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异能 捉妖学长别杀我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67章 季阳的身世

捉妖学长别杀我 月下灵兮 2112 2019.05.28 22:17

  我和顾齐对着他点点头,季阳脸色唰地一下变白了,一点血色都没有了。他像是受到了极大的震撼,好半天都瞪着眼睛,干巴巴地望着我和顾齐。

  “难道他就是那个同学?”季阳试探地问。

  “没错,”顾齐回答,“他就是。”

  这一下,季阳的眼睛彻底失去了神采,他跌坐在地上,身体缩成一团,不自觉地瑟瑟发抖。

  “季阳,你怎么了?”我走过去扶他,他的身体又变得冷冰冰的,脸上还冒出了虚汗。

  他看起来害怕极了,嘴唇也在颤抖。他的双手环抱住膝盖,把头深深埋进膝盖间。他陷入了一种我无法获知的情绪里,不敢抬头与我们对视,也不敢站直身子接受这个事实。

  “让他先缓一缓吧,”顾齐说。

  我倒来了一杯温热的开水,放在季阳的脚边。我看见他的双手紧紧交叉握在一起,还在用力地相互揉搓。

  过了很久,季阳终于抬起头来说;“你们是不是都知道了?”

  他眼睛看起来很疲惫,像是经历了一场漫长的奔跑。

  “是的,”我说。

  顾齐说:“我们知道的事情,其实只是一面之词,我们需要听你来说。”

  季阳的嘴唇张开,好半天没吐出一个字。他端起我给他倒的热水,喝下去一口。然后清了清嗓子,站起来,走了几步,说:“我家曾经是很有钱很有钱,有钱到我都不知道究竟有多少钱。从小我就住在豪华的大别墅里,家里的草坪面积比几个足球场加起来还要大。我爸妈工作都很忙,基本上没时间照顾我。我被专人伺候,所有人都看我脸色,我说一不二,像个小霸王似的。”

  季阳很淡定地说着,我却着实吃了一惊。虽然君君早已说过季阳的家境,可这话真的从季阳口中说出来的时候,我还是非常地难以接受。

  “我以前真的对钱一点概念也没有,因为我从出生起,就没有为钱发愁过。我从来都是想要多少钱,就有多少钱。我爸妈因为愧疚于没有很多时间陪伴我,所以一直都在用物质补偿我。在这个世界上,我想要什么就有什么,没有我得不到的东西。我生活中的一切,来得太容易了。导致我也没思考过,我为什么……甚至是,我凭什么拥有这一切。”季阳苦笑了一声,不知是笑他曾经的生活,还是笑他现在的生活。

  季阳看到我和顾齐面无表情的样子,继续往下说。

  “你们是不知道我以前有多夸张,我喜欢一双鞋子,我就把那个品牌的所有款式都买回家。我喜欢一个球星,我就让爸爸花钱让他陪我吃一顿晚餐。我喜欢一种玩具,我妈就收购了制作玩具的总公司……现在想起这些事情,我真的觉得很荒唐。可是当时的我并不觉得,我觉得那一切都是理所当然,我觉得整个世界就应该围绕着我转。”

  这一刻,我突然觉得季阳很可怜,那些他以为是快乐的事情,其实都不是快乐。他的童年,都被物质的假象给蒙蔽了,他没有得到真正的快乐。

  “正因为我在家里要风得风,要雨得雨,所以我在学校里,也是一样的脾气。当我意识到自己和别人不一样的地方就在于钱的时候,我开始利用钱来给我带来优势。我知道普通人家的孩子没什么零花钱,我就用我手中大把大把的钱去收买他们,让他们成为我的跟班,让我在学校里也能够为所欲为。”季阳说。

  “所以,你就开始欺负同学了吗?”我问。

  季阳把头低下,像是忏悔般地沉思了一会儿。然后,他才缓缓抬起头来。我看到了他发红的眼眶,和沮丧的目光。

  “其实后来有很长一段时间,我真的很后悔。只是当时的我,并没有意识到我无意中的举动,给同学带来了伤害。我不知道我欺负了他们,我只是一如既往地随性而为,”季阳说。

  “那你是欺负了很多同学吗?”我问。

  “按我现在的理解来看,的确是欺负了很多同学。但只有一个同学,选择了离开这个世界,我不知道是不是我直接造成的,当我得知那个事情后,我整个人都懵了,我真的无法接受这样的结果,太可怕了……很多时候我不愿去回想,我不想把这样的事安在我的头上!”季阳痛苦地抱住头,“加上那个时候,我们家破产了,我一瞬间从天堂跌入了地狱……”

  “啊?破产……”

  “是的,爸妈的生意出现了问题,资金没有周转过来,我们家一下子就被击垮了。那时候我刚考上大学,我们家的资产全部被变卖,还欠着一屁股债,甚至连我读大学的钱都出不起了。我只能利用高考后的那个暑假,拼命打工,我一个人打了三份工,才凑齐我这学期的学费和生活费。”

  季阳的眼泪掉出来了,他的脸涨得通红,鼻子一抽一抽的,他抹了一把眼泪,说:“我那时候的感受真的是从天堂掉到了地狱,自从我变穷了,身边的人一下子都跑了,不管是以前专门伺候我的阿姨,还是曾经跟在我身边的兄弟,都消失了。我爸妈也为了躲债,没有和我在一起。我一个人一下子就尝尽了人间冷暖,我甚至连一口热饭都没地方吃。我记得时间最长的一次,我连续三天没吃饭,饿得眼冒金心,我走到一个包子铺门前,看到热气腾腾的包子直咽口水。后来,是店里的老板娘看我实在可怜,出来往我手里塞了两个包子……”

  顾齐拍了下季阳的肩膀,他对季阳给出了男人之间的安慰,无需多言,只要一个眼神,一个动作,彼此之间就了解了那份心意。

  “直到现在我都特别感谢那个老板娘,平时我有空的时候,还会过去给他帮帮忙,”季阳说。

  季阳说得十分动情,我仍然认为,他是个心存善念的人,当初的错误,或许真的是过于一帆风顺的人生,让他失去了对真善美的判断。

  “也是在那样一种落魄的境地之下,我才开始真正反思我的人生。我觉得自己好像从来没有活过似的,直到我跌入了谷底,我反而才像活过来了,才像一个有血有肉的正常人了,”季阳说。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