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异能 捉妖学长别杀我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61章 君君

捉妖学长别杀我 月下灵兮 2117 2019.05.25 00:38

  他们把季阳搬到了操场上,此时的操场,静悄悄的,只有昏黄的路灯照在季阳扭曲的脸上。他的嘴里,依然塞着一只袜子,为了防止他叫出声音,只能堵住他的嘴巴。否则,全校的同学,都会被惊醒。

  顾琛劝季阳宿舍的同学回去了,因为接下来的场景,他们不方便旁观。一旦心理承受力稍弱,就会留下可怕的阴影。

  冬季的深夜,空气微凉,一阵一阵刺骨的寒风刮过来了,吹得季阳浑身瑟瑟发抖。

  他的眼睛里布满了鲜红的血丝,整个眼眶里,除了眼球,就只剩下红色的一片了。他瞪着圆圆的眼睛,鼻孔里喘着粗气,仿佛体力有一股强大的气流,随时准备喷出来。

  他的身体疯狂扭动,那些绑住他的绳子,似乎难以承受他的力量了。眼见季阳的情况越来越糟糕,我问顾齐:“接下来怎么办?不能眼睁睁地看着他受苦啊。”

  “稍等,顾琛正在念咒,”顾齐指了指顾琛说。

  刚才我全部的注意力都集中在季阳的身上,没有注意到一旁的顾琛已经闭上了眼睛,双手放在唇边,嘴里念出低沉的咒语。

  季阳的身体,随着顾琛的咒语,起伏不定。一会儿向左扭,一会儿向右扭,一会儿头朝天上顶,一会儿静止不动。

  “顾齐,季阳怎么还没见好转?”我问。

  “笔仙很想借助他的身体做些什么,所以无论顾琛怎样努力,这个笔仙就是不出来。”顾齐说。

  “他(笔仙)到底想干什么?”我问。

  “等一等就知道了。”顾齐说。

  天空的月亮被厚厚的云层笼罩,星星也不知去向了,此时的天空是一片黑暗。天空下的人类都陷入了沉睡,只有我们几个,站在空旷的操场上,借着微弱而又昏黄的路灯,挽救着季阳。

  看到眼前痛苦不堪的季阳,我脑海里突然浮现出第一次见到季阳的样子。那是个阳光明媚的午后,我们踩在夏季的尾巴上,相遇在校园里。当时,也是在这片操场上。我正因为顾齐对我凶巴巴的态度而懊恼,我踢开脚边的易拉罐,季阳捡了起来。

  他带着一张异常阳光的笑脸,闯入了我的视线,傻乎乎地把易拉罐递给我。现在想来,真不知他当时是无意之举,还是有意为之。但不管怎么说,我们就那样认识了。从那一天起,我就记住了这个如阳光般灿烂的男孩——季阳。

  虽然他总是会莫名地缠着我,但我内心深处,却一点也不讨厌他。我把他当成朋友,他的热情和善良,都是吸引我的闪光点。我比谁都希望他健康平安,而他总是陷入未知的危险中。

  我曾一度自责是我害了他。原本他应该过着安稳幸福的人生,可是却冥冥之中认识了我。然后,他总是莫名其妙地遭受到妖魔鬼怪的袭击。尽管每一次,他都幸运地转危为安,但每一次艰难的过程,他都实实在在地经历了。

  这不是普通人能够承受得住的。

  季阳一定害怕过,但他从来不说。他总是装作无所畏惧的样子,总是坦然地接受一切最坏的结果。其实,他不过是害怕我们担心罢了。

  眼下,是同样的操场,也是同样的我们,却是物是人非。

  季阳的脸变得陌生而可怕,五官挣扎得像一团乱麻,他的思维似乎全都被笔仙控制了,他只能任由身体疯狂地扭来扭去。

  突然,顾琛大叫一声,身体向后倒去,一下子跌倒在地上。

  而季阳,脑袋一歪,眼睛一闭,不再动弹了。

  我和顾齐连忙上前去扶起顾琛,顾琛拍了拍身上的灰尘,说:“还是不行。”

  季阳的脑袋耷拉在肩上,脖子扭在一边,我想去扶正他的身体,可手刚放在他的脖子上时,我就立刻缩了回来。季阳的身体冰凉,像一块刚从冰库里取出来的冷冻物。

  “他怎么了?浑身都像冰块一样。”我指着季阳对顾齐说。

  “我来试试,”顾齐举起双手说。

  “没用的,让他(笔仙)出来说话吧,”顾琛说。

  顾齐没有听顾琛的劝阻,而是开始发力向季阳的身体进攻。顾齐口中的咒语,像一把利剑,穿入了季阳的内体。季阳的身体像鱼儿跃出水面般,弹跳了几下,接着,就没有动静了。

  静悄悄的深夜里,本来伴有季阳挣扎的声音,现在连他也安静下去了。此时此刻,是真正的万籁俱静。我和顾齐、顾琛,面面相觑地互相望向彼此。我深感自己的无能为力,每一次,我都只是在一旁看着,却帮不上任何忙。

  如果……如果我的百年修为还在,我一定可以发挥更大的作用。不行,我要努力了。我还可以再次修炼,不能每次都眼睁睁地看着顾齐,我要帮他。

  我在心中暗暗下了一个决定。

  突然,季阳猛地睁开了眼睛,那双眼睛,在黑暗中,就像豹子般锐利,还发着闪烁的光。

  他的目光扫向我们,然后眼睛向下翻,顾琛一下子就明白了他的意思。顾琛走上前去,拔去了季阳口中塞着的袜子。

  季阳长长地吐出一口气,缓了缓,说:“我叫君君。”

  这个声音,带有一种阴柔的味道,虽是男声,却显得不那么刚强。显然,这个声音,不是季阳的声音,而是君君的声音。

  君君向四周看了看,又低头看了看身上的绳子,说:“可以给我松绑吗?”

  “松绑可以,但是你能保证不出乱子?”顾琛说。

  君君是一个笔仙,笔仙其实不是仙,而是游荡在人间的孤魂野鬼。他们心中含有怨念,不愿轮回,只是盲目地拖延时间,消耗在人间。如果有人类的召唤,他们便会趁虚而入,或捉弄人类,或伤害人类。

  君君目光坚定地看着顾琛,说:“我保证。”

  这简单的三个字,从君君口中说出,变得十分具有威慑力。他不像是会害人的野鬼,顾琛看了眼顾齐,顾齐点点头,表示可以相信君君。

  有时候,一句坚定的承诺能够给人无穷的信任。顾琛解开了君君身上的绳子。君君很有礼貌地对顾琛鞠了一躬,说:“谢谢你相信我,尊重我。”

  “那么,你来说说你的故事吧。”顾琛说。

  “我是一个遭受校园霸凌而死的鬼,”君君说。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