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黑暗幻想 危险底线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章 纠缠死神

危险底线 近洙 4376 2019.03.30 19:23

  第二百二十七天,第三天大雾,植被的叶片油亮油亮,摸上去感觉滑溜溜的,以往猖狂成习惯的飞虫飞不起来了,它们的翅膀都沾上了细密水珠,预感到会发生什么,纷纷躲到自认为隐蔽安全的地方,却不闲着,发出各种各样稀奇古怪的声音,一只虫子声音极小,但是当所有虫子和部分动物都一起鸣叫的时候,那就热闹了。

  一曲原始交响乐奏响。

  常冠很烦躁,躲在地下都能听到无处不在的噪音,胸口闷的慌,倒不是恐慌害怕的情绪,而是烦闷,好像心头压着一块石头。哪里都是湿的,原以为在地下就能躲开自然因素的影响,结果水汽钻到了地下,从墙壁,地面,头顶甚至是床铺下透过来。为了驱赶潮湿,特意点了火,正要抱怨一句鬼天气变化好快,一滴水珠砸在鼻尖上,常冠一愣,收起烦躁的情绪,他隐隐觉得自己好像漏过了什么。

  漏掉的东西极为重要。

  皱着眉头想半天,一拍脑袋,终于想起那该死的关键所在,一直以为起雾只是正常事情,又不是没起过雾,唯独没有想到连续几天的大雾很可能意味着一场雨即将到来,瞧这架势,要么不下雨,下下来指不定有多大。

  其实下不下雨对常冠个人的影响不大,自信强壮身躯淋点雨不至于伤风感冒一病不起,但是他的家经不住大雨侵蚀啊。

  地底的家挖得太大太浅,当初动手挖的时候就发现下面的土层松散,缺乏工具挖掘只希望土壤越松散越好,但住在地下,却希望土层变成岩层不至于某一天塌下来。好在有一颗枯树勉强支撑,但要是一场大雨降临,一切都会毁掉。

  家是常冠最大的财产,里面还有很多花费大量时间积累的物资,干柴,食物和舒适床铺是他绝对不能失去的,家没了,顷刻间将回到最初一无所有的状态,那才是真正的噩梦。

  空想只会吓自己,急得冷汗津津,后悔为什么两天前早没发现都是徒劳,只能尽快行动起来,趁现在大雨没来,还能做一些努力补救。

  首先考虑的是家,家不能倒,好在当初没有昏头胡乱挖掘,地下住所保持着拱形,中间最高,上头是枯树,中空的枯树在火塘生火的时候正好挥发烟囱的作用,枯树衍生出来的树根朝四周分散,正好形成家的洞-顶-,这是支撑整个地下住所的主体所在,除了改造通风系统的时候挖了不少窟窿。其实挖出来的窟窿也在板状根之间,目的只是走烟没有弄得不可收拾,看起来还算稳定。

  这也是疏漏的地方,只想着生火的时候散烟,却没想到有一天外面下大雨,屋里会下小雨。不能留了,必须要堵上。

  另外还需要在洞-顶-部分薄弱地方加支撑柱,这倒不难办,地上多的是木材,要是之前魔之力储备不够,可能要担心没有砍伐工具,现在情况要好得多,充足的食物让常冠免去了这方面的担忧,以最快速度行动起来,按照计划好的步骤开始。

  不能慌,慌了手脚才真的给自己添乱,看看头顶,还好,这场雨就算会下,也不是一时半刻能酝酿好的,还有时间。

  在常冠为自己家忙碌的时候,水潭边,不速之客悄然到来。成人大腿粗细的身子长度超过十米,没有四肢的身躯蜿蜒滑行,简单的图案反复重合叠加之后印在鳞甲上,形成一种怪异美感,移动的时候,那图案也跟着滑动层层递进,压倒常冠辛苦栽种的植物,不断吞吐的紫色信子先探了出来,紧接着才是硕大的脑袋。

  等到脑袋上由异色鳞片组合起来的皇冠模样图形出现的时候,才可以看到来者的全貌,郝然是一条强壮的爬行动物,这是纠缠死神,顶顶恶名的杀手。

  蛇在密林里很常见,大蛇也不是稀罕东西,但纠缠死神和任何大蛇小蛇都不一样,因为它不能算是蛇,本身没有毒,却有肌肉线条夸张的身躯,依靠缠绕绞杀猎物,并且有极其出色的追踪能力,最可恶的是这家伙喜欢串门,自家领地多大都不够,侵占挨着自己领地的掠食者地盘是家常便饭。

