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推理 推理侦探 六小姐探案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六十章 沉江

六小姐探案 桃乐丝皮皮 1911 2021.10.11 20:00

  这时,钱秀娥母女的马车已经离开禄村很远了,钱秀娥之前心急火燎,觉得路长了一倍不止,这才松了口气,水滴型的钻石耳环微微晃动着,好像她近来一直不敢过于雀跃的心。暖风戏弄着面颊,舒服得很,终于,她偏过头,两眼出神的远眺,目光穿越窗外向前方飞驰,一直到遥远的村庄广阔的田野,远处散布几伙干活的人,望去好似小的如同拇指般。她知道这一回离开龙泉镇就再也不会回来,她控制自己想要转头去看的冲动,尽管她知道就算回头,其实谁也看不见。但她还是不肯,她就是有这种硬心肠的本事,她就是靠这样的本事才活到了今天,而且活得很好。

  这些天天气都很好,可惜华婶的身体已经不允许自己出门了,伤寒越来越厉害,但她就是不肯去医馆看病,哪怕夏凤池和关英说要给她出钱,她也不肯。她想起来二十年前的那个春天,那时候她也得了病,但公婆不肯给她钱,于是她只能仗着年轻硬抗,那一年春天村里缺盐巴,邻县的集市上但凡有货,四面八方的农民都要早早起床赶夜路去抢买,她为了抢盐,病中也要赶早起床赶路。一些村里的无赖知道她常赶夜路,经常在山间唱歌或偷偷摸摸地骚扰,他们母子知道了这事儿,会叫上她结伴前行,做母亲的则紧紧拉住她的手说:谁敢出面骚扰就骂谁!做儿子的则说:只要他们敢怎么样,我就拿柴刀杀了他们。

  就为了这句话,她对钱秀娥感恩一辈子,哪怕是大家都怀疑是她杀了自己丈夫,她也不肯说事发的那天下午她偷偷去见了钱秀娥,为的是劝她回心转意去认自己的两个孩子。

  别看当年何旭杜仅是一个小男孩子,村里的那些无赖倒也没有人敢轻举妄动。在这里的农村,只要家里生有儿子,再凶恶的人都会有所忌惮,多生儿子就能光耀门楣、免遭欺辱。但如果没有男丁,即便是自家人也不会给好脸色看。就像她,早先没有生天宝时,丈夫和公婆都可以随时随地的打她。她还记得她被捆起来遭人羞辱,何旭杜被眼前的场景吓到了,拉着她的手说:“你不要死了。”她说:“这是女人的命,你以后要对老婆好一点。”

  这时就听见门响,梅子不在家,她也懒得应声,哪知道那人不依不饶,她只好扶着墙出来打开门,就见他站在外面,说:婶儿,我来找你了。

  转眼就又到了仲春,因为卤菜铺子关门的缘故,夏凤池已经搬离关家有一段时间,也很久没看到关英。可由于丈夫的缘故,她这学期没结束估计就要到重庆与他团聚,便想着在离开成都之前再见一回关英,哪知利发叔也说自己也很久没见到女儿了,因为她们母女最近一向都住在何家老宅。

  一想到又要经过禄江,夏凤池整个人都有些不自在了,那地方在她眼里早就不复之前的青山绿水图,而是一个略微有些阴森的地方。

  这天等到她上完课赶过去已是金乌西坠,傍晚沉沉的暮气使人的脑筋和身体都有些迟钝了,远远就见曾经的华家院子上,立着一座孤零零的河神庙,被夕阳镀了一层金边,离它不远的地方依然乔木森森,一湾流水环绕着黄金色的油菜花和碧油油的麦苗,简陋的院墙上仍然像去年那样布满发黑的苔藓,只是新糊的窗户纸提醒着这里还住着人。

  关家母女果然搬到了何家的旧宅,门都虚掩着,却不见人,只有门前的一棵石榴树开得红火,听说大狗黑子去后,关英就把老宅里的石榴树挪到这里,还把它葬在了石榴树下。

  这时,就见一个路过的农妇说,利发婶去镇上看病了,关英去河边了,今天不是她男人的三七吗,小姑子也来了,估计都去烧纸了吧?

  尽管不情愿,夏凤池还是又一次来到禄江边,穿过浩浩荡荡的巴茅,就见几个小孩子正在河边削水片,有人手里的一片瓦片能在水面上跳十几下,孩子们见了立即大声欢呼雀跃不已。

  终于,她看到了关英和何文慈的背影,她们果然正蹲在地上烧纸钱。

  夏凤池默默过去蹲下来,帮她们把竹篮里的纸钱递了过去,关英扭头看到她,只是笑笑,何文慈则轻声道:我哥和关英姐并没有成亲,但在我心里,她已经是我最亲最亲的人了。

  听了这个,关英想起了何旭杜临走前对她说的话:你是有点喜欢我,我也有点喜欢你,这是真的,但我还是准备和你解除婚约,否则实在误了你,至于为什么,很快你就明白了。

  他留了信给妹妹,把这些年打零工和上班攒下来的钱分成两份,一份给文慈,一份给关英,说希望她去成都继续读书,不要再待在龙泉镇。

  夏凤池问她,接下来你想去哪里?

  关英道:我也想去读书,带着妈一起去,她说小地方女人的命就跟庄稼一样望天收,所以特别希望我能走出去,哪怕不结婚、不嫁人,也要出去。

  是的,母女两人与其留在这里,守着各自灼热的伤口惶惶不可终日,不如离开好。

  很快天就黑了,苍穹上星辰密布,星光洒下来令幽暗的河水变得闪烁,有只小船不知哪里来的,上面的人划起双桨,水上的繁星被唤醒后纷纷舞动起来,随即又渐渐平静。

  不一会月亮也出来了,她们仿佛看见他,抱着奄奄一息的她,一步步走向河中心,他们消失的地方泛起一圈圈波纹,在月光下越扩越大,一直扩展到对岸。

  

举报

作者感言

桃乐丝皮皮

桃乐丝皮皮

多谢陪伴阅读支持的朋友们,我要暂停更新一个月,新稿正在写,因为俺比较重视年代文的细节和文笔,没有来回几遍的打磨,是不能放出来的。   新故事横跨抗战八年,发生在陪都重庆,涉及到国共谈判、国民政府军方、中统、中国民族钢铁行业以及一些战争片段的闪回,夏凤池也升级做了母亲。   这个系列其实可以无限延伸,考虑到内地解放后的历史背景限制,女主角49年后离开大陆后,台湾,香港,新马泰,欧美的华人聚集地,都可以有她的身影,天地更广阔,视角也会更宏大。   这个系列的小说最早源于2017年,当时我已经把阿婆的侦探系列都看完了,就留了一部《帷幕》实在舍不得,不想和波洛先生告别,更难忘慈爱机敏的马普尔小姐,于是试笔自创,一直至今。   为纪念过去的那些年,阿婆,永远爱你。

2021-10-11 20:00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