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黑暗幻想 危险底线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六章 峭壁

危险底线 近洙 4568 2019.03.20 00:33

  将近三十天的时间,在忙碌中不知不觉过去。

  这三十天,和往常过得没有区别,整天的忙碌,把时间和体力利用到极致,几乎没有多余时间胡思乱想,一整天的劳动之后,睡觉之前要把身躯里的魔之力用个干净。压榨潜力的效果是显著的,力量的增加来自长久的坚持,何况小恶魔的体质一向不错还有增长空间,在保持不饿肚子的情况,体力劳动进一步强壮了身躯,魔之力的储备上限随之增加。

  力量增加保命的手段更加可靠,相应的,出门在外时的信心更加充足,有时候,常冠会尝试追踪路上发现的小动物踪迹,当然,他一般是可以找到猎物的,可惜攻击手段的匮乏,看到猎物和距离抓住猎物有相当的距离。

  他发现,自己如果有一种远程的有效攻击手段,获取肉食或许不是那么难的事情。

  短矛什么的就算了,原材料难以获得,并且需要距离足够近,像是深渊小耳兽这种常见小动物根本不是使用短矛可以抓住的,弓箭倒是不错,却连制作弓弦都没有头绪,再多的植物,也没办法做出一根强度足够的弹力弓弦,至于剩下的远程武器...常冠想到了吹箭,那算是最高效的远程武器,制作简单,实用要求也不高,他很清楚的记得,哪怕在地球上到了现代,某些与世隔绝的热带雨林,生活的原始人们依旧在使用吹箭捕猎。

  一根笔直的中空管子,加上涂抹毒药的吹箭,组合起来是小型动物的克星。

  制作吹箭和毒液的材料在密林里是不缺的,可以轻松找来,真正不好弄的是笔直的中空管子,如果还是在原来的世界,竹子是最好的选择,但现在是在密林里,常冠还真没发现和竹子相似的植物,水潭边有一些根茎中空的植物,长得歪歪曲曲,纹理一样歪歪曲曲,完全无法矫正。

  这也是为什么常冠没有首先选择制作吹箭的原因。

  只能退而求其次,看看能不能使用藤蔓制作最重要的组成部分,有的从高处垂下来的藤蔓纹理的确是直的,中间的嫩芯腐烂,好好处理之后,可以尝试。

  千挑万选找来许多原材料堆积在住所里,先是放几天,做初步的脱水处理,然后撕下表面纤维,起初还想用一根纤细棍子疏通藤蔓中心的腐烂物质,后来发现完全不可行,干脆异化手指,小心把藤蔓对半切开。

  这样一来,事情仿佛变得简单,清理干净藤蔓内壁,稍微打磨之后已经满足了基本要求,至于重新合并后的封闭处理倒难不住常冠,用火把采集来的树脂稍微烤化涂抹在两片藤蔓之间,然后用自制的细绳一圈一圈绑好,反复涂抹几遍,基本可以确定能够使用了。

  毒液的收集充满危险,除了需要一个盛装的容器,毒液还不能是一般的毒,理论上是越毒越好,因为吹出去的毒箭可能只是扎破动物的表皮而已,剧毒可以保证成功率。

  问题似乎回到了老地方,连喝水都没有容器装的,哪里有东西装毒液?而且是要足够密闭,保证毒液不挥发水分的优良容器?

  把常冠愁得没了继续忙碌的热情,盘算着,在家休整一天之后,果断带着篮子,带上灰头出门了,想要获得什么东西,在家里是等不来的,只有出门,看看能不能找到合适的原材料,这片密林足够大,他相信总能找到合适的东西,只是需要自己花费时间探索寻找。

  因为缺少参照物,常冠不知道哪一个方向是东,哪一边是西,他只能以自己的习惯区分出经常活动区域和不经常活动区域,自家里到大头蚁土堆,水潭附近一直继续往前,那一片相对更加熟悉,大致地形和一些动植物都有了解,算得上是心理安全区域,而其他方向,除了去收集藤蔓或者树皮较少过去,区域是比较陌生的,尽管活动过程中也没有遇到危险,但那是属于陌生区域。

