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畅瀚行月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一章 仙子献舞寿辰宴

畅瀚行月 金珏鹤盈 2422 2019.06.03 12:03

  “看,看,来了......是妙琳......”张镇民对梁敬德和众人拊掌笑道。

  说时但见一条长长的水袖伴着清脆的铃铛声袭来,“呼”得一声,一盘“众星拱月”的寿桃稳稳当当地呈在梁敬德的桌上,众人拊掌叫好声连天,坐在旁边的紫蛊毒王夏庆恒,不住点头称赞,又笑道:“敬德兄,我这两个宝贝女儿,妙琳就爱武刀弄剑,除此就是这绝妙的铃舞,那小女儿宁儿,稚气伶俐但又刁蛮,在‘振威堂’就是个‘宝贝’,我都得让着她,被我惯坏了......”

  “哈哈哈,庆恒贤弟,她们从小是我看着长大的,如今都出落得亭亭玉立,对你和弟媳更是孝顺百般,你有福之人,有福之人。”梁敬德笑道。

  “敬德兄,见笑了......”夏庆恒大笑道。

  “你们看......”众人纷纷向院中间看去,夏妙琳身着一袭银红渐白荷花边缦衣,手臂手腕脚腕带着丹色金边铃铛腕带,每个腕带上带有四个小铃铛。只见她从远处及近前来,将那两条长长的银红水袖腾空抛出又收回,一个“剑门探月”水袖整整齐齐的落在了中间案台上,又是一片叫好声,接着在案台旁早已静候的一行五位筝、琴、琵琶、萧、埙乐手,奏了一曲《乐中舞行》,夏妙琳和声翩翩起舞。

  “有赏,五位每人十五两银子,翼康你去安排罢。”梁敬德笑道。

  “妙琳献舞一支,祝愿梁伯伯每天都欣喜颜开,今日梁伯伯寿辰,祝您,福寿齐天。”说着一跃,筝琴两位乐手一同抛出了两段长长的红绸子,上面金光闪闪四个大字“福寿齐天”,一手拿着红绸首端几步跃上花厅的柱梁上悬了下来,众人一片惊叹。

  夏妙琳又转身几步跃下,如仙子般轻盈婉丽。梳着飞仙髻,簪着银丝翔云珠花,眉间点记桃花银珠钿,银红水晶圆耳坠,柳叶丹色挑眉明眸顾盼,肌肤似雪,妩媚多姿。

  “妙琳,快过来坐下......”梁敬德正要起身,夏庆恒先摆了摆手,说道:“万不可,这是主人位,怎可由一个小辈浑坐?”梁敬德忙道:“不妨事,就是一个坐席而已......”见夏庆恒执意如此,遂指了指张王氏和张婉婷一席,“就和她张伯母和婉婷一席罢。”

  “这便是......”夏庆恒笑道。

  “谢谢梁伯伯......”夏妙琳欠了欠身走了过去。众人起身相见。遂入座。

  此时,梁翼康安排完五位乐手的犒劳,看到夏妙琳已坐到席中,忙走过去在她旁边坐了下来,夏妙琳瞥了一眼,便转过头和张婉婷说话。

  梁敬德放下酒杯笑道:“妙琳,今日你送给梁伯伯这么大的礼,想要什么,梁伯伯便送给你......”

  “梁伯伯言重了,晚辈给长辈准备礼物是应该做的,况且这也不是拿来就可以用的礼物,就是一个可观赏的铃舞,是想给梁伯伯一个惊喜和美好的祝愿。我们因家中的事已有两年不曾来,还请梁伯伯不要怪罪才是的......”夏妙琳起身说道。

  “这是说哪里的话......高兴都来不及,怎么还会怪罪呢?”梁敬德说道,“诸位瞧瞧,‘振威堂’堂主‘紫蛊毒王’教的好女儿.。我这儿有一个‘金鱼’是我让一个金匠专门打制的小玩器,许久不曾戴,今日寿辰翻出来把玩瞧了瞧,又搁置了,这就给你了,庆恒你给先收着,就是个小玩意儿,带在身上就是一个小饰物。”说着从袖中拿出一个手掌大小金制的小鱼儿。众人纷纷赞叹。

  “夏妙琳,怎么不见你的妹妹夏宁儿......”声音低沉,说话的人是‘川山剑侠’石秀川。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男子,身穿一袭淡青剑袖布衫,系着皮麻编的窄抹额,于头顶总束的发髻偏在一侧,散发垂背,于左耳下编了一束发辫,一双桃花眼,一副邪气又英俊的脸庞。

  夏妙琳扭过头看去,不屑一笑,道:“哦?原来是川山剑侠,小妹天性使然,我也不知去了哪里,不牢你费心,你请便......”

