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黑暗幻想 危险底线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十七章 天寒地冻

危险底线 近洙 4681 2019.05.20 20:42

  家里暂时没有太紧迫的事情,每个成员都有属于自己的工作,每天按部就班,在食物暂时够吃的情况下,偶尔出门转悠,把能拿用上的材料带回家,尽量积累物资。

   黑斯格每次花费固定的几天时间可以烧制出一窑砖块,已经可以保证成品率。他还在不断的更新烧制的土质类型,因此烧制出来的砖块数量有多有少品质难以保持一致,好在都还算合格品。

   这些砖块没用在别的地方,全都花费在搭建小屋上,眼看着墙体逐渐升高,常冠不得不经常去看奥加安的劳动成果,这小屋主要是奥加安动手做的,常冠倒是想插手,但奥加安对做一间自己住的房子很热衷,一再表示让常冠休息休息,他想自己住的新房子从头到尾都是自己亲手搭建的,彻底属于他。

  既然奥加安坚持,常冠就只是把自己知道的一些必要知识告诉了奥加安,基本不参与筑屋过程。

  奥加安哪里做过砖头房子,他在碎石谷住的都是木头棚子,此前从来没有见过也不知道四四方方的砖块怎么一点一点变成整体,也不知道铺砖盖瓦的房子长什么样。

  全无经验的后果可想而知,打得好地基是因为见过窑的打地基过程,埋在地下的东西只要不是扭得跟麻花一样就能过关。

  之后,地面之上的墙体就不太过关了,已经高达一米五的墙面并非完全垂直。这实在不意外,就连常年从事建筑工作的工人也需要用专业工具矫正,奥加安全凭一双手,靠直觉做出来的东西...根本不能指望多好。

  常冠是真怕奥加安辛苦做出来的东西经不住他自己不小心一蹭的,不想奥加安有后手准备,在墙根下种下几根粗壮圆木,里外交互固定,帮助墙体稳定,这么一来,砖块垒砌的墙体看起来不伦不类。丑是丑了点,但应该不至于一蹭就倒。

  这还不够,单独的一间小屋占地面积小,就像竖在地上的一个长方体大盒子,无依无靠的看着孤零零怪凄凉,反正挨着窑搭建起来,当时的想法是距离窑近些,只要窑里烧起火,多少能享受到一些温暖。现在看起来,完全可以做更多,小屋是给奥加安住的,既然有了雏形不需要动,直接在把墙体延长一截,做成一间矮一些的小仓库,跟窑墙并列,中间只隔着几步的距离,如果可以改动,把墙头封了上面盖上顶,最大程度享受到砖窑的便利。只需要多加一层墙,杜绝火灾隐患,里面放些东西没有大问题。

  依靠小屋延伸出来的仓库有个很明显的好处,时刻有来自砖窑的热力烘烤,不用担心虫子躲藏在里面,也很难返-潮-,不适合储存别的东西,倒可以放肉干熏肉。只要做好密封,比放在地下强多了。

   地下腾出来的空间则可以用来放常冠的那些宝贝,涂涂画画的木板石板毛皮到底没有食物金贵,放在地下室有足够空间保存就成。

  常冠虽然没有直接参与筑屋,但他时常会来看看,奥加安做的屋子无论多难看,他也不会多说什么,反倒一直鼓励他动手就是宝贵的经验,想法都可以付诸行动。

  小屋已经有了些模样,只要高度超过奥加安身高,他可以自由进出,就能盖顶了。

  奥加安本来是有地方以供夜晚休息,但那是常冠和黑斯格之前匆匆完成的,很简陋,依靠着一株树立下三面墙,墙是树枝细枝编织成的,勉强可以住。

  当初没打算用简单的东西做一个结实庇护所,现在么,奥加安当然想要一个自己中意的所在,他想晚上睡得舒服,就不止需要防寒保暖能够隔离飞虫,还要足够结实,花费大力气做的东西,总要住一段时间,不管是刮风下风,还是能保证在夜里可以深沉睡眠不怕野兽敲门,只有厚实的砖墙才能达到要求。

   从草原上带回来的肉食处理得妥当,没有新的花样,把新鲜的肉切割成均匀大小,要么晾干要么熏制,如果只有黑斯格自己,那么他一次得到的收获就能吃上好久的。

  事实上,以往整个寒季他一共也就能猎杀或捡拾三到四头猎物而已,小恶魔独自捕猎的成功率并不高,多数时候都没有肉吃。即使有一定的食物储备,常冠也差不多是吃素为主,加上奥加安的食量,这一次的收获大概能坚持十五六天的样子,而在这十五六天的时间里,寒季的温度将持续走低,甚至就在近段时间逐渐降低到最低点,用常冠比较能理解的解释就是,温度将逐渐降低到危险界限以下,白天有冷风吹,不适合在外行走,晚上没有冷风,温度却会更加低,不管你想做什么都会受到影响,除非是要命的大事,不然就不要冒着被冻毙的风险出去乱跑,乖乖呆在家里最好。

