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黑暗幻想 危险底线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十一章 淀粉

危险底线 近洙 3843 2019.05.15 16:19

  因为烧陶计划出现意外失败,常冠和黑斯格临时做了好几个木质容器当做饭碗,做工粗糙,也不耐用,只能解决目前的问题,吃饭的时候,那情景倒是没有变化,每个成员面前都有个装食物的容器,按照各自食量堆了食物,煮得咧开嘴的克罗克罗果实上盖的是一块油滋滋肉块,灰头也不例外。

  黑斯格慢慢习惯了克罗克罗果实的味道,相比于往年忍饥挨冻的曰子,现在的生活真的没得挑,不用饿肚子,也不用冒险在草原上游荡和清道夫争抢食物,过了苦曰子,也就明白眼前生活的难得。

   只有常冠愁眉不展,当初已经有最大程度的采集食物,收集回来的花朵即使晾干脱水也不可能保存到现在,早已吃完,熏制的纠缠死神的肉硬得像石块,但每天都取用一些,不可能一直吃到现在还有剩。

  其他的采集自树木的果实和存量相对较少的干菜消耗极大,当初遇到黑斯格的时候已经是大雨之后的事情,错过了采集植物类食物最好的时间段,事后的努力也没能带回多少成果,如果只有黑斯格和自己两张嘴巴,计划得严苛些,还能勉强支撑过一段时间,但加了个奥加安,食物的消耗大幅度超过了常冠的预计。

  到现在为止,也就出去寻找过几次食物而已,要不是奥加安逮住了平鼻蹄獾,以常冠还拿肉干换铁锅锯子的做法,他们现在该过上吃上顿没下顿的曰子了。

  仓库里倒还有不少存货,却都是圆萝。

  为肚皮计,常冠把木碗丢下,吩咐黑斯格把碗洗了,就自己钻进了仓库。他才不会一直做那保姆的事情,一般都是吩咐黑斯格,比如洗碗打扫卫生,缝制衣服照顾灰头什么的。这个主人不享受点特权怎么行。

  食物,赋予生命力的两个字,没挨过饿,怎么能够理解这两个字有多么沉重,如果问常冠现在什么对他最重要,那一定是能够吃到撑死的食物,别说什么精神寄托啊同情心啊人类感情啊什么的,在你肚皮空空,前胸贴后背,恨不得啃树皮的状态下,为了一块肉杀死什么生物简直再正常不过。

  圆萝在常冠看来是具备利用价值的,毒素和味道不能成为阻碍,只是没找对方式方法。

  直接食用肯定不行,黑斯格和奥加安亲身用教训给出了答案,就连一向肠胃强悍的食草动物都不会把圆萝当做主食,说明块茎中存在的毒素不是简简单单可以抵消的,也许在不知道多少寒季之后,迫于生存压力,会出现一种两种能够忍受毒素把圆萝当饭吃的生物,那也是时间积累下动物对环境无奈的适应,常冠等不起时间,他现在马上就要看到效果,手段就需要更加激烈极端。

  在脑子里罗列出好几种可能可行的方法,常冠从仓库里抱出一堆圆萝,别的不说,这圆萝的生长能力不用怀疑,移植到窑边享受暖棚似的待遇,奥加安精心照料水源不缺,种下去之后十几天时间就能看到成果,特别是有幽月的夜晚,没有植物争抢,可以充分享受月光照拂的圆萝一天一个样,生长速度奇快。

  又因为本身的特姓,块茎本身是储藏养分的部位也可以当做种子,会自主分生出多个子根,只要帮助它们从母体中分离出来,生命力格外强悍的子根比种子存活率还要高些,另外,把圆萝的块茎切割成一定大小的块状也可以当做种子种植,奥加安摸索出规律之后,因此养成了幽月夜里守夜的习惯。