  她的回答,并没有让石秀川干休,又上前凑去,按下了夏妙琳伸去夹菜的筷子,笑道:“妙琳姐姐,你就告诉我罢,几日不见,我秀川可是对令妹一直念念不忘啊。”

  “原来那夏宁儿是夏庆恒的女儿,夏妙琳的妹妹......”柳俊堂心下忖道。

  梁翼康见状眉头一皱,登时拨开了石秀川的手:“石大侠,众目睽睽之下,你如此举动就不怕大家看笑话,亏得你是‘川山剑侠’......”

  石秀川反手推开了梁翼康:“怎么,梁大公子,梁少庄主,我石秀川还用你来教训吗?我是在问二小姐夏宁儿的去向,有你何事?有客没到,你这大公子,还不快去等着迎接?”

  “你......你......”梁翼康气得腾一下站起来,“石秀川,你也不看看在谁的山庄里,今日是什么日子,你最好识相点......”

  “你是在警告我吗?哼......手下败将?”石秀川嗤笑了一声,“一年不见,还真想见识见识你的武功......

  是否...。。。有长进了?”

  “你......”梁翼康一把揪住了他的领子,“放开......”石秀川当即抓着梁翼康的手,两人胳膊扭在一起,石秀川坐着,脖子被迫前倾又被衣领卡住,脸早已通红。

  “翼康,不得无礼......”两人的较量引来众人纷纷往这边看来,梁敬德也发现了。

  他向张镇民递了个眼色,张镇民忙跑了过来:“少庄主使不得,今日庄主寿宴,少庄主可不要动气啊,”说着拉开了梁翼康。

  “石少侠,你也消消气,我们和川山派......是世交,梁庄主也是你的世伯,作为晚辈,你真的想破坏今日这个喜庆的气氛么?来,好了,秀川,我给你倒酒......”张镇民笑着拿起酒壶,在石秀川的酒杯里倒满了酒,“哼......”石秀川扭了扭脖子,一拍桌子,拿起酒杯,一口便喝了下去,“来,这一杯......敬世伯、张叔,还有在坐的诸位英雄好汉......秀川敬大家......”石秀川遂拿起酒杯,斟满酒,离开坐席,张镇民拉着他笑道:“秀川,酒给我,我代劳,今日你是客......”

  张镇民拍了拍石秀川后背,举着酒壶端着酒杯行至主宴席给几位掌门斟了酒,众人举杯,饮尽。“我石秀川这几年来也是独闯江湖,武功不敢说比得了在坐的各位掌门,但也不枉人称我‘川山剑侠’,自认比某些人还是绰绰有余......”说着瞟了梁翼康一眼,又看了看李崇飞和柳俊堂,“......往后秀川还得仰仗各位大侠,好行路见诚心,在此敬诸位三杯酒......梁世伯、金掌门、郝掌门、秦掌门、展庄主、张叔,诸位......请......”

  “请,请......年轻人就是要有魄力,这是打通我们这些人的路呢.....哈哈......”金大远笑道。

  “几年前有过交集,石少侠说一不二,这......还真有点昔日他师父褚鲁均褚老剑客的那股劲......”秦程辉笑道。

  “诸位,年轻人嘛,年轻气盛,今日这等好日子,咱们就尽情吃酒大口吃肉,也不枉梁庄主的厚意啊,哈哈,来,来......”郝瑞先端着酒晃晃悠悠站起来,言道。

  “秀川,好了,你坐罢......酒管喝饭管饱,吃完张叔带你院子里游玩游玩......”张镇民拍着他笑道。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