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黑暗幻想 危险底线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十五章 狼和羊

危险底线 近洙 4524 2019.05.18 20:24

  黑斯格抓起融化的陶土,惊喜的发现这所谓的融化正是自己需要的,没有水的参与,坚硬的陶器要想重新变回烧制之前的模样已经不是技术是否先进可以做到的了,细腻的类粉质烂泥和上水,展现出优异的可塑姓,黑斯格乐呵呵的把烂泥全部收集起来,准备再次成型烧制。

  因为烧窑的庞大需求,附近的树木砍伐得极为频繁,没有合适工具的时候,奥加安都能供应起整天不熄火的陶窑,有了锯子之后,他彻底变成伐木工,要不是常冠嘱咐过不能砍出空地,只怕这片不大的领地就要彻底暴露在天空视角下了。

  即使是有目的的避免过度砍伐,只要在周围走一圈,还是可以看到很多只剩一小截露出地面的树根,大的直径超过碗口,小的也有手臂粗细,要不是知道温度回暖,只要享受几次幽月漫不经心的洗礼,这些砍掉的树木可以恢复,常冠可能要提前为环境问题头疼了。

  这儿真是黑心老板的好去处...

  根据季节的不同,捕猎食物的方式自然大不相同,动物活动频繁的时候,首先需要注意自身的安全,黑暗世界里,掠食者太多,当猎人盯住猎物的时候,谁又知道是不是在身后又有一个更厉害的家伙把自己当做猎物,那时候,首先想的是效率,填饱肚子是项长久艰苦的工作,不是一次吃饱就行,为长久计,每次捕猎都以获得食物为最大目标。有更容易得手的目标时,就算另外有看起来更具诱惑力的收获,也是不能分心的。

  而在寒季,小恶魔的生存也将变得更加艰难,同样是为了吃饱肚子,可能选择的手段将更加极端,捡拾不幸死亡动物的躯体都只能算中规中矩,清道夫的工作有太多的不确定因素左右收获的成果。

  一个好的捕猎场可以增加遇到食物的概率,每天出门撞运气成了最重要的生存手段,只可惜,运气这玩意儿太调皮完全无法凭借自身力量左右,有时候收获满满带不回家,别妄想留到下一次来光顾,可能一个转身就有同样循着各种痕迹找过来的‘同行’,它们饥肠辘辘并且有一副好牙口,找到食物休想剩下点渣滓。而有时候连续几天什么都遇不到,那就缩在窝里忍受饥饿的折磨。

  在黑斯格的嘴里,他在草原上的生活大抵是如此。

  他却不知道,自己这样撞运气的生活已经是相当舒服了,没看到那些过不下去的恶魔们都去了盖洛费丹城吗?

  常冠很不满意黑斯格给出的信息,问他生活在草原上的动物喜欢吃什么草料不知道,问他草原上主要是哪几种植物分布最广不知道,问他常见的动物繁殖期有多长,从幼年到成年需要多少时间,非寒季的存活率和寒季的存活率,也是一律不知道,在黑斯格看来,这些信息对自己的生活完全没有帮助,他倒是可以清楚的说出草原上有哪几个可以暂时藏身的特殊地形,以及在什么情况下动物幼崽容易夭折,并总结出一套自以为有效的搜索办法,反正一切努力的方向都是为了更好的利用来之不易的运气。

  偏偏常冠最不喜欢依靠运气,越是虚无缥缈的东西越靠不住,没看到黑斯格在草原上混了多少年都还是吃不饱肚子的样子吗,虽然有他自身的原因,但也证明了把回避不开的物质需求压在运气上是不可行的,有那投机取巧的心思就会形成懒惰习惯,相比琢磨着怎么捡到运气,常冠宁愿动手捕杀猎物。

  现在也有帮手了,奥加安上不了草原也不要紧,带上黑斯格,配上吹箭,本身还有魔之力,计划周全,从草原上获得足够食物不成问题,严酷低温加上凌厉的寒风,把成年动物折磨得精疲力尽,它们有时间就会尽量进食,已然顾不上别的东西,就算之前视作宝贝的幼崽也没有太多心思多看几眼。

  为了自己能活下去,杀死吃掉另一个生命是食肉者一直在做的事情,越是高等级的生命,就越凶狠,不管是已经站在智慧顶端的人类,还是不得不适应环境的恶魔,为了吃这个字,毫无顾忌的杀死无数生命,黑斯格不会例外,常冠不能例外。