   可以想象他用一柄投枪一点点撬开土层,取出子根再分别种植下去的情景,基本上忙活完也就不用睡觉了。

  奥加安在勤恳方面挑不出毛病,付出如此多的-精-力,家里其他食物飞快消耗,圆萝自然成堆成堆的积累,等到常冠去看的时候,满眼都是沾了泥土的心血。

  不禁又是感叹,又是着急。

  要是找不到把圆萝变成食物的办法,可对不起奥加安的付出。

  地下块茎的加工成熟方式不多,洗干净之后朝窑里丢几个烤,选几个去皮之后晾着看结果,还有就是切成块准备煮熟试试,等圆萝好了,叫上奥加安和黑斯格一起品尝成果。

  “还是苦的。”黑斯格尝一口烤熟的圆萝,立马揪着脸,食物在嘴巴里打个转,忍不住吐了出来,味道没变,很可能毒素也没有变,毕竟相同的方法他早已经试过了,常冠只是想再确认一遍。

  “我这个也是。”奥加安吐掉了嘴里东西,他尝试的是晾干的切片圆萝,很显然,简单的加工并不能改变什么。

   轮到常冠了,他也果断,把锅里加了盐的圆萝倒进碗里,狠狠的呼噜几口,吃进嘴巴还没怎么嚼,也只能满脸苦涩的把东西吐掉。

  “肯定是什么地方没做好。”常冠把碗丢到一边,瞪着脚边的圆萝出神。

  黑斯格给了奥加安一个眼神,悄悄溜进窑里,里面正烧着火,陶器的烧制一直没停,他现在的主要工作就是不断尝试摸索新的土质,陶器没烧制出多少来,倒是砖块有了不少积累,大部分合格的可用砖块自然有大用,他和奥加安一起动手,在常冠没有注意的时间里,窑旁一个新的土砖小屋开始出现雏形,看那样子,不用常冠给什么意见,他们两个似乎能做出一个不错的庇护所来。

  奥加安也不会待在这里,常冠有什么问题不是他可以回答的,转身提着投枪走远,完成例行巡逻之后,就要伐木了,烧窑消耗的燃料极其惊人,新砍的木材至少要放一段时间才能用,在他看来,堆得越多越好,还没到最冷的时候,储备燃料是工作之一。

  只有灰头还趴在身边。

  常冠沉思良久,一遍又一遍在脑子检索可能有积极作用的方法,苦思无果,反倒弄得自己脑子迷糊一团,无奈的笑笑,把手朝一旁伸去,灰头熟练的顺着手臂爬进怀里,它又去口袋里寻找源核,含在嘴巴里舔舐。

  沉默中,枯坐到肚子咕咕直叫,饿得头晕眼花,常冠才惊觉已经过去了很久,灰头早睡着了,赖在怀里一动不动,奥加安来过几次,不过看到常冠沉浸思考中就没有打扰,倒是烧陶的窑一直没断过烟气,黑斯格只偶尔出来透气,没把吩咐给他的事情当做任务糊弄。

  想得多了,反而理不清什么是有用的,什么是胡思乱想出来的东西,想要从中找出有用的信息显然不可能,常冠只能摇着脑袋强行清醒,把灰头放在地上,该去准备食物了。

  吃完这顿饭,今天也就正式宣布结束,按照之前的生活规律,也只有吃过晚饭的这段不长的时间是大家自由活动的时间,不管是黑斯格还是奥加安都可以自由活动,不过他两个基本上是迅速回到窝里呼呼大睡,没什么娱乐活动,自然是睡觉最好打发时间。

  拿起铁锅,常冠就愣住了,他看到的是糊了一层黏糊物质的铁锅,就像那种粗心熊孩子折腾过厨房,朝锅里丢了很多食物一锅煮了之后又不洗的样子,少许烧糊的边缘黑糊糊的。

  那是烹煮圆萝后的残留,本来是该黑斯格洗锅的,但他显然忘记了。

  常冠怔怔看着那结成一块的锅巴,脑子里隐隐闪过什么,伸出手指抠下一块仔细看几眼,立马懊恼的拍了额头,轻声道:“真是糊涂了,这么简单的事情,硬是想不通。”

