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异能 捉妖学长别杀我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57章 黑色伤口

捉妖学长别杀我 月下灵兮 2032 2019.05.20 23:51

  顾齐与我对视一眼,问李米:“现在是什么情况?”

  李米说:“她们之前一直商量着要玩笔仙,说笔仙可以算出期末考试的考点范围。我也劝过她们,不要招惹这些东西。但她们不听我的,我也不好直接说出我的身份,那可能会吓到她们。所以,趁我不在宿舍的时候,她们还是坚持玩了笔仙。等我回来发现的时候,已经晚了。”

  “你怎么从宿舍出来了呢?不去帮她们解决掉那些鬼吗?”我问。

  “我现在把门锁上了,给她们上了定身符,今晚我暂时找个地方休息一下,明天再对付她们。今晚我真的太累了,应付不了了。”李米显得很疲惫的样子,像是经历了什么特别辛苦的事情。

  “你怎么了?”我很少见到李米这么憔悴的样子。

  “这不是快考试了吗,我在图书馆复习了一天,回来就发现她们不正常了,我实在招架不住,只好先出此下策,”李米说,“平时上课浑水摸鱼,到了要考试,就得抓紧了。”

  “那要不……你今晚先和我睡一块儿吧,”我脱口而出道。

  顾齐给了我一个难以意会的眼神,李米却很开心地表示了同意。她亲热地拉着我,说:“我本来想去外头开个房间的,现在遇上你们,太好了。”

  她注意到了我肩上的血迹,指着血迹,问:“白遥,你这是怎么了?”

  “这是刚被水妖咬的,”我说,“现在顾琛上去找严玺要解药了。”

  “水妖?他又来了……”李米很疑惑地说,“你们是在水下遇到他的,还是在陆地上?”

  “陆地上,”我说。

  宿舍楼里传出了脚步声,顾琛和严玺下来了。严玺显然是刚从睡梦中醒来,他看见我们,揉着迷迷糊糊的睡眼,说:“大晚上的,这么多人啊……”

  “李米怎么也来了?”顾琛看了一眼李米说。

  “晚点再解释,”顾齐抓住严玺的胳膊,很着急地说,“严玺,白遥中毒了,需要芙蓉仙汁草,还得麻烦你回家一趟。”

  严玺虽然依然是一副很懵懂的表情,但是他还是奋力地点了点头,说:“白遥中毒,我一定全力以赴拿到药草为白遥解毒,我现在打个车回家,你们等着我。”

  “我和你一起去,”顾琛豪气地说,“顾齐,你就照顾白遥吧。”

  “李米,你……”顾琛看了眼女生宿舍楼那边漆黑一片的景象,对李米投出了关心的目光。

  “我今晚也睡白遥那儿,你们赶紧去拿药草,快去快回吧,”李米招呼他们快速行动。

  好在严玺的家就在这座城市,回家一趟也是很方便的事情。顾齐和李米也是本地人,我此时此刻在心中感叹着,这座看起来平平无奇的南方小城市,竟然隐藏了这么多能人异士,实在是了不起。

  被水妖咬过的伤口又在隐隐作痛了,上头好像有几只蜈蚣在爬似的,又痒又疼,我忍不住想伸手去挠一下,顾齐眼疾手快地拍掉了我的手,说:“手上有细菌,不要碰到伤口。”

  我乖乖地把手放下,紧紧抿着嘴唇,忍耐着这难以忍受的疼和痒。我瞄了一眼伤口,好像越来越黑了,而且血液凝固后渐渐结痂了。

  “顾齐……”我直接喊出了顾齐的名字,却没注意到一旁的李米,她见我的伤口在肩膀上,还被衣服遮住了,便很善解人意地说:“顾齐,还是我来看看,毕竟我是女生,比较方便。”

  顾齐听她这么说,只好暂停了对我的动作,有点无奈地往远处退了一些。

  如果,李米知道早在我遭受九尺夺命鞭鞭打的时候,顾齐就已经毫无顾忌地给我上过药了,会是什么反应?

  但在眼下这种情况里,不便解释,只能顺其自然。我渐渐懂得了人类世界里的“尴尬”是什么。

  “尴尬”是一种很奇怪的感触,说不清,也道不明。在感到尴尬的时刻,沉默或许是最好的解决方式。

  “白遥,你这个伤口有点严重,这水妖下手也太狠了点,”李米掀开了我的衣服说。

  “顾齐,白遥的伤口在发黑,你看你能先找一些能敷的草药来吗?我给白遥先涂涂,缓解一下。”

  趁着顾齐去拿药的时间,李米突然神秘地在我耳边说:“白遥,你脖子上这条项链真好看,我可以试试吗?”

  我大方地取下这条项链,说:“可以,你试吧。”

  这条项链是顾齐送给我的礼物,他说只要我带着这条项链,无论我在哪里,他都可以找到我。

  想到他当时送我项链的场景,我就会感到脸上一阵发烫,关于这条项链的那一吻,深深地印在了我的心里,即使过去百年、千年,我也不会忘记。

  李米很熟练地戴上了项链,走到梳妆镜前,十分满意地照着镜子。

  “白遥,你这个项链真好看,是你自己买的吗?还是别人送的?我一直想有一条这样的锁骨项链,但一直没看到合适的,今天见到你戴着的这条,我一眼就相中了。”李米很兴奋地说,在这些漂亮的饰品面前,她就像个寻常女孩子一样,对它们充满了热爱。

  “李米,这是……”我犹豫着要不要把实话告诉她,说是顾齐送给我的礼物,应该也不碍事吧?可是话到嘴边,我又咽了回去。总觉得有些难以说出口,又是一阵“尴尬”的感觉袭来了,我闭上嘴巴,沉默不语。

  “怎么了?不方便说吗?”李米问。

  正在这时,顾齐走过来了,他很冷酷地说了一句:“把项链取下来。”

  他手里拿着一瓶黑色的药膏,也不管李米是何表情,直接揭开的我领口,给我上了药。

  冰凉的药膏涂在我的伤口上时,我感到了一阵阵的刺痛。顾齐用一把镊子,把即将结痂的黑色血块摘掉了,然后新鲜的血液覆盖上来,与那黑色药膏融为一体。

  “顾齐,你……”李米有些惊讶地望着顾齐。

  “李米,请取下项链,这是我送给白遥的礼物,”顾齐冷冷地说。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