  能够在无声无息间接近猎物,一旦缠上,除非体重和力量超过它好几倍,不然难以逃脱。

  如果常冠现在在这里,那他一定会选择放弃自己的家,在小恶魔的记忆里,纠缠死神便等于死亡,部分纠缠死神更是有某种高级黑暗生物血统,或多或少继承了一些古怪能力,光论单挑能力,纠缠死神已经站在了食物链的上端。

  那不是常冠可以随意挑衅的。

  来到一个新的地方,纠缠死神对水潭很有兴趣,喝了水在周围转一圈,发现了常冠的活动痕迹,从逐渐形成田字格的菜园里,从水边的脚印里,从远处用好几层枯叶掩盖的垃圾坑里都能找到常冠和灰头生活的影子,只要逗留的时间长了,活动范围内的很多地方自然会留下痕迹。

  发现了猎物,纠缠死神自然是高兴的,尤其是可以占领一个不错的地方,对它极有好处,马上会有一场大雨,雨后,那才是动物们向往的好时光,多数动物会在雨前雨后寻找配偶,抓住难得的机会繁衍下一代,纠缠死神也不能例外,它看中了水潭。如果把这里据为己有,也就有了一个繁衍后代的好地方。

  确定常冠的去向再简单不过了,纠缠死神看似悠闲的径直朝枯树爬去。

  修补要比破坏难得多,如果是隔温用枯叶简单糊住能够凑合,但防水的话,必须清理干净枯叶,用湿润泥土封死缝隙,地面上多盖枯叶,地下则用枯草垫好,一根根木头树立起来,支撑内壁的同时多少能堵住没注意到的漏水孔洞,存放在家里的东西都是沾不得水的,烤火的时候还暗道侥幸存了很多干枯木柴,结果现在就不得不把多余的木柴拿出来,两间面积小些的房间没有开太多通风口,堵上之后防潮效果更好,铺床的树皮枯草兽皮全部要收好,忙活好一阵,才熏制好的兽肉干鱼肉干也要包好放在干燥的地方,加上其他大小物件,两间房间塞得满满当。

  挖出火塘的大厅尽量清空,看着角落里-返-潮-形成的泥泞,常冠的心情格外沉重,分秒必争啊,爬出地下通道,正准备去多砍一些符合要求的长木材回来充作支撑物,灰头的吱吱叫声传来。

  这小东西总是精力过剩,吃得好什么都不艹心,多余的力气要找个地方用掉,常冠是没看到哪个住在地下的动物老是爬树的,所以在头顶树枝上来回爬动的灰头首先引起的是常冠的烦躁情绪,他没好气的跺了跺脚,一大一小在一起久了,灰头早把常冠的一些小动作记在心里,跺脚这个动作往往代表了主子现在不是太开心,不管正在做什么,乖乖听话到他身边去才是正确的做法,往常时候,灰头听到跺脚的声音就明白自己该怎么做了。

  但这一次灰头行为很是反常,看到树下的常冠格外焦急的抓挠了树枝,然后转身朝树上爬去,明明擅长挖掘的爪子,偏偏爬树也相当敏捷,在更高的地方怎么也不下来,吱吱的叫声倒是急促了几分。

  常冠了解灰头,离奇的异常表现绝不可能是玩耍,一直以来从未放松的警惕加上之前连续发现动物的痕迹让他心里一直绷着一根弦,马上做出了最正确的决定,摸出腰间的角匕,看了头顶的灰头一眼,压低腰身慢慢朝前走去。

  看到纠缠死神的过程是那么平淡,两者相遇是本该发生的事情,当纠缠死神发现水潭的时候,和常冠遭遇就成了必然,作为猎物一方的常冠跑是跑不掉的,何况他没有想到这一天来得如此巧,也没想到会是纠缠死神,一天都忙着防水工作,直到真切看到纠缠死神,常冠才深吸一口气,缓缓后退了两步。

  口干舌燥,头皮一阵阵的发麻,后背微微出汗,常冠只能尽量深呼吸缓解紧张带来的影响。

  如果是其他掠食者,那多少有一些逃跑的希望,打不赢大不了舍弃一切,从头来过,只要小命无忧什么都能重新努力回来的,偏偏是纠缠死神,小恶魔的记忆里,除了对纠缠死神的基本了解之外就是对死神恶名的恐惧,甚至在传承记忆中,几样不能招惹的掠食者名单里纠缠死神是前几名,它不一定多么强大,却因为生活习惯对中小型动物有极强威胁,简直是小恶魔的天敌。