  在知道某一个方向有河流的时候,常冠有意无意地朝那一边探索,不管是生活需要,还是喜欢看到大量的水,他都想朝那边移动,这一次也不例外,直接先去水潭边收集到足够的食物,带在身上沿着行走方向继续前进。

  一片巨大的牢笼一般的密林,几乎不是一个小恶魔用脚步可以丈量的,总有新的东西在某个地方等着常冠去发现,区别只在于,常冠能不能看到,能不能想到利用它们的方法。

  两天的跋涉之后,常冠能够感觉到距离河流不远了,感觉到脚下的地形开始发生倾斜,甚至可以看到地上多了很多脚印,大的小的,在树干植物间踩出一条条小径,是明显的信号,水的存在,给了动物最大的恩惠,越是大型的动物,对水的需求越强烈,而大型动物的集中出没,让掠食者也有了猎食的动力。

  这一片地方,是相当危险的。

  没有直接朝河边去,稍微绕了个圈子,结果也是一样可以感觉到前路被河流挡住,看来这条蜿蜒河流很长,像是黑色布带静静流淌而过,把陆地分成了两半。

  河流的出现本身是一个信号,常冠对这里的环境很了解,雨水不多,如果是平地那没有可能凭空诞生一条河出来,沿河而上一定可以找到新的地形,但要一直走到源头,可能需要几天,也可能需要几十天。

  想要对黑暗的世界有更加深刻的了解,想要建立完整的世界观,去看看河流源头有很大帮助,但现在常冠一点都不想浪费那时间,他只是想走一条直线,一路走下去,带足食物,看看自己能走多远,看看那次在树冠层上看到的黑影是什么。

  那么过河成了没办法避开的难题。

  再次站在河边,心情是不同的,脚下是稀缺资源石头,各种形状各种质地的石头,永远也用不完,不过常冠暂时不急着使用石头,看着近五米宽的河面,常冠发了愁,因为水流不快,加上环境原因,没有光线无从判断河水水质,不知道水有多深,他只能肯定一点,河里会有很多东西,它们一定有大大的嘴巴,尖利的牙齿,富有攻击姓并且喜欢吃任何动物的肉。

  这样淌水下去,不一定能完整的从另一边上岸。

  捡起一块石头丢进水里,惊起哗哗一片水花,几尾带着条纹图案的鱼鳍样东西一闪而逝,看起来数量真是不少,别说常冠没有筏子,就算有筏子,如果只是他自己做出来的简易筏子也是万万不能乘坐的,至少要是船,有桥最好了,远离水面保证安全。

  他想过河,想去看看河的那一边是什么风景,没在这边找到合适的盛水容器,不代表河对岸也没有,完全是一种古怪心里在作祟,常冠只有一个想法,他要过河,要解决摆在眼前的这个难题。

  河面宽窄不一,逆流而上,意外发现河面有变窄的势头,这是惊喜的新发现,以小恶魔体质的优异能力,助跑之后跳个三米左右不难,只要河面缩小到四米以内,常冠完全可以尝试跳过去了。

  前方河边的枝叶哗哗的响动,敏锐发现有个大家伙靠近,常冠刚刚窜上最近的大树,一个庞然大物出现在视线中,六条粗腿,盔甲似的覆盖在身上的厚皮,小耳长眼,大肚皮短尾巴,最稀奇的这大家伙长了偏长的鼻子,可以自主活动,不像是大象,也不像是野猪,更不像犀牛,慢悠悠踱步到河边,直接伸出鼻子扎进水里,咕咚咚的泡泡连续冒出。

