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魔王殿下饶命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五章:买酒

魔王殿下饶命 坐井要观天 2024 2019.12.19 19:29

  吴小六吃了一惊,几乎脱口而出地喊道:“关云,关月”。

  关月手中的鸡腿掉了下来,嘴里的鸡肉停止了咀嚼。

  关云愣愣地看着,咽了口唾沫。

  坐在关云左侧的女子,一脸横肉,一对眉毛连在一起,妥妥的一字眉,粗声粗气地问道:“你认识他们”。

  关云点了点头。

  那女子打量着右前方的那一行人,都是些细皮嫩肉的公子哥和小娘子,眉头皱紧,声音变的发冷:“你同他们是什么关系”。

  关云和关月对望了一眼,尴尬地笑了笑。

  一字眉女子怒道:“笑什么,倒是快说啊”。

  坐于关月右手下方的男子,细声细气地说道:“别那么凶吗,有话好好说”。

  男子圆脸大耳,肤色白净,一头长黑发用黑丝带束着。

  一字眉女子横了他一眼,厉声道:“吃你饭”。

  圆脸大耳男子冷哼了一声,别过头,不理她,目光含情脉脉地瞧着关月。

  关月摸了摸他的脸颊,安慰道:“没事的”。

  圆脸大耳男子摸着她的手,娇嗔道:“还是你好”。

  关月肥嘟嘟的脸浮现红晕,小声责骂道:“净会说些好话哄我开心”。

  圆脸男子抓着她的手,用无比真诚的语气,认真地说道:“我说的都是真心话,倘若有一句是假的,天诛……”后面地灭两个字还未说出口,便被一根粗胖的手指抵住嘴心。

  关月摇了摇头,神情真诚地说道:“跟你闹着玩,你还当真了,我怎么会不信你呢?”

  圆脸男子抓着她的手,按在脸上轻轻地摩挲,满足地说道:“你真好”。

  关月迅速地收回手,粉嘟嘟的脸涨红如血。

  一字眉女子厌恶地瞟了眼,目光瞪向了关云。

  关云丝毫不惧,恶狠狠地瞪着她。

  两人相互对峙,最后还是一字眉女子捧起酒坛,“咕噜咕噜”大口大口地喝着。

  关云拿起另一坛酒,倒了一大碗,仰头饮尽。

  远在另一桌的苏妲儿看得心疼:“我的酒啊”。

  迈步,便准备走过去,一道虎啸般的嗓音止住了步伐。

  “这酒,喝得畅快”一字眉女子抹了抹嘴,豪情万丈道。

  “那女子当真有豪侠风范”春三十娘笑道。

  “岂止是豪侠,简直就是人间第一大女侠”慕容复眯着眼,接口道。

  春三十娘瞟了他一眼,笑而不语。

  苏妲儿眨了眨眼,纳闷地看向吴小六:“你认识他们”。

  吴小六迟疑片刻,点了点头。

  苏妲儿拍掌笑道:“美酒有着落啦”。

  吴小六语不惊人死不休地淡淡说道:“我曾被他打劫过”。

  此话一出,苏妲儿怔住了,脸上的笑容凝固。

  关云长呼出一口气,望着前方的那桌,缓缓地说道:“我们打劫过他们”。

  一字眉女子愣住了,忽而,哈哈大笑了起来,捧起酒坛,痛喝了一大口:“不愧是我相中的男人”。

  关云粗眉皱起:“明明就是我相中你的”。

  一字眉女子抹了抹嘴唇的酒水,抓了块牛肉放进嘴里,大口咀嚼。

  天不怕地不怕的苏妲儿走了过来,抱拳和善地笑道:“各位,小生有礼啦”。

  一字眉女子上上下下打量着他,点评道:“细皮嫩肉的,跟个姑娘家家似的”。

  苏妲儿脸色平静,温和地说道:“各位当真是真英雄,真汉子”。

  一字眉女人点了点头:“小嘴倒挺甜的”。

  远在另一桌的春三十娘,吴小六等人心底暗暗发笑,别人骂她是男人,不仅不拒接还要欣然感谢。

  关云两只铜铃般的大眼盯着他,冷冷地问道:“阁下,有何事?”

  苏妲儿笑道:“阁下所带的酒,光闻酒味,就知道定是绝世美酒”。

  关月插嘴道:“那当然,我们自家酿的三十年珍酿,世上绝无仅有”。

  苏妲儿震惊道:“三十年?”心中暗暗称奇,难怪这里的酒比不上他的酒,光凭年份就差了一纪。

  关月试探性地说道:“阁下想尝一尝”。

  苏妲儿连忙点头:“想,当然想”。

  目光盯着酒坛,眼神垂涎。

  关月摇了摇头:“不行”。

  苏妲儿就像当场被浇了一场冷水,心情瞬间跌落到谷底:“为什么?”

  关月淡淡地说道:“不够喝”。

  苏妲儿一愣,看着那两大坛子酒,垂头沉思了一会儿,开口道:“我出一百两白银,买一坛”。

  无人回应。

  苏妲儿接着说道:“一千两白银”。

  无人回应。

  苏妲儿急了:“一千两黄金”。

  关云抬头,看了他一眼。

  一字眉女子,咧嘴笑道:“这位小哥,可真舍得花钱啊”。

  她看着手中酒坛,晃了晃坛中酒,感慨道:“一千两黄金呢,这一口差不多就是五十两黄金”。

  捧起酒坛,大口喝了起来。

  苏妲儿看着一阵心疼。

  圆脸大耳的男子细声细语地说道:“小哥,花这么多钱不值得,走吧”。

  苏妲儿回头瞧了眼,正持着筷子,夹了口青菜送嘴里的紫衣娘娘,咬着牙,坚定地说道:“两千两黄金”。

  一直默默不说话的柳新凑到苏妲己耳旁,低声道:“两千两黄金啦”。

  苏妲己平静地说道:“你怕啦”。

  柳新笑了笑:“家大业大,不怕”。

  苏妲己莞尔一笑。

  近距离的凝视下,好似春风拂过,百花盛开,柳新是一个心花怒放。

  关月有些心动,望向了关云。

  关云一手捧着大酒坛,手掌缓缓地摩挲着坛壁,似乎在沉思。

  圆脸大耳的男子长叹了一口气,用赞赏地目光苏妲儿,感叹道:“真是个痴心人呢”。

  一字眉女子冷笑了一声:“你倒是挺有钱的”。

  苏妲儿微微一笑:“希望,阁下能割爱,满足在下这个小小的要求”。

  一字眉嘴角露出一抹不以为然的笑容,捧着酒坛,轻晃了皇,酒水碰撞坛壁的清脆声响起。

  她认定地说道:“还剩下半坛”。

  苏妲儿温和地说道:“还剩一坛半”。目光瞧上了关云手捧的酒坛。

  关云看了看身旁三人,目光一抬,望向前方的那一桌人,对着他,沉声道:“三千两黄金”。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