值得她去付出一切。

  既然已经选择了这一步,也经历了最为抗拒的那一步,她就会走到底,真正地为自己活一次。

  前世的她什么也没有,这一世她要亲手握住一些东西,或许那时候的她会觉得快乐吧。

  回到延禧宫,金铃和丹朱打来热水,伺候她沐浴。

  浑身浸泡在温热的水中,全身的毛孔舒展开,那些疼痛也随之消失,英珠几不可闻地松了口气。

  脑海里传来一声叹息,紧接着是宁韵长吁短叹的声音,有气无力的,“我是真没想到你这么没用啊,平时看着什么都行,什么也不怕,没想到会怕这个。你是没看到你昨晚的样子,像极了一根木头,简直丢死人了。以你这样的功力,离达到目的可远着呢。”

  英珠不理她。

  她知道自己昨晚表现的很差,没有主子说的那样柔顺依恋,也没有宁韵说的热情大胆。

  但她会努力克服,总有一天会学会坦然面对那个男人。

  宁韵啧啧道:“看来以前的你压根没碰过男人,算了,体谅你,以后慢慢练着,下次的时候,我会教你,你按着我说的做,肯定会让皇帝迷上你的。”

  英珠蹙眉。

  这个宁韵,还真是什么都敢说。

  让她教她?开什么玩笑?这种事是旁人能教的吗?

  尤其是想到昨晚这个女人全程看着,她就感觉全身都火辣辣的,哪儿哪儿都不自在。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