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清宫之娘娘又精分了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章 机会总是有的

清宫之娘娘又精分了 侬岁好 2058 2020.09.06 10:00

  在别人手底下讨生活,即便再心知肚明,还是要表现出一副感恩戴德的样子。

  惠妃很满意对方这副柔顺规矩的模样儿。

  这喜塔腊氏能醒过来,可见是心里面有念想啊。

  嗤,这宫里多少心怀念想,最终却郁郁而终的?

  这喜塔腊氏白长了张好脸,却没什么本事,也是可惜了的。

  这张脸真让人嫉妒,又年轻,又漂亮,都是她所没有的。

  到了她这个年纪,最见不得的就是那些个年轻鲜嫩的花骨朵般的美人儿,瞧见了就忍不住想毁了。

  偏偏又少不了这些个人帮你固宠。

  但喜塔腊氏不同。

  就这样一辈子窝窝囊囊地缩在自个儿的房间就好了,别来碍她的眼。

  “好了也好,回去多歇歇,别总出来走动,也不必常来请安了。”惠妃神色有些淡淡的。

  她可没兴趣常常见到这张年轻鲜嫩的脸,一次次地提醒自己年华不在。

  “既然好了,本宫这就让敬事房把你的绿头牌挂上去,你且安心。”安抚还是要安抚的。

  从前不见她请安有多勤,这会儿这么急吼吼地来请安,不就是想说身子好了,可以侍寝了吗?

  都这么久了,还认不清现实,心存妄想。

  即便把绿头牌挂上去又有何用?若是有用,也不会多年未曾侍寝了。

  皇上早忘了这号人了。

  就是把绿头牌挂上去,皇上能不能看到还两说。

  不过难得这喜塔腊氏沉默了这么久,忽然脑子开了窍,开始积极了。

  “多谢娘娘。”喜塔腊氏起身,再次屈了屈膝,面上露出如释重负的表情。

  实则是装的。

  她压根不寄希望于惠妃能帮她。

  恐怕惠妃巴不得她一辈子待在自己的小院儿,就这样孤独终老。

  若惠妃愿意用她,早在两年前就给她争取了。

  当然,也是这喜塔腊氏没本事,不懂事,否则凭这张脸早早就得了宠。

  她以前不曾注意到这位喜塔腊贵人,因为太没存在感了。

  也是此次重生,这才知晓还有这么号人。

  这三天她从贴身宫女金铃的话里断断续续地了解了些。

  这位喜塔腊贵人模样出众,正经大选进宫,满人出身,一进宫就是贵人。

  只要怀了龙嗣,就能封嫔,多好,偏偏性子不大好,换句话说,就是不会低头。

  在宫里做嫔妃的,哪个不懂得见面一套,背后一套?谁乐意去得罪人挡了自己的路?

  偏偏这位喜塔腊氏一进宫就得罪了永和宫的德妃,至于怎么得罪的,大概是说了什么话被正主儿听到了。

  自此后这位喜塔腊贵人就失了宠。

  然而这位喜塔腊贵人还不懂收敛,几个和她同品级的小主被她得罪了个遍,无一人和她亲近,就是被孤立了。

  无宠,无子,无人亲近,主位又不乐意提拔,渐渐的这位喜塔腊贵人就不愿和人来往,常常待在自己的小院里,没了存在感。

  不懂事,又不懂做人,这样的人即便有再好的容貌再好的出身也没出路。

  她来给惠妃请安,不过是守着规矩,免得被惠妃记恨。

  至少懂规矩点能过得稍微好点。

  至于惠妃心里怎么猜测,她不在乎。

  她也没想着靠惠妃得宠。

  这位可是靠不上的。

  宫里有位良嫔,当初是惠妃宫里的宫女,后来因容貌出众得了皇上的眼,生下了八阿哥,然而自从生了八阿哥,良嫔就渐渐失了宠。

  八阿哥养在惠妃膝下,良嫔常年见不到自己的儿子。

  惠妃会提拔良嫔,不过是因为良嫔容貌好,出身差,包衣出身,容易掌控,好不容易生了儿子,也只能由惠妃抚养。

  当年的良嫔只是个答应,哪里有资格抚养皇子。

  没了宠,儿子不在身边,也只能寄希望于儿子将来能争气些。

  良嫔尚能有个儿子盼着。

  她呢?可不是良嫔那等出身,只要进一步就是嫔,谁愿意千辛万苦为他人做嫁衣?

  英珠有自知之明,不会做无用之功。

  她也不愿意把自己十月怀胎生下的孩子交给别人抚养。

  她要靠也会找那靠得住的。

  英珠行了礼,退了下去。

  一出正殿,宁韵的声音就响了起来,“绿头牌挂上去,是不是我们就有机会了?”

  声音有些激动,有些兴奋。

  英珠毫不留情打破她的幻想,“别想了,挂上去又如何?只要有人不想你得宠,有的是法子。”

  “啊?”宁韵泄气,“那怎么办?”

  她不蠢,这么多年都没承宠,要说没人整鬼才信。

  宁韵哀叹,“这喜塔腊贵人前路还真是惨淡啊,连主位都不乐意相帮,要不收买个小太监,打听下皇帝的行踪,来个偶遇如何?”

  她就不信凭喜塔腊氏的容貌勾不住皇帝的心。

  男人都是视觉生物。

  山不来就我,我来就山。

  不就是这么个道理?

  英珠冷哼,“你以为谁都能打听到皇帝的行踪?我们能接触到的打听不到,能打听到的谁又敢泄露皇帝的行踪?

  能在皇帝跟前伺候的,谁不是人精?谁会去做自毁前程的事?除非达到四妃那样的位子,才会有人愿意奉承你。”

  低位的嫔妃要么有主位扶持,没有主位扶持的,只能老老实实等着皇帝偶尔的临幸。

  别的法子想都不要想。

  有几个人能真正偶遇皇帝的?

  没有这个运气,又没有主位扶持的,就只有老死宫中的份儿,一辈子没有出头之路。

  宁韵被打击到了,语气愁的不行,也焦躁的不行,“这也不行,那也不行,那要怎样?”

  她虽然演戏有天分,但到了这处处受限制的后宫,见不到皇上的面儿,仍是有些施展不开啊。

  英珠垂了垂眼眸,语气淡然,“着什么急?先养好身体比什么都重要。惠妃是不会帮你我的,但机会总是有的。”

  “主子,用膳了。”

  金铃提了晚膳回来,一一打开,将膳食摆在明间的檀木圆桌上。

  依旧是三菜一汤,配一碟饽饽。

  一个不得宠的贵人,想要吃到色香味俱全的膳食是不可能的。

  不给你吃剩菜剩饭就不错了。

  当然,没人敢明面上给一个贵人吃那种上不得台面的东西,但表面过得去,内里不上心的多了去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