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魔王殿下饶命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十五章:劫数

魔王殿下饶命 坐井要观天 2245 2020.02.06 14:25

  天帝感慨道:“六界之劫,就交托给你们啦”。

  苏檀和云扬同时叫出了声:“我们?”

  天帝认真地说道:“当然是你们,这次大劫本身便与你们有关”。

  虽然同自己的前世有关,但是,真要去对付那个魔头,苏檀和云扬的心里都是没有底,七上八下的。

  天帝看出他们眼中的彷徨和疑虑,语重心长地说道:“精诚所至金石为开,只要你夫妇二人同心协力,必能逢凶化吉,成功化解这场劫难”。

  云扬心中骂道:“不是你去,你当然说的轻松”。

  天帝似乎知晓他心中所想,眼神沉炽地望着他。

  云扬干咳一声,讪讪笑道:“那个,天帝没什么其他事的话,臣等先告退了”。

  天帝嗯了一声,微闭起双眼。

  云扬拉着苏檀,急匆匆地出了凌霄宝殿。

  苏檀问道:“你这么着急干嘛?”

  云扬长呼一口气,笑道:“里面太闷了”。

  苏檀翻了个白眼,你这个理由也太牵强了吧。

  两人沿着白雾缭绕的天道行走,边走边闲聊。

  苏檀面露凝重之色,道:“天帝和菩萨都叫我们去对付那个大魔头,你说能行吗?”

  云扬嘴角一撇,笑道:“精诚所至金石为开吗?”

  苏檀不满道:“你也忽悠我”。

  云扬直视她的双眸,眼中透出光芒,狡黠地笑道:“你也认为这是忽悠?”

  身体前倾,眼珠子一转,笑道:“我也忽悠你,难道别人也忽悠了你?”。

  苏檀呆滞,一时竟找不到托词。

  云扬的脸渐渐靠近,两张脸都快要鼻子碰鼻子啦。

  哀嚎声响起。

  “哎呦喂,大白天的,老朽可羞红脸啦”。

  愣神的苏檀慌忙后退,脸颊绯红。

  云扬嘴角上扬,循声望去,祥云蒸腾间,站着一个品红纱衣,胡子花白的老头子。

  云扬眼中绽放出光芒,笑着喊道:“月老”。

  月老眯着眼,仔细瞅了一会儿,眉开眼笑道:“原来是云扬上仙”。

  月老伸出枯瘦的手握着云扬的双手,饱含深情的说道:“可有一段日子没见了”。

  云扬点头道:“是啊”

  月老激动地说道:“人间有句话,一日不见如隔三秋,我们这么多天不见,恐怕三百个春秋也有了吧”。

  云扬脸上带着蜜汁微笑,眼皮一跳,苏檀直勾勾地盯着他们,像是发现了什么不得了的秘密。

  月老紧握着云扬的双手,胡子乱颤,白润如玉的脸庞满是深情,双眸隐隐泛着水雾。

  在吐出“想你”两个字后,月老身体一个前倾,双手张开,给了他一个熊抱。

  云扬彻底愣住,尴尬笑了笑。

  一番倾诉衷肠之后,月老这才注意到苏檀,打了个稽首:“苏檀上仙”。

  苏檀浅浅一笑,生硬地挤出一丝礼貌的笑容:“月老”。

  月老的目光在苏檀和云扬的脸上转了几圈,狡黠笑道:“最近苏檀上仙和云扬上仙走了挺近的吗?”

  苏檀心底无语:“这句话应该是我问你吧”。

  云扬失声笑了起来,凑到月老的耳畔轻语了几句。

  月老双眼陡然瞪的老大,嘴巴也张大,满脸难以置信之色:“什么”。

  他精细的目光仔仔细细地在苏檀和云扬的身上扫视着,似乎要将他俩全身上下都查看的一清二楚,最后张口咂舌道:“你们成亲了,我怎么不知道?”

  云扬苦笑道:“我们是在凡间成亲的,你自然不知晓”。

  月老义正言辞地呵斥道:“胡说,我是月老,乃姻缘的牵线人,你们成亲了,我们怎么会不知道”。

  他从怀里取出一本红色小本本,舔了舔手指,不停翻阅着,最后食指按在一个地方。

  朱颜小楷写着两个并靠在一起的名字:苏檀,云扬。

  月老皱着眉头,喃喃道:“我没记得写过这一行啊?”

  他不停地敲着额头,认真是思索回忆。

  云扬探过脑袋,看着书上的名字,道:“还说没有,这里不就写着我和苏檀的名字吗?”

  月老一怔,当晚的事情慢慢地浮现脑海,那晚,自己喝着南斗星君新酿的酒,一时喝高了,醉意袭来,想起多日未见好友云扬,口中不停咒骂他,没有良心,过去这么久了都不来看自己,为了报复他,索性给他配一个最冷面的仙子。

  月老凝视着书中的名字,看着眼前已然成亲的苏檀和云扬,心底是又苦闷又憋屈,想不到最后自己真动了笔。

  云扬晃了晃月老的肩头:“月老,月老”。

  月老回过神来,微微一笑:“没事没事”。

  苏檀突然开口道:“月老,黄金圣龙的事,你知道吗?”

  月老点了点头:“这么大的事,我当然知道”。

  云扬接口问道:“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当日,南天门究竟发生了什么?”

  月老沉吟片刻,缓缓道:“那是个早晨,我突然被一阵惊天动地的震荡声惊醒,出门一看,南天门方向黑雾浓浓,待我驾云遁去时,黑雾消散,南天门已聚集了不少神仙,议论纷纷,主题便是黄金圣龙消失一事”。

  云扬问道:“你可知道那道黑雾往哪里遁去”。

  月老慢慢地说道:“不清楚,好像是主动消散的”。

  云扬皱着眉:“主动消散”。

  他望向苏檀。

  两人具是面色凝重。

  月老凑了过来,打趣地说道:“我听说这件事似乎与你们二人有关”。

  云扬看了眼苏檀,面无表情的嗯了一声。

  月老附耳,低声笑道:“莫非是你俩干的?”

  云扬脸色一抽,瞪眼道:“月老,这种玩笑你可不能乱开”。

  月老嘻嘻笑道:“逗你呢,看把你吓的”。

  他拿着袖子,便要擦云扬额头上的汗。

  云扬推开了他的手。

  月老也不强求,问道:“天帝找你们什么事?”

  苏檀道:“叫我们除掉那个怪物”。

  说到怪物,苏檀便想到她是由自己的恶念分身构成的,心底有些讪讪然。

  月老张大嘴,圆圆的眼珠子打着转,哈哈大笑道:“苏檀上仙,云扬上仙,你们确定你二人打的赢那怪物,我可听说它不仅杀了黄金圣龙,而且连饕鬄和魔君都除掉了”。

  苏檀和云扬对视一眼。

  苏檀缓缓地说道:“南海观世音菩萨和天帝都给了我们相同的一句话”。

  月老好奇心大起:“什么话?”

  云扬道:“精诚所至金石为开”。

  月老喃喃道:“精诚所至金石为开”。

  眯着眼,一句句的念着,思索着。

  云扬问道:“月老,可知道这句话的含义?”

  月老依旧在念叨这句话,两分钟的思虑,眼睛一睁,迸发出了亮光,自信地说道:“我知道这句话的含义了”。

  云扬眼中光亮大盛:“什么含义”

  苏檀目不转睛地盯着月老乱颤的胡子。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