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异能 捉妖学长别杀我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68章 悔悟

捉妖学长别杀我 月下灵兮 2106 2019.05.28 23:55

  季阳走到窗户前,看了眼窗外的太阳,闭上眼睛,说:“现在,我还能呼吸空气,还能感受阳光,还能自由自在地活着,其实我已经很知足了。”

  金色的阳光洒在季阳的脸上,他的脸颊看起来十分明媚。他静静地享受阳光洒在脸上的温度,倚靠在窗口上,很久很久没有动弹。

  这一刻,他的心是纯净的,是无忧的。他就像一汪平静的泉水,让人不忍去打扰。

  一阵风轻轻吹过来,季阳睁开了眼睛,他转过身,看着我们,说:“我以前从来没有发现过,生命可以这么美好,生活可以这么充实,我真的白活了十八年。以前我的世界里,我只能看见我自己,几乎看不到别人。是这场变故,让我不仅看到了别人,更看到了自己的内心。”

  我叹了一口气,说:“季阳,你不过也才十八岁而已。”

  季阳笑了笑,说:“我特别对不起那些曾经我伤害过的人,我唯一希望的是,他们能够过得比我好。”

  季阳的脸上,是非常认真的表情。我相信,他真的悔悟了,可是,君君的生命不会再回来。

  “那你有为死去的君君做过什么吗?”我问。

  季阳的身体本能地一抖,然后声音很低沉地说:“他的真名叫康凯君,所以你们一直说君君的时候,我压根没有反应过来……也许,他是这个世界上我最最最对不起的人。我也知道,这将成为我一生的枷锁。君君……是我对不起他,是我对不起他……”

  季阳突然趴在床铺上痛哭,哭声又大又悲伤。我和顾齐都很痛心地看着他,不知该说些什么。

  季阳他有错吗?当然,他有很严重的错,他犯下了让人难以原谅的错。可是,全是他的错吗?

  当初,他不过只是一个不计后果的莽撞孩子。如果他知道他的行为会把人伤害到放弃生命的地步,我想,他一定不会纵容自己胡作非为。

  看到如今他这痛苦的模样,作为朋友,我心里真的很难受。

  季阳哭了一会儿后,坐起来,脸上还挂满了泪痕。

  “你们知道吗,其实在君君那件事上,我内心有过怀疑。就因为我的一句话,身边跟着我的那群人,开始针对他,每一天都为难他。我有过看不下去的时候,因为我虽然没心没肺地过着日子,但看到有人被欺负得那么惨、那么惨,我的心里还是会有难受和不忍。可是我要面子,我不能去和那群人说不要再欺负君君了,我是老大,我必须对自己的言行负责。如果我出尔反尔,他们会怎么看我呢?是不是会瞧不起我呢?我不敢冒那样的风险!我最后悔的事情是,我明明知道错了,可是我没有勇气去告诉别人我错了。”

  季阳一口气把内心的苦水全吐了出来,说完,他仍然在耸动着肩膀,脸上的泪痕虽已渐渐干燥,但眼睛里还有重新涌出的泪珠。

  “季阳,你能意识到自己的错误,很好。可是君君……他的生命没有了,无论怎样弥补,他都不可能复活。现在唯一能做的事情是,去帮助他的家人,你觉得呢?顾齐。”我转过脸对顾齐说。

  顾齐点点头,说:“有道理。”

  季阳若有所思地看着我们,用力擦去眼角的泪。

  “我想我应该面对,不应该逃避。自从知道君君去世后,我根本不敢往深入去想这个问题,我以为逃避掉它,我的生活就不会被它影响。现在我才发现我错了……”季阳说,“走吧,我知道他们家的地址。”

  季阳带我们来到了一条小巷,这条小巷像是被城市隔绝开了。城市的繁华和热闹都与它无关,它破败不堪的样子,像是一条流浪的狗,找不到归属。

  我们朝着小巷的深处往里走,走了很久很久,季阳才指着一个灰白色的小棚子,说:“这就是君君的家。”

  “你怎么会知道在这里?”我问。

  “我早就有他家的地址了,我来过很多次,可是没有哪一次,我有勇气走进去。今天,有你们在,我才有了勇气。”季阳说。

  掀开帘子走进去,里面的空间非常狭小,只摆下了一张床,周围全是凌乱的杂物。

  床上躺着一个老妇人,她看上去十分瘦弱,身上盖着的一床褪了色的棉被,她紧紧裹着棉被,好像很冷的样子。

  “你们是……你们是谁?”老妇人用微弱的声音说。

  “我们是……”季阳犹犹豫豫的。

  “我们是君君的同学,”顾齐果断地说。

  “啊……君君……”老妇人的声音听起来有些感伤,“你们……你们来看君君的吗?”

  老妇人有些哽咽了,声音变得颤抖,她指着角落里的一个黑坛子,说:“君君在那里。”

  顾齐走到那黑坛子前,俯下身子,轻轻摸了摸它。然后低头念下一串咒语,不知是超度还是祈福。

  “她是君君的奶奶吗?”我凑到季阳的耳边问。

  “不是,这是她妈妈,”季阳说。

  “啊?”我不敢相信眼前这位苍老而虚弱的老妇人是君君的妈妈,她看上去实在太苍老了,满头的白发,还有满脸的皱纹,都可以证明她不再年轻了。

  君君才十八岁,按理说他的妈妈应该在四十岁左右的年纪,而这位老妇人看上去却已经六、七十了。

  “君君的身世也非常可怜,他的父母都非常苍老,而且身体也不好,早早就失去了劳动力,你看,君君就在这样的环境下长大,”季阳环顾了一圈四周说。

  “我的君君呀……命好苦啊!他不想拖累我们,他就走了……”老妇人哭着说。

  泪水从她干枯的眼眶里流出来,深深陷入了她脸上的皱纹里。

  “我们来,是想帮助您,”我走到她的床边说。

  “我有什么好帮的啊,我半条命都进黄土了,不要管我了,君君都不管我了,你们还管我做什么啊……”老妇人悲伤地说。

  “我们可以凑钱,帮助她改善居住环境,”我悄悄对季阳说。

  季阳用力地点点头,像是下了天大的决心似的。

  “君君生前太痛苦了,他又很倔强,从来不说,我们看在眼里,疼在心里啊,”老妇人像是打开了话匣子,向我们念叨着君君生前的事情。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