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清宫之娘娘又精分了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二章 遇见

清宫之娘娘又精分了 侬岁好 2074 2020.09.14 10:00

  “真是晦气,怎就遇上了她?不过一介汉女,尽耍些狐媚做作的手段,竟也勾的皇上离不得她。

  嗤,本宫瞧着也不过如此,皇上这眼光是愈发不行了。”

  “主子慎言,当心隔墙有耳。”

  “有什么怕的?莫非你也认为那王氏姿色出众?”

  “那自然是比不得主子尊贵,区区一个以色侍人之辈,主子又何须介怀?终是无法长久。”

  “本宫倒是不在乎一个王氏,只是瞧不上德妃那虚伪的样儿,表面上温良恭谦,背地里却行这些下三滥的勾当。

  都老大不小了,还拿这些年轻嫔妃争宠,还选了这么个货色,也不嫌丢人。都是妃位了,也有了两位皇子,她还想要什么?还想要贵妃之位不成?她也配?”

  ……

  耳边传来一阵对话。

  英珠心中陡然警铃大作,出去也不是,躲也无处躲,有点不知所措。

  她素来明白,听到一些不该听的话是会要命的。

  她一向谨慎,对那些有危险的事都是能避则避。

  何况听这对话,对方怕是某个主位嫔妃,甚至身份不比德妃差。

  否则也不敢光天化日说出此等话。

  按说主位嫔妃出行,都会有仪仗,身边有许多宫女太监随行,断不会只有两个人。

  但凡对方多带些人,也不会造成如此尴尬的局面,对方早在发现这儿有人的情况下住了嘴。

  偏偏对方只有两个人,语气又十分随意,自然是不会发现这儿还有人的。

  也就让她听到了这些话。

  其他话倒无所谓,偏偏这话里头还有说皇上是非的,这就叫人不能安心了。

  也不知是何人如此大胆,敢说皇上的坏话。

  这怕是一位极嚣张的主儿。

  这些暂没心思多想,她担心的是对方若发现有人,会如何处置她?

  这些后宫嫔妃多数都是心狠手辣,让一个不得宠的贵人悄无声息地死去太容易了。

  比如生了场病,悄然逝去,无人会追究。

  好在御花园没有湖水,只有一方小小的池塘,池水极浅,不足以淹死人。

  即便被发现,她的性命也应暂时无碍。

  “谁在那儿?!”刚强迫自己镇定下来,耳边陡然响起一声厉呵。

  听声音,似是方才听到的对话里头那个奴才。

  英珠抬眼看了眼金铃,发现金铃吓得小脸惨白,僵着身子,不知做何反应。

  即便她此刻装做睡了会儿,刚刚醒来,似乎也不顶用了。

  因为她的宫女还在,金铃也听到了。

  思及此,英珠在心里叹了口气,站起身,屈膝一礼,“奴才喜塔腊氏。”

  两个人出现在亭外,是一对主仆。

  主子三十出头,身穿湖蓝色宝相花织锦缎旗服,满头珠翠,身材高挑,面容白皙,眼尾狭长,平添妩媚凌厉,下巴微抬,目光上下打量她。

  那人身边是一个四十多岁的嬷嬷,同样目光凌厉,透着不善。

  在二人身后三丈远处,是嫔妃的仪仗。

  看到来人的一瞬,英珠怔了下。

  此人正是贵妃钮祜禄氏。

  孝懿皇后在世时,钮祜禄氏便是贵妃之尊。

  她是孝昭皇后的亲妹妹,嫔妃们私下又称其小钮祜禄氏。

  小钮祜禄氏进宫后诞下了一位皇子,便是十阿哥。

  认出来人的一瞬,英珠就不奇怪对方的口无遮拦了。

  因为钮祜禄家的格格素来如此,直肠子,有啥说啥。

  当初主子就没少吃她们姊妹的亏。

  便是孝昭皇后去后,主子成了皇贵妃,这小钮祜禄氏也没少以下犯上,顶撞主子。

  主子性子温婉,口才上从来不是这对姊妹的对手,也不屑与小钮祜禄氏计较,私下却也结下了梁子。

  小钮祜禄氏是现下宫里头唯一的贵妃。

  英珠万没料到会在此等情况下遇见钮祜禄贵妃。

  虽然早就盼着见到,真见着了,反而因方才的事而不知如何是好了。

  但她仍敛了心神,快步小跑下去,屈膝行礼,“奴才喜塔腊氏参见贵妃娘娘,贵妃娘娘金安。”

  “喜塔腊氏?”钮祜禄贵妃挑了挑眉,露出疑惑的表情,“瞧着面生。”

  又看了眼她身边仅有的一个宫女,不咸不淡地问,“你们在这儿做什么?”

  英珠垂眸,态度尽可能恭顺,“奴才随意走走,在此歇会儿。”

  钮祜禄贵妃哦了声,看着她,又问,“你们方才可听到了什么?”

  语气平淡,无质问之意,仿佛只是随便问了句。

  英珠却不敢大意。

  她微微抬眸,面上露出一丝不解,“奴才并未听到什么,不知贵妃娘娘说的是什么?”

  她又转头问金铃,“你可曾听到什么?”

  金铃愣了下,然后慌忙摇头,“奴才……奴才方才打瞌睡了,什么也没听到。”

  钮祜禄贵妃一瞬不瞬地盯着她们,目光如刀。

  被如此盯着的人很难不紧张。

  英珠的心紧绷着,面上却始终淡然。

  金铃低垂着头,双手紧紧握着。

  许久,钮祜禄氏嗤地笑了,“听到了也无妨。”

  钮祜禄贵妃抬脚踏入亭子,路过她身旁,斜睨了她一眼,唇角轻扬,“有点胆子。”

  英珠不卑不亢,再度屈膝一礼,“贵妃娘娘谬赞了。”

  钮祜禄贵妃身旁的嬷嬷在亭内的美人靠上垫了一块帕子,钮祜禄贵妃坐下,瞧着她,过得片刻,笑道:“这不是比那王氏还要漂亮吗?本宫还当就那王氏最年轻,最出色呢。”

  嬷嬷笑道:“主子说的是。”

  “倒是比那个女人顺眼些。”钮祜禄贵妃淡淡说着,脸上浮现一抹不屑,“本宫最不屑那扭捏虚伪之人,还是我们满人的格格顺眼些。”

  钮祜禄贵妃素来如此,瞧不起汉人出身的嫔妃,同样不喜德妃那类包衣出身,却一跃成为嫔妃之人。

  出身高贵,骨子里有着身为满人的骄傲和优越感。

  偏偏小钮祜禄氏身为贵妃,宫权却分散在四妃手中。

  这个贵妃当的也并不如意。

  皇上施恩于后族,却也忌惮后族。

  小钮祜禄氏身居贵妃之位,又有皇子,自然沾不得宫权。

  但无论如何,此刻的钮祜禄贵妃瞧着并无怪罪之意。

  也不知是真的坦然无惧,还是料定了她们不敢说出去。

  也是,她一个贵人,有哪个胆子和凭仗得罪贵妃的?

  钮祜禄贵妃自然不会担心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