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清宫之娘娘又精分了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五章 突如其来的侍寝

清宫之娘娘又精分了 侬岁好 2082 2020.09.17 10:00

  英珠垂眸,掩住眸中情绪,抿了口茶,道:“以佟佳氏这些年在宫里的为人和风评,可见是个明哲保身的,她不可能掺合这些事。

  只有钮祜禄贵妃需要一个帮得上她的人,才会接受我的示好。”

  宁韵忍不住反驳,“你不试试怎么知道?谁不想得宠?佟佳氏也不例外,也许她会用得着我们呢。”

  英珠摇头,神色淡淡,“既然选择了钮祜禄贵妃,就断不可能再去攀附佟佳氏,否则今日在钮祜禄贵妃那儿得到的一切将前功尽弃。”

  真心想用你的人,是不允许三心二意的。

  宁韵顿时哑巴了。

  “何况,我终究不可能一直靠着别人。”英珠垂眸,她不过是借着钮祜禄贵妃的势保全自己罢了。

  有多少曾得宠的嫔妃被人暗害,或是失宠,或是结局悲惨,没个人罩着,终究会落得相同的下场。

  何况还有个德妃和王氏对她暗恨在心。

  若当真如宁韵所言……对她未必是坏事,那时的她想必已有保全自己的资本。

  即便宁韵说的是假的,那也没什么损失。

  当日傍晚,英珠正在桌前抄写楞严经。

  这是她前几日派小太监去寻的。

  虽说她不得宠,没几个人会在意她的需要,但要几本书还是没什么难度的。

  毕竟谁也不希望把皇帝的嫔妃彻底得罪狠了。

  这宫里多的是聪明人和明哲保身之人。

  刚到戌时,外面传来人语声。

  听说是御前的人来了,惠妃已出去听旨。

  不一时,有人来叫她出去接旨。

  英珠诧异了下,匆匆走了出去。

  刚到正殿前跪下,为首的三旬左右的太监先笑眯眯道了句,“恭喜喜塔腊贵人了。”

  英珠尚不明白喜从何来,就听那太监再道:“皇上着您去乾清宫侍寝,您这就准备着吧。”

  说罢,命身后的两个嬷嬷和三四个宫女上前。

  嬷嬷搀扶起英珠往屋里走,绷着脸道:“奴才服侍您沐浴。”

  英珠愣愣的,无意瞥见一旁的惠妃神色复杂。

  她怎么就要侍寝了?

  怎么会这样?

  躺在浴桶中,如玉般光洁的身体被宫女柔嫩的手轻轻擦拭着,嬷嬷站在一旁观察她的肌肤和仪态。

  英珠闭着眼,表面镇定自若,内心却忐忑不已。

  无论皇上为何会想起她,现下要面对侍寝是毋庸置疑的。

  如此情景说不紧张是假的。

  要如何面对接下来要发生的事她毫无头绪。

  第一次伺候皇帝,没经验,更无准备,甚至还有一点莫名的排斥。

  她甚至不合时宜地想起了曾经看到的一幕。

  那时身为皇贵妃的佟佳氏还在,皇上有一次去看主子。

  主子刚好不在,皇上喝着茶,突然对奉茶的宫女动手动脚。

  她就在一旁伺候着,皇上像是一点也不顾忌。

  她亲眼看到了他们亲热。

  当时她的脸色很难看,完全无法忍受那副情景,明明过去皇上和主子亲热,她完全没有不适的反应。

  那次她却忍不住有些反胃,回头就吐了好久。

  一想到此刻要去伺候那个男人,那种感觉就又涌上来了。

  恶心欲呕。

  英珠努力告诉自己这样是不行的,既然决定了走这一步,就不能退缩,否则以后的路要如何走?

  她该想的是待会儿要如何应对。

  脑海里响起宁韵兴奋的声音,“看来是时来运转了,你可要好好把握,争取讨得皇帝的欢心哟。”

  英珠不语。

  宁韵啧了声,“你怎么有点不对劲啊?不高兴吗?还是紧张?害怕?哎呀,我告诉你,不用怕的啦,不过是男人而已,到时候一闭眼,就过去了,没什么可怕的,就是有点点痛,你忍着就好了。

  不过面对皇帝还是有丢丢不一样的,紧张在所难免,到时候你就沉默,别说话,好好表现。我告诉你,在那方面征服了他,以后的路就好走了,男人都是这样,容貌是其次,重要的是让他在那上面迷恋你。还有,你别老这副呆板无趣的样儿,谁看了会喜欢啊?热情一点,主动一点,一切就容易多了。”

  听着耳边的滔滔不绝,还有脑海中的那副画面,英珠心下陡然升起一丝反感。

  这个人究竟什么来路?她说的如此轻松,莫不是经历过?

  重要的不是这个,而是她的确无法做到像她说的那样。

  为什么一定要那样呢?

  主子说过,女子要矜持,不能太大胆,那是不好的。

  她有限的那点了解都是从主子那儿听到的,每次主子谈起那种事,都是害羞和幸福的。

  虽然她听着脸红不已,但看着主子那幸福的模样,应该是不假。

  更重要的是,她无法逼迫自己去讨好那个男人。

  事情总是如此,只有临到头才会发现那有多难,完全不是自己以为的那样轻松。

  英珠发现自己手脚都有点僵,心慌的不成样子。

  被裹在被子里,太监抬着她一路飞快地往乾清宫的方向去。

  直到躺在了乾清宫西暖阁,嫔妃侍寝之处,太监们退了下去,几个御前的嬷嬷和宫女在一旁侍候,一声不吭。

  每当她有所动作,嬷嬷都会严厉地警告她不许乱动。

  就这样等到了亥正,外面终于有了动静。

  是人的脚步声,沉稳而有力,仿佛一声声踏在她的心上。

  好在脑子里传来宁韵的说话声,暂时让她忘记了皇帝的存在。

  “我说,你再这样紧张可不行,要不然,我替你吧,你允许我出去,我帮你怎样?至少把眼前这一关度过。”宁韵的声音带着点点哄骗的味道,像哄骗单纯无辜的小白兔。

  英珠:“……”这个主意倒是不错。

  她巴不得让宁韵代替自己。

  不过她不蠢,猜得到宁韵的目的。

  与其让宁韵出来,趁机占据主动权,她还不如亲自面对眼前的难关。

  这一关迟早要过,一时的逃避不是法子。

  “你当我傻啊!”英珠毫不客气地怼了她一句。

  宁韵徒手在空中挥了挥,恼恨不已,“太讨厌了,哼,我就看你怎么应对吧,你可别给我掉链子。”

  英珠不理她。

  她的意识还没回到现实,肩上陡然触碰到什么东西,吓得她激灵灵打了个冷颤,像遭到袭击的小兽一样,猛地睁开眼睛,下意识要抬手挥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