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畅瀚行月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三章 与人背处透心机(二)

畅瀚行月 金珏鹤盈 2077 2019.06.05 23:51

  东院,茶花花坛前独立一间厢房,烛光微微,一人从厢房里被推了出来,“啪”的一声门又关上了。

  那人急得拍了几下房门,又跑到扇窗下“啪啪”拍了几下,急切地小声道:“妙琳,开门啊,我是最心疼你的,几日没见,你就把我当外人了?明日,明日我就去找你爹提亲,若是你再如此,以后就真的是当作不认识我了么?”

  “梁翼康,真有你的,你跑门外去胡说什么?”窗前烛光映着一个女子的身影,她嗔道。

  “不是你推我的么?开门让我进去罢……”

  原来梁翼康借送张王氏和张婉婷回房休息之言,慌称前院的事脱不开身,走了几步,便从甬路跟着夏妙琳去了她的厢房。只因夏妙琳一下午不曾理他,又对他不似先前那么温柔,便嗔怪起她来,更是和她生气动起了手,不痛不痒几招下来他是再没打过夏妙琳的,夏妙琳一气将他推出门外。

  夏妙琳只管在镜台前理着发鬓,簪子还缠着几缕青丝胡乱地摘下来,扔了出去,青丝散开来,一双柳叶丹眉皱起,一张红仆仆的鸭蛋脸上带着几分怒气。

  “还不快进来?再浑说,我可饶不了你?”夏妙琳起身推开了门栓,言道。

  “是,夏小姐开恩,”梁翼康笑着推开门进了屋。

  “哼,几个月来,总不去找我,还怪我今日不理你,你可说说你怪得着我么?”夏妙琳瞪着他。

  “是,怪不着怪不着,梁翼康在此作揖了,”说着向前行了一揖。

  “哼,”夏妙琳复坐回镜台前,转身别过头不愿看他。梁翼康笑着弯身上前,双臂环住了她的腰,轻声言道:“妙琳,不许你再生气了,你若再生气,就不要怪我了……”梁翼康的脸颊凑了上去,夏妙琳只觉得右脸颊连汗毛都带着丝丝痒痒,抬手将他推开。

  靠在梁翼康的怀中,此时她只是不想再离开。“你真知道错了?你说的提亲是真的么?”她娇声道。

  “是,明日,我和我父亲找你爹商量我们的事。我往后再不会让你生气,虽然你发怒的样子,我梁翼康很是爱的,可是,嗯,你发怒的样子真的不如你笑时美丽。”梁翼康右手慢慢勾起她的下巴看着她,笑道。

  “翼康,我答应你,我们在一起时只有快乐。”夏妙琳微微笑道,她想到她父亲此次来越州是有重要的事找梁敬德商议,可能会无暇顾及他们。“我知道你有心,对我好,如此我便知足了......”一张樱桃红唇落在了梁翼康的额头上,留下一枚只属于她的印记。柔软的手指拂过梁翼康的脸颊,“翼康,告诉你,只怕近些时日我爹脱不开身来操办咱俩的婚事。我们此来还有要事要办呢。”

  “甚么要事还有咱俩的事重要?咱们好事结成,其他的什么事,以后不是有的是日子去做么?”梁翼康道。

  “你忘了?我可记得我爹说的,当年崇武堂李堂主的儿子今时可能已下山,不是要防着些?更何况他手里的那把剑还有秘籍,可是宝贝呢。”夏妙琳道。

  “是了,你不说我倒忘了,”说到李广济,梁翼康猛然想到住在山庄里的李崇飞,“莫不是他?”

