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异能 捉妖学长别杀我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66章 盘问

捉妖学长别杀我 月下灵兮 2107 2019.05.27 22:13

  顾齐闭上眼睛,盘坐在地上,双手合十放在胸前,口中默念咒语。镇鬼钵在他的咒语下,慢慢漂浮在空中,钵口朝下,对准季阳的额头。

  那几团青青的火焰,忽高忽低,环绕在顾齐和季阳的周围。我安静地坐在顾齐的身旁,默默地看着他发力。我看到他的眼珠子在飞快地旋转,额头上也有汗珠。然而,季阳的身体却丝毫没有反应。

  季阳一动不动地躺在床上,镇鬼钵的钵口产生出了一股吸力,正在用力地往季阳的额头上吸。

  顾齐口中的咒语没有停止,而是越来越快、越来越快。镇鬼钵也在剧烈的晃动,此时此刻,镇鬼钵似乎与顾齐已经融为了一体了,他们的力量都准确无误地击中在季阳的身体上,只等把季阳体内的鬼魂吸出来。

  但君君实在是过于顽固,这么长时间下来,他都没被吸出来。眼看顾齐的努力没有得到回报,我只能在一旁干着急。

  突然,顾齐睁大眼睛,手指对准镇鬼钵,大喊了一声:“收。”

  镇鬼钵立刻扣在季阳的额头上,季阳的身子直挺挺地立起。他的额头已经牢牢地被镇鬼钵吸住了,顾齐的手指和镇鬼钵之间形成了一束闪电般的丝线,那条丝线发着光,显得威力十足。

  空气中有隐隐的热量在从四面八方传来。

  顾齐的指尖用力一扯,镇鬼钵牵引着季阳的额头向上一提,几缕轻烟从季阳的头顶冒出来,镇鬼钵落下来,回归到床上,不再动弹。季阳也倒在床上,不再动弹。

  顾齐长吁一口气,我赶紧找来一条毛巾,替他擦掉额头上的汗珠。

  顾齐接过我手中的毛巾,一边擦汗,一边说:“总算好了。”

  他站起来,拉开窗帘,推开窗户,窗外是一望无际的黑夜,凉风透过窗口灌进来,驱散了房间里的热气。顾齐抬腕看了眼手表,说:“凌晨三点了,我们先去睡一会儿,早上醒来再找季阳。”

  “他就这样躺着,没事吗?”我摸了一下季阳的额头,他不再冰凉,而是恢复了人类该有的体温。

  “没事,他也累了,让他休息一会儿。”顾齐拿起镇鬼钵说。

  说完,我们就各自回房去了。半夜躺在床上,我辗转反侧,脑海里一直在想着季阳,耳边也一直在回荡着君君说过的话。那些关于季阳的往事,虽然我不曾亲眼见过,可它们却像电影一样,一幕幕在我脑海中闪现。

  我心里其实是难过的,虽然我不愿相信季阳是那样的人,但君君作为一个鬼魂,是没有理由要拿他生前的事来行骗的,尤其是,那些过往是他的伤疤。

  人类有句老话叫做:人之将死,其言也善。而君君已死去多时了,他说出的话,应该不假。

  这样想来,我的心里更难过了,我无法接受季阳曾经欺负过同学。我认识的他,那么善良,那么阳光,怎么可能会与校园霸凌扯上关系呢?而且,如果真遇到了这种事,他应该是打抱不平、拔刀相助的那个人,绝不会是施加伤害的那个人。

  季阳,等你醒过来,我一定要好好问问你,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如果你真如君君所说,伤害了他,那么作为朋友,我真的对你感到失望……

  在这些想法的充斥下,我终于迷迷糊糊地沉睡了过去,再次睁开眼睛时,天已经亮了。

  我快速地刷牙、洗脸,然后跑到季阳的房间去。只见顾齐已经静静地坐在了季阳的床边,而季阳还在沉睡。

  “他……”我刚想问问季阳的情况,谁知顾齐立马把食指贴在我嘴边,小声说:“让他自然醒过来。”

  我点点头,安静地闭上了嘴。

  天气十分晴朗,初升的太阳金光灿灿地挂在窗户外头,虽然空气还有些寒冷,但阳光的温度还是毫无保留地献给了大地。

  时间滴答滴答地流逝,季阳呼吸均匀地躺在床上,他的表情看起来非常安稳,像是不曾经历过昨晚的那些风暴。

  窗外的风,吹拂过季阳的脸,他的头发随着风飞舞,他虽在睡梦中,可好像还是感受到了风的力量,他用力的呼吸了几下,似乎是要醒来了。

  “顾齐,他不会有事吧?”我凑到顾齐的耳边说。

  顾齐看了眼季阳,把我拉出了房间,说:“上一次,季阳已经被镇鬼钵吸过一次鬼魂了,人类的承受极限往往只有一次,我不知道这第二次会不会对他有伤害……”

  “这……如果有伤害的话,会是什么伤害呢?”我问。

  “很难说,”顾齐回答。

  然后我们两个又走进了季阳的房间,盯着他平静的面庞。

  过了一会儿,季阳缓缓地睁开了眼睛,白昼的光线强烈,让季阳的眼睛一直半睁半闭,他使劲揉了揉眼睛,才慢慢适应了光亮。

  他看到我们,说:“你们……你们怎么都在看着我?”

  “季阳,你身体感觉怎么样?”我问他。

  季阳晃了晃头,抖了抖手臂,说:“很好啊,没有事。”

  顾齐与我对视一眼,点了点头,对季阳说:“既然现在没事,那我们就问你一些问题,你必须如实回答。”

  季阳坐起来,伸了个懒腰,很随和地说:“你们问吧。”

  看到季阳这随和的样子,我的心又像被揪住了一样。我害怕问出的结果,和君君所说的一模一样。

  “你读中学的时候,家里很有钱吗?”顾齐开门见山地问。

  季阳显然怔住了,他定定地看着顾齐,没有说话。过了很久,他才眨了眨眼睛,如梦初醒般地说:“你怎么知道的?”

  我的心一沉,脸色明显变得黯淡,季阳留意到了我的变化,问我:“白遥,你怎么了?没事吧?”

  我摇摇头,说:“没事。”

  “季阳,所以你承认,你读中学的时候,家里很有钱?”顾齐又问。

  “是的,不过我想知道,你们是怎么知道的?我觉得我已经足够低调了。”季阳说。

  “君君……笔仙。”

  “他怎么会知道?”季阳更是好奇。

  “你读中学的时候,是不是仗着有钱有势,欺负过一个无辜的男孩?”顾齐说。

  季阳的脑袋一晃,险些栽倒,他努力地坐直身体,结结巴巴地说:“他……他……他和你们说的?”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