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异能 捉妖学长别杀我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93章 地下火

捉妖学长别杀我 月下灵兮 2123 2019.06.26 23:37

  我想眼前的这个女人,一定无法认出,在她面前站着的,竟是她的亲生儿子。

  时光荏苒,她或许还是原来的模样,可当初还只是孩子的顾齐,已经长大了,长成了一个成熟的大人模样。

  女人既警惕,又有些恼怒地盯着我们。在她眼里,我们是一群突然闯入的陌生人。她不知道我们的目的,也不知道我们的动机。或许,她会认为我们将要加害于她。

  顾琛突然拉了拉我的衣角,说:“你不觉得顾齐的样子,几乎是照着她的模子刻出来的吗?”

  我仔细地瞧着女人的五官,竟发现她的眉宇之间,确实和顾齐很像。不,应该说顾齐很像她。

  她的五官端正,尽管现在被阴霾和沧桑遮盖住了原有的容颜,可还是有一股美艳绝伦的气息,隐隐从她身上散发出来。

  原先的她,一定是一个美丽的母亲。也只有美丽的母亲,才能生下一个英俊的儿子,如顾齐这样。

  时间一分一秒地流逝,顾齐紧紧地盯着地上的女人,不知道看了多久。女人终于发现了顾齐的异样,她迎上顾齐的目光,双方对视着。

  很奇怪的是,女人眼中曾有的警惕竟然消失了,她看向顾齐的时候,似乎露出了难得的温柔。不知他们之间是不是在真的存在母子特殊的气场,总之,他们眼神对视的那一刻,我觉得密室间的光都更亮了一些。

  也许母子之间真的存在所谓的心电感应,女人没有再追问我们是谁,她只是静静地盯着顾齐看,看得极其出神。而顾齐那看向女人的目光,也从未离开过。

  良久,顾齐终于开口了,说:“你怎么会在这里?”

  他的语气极为平淡,听上去没有任何情绪。他的表情和他的语气一样,也是没有任何情绪的样子。

  我没有想到顾齐会直接这样问,显然,他从第一眼看到她的时候,就已经认出了这个女人就是他的母亲。我不知道在这段暂短的时间里,顾齐的心路历程经历了怎样的起伏。他那看似平静的外表之下,一定隐藏了一颗汹涌彭拜的心。否则,我又怎会在他的眼睛里看到隐隐闪动的泪花呢?

  顾齐从来不善表达情感,可是我比谁都知道,他的情感有多么的丰富。

  女人的眼睛瞪得很大,她有些欣喜,又有些怀疑地问:“你认识我?”

  紧接着,她又补充了一句:“你……真的认识我?”

  我从她的声音里,听到的是一种迫切,一种急于求证的迫切。

  顾齐没有说话,眼睛故意瞥到一旁。

  女人把头转向顾琛。

  “顾……顾琛?”女人试探性地喊了一声。这两个字从她嘴里发出来,似有千金一般重。

  顾琛楞了一会儿,然后轻轻地点点头,算是回应了。女人一下子惊呆了,她的眼睛里瞬间就聚满了泪水,很快泪水夺眶而出,划过她的脸颊。

  她的脸上挂满了泪珠,看着顾齐,无声地哭泣。

  现在的她,应该已经笃定了,站在顾琛身旁的男孩,就是顾齐。本来她就在心里怀疑着,一旦得知顾琛是顾琛之后,她的疑虑就全部打消了。

  顾齐看似无动于衷,可我知道,在他的心里,也一定如哭泣的女人一样激动。

  母子二人,时隔多年,首次重逢,没有再说多余的话,只是看着彼此,相顾无言。女人的眼泪像开闸的水龙头,泪水就没有断过,一直不停地流淌出来。

  她的悲伤,我好像能够体会到,我也感到鼻子在微微发酸。

  “顾齐,我们帮她解开铁链吧。”顾琛说。

  顾齐二话不说,就蹲在了地上,非常认真地研究起那又粗又重的铁链来。顾琛和他一起蹲在地上,兄弟俩人都是一丝不苟的态度。而女人的脸上,则露出了欣慰的表情。

  她大概永远也不会想到,在有生之年,还会有人来营救自己,而是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自己的亲生儿子。

  “顾齐,你们不要管我,出去过好自己的生活吧,今天能见到你一面,我已经死而无憾了。”

  眼看顾齐他们还没研究出如何解开铁链,女人很着急地说道。

  顾齐头也没抬,继续研究手中的铁链。顾齐在专注一件事情的时候,往往会陷入旁若无人的状态。

  “顾齐,这好像是千年极寒之冰锻造的链条。”顾琛皱眉说。

  我伸手去触摸这条铁链,果然有一股极寒之气,刹那间就灌入了我的体内。

  “怎么会这么冷……”我脱口而出。

  顾齐从手中搓出一团火焰,把火焰扔在这极寒的铁链上,谁知火焰一落在铁链上,就化为一丝青烟,飘荡走了。

  “顾齐,普通的火焰对这条极寒铁链是起不了作用的,除非……”顾琛欲言又止。

  “除非什么?”我追问。

  “除非能在地下城找到地下火。”顾琛说。

  “地下火是什么?”我问。

  “地下火是存在于地下城之中的一种明火,生生不息地燃烧了数万年。它可不好找,必须熟悉地下环境的人才能提取到。”顾琛说。

  “阿嫌!”我和顾齐对视一眼,异口同声地说道。

  “阿嫌是谁?”顾琛不解地问。

  “阿嫌是我们在地下城认识的朋友,他是地下人,几百年来一直孤独地生活在地底下,他的同胞因为几百年前的一场浩劫,全部灭绝了。”我回答。

  和阿嫌的相识过程很是离奇,如果不是季阳被蛇妖所害,遭到僵尸咬了一口,我们也不可能前往地下城摘取永生花。如果不去摘取永生花,也不会遇到地下人阿嫌。

  冥冥之中,似乎有一种力量,在指引着我们走向不同的路。

  “既然你们在地下城有朋友,那就好办很多,只是……”顾琛又在欲言又止。

  “只是什么?”我问。

  “只是,你们如何避过地下城那些凶险的僵尸呢?再次制作无味水,需要花费很多时间,还需要祁连山上的千年冰雪才行。”

  “这个你放心,上次我们在僵尸城的时候,无味水就失效了,我们走了另一条安全的水路,那里没有僵尸。”我说。

  “什么!你们的无味水竟然失效了?”顾琛突然抓起顾齐的胳膊,显得很担忧的样子。

  顾齐轻轻拂去顾琛的手,说:“都是很久以前的事了,还那么紧张干什么。”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