  所以,当常冠跟着黑斯格一起出现在草原上时,就代表着食草动物们的磨难来了。

  就像狼和羊的关系,羊在狼的面前不一定毫无抵抗能力,但是来自天敌的威慑,一个始终只能处于被吃的地位,却不能否认狼的作用,它们的数量控制着羊的数量,帮助剔除那些体弱多病年老近衰的成员,-逼-得还活着的羊不得不奋力奔跑,锻炼强健肌肉,保持极高的警惕,时刻不敢松懈,以此提升整个种群的能力。

  是竞争也是共存,狼吃羊帮助羊群始终保持活力,羊本身不愿意死亡,但从第三方的角度看,狼的作用是积极的,不然这不大的草原怎么供应得起肆无忌惮的繁衍,就算没有狼,也有熊或者老虎来,处于食物链下层的动物总是逃不过成为食物的命运。

  好吧,那都是给自己找理由,常冠对自己的行为还是很抵触的,杀死动物吃它们的肉很正常,但杀死还未长成的幼崽实在是有负罪感,它们好不容易在寒冷的折磨下活下来,结果就遭了毒手,守在一旁的母兽还要反抗,黑斯格也很利索的一起办了,这混蛋看到的只是可以吃的肉,根本没有想过活生生的生命已经永远消失。

  “大收获,大收获!主人,没想到原来这刀子样的寒风还有想不到的好处,我怎么就不知道,有魔之力有衣服穿都觉得冷,这些缩成一团的大家伙只会更加冷,早没了战斗力,只要有个同伴配合,哈哈,那里,那里...”黑斯格指点着远处石头样静止不动的动物,它们已经成了黑暗里的背景,寒风正劲,只能缩拢所有露在外面的躯体,越是体型大的动物此时越难熬,完全没办法动作,黑斯格豪气顿生:“有多少都是我们的食物!”

  他还待长笑几声,不料一张嘴,冰冷冷的风就灌进了嘴巴,呛得眼泪横流识趣的收起恶心模样。

  的确,草原上多么恶劣的环境都能成为有利条件,前提是动物们扛不住的寒冷要咬牙抗住,比它们更狠比它们更凶,自然饿不着肚子。

  常冠兴致不高,天寒地冻的也不想一直待在这里,这一次猎杀到一头母兽一头幼崽,收获是够了,

  来之前,他不止一次的计划,专门选的白天,在刺骨寒风呼啸中行动,尽管吃足了苦头,也的确得到了跟付出代价成正比的回报。

  暴露在外的皮肤被风吹久了就麻木失去知觉,稍微一动缓缓渗出血珠,低温的破坏力可见一斑。也是因为这原因,常冠占到了便宜,不敢对毛皮厚实的角裹下手,在草原上转一圈,逮住的是处于边缘地带的独角兽。

  一次收获足够吃上好多天的,常冠打算回去了,食物没到家里就不能算是成功,要想变成熟食或者肉干需要加工,距离家里太远,还有猎物也不用想着一次打包带回家,东西多了凭主仆两个的力量也带不走。

  黑斯格很遗憾,不住地说只带这么些东西划不来,下次不知道还要等什么时候才有机会,按他的意思,最好一次就把草原扫荡干净。常冠很怀疑他到底是想多弄些食物,还是纯粹的喜欢见血。

  恶魔本能中的杀戮冲动从来不曾消失,常冠能克制住,自然就不会放任黑斯格乱来,获得食物是为了生存需要,而不是为了获得某些-阴-暗的负面快感。黑斯格在野外生存得太久,有一些习惯不可能改掉,常冠喜欢平静安稳的生活,黑斯格耐不住平淡的消磨,喜欢追求刺激,没有别的条件满足他的需求,只能是遵循小恶魔的本能,在杀戮中获得满足感,常冠早发现了他身上的毛病,悄悄做着有意识的改变,如果温和手段不成,多得是整治黑斯格的办法。

  碰巧主子心情不好,那可要做好挨揍的准备。

  有奥加安在峭壁下接应,搬运食物的过程简单了许多,把东西从草原上丢下去,下面的奥加安自然会把东西背在自己背上,大包大揽的,看样子还有余力多来几倍重量也没问题,常冠很欣慰,为自己的长远目光自豪,这么好的搬运工在别的地方可找不着。

  回去的路上顺便去看了看大头蚁,没了蚁菇点缀,光秃秃的土堆和别的背景看不出区别,大头蚁极少出来活动,它们极其惧怕寒冷,也许在土堆的下面是个温暖的世界,有常冠的‘无私’帮助,估计食物是不愁的,那么这个寒季对它们来说就不是难关。

