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清宫之娘娘又精分了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章 那是何人?

清宫之娘娘又精分了 侬岁好 2031 2020.09.08 10:00

  康熙二十八年七月,孝懿皇后崩逝。

  不到半年,卫氏被晋为嫔,住进了孝懿皇后生前住过的承乾宫。

  虽然知晓那个地方早晚要住进别人,只是不曾想到这般快。

  住进去的还是主子当年极为讨厌憎恨的卫氏。

  还真是讽刺啊。

  英珠唇角勾起一抹讽意,眼角微潮。

  还是丹朱急忙推了她一下,英珠才恍然回神。

  原来良嫔已到了近前,一双如水的眸子正疑惑地看着她。

  英珠忙收起了自己的思绪,松开了不知何时紧握的手,后退一步,屈膝一礼,“奴才喜塔腊氏见过良嫔娘娘。”

  贵人与嫔,一步之遥,却相差甚远,即便还未行册封礼,也还是比她高一级。

  见了面自是要行礼。

  无论如何,此事与卫氏并无多大关系。

  不过是那个人的决定罢了。

  何况此时的卫氏早已失宠,与大多数失宠的嫔妃没两样,日子定然也不好过。

  即便住进了承乾宫又如何?

  纵然过去再是得宠,此时的卫氏在皇帝心里也与其他嫔妃无异。

  主子想来也不会再记恨吧。

  良嫔卫氏侧了侧身子,微微一笑,“妹妹不必多礼,我还未行册封礼,当不起妹妹这般大礼。”

  英珠不禁感叹,这卫氏倒是个温婉和顺之人,待人也如沐春风。

  且不论这卫氏是否心口如一,单是这般姿态就令人顿生好感。

  她记得当年初见卫氏,对方也是如此,没想到这么多年过去,卫氏还是这般性情。

  经历了得宠复又失宠,连唯一的儿子又给了他人,谁又能保持曾经的心态?

  或是盛气凌人,或是酸言妒语,或是两面三刀,总之是变得丑陋的,哪能如卫氏这般面对她一个无宠的贵人还能表现的如此温和谦卑。

  就如她生前瞧见的那一幕,那些嫔妃在主子生前一个个恭敬有加,但到了主子去了,真正为主子伤心的有几人?还不是各个在心里庆幸主子走的早,头上少了一座山?

  那脸上如释重负和幸灾乐祸的表情是那样明显,她想装作不知道都不行。

  英珠淡淡一笑,“再如何您也是嫔,奴才只是贵人。”

  良嫔也不与她纠结这个,“听闻妹妹近来身子不适,现下瞧着倒是好些了,不知妹妹去往何处?怎不多休息?”

  “奴才闷得久了,故而想出来走走,不曾想遇到了良嫔娘娘。”英珠垂眸,语态谦卑。

  做惯了宫女,她很轻松就能做出这番姿态,让人挑不出一丝不对。

  良嫔颔首,莞尔一笑,“也是,是该多出来走走。”她那双如水的眸子往她身后望了望,忽而道:“我正打算去向惠妃娘娘请安,不知可有别人在?”

  这个卫氏,倒是锲而不舍地向惠妃献殷勤,即便身为嫔主,也仍不忘常去给惠妃请安。

  说到底不过是为了讨好惠妃,好多些与儿子见面的机会。

  “奴才出来时端嫔娘娘正与惠妃娘娘在正殿说话。”端嫔是早年入宫的嫔妃之一,无子无女,亦早没了宠。

  因住在景仁宫,与惠妃的延禧宫比邻而居,倒是常去惠妃那儿做客。

  先皇后在时,身为皇贵妃,后宫大小嫔妃每五日都要去请安。

  自打先皇后崩逝,后宫再无皇后与皇贵妃,而是四妃共掌六宫,是以嫔妃们不必再早起给谁请安,只除了某些低位嫔妃会向高位嫔妃请安,以求庇佑。

  如今安排了四妃共掌六宫,且四妃出身都一般,想来是不会从中再出一位皇后了。

  倒是后宫里有位出身佟佳氏的主位和出身赫舍里氏的主位,还有位贵妃,不知是否会有一位入主中宫。

  翊坤宫妃,佟佳氏,先皇后同父异母的亲妹妹。

  英珠记得她,不过她与如今的佟妃无任何关系,实是没必要再揪着以前那点记忆不放。

  她也没必要去讨好佟妃,靠着佟妃得宠。

  良嫔面上露出一丝放松的笑容,微一颔首,“多谢妹妹了,我先走一步,妹妹身子弱,莫要在外久留,早些回去的好。”

  英珠再次屈了屈膝,目送良嫔去了延禧宫,想了想,还是往承乾宫那边走了走,望了眼那印象中熟悉的地方。

  这里是先皇后生活了多年的地方,也是她生活了多年的地方,如今那些记忆都已离她远去,再也与她无关。

  逝去的人已逝,终究记得的人不会太多,那个人更不会记得吧。

  未曾停留太久,英珠毫不留恋地转身离去。

  在她走后不久,身穿明黄色龙袍的人慢悠悠自北而来,身边跟着个大太监,明黄色的华盖紧随其后。

  方正脸,卧蚕眉,瑞凤眼,挺鼻薄唇,身如青松,男人目光锐利地看向远处渐行渐远的纤细身影,“那是何人?”

  声音低沉,又富有磁性。

  一旁的大太监魏珠忙躬身,道:“奴才这就让人去打探。”

  皇帝摆摆手,“罢了。”,看了眼那人去的方向,喃喃,“那里是延禧宫和景仁宫的方向。”

  魏珠心道,要么是惠妃娘娘宫里的人,要么是端嫔娘娘宫里的人,端嫔娘娘那儿可没如此年轻的嫔妃,那就是惠妃娘娘宫里了。

  他记得惠妃娘娘宫里有个喜塔腊贵人,年纪与方才那人相仿。

  啧,怎就在这儿遇上了?也是运气不好,偏巧错过了圣驾。

  魏珠瞧了眼眼前的承乾宫,弯了弯腰,问,“皇上可要进去?”

  皇帝看向面前熟悉的殿门,眸中闪过一丝怅然,沉默片刻,叹了口气,“罢了,去永和宫。”

  魏珠忙应了声。

  永和宫正巧在承乾宫的东面,魏珠让人前去通禀,使人出来迎驾。

  英珠刚回到屋里坐下没多久,就听说皇上去了北面的永和宫。

  然后正殿做客的端嫔和良嫔匆匆离开。

  听丹朱说正殿那儿又摔了个瓷器,估计是惠妃又生气了。

  英珠不禁无语,这有什么可生气的?

  宫里这么多嫔妃,还能天天来这延禧宫不成?

  在她看来,德妃可要比惠妃会做人多了,性子也更讨皇上喜欢。

  否则惠妃又怎会教出一个行事张扬的大阿哥?

  母子俩一个德行。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