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异能 捉妖学长别杀我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88章 老巢法器

捉妖学长别杀我 月下灵兮 2222 2019.06.15 14:20

  转身离去之前,我回头看了一眼严玺。他侧着脸,弓着身子和吕佳说话的样子,看起来很甜蜜。

  严玺的大眼睛显得格外有神,隔着这么远的距离,在这暮色下,都能看到他眼睛里冒出来的光。

  吕佳小鸟依人地靠在他肩膀上,两个人就像热恋中的情侣一样亲密无间。

  “这个吕佳,也不知道避避嫌,毕竟她现在的身份是老师。”我愤愤地说,“果然是个蛇妖,迷惑人的时候,都忘记了自己是谁。”

  顾齐无奈地叹了口气。

  “世界上最不能解释的事情,就是爱情。严玺这样,我能理解。他其实从小没有妈妈,他是渴望母性光芒的。他一直会对比自己年长的女性充满好感,尤其是那种温柔美丽,行为举止又很优雅的女性。吕佳今天一出现,严玺的目光就被锁定了,你没发现他的眼睛,一刻都离不开吕佳吗?”

  我苦笑一声,说:“从前严玺心心念念想要见到真正的妖精,却不知道,现在被他搂在怀里的吕佳,就是货真价实的妖精。”

  “还有你,”顾齐打趣道,“你也是一直在他身边的妖精,他却从来不知道。”

  难得见到顾齐开玩笑,我心中萦绕的淡淡阴霾一下就消失了。不管怎么说,兵来将挡,水来土掩,该来的总会来,躲也躲不了。接下来,我们一定要密切留意严玺和吕佳,谨防严玺受到伤害。

  该来的总会来,有关莫里父母的真相,终究还是来了。

  回去的时候,我发现顾琛来了。那本文件夹被他很随意地摆在茶几上,我眼疾手快地一个健步冲过去,拿起文件夹,猛地翻开来看。

  有了上一次的缓冲,这一次看到真相的时候,我竟然心里没有一点波澜。我早已平静地接受了他们离去的事实。

  顾齐握住我的手,给了我一个鼓励的眼神,我温柔地回望一眼他,彼此相对无言,却用眼神,做到了心领神会。

  我默默地合上文件夹,坐在沙发上,问:“接下来,怎么做?”

  “白遥,你总归是要知道的,我之前不想让你知道,是觉得消息太突然,现在你有了过渡期,再慢慢接受,就不会再那么难受了,”顾琛说,“莫里的父母之所以遇害,那是因为通天妖王是冲着你来的。”

  我颤抖地把手举起来,托住脸颊,眼睛里冒出了泪水。我再一次回忆起了与莫里父母相识的种种。他们待我就像亲生女儿一样,莫里不在了,我本该像莫里一样好好照顾他们。可是我不仅没有照顾他们,反而害了他们。

  如果没有我,他们会平静地生活下去,直到生命自然逝去。是我的存在,加速了他们走向死亡,而且是痛苦地走向死亡。

  “通天妖王为了得到你,首先要做的第一步,就是扫清你身边所有的人类,他想让你在人间再没有牵挂和依靠,这是我的初步分析。”顾琛说。

  通天妖王,我从来不觉得我会和他扯上什么关系,我安心地活在自己的世界里,与世无争。我从前既不想与他为伍,也不想与他为敌。可是他一次次地侵犯我,一次次地伤害我,我不得不重新正视我和他之间的关系。

  他的步步紧逼,让我反感至极,从这一刻起,我在这个世界上最大的敌人,就是通天妖王。我要和顾琛、顾齐一起并肩作战,以消灭通天妖王为己任。

  “你说得很有道理,通天妖王简直太丧心病狂,竟然对手无缚鸡之力的人类下手,不尽快铲除他,真是后患无穷。”顾齐说。

  “我趁你们上课的时候找过白眉大师,他夜观星象,发现通天妖王最近功力恢复迅速,即将恢复成形了,等到他恢复成形,麻烦就大了。”顾琛很惶恐地说。

  “等一下,你说通天妖王最近功力恢复迅速?”顾齐问。

  “是的。”顾琛回答。

  “难道说,严玺家中草药被盗,也与通天妖王有关?”顾齐皱眉说。

  “什么?严玺家中草药被盗了?”顾琛不可思议地问。

  “是啊,”顾齐叹了一口气说。

  “这世道乱了,真的乱了,顾齐,我们不能再等了。”顾琛抓住顾齐的胳膊说。

  顾齐犹豫地看着地面,没有表态。

  “你是担心什么吗?”顾琛问。

  “这些年,你一直不想打入通天妖王的老巢,我其实知道原因,只是我一直不想……不想揭开你的伤疤……顾齐……我懂你心中的伤痛……”顾琛说。

  “怎么回事?顾齐心中的什么伤痛?”我问。

  “你还记得我曾经在山洞中和你说过的关于顾齐母亲的事情吗?”顾琛说。

  我点点头,说:“嗯,我记得。”

  顾齐默默地转身回到自己的房间,他的背影,看起来那么落寞。我想此时此刻,他或许需要一个人静一静。

  “顾齐的母亲,据说是通天妖王派来的卧底,故意潜伏在顾家,伺机杀害我们的父亲。当年我们的父亲名声震天,让所有妖怪畏惧。但同时,我们的父亲又很善良、心软。通天妖王就是抓住这个弱点,安排顾齐的母亲在我们父亲面前演了一出好戏,博得父亲的好感和信任。然后,趁父亲毫无防备的时候,再将他……”顾琛突然哽咽,说不下去了。

  我轻轻拍了拍顾琛的肩膀,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来安慰。失去至亲的痛苦,没有谁能够感同身受。

  顾琛平复了一下情绪,继续说:“顾齐的母亲后来逃走了,据说是回到了通天妖王的身边。总之,我们再也没有见过她,也再也没有听过她的消息了。”

  我静静地看了一眼顾齐紧闭的房门,他内心的痛苦,从没和我说过。他一直都那么坚强,坚强得令我心疼。我真希望在我面前,他不用那么坚强,他可以脆弱,因为,我可以给他拥抱。

  “顾齐一直不肯去通天妖王的老巢,因为他害怕面对。他从小自称最恨妖精,其实我知道,他比谁都更想再见一面他的母亲。”顾琛很伤感地说。

  “不知道为什么,我一直觉得这里面或许有误会,我不相信,同床共枕那么多年,会一丁点感情也没有,况且,她还生下了顾齐这么一个儿子,怎么可能一丝感情都没有呢?”

  “我们了解到的只是事情的表面,真相是什么,也只有当事人才知道了。”

  “那么,眼下我们去通天妖王老巢的目的是什么?”

  “通天妖王的的老巢机关重重,里面有他安身立命的法器,我们如果能捣毁这个法器,就可以让通天妖王再次深受打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