  常冠很想念凶悍的大头蚁,惦记着它们的味道,也惦记着那只吃过一次的蚁菇,少了样主要的零食,生活乏味许多,只能期盼着它们在地下别闲着,没干别的事情,壮大族群这种事情千万不能懈怠。

  回到家里,少不了一番忙活,以前只有一双手,所以得到的内脏不是拿去喂鱼就是当做礼物送给了大头蚁,当时是没办法,没有条件处理麻烦,现在却不行了,常冠恨不得连骨头都一锅煮了,反正黑斯格和奥加安只要有油荤就成,才不在乎吃的是什么。

  好在常冠是从文明社会来的,从小被美食熏陶得嘴刁眼尖,换了个地方,对美食孜孜不倦的追求以及严谨没有丢掉,没有条件的时候要创造条件,有条件就要好好利用,吃饱肚子往小了说是活命,往大了说是大半生命的意义,哪里能马虎。

  没了别的娱乐活动,期间几天把自己关在地下又写又画,脑子里绷着根弦,给自己压力是好事,但时间长了就受不了,现在好了,把折腾食物当做放松,反正有东西有时间,也有两个捧场的吃货,只要把食物做熟了,有咸有辣有滋有味,黑斯格和奥加安就不会吝啬马屁,奥加安不擅言辞翻来覆去就那么几句好听的,黑斯格的拍马功夫却曰渐上升,暂时看来,只有常冠新做出来的美食才能堵住他的嘴。

  捡起来的可不止曾经那些耳熟的食物,位置好的树枝上老是挂着熏肉,碗里开始出现扣肉咸菜,光是肉的做法就太多了,常冠把自己能记起来的食物做法拿出来够黑斯格赞叹好多天的,而粉条已经在紧锣密鼓的研究中,另外的,常冠正式开始开辟出一个独立的稳定的储藏室,不放别的,只放承载知识的载体。

  商量来商量去,常冠发现地下是没地方再开挖了,不然当时可能看出不出问题,下一次下雨可能就要出事,忘不掉当时下雨时的狼狈和担忧,只能再次给黑斯格下了新目标,烧砖要抓紧了,有了足够储备才好规划怎么使用。

   建造在窑边的小房子已经到了关键时刻,正式开始建造墙体。墙由砖块搭建,跟木头搭的棚子或者在掏树洞有本质区别,常冠很支持奥加安自己动手,只要是有积极意义的事情,只要做了就没有坏处。

  常冠很清楚砖头房子的作用,有现成资源能立马用上改变生活为什么不用?有常冠出主意,砖缝先用稀泥糊缝,再用具备粘姓的植物汁液密封,比不上水泥的好效果,但至少能填塞细微墙缝留住温暖,至于房子做好之后是否结实,那就是以后的事情,经过一段时间的努力,地基部分已经完成。

  还有,记录记忆的载体是个难题,什么木板石板树皮都不长久,他可不想花费大力气刻下的文字图像什么的结果是山一般高的木板和石板,纸张是不想了,他倒是记得一些造纸的技术,就算不完整,花费时间摸索实验总能重现伟大的文明结晶,却想到环境的客观原因,太过脆弱的纸张根本保存不了多久,他需要一种更加耐磨容易获取的材料。

  结果就被卡在了这个环节,完全原生态的密林里食物和原材料是有的,那些需要人工参与加工的东西却完全是另一个概念,问了奥加安和黑斯格,黑斯格很直接的表示从没接触过类似的东西,奥加安倒是告诉了常冠个好消息,卡里卡部落已经开始出现系统的语言系统,虽然说的依旧是恶魔语,人马本身却没有传承记忆,他们为了不让老一辈辛苦获得的经验和知识随着生命终结消失,寻找合适的东西记录下珍贵知识是必然要经历的过程。

  碎石谷里,好像除了卡里卡部落已经有了书写在动物毛皮上的知识载体,其他稍微大一些的人马部落也知道口口相传并不十分靠谱,或多或少的都有书面记载知识的习惯。

  也只有走在这条路上,整个人马部落才一直在前进。

  常冠很想去看看卡里卡部落积累下来的知识,尤其是听奥加安说,记录在独角兽毛皮上的东西只能由一部分聪明有地位地人马观看之后,常冠的心里就充满了向往,但想想卡里卡部落首领皮赖德和奥加安无可调解的矛盾,还有整个部落强悍的战斗力,常冠不得不打消了不切实际的想法。

  不过倒是意外得到了启发,他才想起一些东西比纸张要加适用,比较容易想到的载体。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