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黑暗幻想 危险底线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二章 偶遇尖牙

危险底线 近洙 3008 2019.03.22 23:05

  吃饱没有喝足,没有酒是正常的,但是吃了肉之后没有水喝才不好过,身体需要水才能消化食物,特别是现在要睡觉了,吃饱后的满足感一点点被口渴赶走,常冠稍微有点后悔不该把剩下的水都喂给了灰头,虽然不多只是一小口,想必也能让火燎似的喉咙更加舒服。

  以前饿肚子的时候,口渴不是什么难题,早晨喝一次能管一天,现在不行了,露水收集器增加到六个七个估计都不管用,想想每天出门上去,只能从石块圈拢的叶片上收集少少的一些水,常冠就止不住的烦躁,不是增加多少露水收集器能解决的问题,他需要一个稳定的,干净的,至少可以随意喝水的水源。

  看起来,附近没有别的目标了。

  强迫自己冷静下来,狠狠咀嚼着勉强能咬出水分的白嫩根茎,一种从未有过的暴戾情绪慢慢爬上心头,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大抵说的就是现在的常冠了,他想要水,不止要喝水,还要洗手洗澡,甚至这抓回来的深渊小耳兽都要清洗一遍,不然那烤熟了加了佐料的肉块总有一种怪怪的味道,不洗怎么吃?

  “是时候动手了...”常冠起身慢慢朝睡觉的床走去,目光闪烁,他正处于一种不太理智的状态中,需要睡一觉以平复情绪,最好再琢磨琢磨肚子里酝酿许久的计划。

  吃得有些多了,难得的一次享受,反而觉得有些胀得慌,想想这么睡着划不来,肚子里多余的能量只能变成脂肪存在体内,他最需要的是力量,而不是只能消磨战斗力的脂肪。

  前段时间在外面跋涉,回来后专心制作吹箭,有些时间没有锻炼魔之力,力量这种东西跟逆水行舟差不多,不进则退,勤劳多走一步,懒惰倒退一步,指望十几天的时间身躯里的神奇力量跟着身体的强壮一起同步增加不是太现实。一天下来,不管自身状态好或者差,抽出时间锻炼魔之力很有必要。

  平复情绪,平复呼吸之后,常冠把手掌摊开放在眼前。

  已经彻底熟悉的变化出现,一根手指渐渐变成了动物爪子一样的尖利武器,仿佛小小的匕首。

  控制一根手指异化短时间内已经不会觉得劳累,他一边默数自己的呼吸,一边看向另外几根手指,然后依次将它们变成异化成锋利的爪。

  身躯里的魔之力像水流一般流动起来,它们此前潜藏在身躯各处,在肌肉中,在骨骼中,在筋膜中,只会在常冠的调动下出现,汇聚成一股力量,朝手臂涌来,成为手指改变外形的原始助力。

  五根手指全部变化之后,常冠坚持了三个呼吸,感受到身躯的疲劳,他没有停下来,所以全身都在微微颤抖,感觉到肠胃在飞快运转,把先前吃下去的肉食碾碎吸收变成能量运送到身躯各处,然后变成新的魔之力朝手臂涌来。

  很奇妙的感觉,不同于肌肉力量,魔之力给常冠的感觉更加清楚直白,可以感受到它们的存在,就像拼命挤出最后一丝魔之力之后劳累的肌肉一样,非常清晰。

  六个呼吸是极限了,再继续咬牙坚持下去会大量出汗劳累过度,那不是常冠想要看到的,对目前的表现足够满意,逐步放松对力量的控制,手指恢复正常,花费一些时间平复呼吸,然后睡倒在床上。

  真是很不错的锻炼方式,之前的感觉胀胀的肚皮扁了下去,下意识摸了摸,常冠不得不苦笑一声,他现在又能吃下一只深渊小耳兽了。

  照例在墙上添上一笔,证明今天结束,闭上眼睛,任由疲劳把意识拖进黑暗。

  新加的露水收集器不再集中在枯树周围,有的挖在大树下,有的藏在灌木丛里,大坑小坑用石头圈起来,完全是以数量取胜,这么做很冒险,相当的冒险,如果有什么大型掠食者从路过一定会发觉到异常,但是常冠真的很需要水,昨天好容易享受一次烤肉,忍着口渴勉强睡着,今天醒来才觉得喉咙沙哑灼痛。

  本来是很简单的一件事,只要喝水,喝上几大口清水就不是什么问题了,但需要这里收集一点那里收集一点,忙活一整个早上,勉强补足上午的需要,随着身体的逐渐强壮,对水的需求已经是以前的几倍数量,而最大化利用水的方式则是少饮多次,一天之内如果能喝三次甚至更多次水,则能让常冠保持更加好的状态,这至关重要。

