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清宫之娘娘又精分了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章 皇帝驾到

清宫之娘娘又精分了 侬岁好 2082 2020.09.10 10:00

  但这对于身居妃位,身份已不可同日而语的德妃而言,无疑是糟了一记大大的耳光,还是从一个小小的贵人口中吐出来。

  德妃那等本就心虚又极要面子的人哪里能忍?自是恨上了喜塔腊贵人。

  英珠笑了笑,“别的自然能忍,她还要对得起德这个封号,但这等诛心之言,凭她再好的忍耐力,如何能够一笑置之?”

  她对乌雅氏无一丝好感,早就看透了此人的虚伪。

  当初都以为是孝懿皇后安排乌雅氏侍寝,以此固宠,其实是乌雅氏背着主子勾搭上了皇上。

  那时的主子刚封贵妃,正是得宠,有的是机会怀上龙嗣,如何会叫这样一个人夺了自己的宠?

  主子刚得知的时候气得不行,无奈事已成定局,主子为表贤良,只好主动提出封乌雅氏为答应。

  后来乌雅氏怀了四阿哥,主子便向皇上提出抚养四阿哥,许是心虚,皇上一口便允准了。

  因此乌雅氏对自己的过去十分忌讳,不许任何人提起。

  但是再如何自欺欺人又如何?她始终是凭借卑劣手段爬上了龙床。

  一个德字,怎能掩盖得了事实?

  “咦,你貌似对德妃很了解嘛,可据我所知,德妃在这宫里的名声可是很好的。”宁韵试探着问。

  她自然知晓德妃从前只是一名包衣宫女,是因为得了皇帝的青眼,才一跃成为嫔妃。

  若说德妃因为这个就恨上了喜塔腊贵人,也算说得过去,但是对方明显对德妃无一丝好感,语气里甚至藏着敌意和不屑。

  莫非此人过去与德妃有恩怨?

  呀,这倒是好玩了,她对扒别人的秘密可是很感兴趣的。

  让她猜猜,莫非这人前世便是被德妃所害?

  嘶,那岂不就是仇人相见,分外眼红了?

  不得了不得了,她可不能任由她作死,乌雅氏可是未来的太后,和这样的人作对那不就是嫌命长了吗?

  宁韵急急道:“我可提醒你,人家是妃,你是贵人,你可别不要命地去对付人家,我可不陪你作死。”

  她还不想再死一次。

  虽说再死一次,或许就能回去了,但谁知道会不会回去呢?万一再死一次,就真嗝屁了,她上哪儿哭去?

  她很惜命的。

  不过,历史上康熙的后宫似乎也没喜塔腊贵人这号人啊。

  真是奇了怪了。

  或许她能改变历史,往上升升职,但德妃怎么说也是两个皇子的生母,更是未来皇帝的生母,现下还是不要得罪的好。

  英珠无语,冷笑了声,“我才没那样蠢。”

  即便她讨厌德妃,也没什么深仇大恨,那都是过去的事了,她又何必跟德妃过不去?

  她的目的又不是德妃。

  只不过,先前喜塔腊贵人已然与德妃结了梁子,她要想得宠,势必就要与德妃对上了。

  至于宁韵心里如何想她与德妃的恩怨,她并不在乎,也无意解释。

  宁韵舒了口气,“你有自知之明便好。”

  若这位是个蠢的,她就要哀叹自己的命苦了,或许就会出师未捷身先死。

  要想有出路,还是要多出去走走。

  英珠身体好转后,便常去御花园散心,至于惠妃那儿,她偶尔去请个安便好,左右惠妃并不想常常看到她。

  惠妃对她常出去的事儿不置一词,似乎打算随她去了,正中她下怀。

  或许是惠妃并不将她的行为放在眼里,也就懒得管了。

  贵妃钮祜禄氏的寝殿在西六宫的永寿宫,隔着御花园,英珠不可能跑去那儿,目的太明显。

  现下也只好守株待兔,希望不大,但总会有机会的。

  偶尔她还会遇到良嫔,因为良嫔最常去的便是延禧宫。

  遇见了不过是请个安,并无太多交集。

  许是因为她得罪德妃是很久之前的事了,偶尔遇上一两个同品级的小主,也没人忌讳,上来和她攀谈两句,但大多是恶意的嘲讽。

  比如同是贵人的那拉氏。

  两个都是贵人,同年进宫,都不得宠,谁也不比谁好,但那拉贵人就是爱呛她几句,仿佛可以从她这儿找到优越感。

  英珠不理不睬,对这种人无须理会,漠视便足以打击到对方。

  渐渐的,对方似是也觉得无趣,再见到便不理她了。

  偶尔还会遇到高位嫔妃,有一次,她便在御花园里遇到了翊坤宫主位佟佳氏。

  当时的佟佳氏正与咸福宫主位博尔济吉特氏相约赏花,此二位都是身在妃位,却未行册封礼。

  与实权在握的四妃不同,此二人倒是颇有闲情逸致。

  此二人虽然未曾行册封礼,出身却比惠宜德荣四妃都高,一个出身后族,另一位来自科尔沁,连惠宜德荣四妃在她们面前都要低一头。

  这二位能走到一起,且相处愉快就不奇怪了,毕竟她们不屑与那四妃来往,遇到了谁都尴尬。

  英珠让到一旁低头行礼,那二位似是都没瞧见她,径自走了过去。

  便是前世,她与这位佟佳氏也不曾有过交集。

  谁会注意一个奴才?

  此时的她在这位佟佳氏的眼中依旧是一个微不足道的人,连眼风都不屑一个。

  英珠坦然起身,回了延禧宫。

  当晚,皇帝驾临延禧宫。

  这是她重生以来皇帝第一次来此。

  当然,她是见不到皇帝的,不过是站在偏殿外请个安,连进正殿见驾的机会都没有。

  抬头时,皇帝已然进了殿,只看到一个背影。

  然而,她却对这个背影万分熟悉。

  她曾见过无数次。

  宁韵在她脑子里啊啊啊啊尖叫,“好不容易见到皇帝,真的皇帝哎,不是电视剧里那些假的。

  呜呜呜,好不容易见到皇帝,没想到只能看到个背影,连见一面都不行,呜呜呜,我太惨了!”

  英珠捂住耳朵,一脸痛苦。

  有必要如此激动吗?

  见到皇帝有什么好奇怪的?怎么一个两个都对皇帝如此痴迷?

  一个无情之人,有什么好的?

  “啊啊啊,好想进去见见皇帝,这可是千载难逢的机会,不见一面太可惜了,你可要好好把握这个机会,我的未来就拜托你了。”

  宁韵一惊一乍的,后面的话带着“我看好你的”的祈求。

  英珠忍不住翻个白眼,出声泼她冷水,“没人传召,是不能进去的,你死了这条心吧。”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