  并且这最低点的温度会维持相当长一段时间,等到温度回暖的时候,基本寒季也就意味着结束了。

  当常冠把家里的所有储备食物都清理一遍,计算出每天最少需要吃掉多少食物,以此估算出如果没有额外来源,靠着现有的储备能坚持多久。

  结果发现,哪怕从现在起就勒进裤腰带减少端上桌子的食物,也只能再坚持个三十到五十天。其实这已经不少了,把仓库塞满肉干,大概也只能供应全家吃个五六十天的样子,已经接近储备上限。

   但根据以往的经验,寒季结束还遥遥无期,没有后顾之忧的几十天太短,完全不够。要命的是,几十天之后,极有可能是整个寒季最难熬的时候,那时候就算出门觅食,也可能转悠一天都见不到一只活物,别提狩猎的成功率,连猎物都见不到。

  黑斯格本来看到家里满仓食物还算淡定,他此前都没见过这么多食物,在常冠的长久强大影响下,他也体会到种田流的好处,隔三差五看看仓库里的东西,晚上睡觉都格外香。

  结果,常冠告诉他就算满仓食物,也根本坚持不到寒季结束,他怎么可能不着急?

   自从到密林的领地里住下,黑斯格几乎没挨过饿,产生一种吃饱肚子才正常的想法,最难熬的寒季里突然有一天告诉他,可能在几十天之后就要挨饿,他就有一种急迫的危机感。

   要不是奥加安还需要材料建造小屋,多少要帮点忙,他都要自己去草原捕获猎物,眼下的时光对依旧活跃的掠食者来说是寒季之前最后的机会,错过也就错过了,之后再上草原要付出多得多的代价。

  至于密林的树冠层下,最容易狩猎的深渊小耳兽已经过上了躲躲藏藏的生活,捕猎难度同样大大增加,以小恶魔并不太出众的追踪能力,光是发现找出藏起来的猎物就够呛。何况太过频繁的捕猎也是在透支未来的资源,总要留一些给它们喘息机会,未来才有更多小耳兽可供捕猎。

  见黑斯格忧心忡忡的样子,常冠只能安抚他稍安勿躁,先把眼前的事情做好,还没有到最坏的情况。

   至于食物问题...对自家食物储备上限心知肚明的常冠早有考虑。领地附近已然没有合适下手的目标,他也不想为了眼前利益严重破坏生态平衡,只能去草原一趟,那里有看起来永远也猎杀不尽的猎物。

  至少目前看来猎物永远也猎杀不尽。

  别的地方找不到猎物,只有草原上还有成群的,可供挑选的猎物。为了有更大机会得到猎物,肯定要去一次草原,去拿回足够的食物。但不是现在,他计划着,要先去一趟盖洛费丹城,换点东西回来,是两样能进一步改善生活的金属工具,顺利的话,在温度回暖之前,都不会再去盖洛费丹城。

  这两样金属工具在未来几百天内都将发挥出远超它们成本的价值,绝对值得走一趟。

  家里有了炒菜的铁锅和加快伐木效率的锯子,但只有这些的话远远不够,缺切菜的菜刀,缺餐具和金属武器,甚至连基本的工作工具都不够,到现在为止,常冠的武器一直只有吹箭和角匕。

  吹箭只能对付小型猎物,角匕早就不能增加战斗力了,常冠把它从腰间取下来挂在墙壁上,就没见再挂回腰间。常冠很希望可以用上金属武器,哪怕把角匕换成金属匕首都成。以前黑斯格整理菜园都是用手的,现在奥加安整理菜园则是用投枪,不敢奢望铁锹,至少要有把锄头,以前拿着钱到商店里可以轻松买到的物品,现在却是紧要的,真不能少。

  菜刀和锄头真是太常见的东西了,正因为曾经常见到不觉得它们有多重要,现在需要用到它们才知道有这两样东西会有多方便。

  用什么东西跟老卡图交换要有计划,自己都没有太多肉吃,哪能像上次一样还带多多的肉干去,好在近段时间不光是收集材料记录信息,还找来了不少铁矿石,可惜都是零零散散收集的。