  常冠很清楚,要是不能补充足够水分,用火拷出来的食物估计都不能随意吃了,尤其是油滋滋的新鲜兽肉。

  没办法,只能回去把篮子里的草根一把把的塞进嘴巴里,嚼出水分滋润喉咙,喂饱灰头之后,一篮子食物基本吃光。

  应该去水潭一趟了,去收集食物,去看看那本该由他享用的水源。

  走之前要先处理好昨天的收获,四只深渊小耳兽都要剥皮去脏,用细绳系住挂在架子上,因为火塘里生火次数渐多,地下空间少有潮气,空气干燥,没什么虫子敢明目张胆出现,挂着放个两天三天的不会变质。

  然后带上吹箭角匕,灰头和篮子,临走时,又转身用树叶包上些内脏带上,这是礼物。

  没有去大头蚁的土堆转悠,这可以节省了不少时间,出门晚了,要不抓紧时间天黑不一定能到地方,附近熟悉之后走得急了,多少有些放松警惕,当和一只尖牙撞个正着的时候,常冠才停住脚步。

  尖牙看到了常冠也不害怕,一边摆动鼻子嗅着什么,一边大模大样朝常冠靠近,最后把视线定格在手里的篮子上,篮子里没有别的东西,只有一串深渊小耳兽的内脏,没有经过任何处理,那股子味道正是吸引它的源头。

  看来不是巧遇,尖牙这种讨厌东西天生喜欢不劳而获,发达的嗅觉可以闻到细微气味,对于尸体情有独钟,那往往意味着一顿不需要任何代价的大餐,也是常冠疏忽了,就不该带着内脏到处走,招来尖牙不是意外。

  双方体型差距还是蛮大的,常冠尽管比不上某些大型掠食者强壮,总比尖牙要高大,何况这畜生四肢粗短,空有锋利爪牙却没有与之匹配的体型,看起来没多少威胁。但在尖牙的认知里,情况正好相反,小恶魔才是它的猎物。

  如果常冠不想被它一路追踪骚扰,那么现在准备战斗才是正确选择。

  好在常冠有信心,手里的武器和强壮的躯体给了他不少底气,正需要一个检验自身实力的机会。

  放下篮子,轻拍止不住好奇探头探脑的灰头,小家伙立马缩回脑袋,然后用吹箭瞄准了尖牙,常冠一向的谨慎习惯才不会允许自己做些没道理的冒险,哪怕是检验实力,也要减少风险,瞄准还在原地观望的尖牙,吹出吹箭后,直接扔掉吹箭筒,根本不看吹箭射中没有,摸出腰间的角匕冲了过去。

  老实说,常冠是紧张的,到目前为止,他没有遇到过真正需要亲自出手搏杀的机会,尖牙是不错的练手目标,但的确是个威胁,小小的失误都可能受伤,对比可能得到的回报,任何程度的受伤都不划算。

  而且常冠没有经验,或者说,他多少有些害怕紧张。毕竟不是谁都能拿着一把原始武器就主动攻击食肉野兽的,他还需要时间适应。

  尖牙被吹箭射中了,意料之外的攻击让它暴怒不已,发出一声尖利嘶叫,张大了嘴巴,迅速朝常冠冲来,攻击方式单一,无非是张嘴咬而已,但这一咬足够咬断细一些的骨头,咬中之后不会轻易松口,辅以前肢的利爪攻击,对猎物可以造成严重的伤害,简单实用的攻击方式往往代表了有效的杀伤力。

  这一口,是冲着常冠右脚去的。常冠看的清楚,依仗自己速度要快一些躲开攻击,握住角匕的右手已然积蓄力道,左手握拳砸在尖牙的头上,一拳头是那么的重,以至于直接把尖牙砸趴在地,张合着的嘴巴还没从地面抬起,尖锐的角匕已经刺穿了它的眼睛,深入至脑。

  战斗出奇的简单,结束的相当迅速,抽出角匕后,常冠有些不敢相信,看看自己的双手,取下尖牙身上的吹箭,还没有回过味来。

  真不知道什么时候起自己已经这么强大了。

  还以为会大战多少回合。

  常冠却忘记了自己占了多少便宜,身高的优势,主动攻击的时机,吹箭加角匕的武器使用,以前力量是弱项,现在情况当然不一样,如果硬拼力量还拼不过一只体重不到二十千克的尖牙,那常冠也太失败了。

  一只臭烘烘的尖牙算是意外收获,还有胜利的信心,对自身有了模糊的认知,这让常冠心情大好,用很多叶子把尖牙包了一层又一层,确定不会散发多少气味之后赶紧离开了现场。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