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浮云南枝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机造坊

浮云南枝 red五 3401 2019.03.16 16:05

  “云翕,南夏那丫…………的,做你的贴身侍卫,不合适吧?”颜玉瓒差点暴露了人家,幸亏反应够快!

  “有什么不合适?”

  “她武功不行!就她那两三脚的功夫,得给你带来多少麻烦呀!”

  “那你教她吧。”

  “什么?!”

  “你觉得不行,那就你来教,亲自教。”云翕挑了挑眉,淡淡的喝了杯茶。

  “我……教就教……”

  颜玉瓒老是说不过云翕,只好应下,但又觉得这样总是好的。云翕正好也想看看这个南夏到底想在颜玉瓒身上搞什么名堂。

  ……

  “颜……颜将军!”

  南夏虽很崇拜颜玉瓒,但真正面对面起来,她反倒觉得颜玉瓒由内而外散发的霸气真是让她冒汗。

  “南夏……从今日起,我颜玉瓒亲自训练你!”

  “啊?”南夏惊讶得眼睛都要掉出来了…

  ……

  颜玉瓒命人将自己的赤焱马牵来,南夏看着比自己高出了两个头的赤焱马,上也不是不上也不是,可怜兮兮的回头看颜玉瓒。

  “颜将军……我不会上马……”

  “你……”

  颜玉瓒给南夏做了示范,南夏走向赤焱马,使尽全身力气终于上了马背。

  “啊!!!!!!”

  “你叫什么啊!马还没动呢!”

  “不行啊,颜将军!我不会骑……”

  南夏的惊叫声还没落音,颜玉瓒马鞭一挥,赤焱马如御风一般,奔跑起来。

  “啊!!!!!!!!救命啊!我不会骑马!救命啊!!!”

  南夏死死地抓住缰绳,但在马背上,下半身使不上劲。颜玉瓒哨声一吹,赤焱便急刹停住,南夏没稳住劲,被赤焱甩出马背。

  “啊!!!”

  好痛……好痛……颜玉瓒真不是盖的……

  南夏瘫坐在地上,想起身,发现自己脚踝处骨折了。

  “南夏!起来!就骑了这么短的距离,还不够!起来继续!”

  魔鬼……真是魔鬼……

  南夏用手撑住身体使力起身,却还是无法站立。低头正蓄力时,自己突然被一双结实有力的双手抱起,抬头看到居然是云翕!

  “将……将军……我没事……我……”

  “颜玉瓒,我的侍卫受伤了,怎么保护我?”

  颜玉瓒满脸的惊讶,随后便是一脸的坏笑。

  ……

  回到帐中,云翕将南夏甩在榻上,转身吩咐佩玉为其疗伤。

  “将军……我没事……我堂堂男子汉,不就摔下马吗。”

  “你骨头错位了,近日不能再骑马。”佩玉暖暖的对南夏说。

  “以后也不准骑马!”云翕格外严肃的命令南夏。

  ……

  南夏自落马受伤后,颜玉瓒便让她练习箭术和用剑,南夏出奇的对射箭特别有天赋,第一次就命中红心,但对剑,用得很是不顺手,倒是喜欢匕首,她自想应该是用惯了吧……

  新征士兵已训练一月有余,云翕和颜玉瓒攻打北蒙已蓄势待发,全军上下开始处于高度紧张状态。每日南夏会随云翕到惊云府边境巡查,云翕自南夏落马后,每日巡查都是步行,如果有计步软件,她南夏肯定日日第一。

  惊云府虽处天朝荒原地区,但边境的风景却是极美的,特别是傍晚时分,每每看到,南夏都不自觉想到“落霞与孤鹜齐飞”这句诗。有时去得晚,巡完已是夜幕,南夏会看到云翕总抬头看天,但又没有什么感叹,眼神永远是冷的,表情永远是僵的。

  “云翕,一切都以准备充分,我们的战力已是从前的两倍,只差攻破北蒙山的工具了。”

  颜玉瓒见云翕毫无要去机造坊的意思,但她心急,不能再等下去了。

  “机造坊坊主与你是老相好了,你就赶紧出发去拿点东西回来吧!”

  “……”

  云翕眉头一皱,手中的茶杯被他握出了裂痕,南夏见气氛不太对,她怕云翕心情不好拿她开刀。

  “颜将军,机造坊是什么地方啊?”

  “机造坊,造世间万物,只有你想不到的工具,没有他们造不出来的。”

  “这么棒!”南夏一听,兴奋起来。

  云翕抬了抬眼,停顿了一下。

  “好想去看看,我突然对机造坊超感兴趣。”

  南夏说着悄悄的看了眼云翕。

  云翕放下手中的茶杯,起身走出帐外。

  “切,不去就算了,打完北蒙,我自己去。”南夏想这机造坊既然什么都能造出来,那加上她21世纪的大脑,那不是超神的节奏吗!

  ……

  “南夏!起来了!出发了!”

  天还未亮,帐外搬动兵器的声音,马蹄声已经吵得南夏没法睡了。

  “干嘛啊!辰时还没到呢!”

  “赶紧起来了,云将军出发往机造坊的队伍都快准备好了,你再不起来,他们就走了!”南桢一边说一边把衣物丢给南夏。

  “什么!怎么突然又要去了!真是个两面男!”

  “别磨蹭了,快点儿!”