  在草原的峭壁下,有现成的大量岩石。那些不知承受多久时间打磨,像千层饼似的沉积岩剥落而下,掉落在地时已然变成指头大小的碎砾。这些碎砾中总能发现各种各种的惊喜。

   其中就包括多种多样的富铁矿石。

  不稀奇,沉积岩地层中蕴藏着绝大部分矿产,能源、非金属、金属、稀有元素矿石连化石群都能找到。

  它就像一座超大的天然宝库,等着了解它的人把价值发掘出来。

  可惜的是,常冠知道宝库近在眼前,仅仅只能捡拾一些能够辨认出用途的零碎东西回去。

  在多种用得上用不上的矿石中,铁矿并不算多,拿回去再熔炼一遍,到手半成品的重量再次缩水,留在家里没有用处,可以全拿去跟老卡图交易,但光是土钢土铁想要换来成品金属工具肯定不够。在老卡图的眼里,他的技术才是最有价值的部分,同样重要的铁,铁锭和用铁锭锻造的工具几乎是几倍的差价。

  在常冠看来,老卡图完全是在做黑了心的生意,偏偏没办法跟他讲道理,为了不吃太多暗亏,必须要稍带上一些盐平衡价值。除了交易的筹码,考虑到路上可能找不到食物,带了烙饼克罗克罗果实一类的干粮。

  比上次还要-精-打细算,根本没打算在盖洛费丹城逗留,算着时间,打个转就回来。

  家里没什么好交代的,在外面行走都看不见太多动物的踪迹,近期来领地串门的动物越来越少,随着素食动物的休眠或者转移,附近地区的掠食者也不得不做出应对,能够休眠的现在已经看不到活动踪迹,至于没有休眠习姓的,已经开始扩大活动范围或追着四处游走猎物的脚印离开。

  枯树方圆一定范围之内有常冠和奥加安频繁的活动痕迹,有胆子前来冒犯的,基本都已经爆发了战斗,其中实力最强的,大概就是那头能够控制土元素的怪物了,它没能占到便宜,付出的代价不可谓不大,堆积在大头蚁土堆旁边的残骸还能找到一些属于它的甲壳。

   另外的野兽,就连那头曾经让常冠束手无策的斑甲也在正面遭遇奥加安之后爆发了战斗,有常冠和黑斯格帮忙,斑甲运气好免遭毒手,它吸取了教训,明白据地为家的三个家伙不好惹,吃了亏之后匆忙逃离,之后的曰子再没看到它出现过,想来已经远离了附近。

  存活到如今的野兽大多知道了在某一个地段有三个很不好惹的家伙,不想惹麻烦就不要靠近那里,反正密林大得很,往别的地方去就是了。

  奥加安的巡逻任务已经从两天三次减少到两天一次,有黑斯格在家,他即使遇到难以战胜的对手也可以保全自己,常冠只吩咐在家里的两个看好灰头,出门转一圈就回来。

  正常速度,从家里到盖洛费丹城要走五天多,路程不算近,常冠带了不少东西,一路上吃的是干粮,走得不快,也只有真正离开了相对温暖的家,在外面才意识得到寒季的改变,没有下雪,却能看到白-色-,那是来不及升华的霜,每次温度下降上升都会让土壤中的水分流失,分散在空气中,又附着在枯叶枯草或者植物-茎-秆上,一天下来,即使到又一次降温,凝结的白霜也没能消失,第二天又再次降霜,一层盖一层,等常冠看到的时候,就成了一片一片的白,景-色-好似小雪才停。

  特意去河边看了看,河水已经大部分结冰,平时水分充足泥泞难行的河岸现在成了危机四伏的所在,被动物们踩得乱七八糟的烂泥依旧保持着降温前的模样,随意的形状成了伸张的爪牙,支棱着因为结冰格外锋利的尖端。

  那些生长在岸边,把枝叶垂到水面的低矮植被早没了生机,低温留住了它们空洞的躯壳,现在也被冻住定格在某一刻的模样。看起来蓬松而结实似乎可以放心踩踏,但那正是危险的天然陷阱,也许那下面是架空的隔层,植物根茎和枝叶早已经失去了支撑能力,被低温冻住的结构远比看起来要脆弱,一脚踩空,下面要么是一排排支棱起来的冰锥,要么是还没结出厚实冰层的河面。

  不管是什么,当你因为失去重心一脚重重踏下去的时候,那后果都不敢想象,冰锥会刺穿你的脚板,难以愈合的伤势造成出血会引来掠食者的窥视,难以逃脱也休想掩饰血迹,踏空中空的河面冰层则会困住你,让你在寒冷的折磨和孤独的痛苦中耗尽体力,最先找到你的一定是饥肠辘辘的掠食者,它们的锋利尖牙会迫不及待的想要咬断被困猎物的脖子...

  常冠很庆幸自己有了水潭,用不着在这样的鬼天气里四处寻找水源,也不用冒险到河边取水。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