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魔王殿下饶命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章:比武招亲

魔王殿下饶命 坐井要观天 2195 2019.12.08 20:53

  搭好的擂台四周,熙熙攘攘地围着许多人,张挂的红布横幅写有四个龙飞凤舞的大字:比武招亲。

  一个弯腰驼背的老人走到擂台中央,精细眸子打量四周,缓缓开口道:“各位,今天是小女比武招亲之日,今天谁要是打赢了内人,便可娶我女儿为妻”。

  老人的话音落下,一身青色长衫的高挑女子,摆着婀娜多姿的腰肢盈盈走了出来,青纱蒙面,瀑布长发披散身后,亮晶晶的明眸凝望着下方簇拥的人群。

  人群骚动,吆喝声,吹哨声此起彼伏。

  一个血气方刚的魁梧汉子大声喝道:“老头,这么年轻漂亮的媳妇,你晚上抗的住吗?”

  头大如斗,前襟敞开的精壮汉子笑着接口道:“如果扛不住,我乐意效劳”。

  上唇长有一个大黑痣的中年男子吹了个口哨,猥琐的笑道:“老妹,你可不要委屈自己啊”。

  一连串嬉笑声毫无顾忌地响起。

  老人脸色稍变,目光瞟了眼身边的青衣女子。

  青纱蒙面的女子淡淡地开口道:“一群有贼心没贼胆的家伙”。

  嗓音平静清冷,带着赤裸裸的藐视。

  喧闹的声音短暂停滞,很快,这句话就像是一把火将他们心中的星星之火彻底点燃,熊熊燃烧。

  “够烈,够火气,老子喜欢”说话的是个肩扛板斧的大汉,一脸虬髯,声音大如狮吼,站在他身旁的人耳朵都快震聋了。

  弯腰驼背的老人眯眼,和善地笑道:“各位,这位便是我的内人”。

  肩扛板斧的虬髯大汉豪气地说道:“媳妇长的这么好看,你虽然又老又丑,女儿应该也差不到那里去”。

  他快步奔了过来,纵身而起,跃到擂台。

  老人看了眼青衣女子,挪动着小碎步,识趣地离开。

  虬髯大汉瞟了眼手中长板斧,豪迈地说道:“跟女人动手,用不着”。

  青衣女子柔声制止道:”我劝你还是拿着”。

  虬髯大汉愣了愣道:“你就这么有信心?”

  青衣女子明亮的眸子看着他,右臂抬起,美玉般的手指向前勾了勾,没有言语,只有挑衅。

  虬髯大汉笑道:“那就把怪我欺负女人啦”。

  他大喝一声,提着长板斧冲了出去,锋利的斧刃在挥动之际迸发出银色光芒,直射向盈盈一握的小蛮腰。

  青衣女子身体后倾,似如燕子般朝后滑掠出去。

  一斧落空,虬髯汉子紧逼上去,长板斧劈向头顶。

  斧刃劈下的速度很快,顷刻间,便要触及到那饱满的额头。

  擂台上的所有人都张大嘴巴,一颗一颗心不约而同地提了起来。

  斧刃的速度快,但是,青衣女子的速度更快,身体一偏,就好像风中蝴蝶,翩翩飞舞地掉转方向,动作优雅迅捷。

  同一时刻,手臂抬起,柔弱无骨保养得当的五指紧紧地抓住了斧柄。

  虬髯汉字猛地一抽,抽不出来,再用力一抽,还是抽不出来,长板斧好似被铁钳牢牢地束缚住,动弹不得。

  他两只眼睛大如铜铃,难以置信地望着跟前的青衣女子。

  擂台下的人群望着安然无恙的青衣女子,都是长松了一口气。

  青衣女子淡淡地开口道:“你太弱了”。

  一脚踢在虬髯汉子的胸膛上,将他踢飞出了擂台。

  短暂的沉寂,响起了热烈的掌声,犹如排山倒海之势呼涌而来。

  “好样的”

  “真是当代的女中豪杰”。

  “太棒了,太厉害了”。

  一柄长板斧扔了下来,虬髯汉子捡起长板斧灰溜溜地走了,各种嘲讽嬉笑的声音一路跟随着他,直到逃离了这里。

  “连个女人都搞不定,真是丢人”

  “看着魁梧雄壮,原来中看不中用”

  “就是个银杆蜡枪头”

  青衣女子站在擂台上,双手下垂,轻描淡写地说道:“还有谁?”

  一个上嘴唇长有一粒大黑痣的精壮男子跃上擂台,眼神色眯眯地上下打量着她,抱拳作揖道:“小生张大胆,特来讨教?”。

  青衣女子柔声道:“应该说特来讨媳妇才对吧”。

  张大胆愣了愣,如小鸡啄米连连点头,笑呵呵道:“对对对,是来讨媳妇”迟疑片刻,笑道:“如果连丈母娘一起讨到手,那就更好啦”。

  此话一出,擂台下一片哗然怒骂。

  “好你个张大胆,吃个碗里看着锅里的,真不要脸”。

  “连丈母娘都不放过,还是人嘛?”

  “不是人,简直是畜生”

  张大胆额头青筋暴突,回头骂道:“你们少在这里给我瞎搅和,哪凉快哪呆着去”。

  他回过头,笑眯眯地看向青衣女子:“他们都是一帮粗人,别往心里去”

  青衣女子望着他脸上堆满的笑容:“你倒是挺会关心人的”。

  张大胆拍着胸脯,豪气万丈地说道:“那当然,我张大胆别的能耐没有,就是会疼人”。

  他的眼睛眯成一条缝,嘻嘻笑道:“丈母娘,我人这么好,你就直接宣布我是你女婿吧”。

  话音刚落,擂台下又是一片义愤填膺的怒骂声。

  青衣女子没有开口,伸出美玉般的右手,对其勾了勾手指。

  面对这大胆而妩媚的挑衅,张大胆嘴角撇出一抹得意的笑:“丈母娘,女婿来了”。

  做饿虎扑羊状,纵身扑了上去。

  “啪”一道异常响亮耳光的响起。

  张大胆被拍飞出去,在空中翻了身,倒在擂台上,右脸瞬间高高肿起,留下一片血红印子。

  擂台下,一片哄笑声响起,振聋发聩。

  张大胆羞愧难当,顶着高高肿起的脸颊,望向前方气定神闲的青衣女子,心底有了一丝胆怯。

  青衣女子伸手,对其勾了勾手指。

  张大胆咽了口唾沫,踌躇不定。

  “乖女婿,丈母娘叫你了,快点去啊”

  “怕是不敢了吧”

  “我看就是不敢”。

  哄笑声如海浪般扑打在张大胆身上。

  他又羞又急,怒吼道:“闭嘴”,目光一转,眼神阴翳地看向了青衣女子,咧嘴一笑,笑容阴狠:“丈母娘,刚才小婿没准备好,这次你可小心啦”。

  他身体一掠,疾奔了出去,右手成鹰爪状,毫不留情地抓向她雪白的脖颈。

  青衣女子身体向下一缩,攻来的手爪落空,攥紧的拳头轰向他的胸膛。

  张大胆避之不及,胸膛凹陷,脸色顿时变得涨红,身体刚要向后飞去。

  轰击在胸膛的拳头顿变成鹰爪状,抓住他的衣襟,。

  啪啪啪啪”连续不停的清脆声响起,青衣女子的左手连续挥动,在张大胆脸颊不停地扇了二十来下,然后,右手一甩,像扔死狗一样将他甩扔出了擂台。

  擂台下鸦雀无声。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