  南夏将衣物随便收了收,赶紧跑出去,佩玉佩玖站在马车外等着。

  “佩玉,你干嘛不叫我啊,真是的。”

  “将军说不用叫你,你自己会来的……”

  我靠,云翕你还真是……够了解我。

  “赶紧上马车吧。”

  “专门给我准备的吗~将军真是太……好了。”南夏洋洋得意地上马车,拉开布帘,看到面前的云翕,她瞬间降低了音量,猥琐的坐下。

  “出发。”

  ……

  一路上,南夏同脱了僵的野马,队伍一停下,她就冲下马车到处跑,一会看看这处的花,一会跑去河边玩水,她似乎忘了自己还是男人的身份。

  “将军!快过来呀!这河里有鱼!有鱼诶!”南夏兴奋得叫云翕,在他人看来,南夏就是个突然变成娘炮的男人,大家纷纷看向云翕,云翕轻咳一声,尴尬的回了马车。

  途径曲镇时,南夏闹着说饿了,在马车上一直碎碎念,云翕烦了,便命队伍寻客栈吃饭。

  “老板!我要牛肉面,大碗,不要葱花,一定不要葱花!”

  “将军,咱们还有多久到啊。”

  “不久。”

  额,真是个冷血男……

  “来啦,客官,您要的牛肉面~”伙计端来的面放了葱花,南夏虽然很想理论一番,但是再等下一碗还要很久,不行,太饿了,将就了吧。

  南夏正要动筷子,云翕将面端到自己面前,面无表情的把面上的葱花挑出来。南夏呆住了,佩玉佩玖惊讶的看着他。云翕挑完,将面还给南夏。

  “佩玖,这家店,交给你了。”

  “……诺……”佩玖虽知将军对南夏格外重视,但没想到将军会因一点葱花就要处理掉这家客栈。

  “额……将军……我其实……没关系的……你不用怪人家伙计……”南夏嘴里塞着面边吃边说,但她不知道云翕的真实意思是什么。

  ……

  天朔王朝,贾贡府。

  南夏自来到这个时代,从未到过繁华的地方,这贾贡府是天朝最为繁华的地方,天朝各地的商品皆出自这里,这里最不缺的就是有钱人。

  “原来是天朝CBD啊……那我不是有机会钓个富二代了?”

  云翕虽不懂南夏的意思,但肯定不是什么好话。

  机造坊

  “哟~小翕~你不是死都不来我这机造坊吗~今儿是什么妖风把你给我吹过来啦~”

  一个身穿一身血红色的娘娘腔右手拿着烟袋,一边说一边向云翕吐烟。南夏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个男人,上下左右看。这个男人注意到了她。

  “哟,这清秀的小美人儿是你新欢吗~”

  “滚开。”

  “哼!臭小翕,你变了,肯定是因为这个小美人儿~”

  “他是男人,我的侍卫。”

  “哈哈哈哈哈哈……”弦思大笑不止,是他眼瞎还是云翕眼瞎啊。

  “我要东西,这两样。”云翕命佩玖把图纸拿给弦思。弦思接过一看,转身走进内屋。

  南夏四处走动,对这机造坊里摆放的东西好奇极了。机造坊的伙计见势便上前询问,南夏一会儿问这是什么一会儿问那是什么,看每样东西眼神里都放着光。

  “这是坊主亲自制作的飞龙,使用它,比骑马可舒服多了。”伙计自豪的向南夏介绍面前的物品。

  我靠,自行车?!

  “你们坊主亲自设计的?”这个坊主不会跟她一个地方的吧……

  “那是,这坊中大多东西都是坊主设计的。”

  云翕见南夏对机造坊的东西很有兴致,对她说喜欢的都可以拿走,南夏兴奋得想把云翕抱起来转圈圈。南夏毫不客气的把名叫飞龙的自行车拿下了,她再也不用骑马了……

  “小翕,扶云梯和鎏金链有是有,但是你要的数量多,要等上七日。”

  “太多,四日。”

  “云翕!你!”弦思惊得跳起来。

  “必须,四日。”

  “得亏是你要,换是别人,老娘我还不接这笔生意了!等着吧,四日后,全数交上~”

  南夏看了看自行车,再看向弦思,突然有了很强烈的亲切感。

  “坊主~我对您的设计简直佩服得五体投地,您可不可以教教我呀~”

  弦思眼神斜视,脑袋灵光一动,立马就答应了。云翕本不允,但南夏死活都要在这四日跟着弦思,他只好答应。

  ……

  弦思将南夏带到自己的工作间,南夏看见满屋子稀奇古怪的东西,更加坚定这个坊主就是跟自己一个地方来的。

  “小姑娘,这些东西可不能随便动的~”

  “你怎么知道!”

  “呵,我弦思阅人无数聪慧过人,你还瞒得过我吗~”

  “千万不要让将军他们知道啊!不然我就死定了!我好不容易进了军营,地皮还没踩热呢~”

  “行啊,让我保守秘密,除非你拿东西来换。”

  “我……我没有东西……”

  “这样吧,把你的血给我点就行了。”

  “要我的血干嘛?”

  “我自有我的用处,给不给吧。”

  “不就一点血吗,换一条命,不亏~”

  南夏随手在桌上拿了一把匕首,毫不犹豫的划开手指,将血滴入了瓶子中。

  “这匕首沾了你的血,就是你的了,你可真会找东西,全天朝唯一一把古姜匕就被你用了。”

  南夏兴奋得抱住弦思。

  这四日南夏跟着弦思学了很多制造奇特工具的方法,她的想法超前,很多时候给弦思提了不少建议,弦思也越发的欣赏这个奇怪的女孩。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