  他摇着头,脸上却露出少有的轻松神色,把锅巴都铲下来放在一边,洗手洗锅,很是熟练的开始了进行过多次的工作。

  说起烹饪,这得感谢常冠上一世的生活,大多数时候独自一人生活,虽然一人吃饱全家不饿,但他少有敷衍的时候。很简单的道理,人活着,如果连基本的吃的东西都敷衍自己了事,那活着赚钱的乐趣立马少了一半。和喜欢吃垃圾食品点外卖的宅不一样,常冠喜欢吃,要吃饱还要吃好,就算晚上熬夜到两三点睡觉第二天下午起床,他照例是要自己开火的,不因为别的,就因为不管是外卖还是方便面速冻食物,和自己动手做出来的东西不一样,总差点意思。

  还记得那放在窗台上的花盆,里面不种别的东西,几株青翠蒜苗,下一锅清汤挂面揪几根切碎丢里面,就着辣油,呼啦呼啦吃得满头汗,简直是至高享受。

  对食物味道的追求,常冠养成勤于动手的习惯,虽然一手厨艺只能入得自己眼,但是把食物料理熟了是没问题的。

  也因为这些原因,一些关于食物的基本常识常冠记得很清楚,比如生长在地下的肥大块茎,营养丰富,富含蛋白质淀粉和各种糖。

  淀粉是啥?在常冠眼里,它和馒头、面条、粉条和面包等东西有直接关系,能够养活无数人口,还养不活小恶魔?

  块茎中含量丰富的淀粉会在水中沉淀,这就涉及到粉条的制作,打浆过水细筛晾干之后已然是半成品,这其中有一个环节对常冠启发极大。

  过水本来是为了去渣,但在常冠看来,这作用就更大了,他要的只是能吃的部分,其余的东西,包括毒素和苦味是统统不要,只要在这个环节上做些改动,常冠觉得自己的想法已经有了可行姓。

  本该早想到的,却转不过这个弯。

  黑斯格很惊讶的发现主人的脸色多了些笑容,这是稀奇事情,吃饭的时候明显感觉到气氛不一样,奥加安是个木头脑袋,只管吃饱肚子,那一碗堆得尖尖的克罗克罗豆子吃个干净,他胃口向来不差,一点都不排斥植物果实,要是放在以前,黑斯格是要在心里嘀咕几句的。他专心吃东西,自然发现不了主人的情绪变化,一看主人把碗里的小块肥肉喂给灰头,黑斯格没忍住疑问,问道:“主人,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吗?我猜肯定是好事。”

   常冠很欣赏的看了黑斯格一眼,点着头:“是好事,也许最迟明天你就能看到关于圆萝制作出的新食物了。”

  现在黑斯格就听不得关于圆萝的事情,他实在是怕了那苦到舌头发麻的食物,以为能消停两天,结果主人根本没有停止尝试的打算,最关键的是,尝试就尝试吧,还喜欢叫自己亲身体会并说出当时的感受,以便于收集信息。

  这又来了...

  黑斯格很明智的选择闭上嘴巴,迅速吃完食物,钻进窑里就不出来,看样子是打算睡在里面了,反正晚上温度低,再睡别的地方都冷得慌,他常守着窑。发现熄火之后的窑也能暖和一天半天的,窑里是封闭的不能睡,但不妨碍他很有先见之明的在窑口边用砖块加了个小隔间,做好防火措施留下通风口,铺上些垫床材料,只要别被火星子引燃了,睡在里面很舒服。

  “一个不识好的家伙。”常冠本来还有一肚子意见想和黑斯格交流交流,虽然他没有经验也没有足够的知识,好歹也是个动脑筋的,在没有目标交换想法的时候,常冠下意识的想找他聊聊,结果倒跑得快。

  “以为跑了就能完事吗?”常冠哼几声,也飞快吃掉碗里的东西,懒得叫黑斯格出来,把锅碗洗了,马上准备圆萝,开始着手执行想法。

  他是一刻都等不了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