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清宫之娘娘又精分了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八章 她是宁韵

清宫之娘娘又精分了 侬岁好 2083 2020.09.20 10:00

  德妃因性子温柔敦厚,同样得宠,往年她与德妃斗了数个来回,彼此不分伯仲。

  唯一不如德妃的便是德妃宫里除了王氏,还有个章佳氏,都较为年轻,有几分薄宠。

  不过,靠别人为自己争取利益终究非长久之计,她自是瞧不起这些行径。

  如今眼见着皇上终于把目光从王氏身上挪了些到喜塔腊氏身上,她还是颇希望这位喜塔腊氏争气一些,好好气一气德妃这个女人。

  永和宫,德妃气得摔了个青瓷茶盏,素来温婉和善的面容此刻布满阴沉。

  皇上如何会突然注意到一个贵人?

  莫不是惠妃那个老女人使的计策?

  呵,倒是小瞧了她。

  德妃深吸口气,压下满腔愤怒,面上重新恢复了平静。

  只是神情再不复温婉。

  她借王氏的手,处处打压喜塔腊氏,就是不希望这个喜塔腊氏有出头的机会。

  没想到,还是让她找到了机会。

  不过无妨,只是宠幸了一次罢了,皇上多情,不会只记着一个女人,过个几日,皇上便会将此人忘个干净。

  即便皇上真宠上了,她也有法子让她再摔下去。

  此时,宫女来禀,四阿哥来请安。

  德妃压下气怒,淡淡道:“就说本宫身子不适,让他明日再来。”

  宫女只好出去禀了四阿哥。

  四阿哥在永和宫外默站片刻,然后问,“额娘因何身体不适?”

  宫女海棠面露难色,摇摇头,“奴才不知。”

  四阿哥皱眉,看了宫女片刻,不再多问,转身走了。

  翊坤宫,佟佳氏安然地沏着茶,听着宫人的禀告,面上无波无澜。

  沏好茶,佟佳氏轻抿了一口,微微一笑,“茶是好茶,关键还是合心意。这宫里沉沉浮浮,这个得宠,那个失宠,哪有什么新意?随她们去好了。”

  永寿宫的钮祜禄贵妃听了宫人的禀告,挑了挑眉,“这么快?”

  看来这个喜塔腊氏有点本事啊。

  鄂嬷嬷道:“既然喜塔腊贵人有本事得到皇上的注意,主子不妨就给她一个机会。您毕竟不是一个人,您还有十阿哥,为了十阿哥,您也要用一用这枚棋子。”

  钮祜禄氏蹙眉,叹了口气,“先看看吧,若她真能让皇上记在心里,本宫就不妨帮她一帮。哼,没本事的人,本宫为何要理会?”

  若今日过后,皇上再不会想起喜塔腊氏,她又何必白费心思?

  “翊坤宫那儿可还是一如既往?”钮祜禄氏倏然问。

  鄂嬷嬷笑笑,“您是知道的,翊坤宫那位一向如此,事不关己,仿佛什么也不在意。”

  钮祜禄氏嗤地一笑,“真是够能装的,打量谁会信吗?她好歹也是先皇后的妹妹,如何甘心如此沉寂下去?她姐姐临死封了皇后,她怎么也要弄个贵妃吧?呵,不过,有本宫在,她别想与本宫平起平坐。

  她姐姐在时和本宫争,如今本宫岂能容忍又一个佟佳氏欺到本宫头上?不过她倒是忍得住,那四阿哥好歹也是她姐姐的养子,竟也不闻不问。

  不过也是,四阿哥已经大了,认回了亲娘,即便想抢回去也没了用,还要招人恨。”

  鄂嬷嬷笑道:“主子说的是,这佟妃说到底没个一子半女,她想硬气也硬气不起来,您好歹还有十阿哥,佟妃又哪能跟您比?”

  钮祜禄氏沉脸,“哼,万一她有了孩子呢?毕竟皇上还是顾及母家情分的,说不得何时便施舍给她一个孩子,那时一个贵妃之位还不是唾手可得?本宫输就输在母家比不得佟佳氏的母家与皇上亲近,否则皇上也不至于对本宫如此冷淡。”

  忽地,她叹了口气,“佟佳氏还算识趣,没闹什么幺蛾子,那赫舍里氏,好歹算是太子的姨母,如此一想,本宫就无法安心。”

  她用手抚摸着茶盏边缘,幽幽道:“一朝三任皇后,皇上大概是没了再立后的心思。可惜,本宫怕是没了姐姐那份福气,若不然,要护着十阿哥还是不成问题的。”

  ……

  巳正,日头渐高。

  刚用了早膳,就有人登门了。

  “哟,妹妹这福气来的可真是突然,都如此落魄了,还能叫皇上瞧见,妹妹好本事。”

  一出声就透着尖酸气,正是王氏。

  喜塔腊氏正坐在桌前慢悠悠啜着茶。

  听到这声儿,也不抬眼,轻笑了声儿,“稀客呀,什么风儿把王姐姐给吹来了?真真是让妹妹好生惶惑。”

  这语气,浑然不似英珠般沉稳,反而透着些轻佻,嗓音也甜软。

  正是宁韵。

  王氏摇晃着手中团扇,吃吃地笑,“瞧妹妹这话说的,本是姐妹,自应常来往才是。”

  说着自发地坐于她对面,打量了番她屋内情景,又看向眼前没骨头似地托着腮,面泛桃色的喜塔腊贵人。

  王氏微微一愣,旋即对上了一双轻佻勾人的桃花眼。

  “妹妹这是……”王氏话刚出口,就恨不得咬掉自己的舌头,同时胸口忍不住涌上一股酸水,恨不得撕了面前这张得意洋洋的脸。

  嗤,不过承宠一次就这般模样,果然是轻浮。

  先前还端着,眼下就露出了真面目,果然是靠那副假模假样勾了皇上的心吗?

  王氏冷了脸,“妹妹倒是很得意啊,只是未免高兴的太早。”

  不过这一次罢了,下次皇上是否还记得起她,还不一定呢。

  宁韵十指交叉,撑着下巴,眼眸弯弯,“我自然高兴呀,因为皇上真的很温柔,我也终于体会到了姐姐前些时候的愉悦。好姐妹就要分享嘛,姐姐也不必过于嫉妒妹妹。”

  她声音轻柔,话却气的人想要吐血。

  王氏冷笑。

  自己嫉妒她?

  她配吗?

  宁韵突然握住她的手,一脸情真意切,眼眸真挚,“说到底,你我一同伺候皇上,姐妹情深,也应互相关照才是。妹妹有今天,姐姐也该为我高兴吧?”

  王氏恶心的想要吐了。

  呵,谁跟她姐妹情深了?

  这喜塔腊氏莫不是得意忘形,脑子出了问题,何时竟如此愚蠢了?

  王氏强忍着才未用力抽回自己的手,强笑了笑,努力让自己表现的足够亲切,“妹妹说的极是。”

  宁韵笑容加深,语气激动,“我就知道姐姐也是如此想的,才不会因此生我的气呢。”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