  纠缠死神有极高的捕猎成功率,极有耐心,当它锁定猎物的时候,就算猎物跑了一次,它会选择追踪下去。凭借着超乎想象的追踪能力,没有意外情况发生的话,猎物不可能逃脱,可以嗅到最细微气味的能力保证了效率,一旦被纠缠死神盯上,不能尽快脱离足够远的范围,迟早有一天会被追上吃掉,别说离开熟悉的地方更大可能是一头冲进其他掠食者的地盘,想用一双脚跑赢纠缠死神几乎不可能。

  想要活命,杀死纠缠死神是最好的办法。

  仔细的观察同样竖起脑袋观察自己的纠缠死神,和记忆中的信息一一对照,常冠叹了一口气,眼前的纠缠死神早已成年,不知道杀死了多少猎物,既然撞上了就没有退缩的可能,紧了紧手里的角匕,只有武器才能给自己一点安全感。

  相比突袭能力,纠缠死神其实不太擅长正面战斗,它习惯隐藏在黑暗中,伏击出手成功率要高得多,换做其他动物在发现纠缠死神靠近的时候一定会选择逃跑,像常冠摆出战斗姿势的是极少数,所以纠缠死神没有盲目进攻,收拢自己的身躯先保护好弱点部位。

  双方距离超过二十米,常冠没动,纠缠死神也没有动作,吞吐信子,一股淡淡的气味有意无意的朝常冠飘来,起初常冠没有发现异常,直到心头的烦躁加剧,隐隐的恐惧爬上心头,本来还算坚定的战斗意志在无形中一点点消散,常冠惊觉出一身冷汗,猜测是纠缠死神的把戏,大意之下中招是小事,就怕时间拖久了,勇气消失,可就没有丁点胜算,只能低喝一身,主动反握角匕硬着头皮冲向原地警戒的纠缠死神。

  右手的角匕没能造成理想的杀伤效果,沉重的凿击只在滑溜溜的鳞片上擦出一线白痕,只这一击,常冠收力不住重心微微前倾,对光滑鳞片防御能力判断失误,虽然以最快速度重新找回了重心,却彻底失去了主动出击的优势,不管是速度还是力量,常冠都比不上纠缠死神,失去了先机,右手手臂一紧,尖锐痛感凶猛袭来,偏头看去,纠缠死神的大嘴正紧紧咬住右臂,嘴巴里的细齿很多,仿佛倒刺,一层一层勾住手臂上的皮肉,向外挣扎只会加深伤口伤势。

  好在纠缠死神不以咬合力著称,它习惯了先杀死猎物再囫囵吞下,倒没有直接咬死猎物的打算。没伤到骨头只是咬住手臂而已,短时间里还能活动手指,但常冠试着用左臂攻击以挣脱钳制都失败了。

  短暂激烈的交锋,常冠落入了被动,纠缠死神已经开始了自己最擅长的绞杀,超过十米的身躯一点点聚拢过来,它长长的身躯每一个部分都包裹了石块般结实的肌肉,把猎物拖进自己身躯包裹中,用体重和逐渐加强的力量绞杀猎物,很像地球上蟒的那一套,事实证明在地球上成功的例子放到另外一个世界收获的效果是差不多的,经过实战淬炼出来的绞杀技巧针对一般猎物非常有效。

  常冠感觉到呼吸粗重,心跳加剧,浑身肌肉都自发的紧张起来,尤其是手臂上一点点增加的压力,是那么真实那么可怕,时间即是生命。多次猎杀积累太多经验的纠缠死神几乎不用动用其他手段,只要稳稳当当的困住常冠就行了,常冠的每一个呼吸都在走向死亡。

  极端的环境从来不让生活在里面的动物舒服,危险随时会降临,死亡不是多么稀奇的事情,一种动物的温饱必定影响到另外一种甚至好几种动物,它们吃掉别的动物果腹,或者被吃掉,常冠也是其中的一员,不会因为用两条腿走路多了什么特权,就像运气一样,霉运该来的总会来。

  纠缠死神的嘴巴很大,咬住手臂便像是老虎钳子夹住一根火柴,任由头顶的灰头叫嚷不休,它一直不紧不慢的把猎物拉进自己怀里,很自然的形成困局,常冠没有太多无谓的挣扎,这很好,不管是真的放弃挣扎还是有别的想法,还有片刻时间,有力的身躯缠绕上来,不管做什么都来不及的。

  它曾经困住体型比常冠大很多倍的猎物,挣扎极其剧烈,最终也没能逃脱成为食物的命运。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