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异能 捉妖学长别杀我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26章 太平间

捉妖学长别杀我 月下灵兮 2048 2019.05.09 15:19

  丹丹的眼圈发红,声音略带哽咽地说:“前天晚上,我们很早就吃过晚饭,然后回了宿舍看书。可到了快熄灯的时候,宋歌突然说她要出去,我们问她去干什么她也不说。小琳不放心她一个人夜里出去,说要陪她一块儿去,宋歌坚决不肯,态度很强硬地拒绝了,结果没想到,出去后就再也没回来了……”

  丹丹无法控制地开始哭泣,她尽量压低声音,不被同学听见。

  “可恶,究竟是谁对宋歌下了狠手!”我心里愤怒难安,恨不能立马揪出凶手,为宋歌讨回公道。

  “你说宋歌多么单纯的一个女孩,怎么会有人如此残忍地对她呢?是小琳见宋歌一夜没回宿舍,一大清早出门找她,最后在灌木林里发现了她的尸体。”

  “小琳呢?”我环顾四周问。

  “小琳正在陪宋歌的父母处理学校的一些事。这件事发生后,学校为了避免恐慌,没有公布,只有我们班上少数几个同学知道了。”

  “难怪大家今天如此沉默,”我说。

  丹丹定定地看着我说:“白遥,宋歌真的死得好惨,她的心被掏走了,脸上的肉也被刮走了,只剩下血淋淋的骷髅,我见到她那个样子的时候,我都吓晕了……”

  “什么?心脏没了,脸也被挖走了……”我的心猛然一沉,事情看来并不简单,必有蹊跷。

  一节课下来,老师说的内容我一个字也没听进去,一直魂不守舍地想着宋歌遇害这回事。

  宋歌,一个刚刚年满十八岁,正在念大一的女孩子,社会关系简单,平时待人也十分友善,绝不可能结仇结怨。况且,据丹丹的描述,她在遇害的那一晚的行为异常诡异,像是招惹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

  我忧心忡忡地在教学楼走廊里游荡,一不留神,好像撞在了一个人的胸口上。

  我抬头一看,竟是顾齐。

  “顾齐,这么巧?”

  “我是来找你的。”

  “来找我?”

  “张开嘴巴,”他不知从哪里掏出来一颗金色的小丸子,捏在指间。

  虽然不知道那是什么玩意儿,但我还是乖乖地张开了嘴,像嗷嗷待哺的小婴儿。

  顾齐干脆利落地把金色小丸塞进了我嘴里。

  “吃下它,对你的身体有好处。这是我从家里拿来的护身丸,护你身体安康。前段时间,你身体还受着伤,没好好休息就开始东奔西跑的。”

  “我皮糙肉厚的,早就没事了,”我故作得意地转了个圈,洋洋道:“我发现越是不把这些伤痛当回事,恢复得就越快。如果成天想着累了痛了难受了,没事也要有事喽!”

  顾齐用他那惯常淡定的目光扫了我一眼,没有再发表任何意见。

  “对了,顾齐,我宿舍的同学遇害了,而且事情非常蹊跷,心脏被掏了,脸也被刮了,不像是普通的凶杀案。”

  “她现在在哪?”顾齐忽然警觉起来。

  “摆在三医院的太平间。”

  “今晚趁夜深人静,我们去查看一番。”

  晚上吃饭的时候,电视机里正在播放新闻。一口纯正播音腔的主持人说,本市目前发生了多起年轻女子被害的案件,警方正在全力侦破,如果市民有线索可以及时报案……

  “咚咚咚,”一连串的敲门声响起,打开门,季阳神采奕奕地出现了。

  “白遥,看新闻了吗?最近你可要小心一点!”季阳抓着我紧张地说。

  “季阳,你别忘了,我是个妖精,只要顾齐不找我麻烦,我怎么会有事呢?”我安慰他。

  顾齐推开季阳,把我护在身后,说:“有我在,白遥不会有事。”

  “哼,你捉妖了不起啊,你……你……你有本事,你把新闻里说的这个凶手捉住。”季阳不服气地说。

  “一言为定,”顾齐一口答应。

  “那你打算怎么做?”季阳一本正经地问。

  顾齐抬起手腕,看了下时间,说:“白遥,时间到了,我们走。”

  “你们去哪里?”季阳追问。

  “查案,”顾齐吐出两个字。

  季阳眼睛放光,说:“我也去。”

  顾齐瞅了他一眼,冷笑一声,说:“你如果不害怕,你就跟着去。”

  三医院远离市区,靠近青山,十分偏僻。一走进去,就有一股扑面而来的凉气,冷飕飕的,无比阴森。

  “白遥,我……我……我害怕……”季阳缩在我身后说。

  “还没开始,你就害怕?”我调侃道。

  季阳一听,勉强地站直了身子,装作无所畏惧的样子,继续一步步向前走。

  太平间在地下二楼,更是比整间医院的气氛还要阴冷。这里像是没有氧气的真空,安静到可怕。

  这里没有一个活人,全是死尸。死尸们整齐地躺在属于他们的窄床上,身上统一盖着一块白布,把他们的整个身躯遮挡得严严实实。

  “哪个是宋歌?”顾齐问。

  “不知道,都盖着白布,我们得一个个地找。”

  我对着所有盖着白布的尸体,口中默念:“对不起大家了,我不是有意要冒犯大家,我是为了找出线索,抓住真凶,维护世界正义。请各位逝者安息,有怪莫怪,有怪莫怪,有怪莫怪……”

  我首先揭开了离我最近的那具尸体的白布,映入我眼帘的是个面色乌青,脸颊浮肿,瞪着双眼的中年男子。

  我身旁的季阳呼吸开始急促,我瞄了他一眼,他已经到了濒临崩溃的边缘,脸色惨白,没有一点血色,眼神木讷,像丢了魂似的。

  “季阳,你没事吧?”我轻拍了一下他的后背。

  他忽然一晃,倒了下去。

  顾齐见此无奈地摇摇头。

  我叹了口气,说:“带他来就是个累赘,以后切记,再也不要沾上季阳了。”

  我把季阳扶上一张没有尸体的空床,暂做安顿。希望他醒来后不要怪我,毕竟是他自己吵着要跟来的,哪想到这么脆弱。

  “我怎么隐隐闻到有一丝妖气,”顾齐一边皱眉,一边循着那股残存的妖气往太平间的深处走去。

  “顾齐,小心啊……”我跟在顾齐身后。

  走到一处停尸床前,他停住脚步,揭开了白布。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