  “谁?”夏妙琳惊道。

  “你可知我们山庄里住着的三个年轻人?哦,白天的宴席上我想你是看见他们了。他们以兄妹相称,虽是金兰,比亲的还要亲。其中老大就姓李,叫李崇飞,他就是长安人,我和镇民叔查过他的身世来历,但是跑了两次长安城均一无所获,对了,那天我爹还说让我们再去长安城,顺带查一查那个叫柳俊堂的书生。呵,一个酸秀才。”梁翼康笑道。

  “原来如此,我听我爹说李广济的儿子叫甚么亮儿,说那时他们认识才不过几个月,算是志同道合,哼,不是他夸下海口,又食言,还会有此一劫么?”夏妙琳撇了撇嘴道。

  “我也知道叫亮儿,只是个小名罢了,这......哎,上哪儿找去?再说到那把宝剑和秘籍,江湖传闻所得之人可是能练成天下第一的绝世武功,这谁不想得到?”梁翼康道。“说到此处,我们的事......奈何再拖一拖罢,可是打今儿起我梁翼康想每天都和你在一起,若不见你我心里难过,难过......”说着一歪躺在床上,茶花芳炉熏的浓浓姣香让他更不想离去。

  夏妙琳起身,袅袅走过去,要拉起他:“好了,翼康,时候也不早了,你回你的厢房去罢......”拉了两下没拉起来,梁翼康懒洋洋地躺着看着她只是笑,“你不能在这里,这是怎么个名头呢?被人知道我可没了脸去。”夏妙琳嗔道。

  “好了,”梁翼康坐起来靠着她纤细细的蛮腰,“你也不用急,我走。要说谁还不知道我们的事?咱们都是要成亲的人了。”

  “少浑说了。是了,有一件东西给你看,”夏妙琳向他后背打了一下,说着只见夏妙琳左手前后上下一挥,一朵金色菡萏出现在她的掌心上旋转着,好看炫目,“妙琳,你的沁绵凝踪神功练成了?真是可喜的一件事,一个女子会如此用功的去学一门道家幻术神功,真是佩服。”梁翼康看着金色菡萏,赞叹。金色菡萏散发着一股奇异香气,白色的雾气逐渐由红变蓝,见之让人忍不住想凑上去闻香,“哎,不能闻......”话落,就听得“啊......”的一声见梁翼康双手捂着胸口,胸痛难忍,昏了过去。夏妙琳急忙伸去右手,食指中指两指一并点向他的“肩井穴”和“百会穴”,顷刻梁翼康有了意识,只感两肩头胳膊和后背前胸一阵酸麻,头也晕晕的。“你这是......”

  “翼康,你没事罢,”夏妙琳慌道,“我还没说,你就凑上去了,这个金色菡萏无论何人既见着没有我解穴和解药也只能中它的招了。它的毒雾会散入体内,和血液混合瞬间使鲜血变成黑血,从外表看去没有任何征兆,不出半刻黑血穿行体内会封住穴道,那时人也便没救了。幸好我在你中毒一瞬间先点了你的穴道,使得你上身有了知觉,毒雾之气会从肩井穴和百会穴慢慢散出体外,不然再过一会儿便没有方法可以救你了。”

  “好生厉害,”梁翼康扶着床栏杆站起身来,伸了伸胳膊拍了拍后背,哈哈笑道:“妙琳,你......你......今后的日子可是想守寡孤老么?”

  夏妙琳将金色菡萏握在左手心,左右一抖右手左右一抚便没了踪影,“哼,”她又羞又气,左手一巴掌挥了过去,梁翼康抬手握住了她的手,笑道:“别气别气,”上前吻了一下她的额头,笑道:“不早了,我回去了,你好好歇息罢,”他走到门前,推了门栓。

  梁翼康拉开了房门,“哎呦......”只见一个人晃了进来,夏妙琳看时,惊道:“是宁儿......你怎么在外面?”

  “姐姐,我想来找你说会儿话的,别......别......误会,”夏宁儿看见两个人都在,低着头悄悄吐了吐舌头,不知道说什么,右手缠握着鞭子,将红鹤氅解了下来搭在胳膊上,看到梁翼康也是惊讶的样子,笑道:“宁儿见过翼康大哥,你......你......不是也正好要走的嘛......”

  “我们没事,别多想宁儿,”夏妙琳一把将她拉了进来,“你是出去了一天么?”“是啊?”夏宁儿点点头。

  “行,等一下去见爹罢,你好好给他说说这一天来你都去了哪里......”夏妙琳抬头示意梁翼康出门,“哎......”夏宁儿喊了一声,跑过去拉着他,笑道:“翼康大哥,你若遇见我爹,就先不要告诉他我的事......”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