  不是食肉的掠食者,尽管模样怪异,却脾气不错,鼻子扎进水里,可能是被水里的生物攻击了,也只是喷出几口气赶走打扰它喝水的家伙,完事之后又慢吞吞转身走远。

  多等待些时间,确定那大家伙离开足够远的距离之后,常冠悄悄下树,河水是好东西,河边更是好地方,也足够危险,在有足够实力之后,只要蹲守在河边就有足够多的动物会主动出现,体型越大的动物越是离不开水,简直是天然的肉类获取源头。

  但现在的常冠只能小心躲开它们,像是刚才那喝水的大家伙,发起狂来光凭常冠现在的战斗力绝对挡不住。

  沿着河流迅速移动,躲开前来喝水的动物,有了新的发现,倒不是河流真如想象一般变窄了,反而更加宽敞,水流隐隐急了些,一大片乱石滩铺到视线尽头,河面宽了许多,水深也随之改变,乱石滩一定程度改变了地形,站在岸边可以清楚看到水底的石块,这水足够浅,有什么危险也藏不住,小心一些可以朝河里走一些距离,河对岸也是同样情况,看不清深度疑似有危机的河面宽度已经不足四米。

  乱石滩里藏着不少好东西,翻开石块,总能看到急急忙忙躲藏的生物,除了少部分模样奇怪,不是太敢吃,其他的基本都能成为食物,是目前能够获得的肉食。如果是之前,常冠很乐意把篮子装满能够收集到的食物,带回去少说也能多坚持几天,特别是有了火之后,食物保存问题已经解决,吃不完的东西熏烤之后是可以保存相当长的时间。

  但是想到这一趟出来的目的和随时会出现的大型动物,常冠收起了多余心思,他一心要过河,先找到好的容器是当务之急,只是稍作补充而已,有河流在,只要舍得花费时间多走两天总能再找到这里来。

   过河的过程顺利,只是把光脚丫子踩在凉凉河水里的古怪陌生感觉记忆深刻,常冠很担心有什么古怪东西从水里突然跳出来攻击自己,那他是躲不开的,好在安全过了河。为自己的谨慎决定庆幸,如此环境,多浪费一些时间寻求稳妥总不是错误,过河之后,站在河边回头看和另一边,并没有什么变化,河两边一模一样的乱石滩,地面上凌乱脚印。

  常冠知道,自己跨出了重要的一步,接下来,继续前进,按照原先的方向一直向前走,也是没办法的事情,他越走越远,不敢随意乱跑,能够保证行走直线已经相当难得,等到转头回去的时候能把迷路的风险降低很多。

  离开河岸再次钻进树冠层下的黑暗,看不出密林里有什么区别,倒是能偶尔听到一些声音,低沉的,尖细的,缠绵的,从声音里可以得到很多信息,判断出发出声音的动物是多大体型,距离自己有多远,也是一个极其重要的信息,至少可以明确推断出附近有不少动物,它们很活跃。

  天黑之后,随意找个大树爬上去依照做过很多次那样隐藏自己的身形,填饱肚子,没有忘记怀里的灰头,小家伙一路上净睁着眼睛好奇张望,在常冠的怀里,它乖巧听话,没有给常冠带来想象中的麻烦,此时感觉到周围温度降低,隐隐约约的声响尽数消失,它明白了什么,吃了东西之后缩进常冠怀里不肯再露头。

  陌生的环境首先带来的不是机遇和收获,新的危险可能会从任何地方出现,夜里睡得不好,也不敢睡熟,听到丁点声音紧绷身子悄悄观察四周环境,好在一夜过去,出乎意料的平静,有一只尖牙从树下路过,这种烦人畜生简直无处不在,可能闻到了常冠的气味,在附近转悠着,却没可能发现躲在树上的常冠,不甘心的绕着圈子结果一无所获,最后只能离开。

  不等温度开始回升,常冠早早醒来,喝水吃东西,喂食灰头之后,马上开始赶路,要抓紧时间了,找寻合适的原材料不是一件容易的时间,还不知道要花费多少精力,在外面总是不让人心安,缓解焦躁情绪的好办法就是让自己处于忙碌状态,累的没心思焦躁害怕。

  接下来,继续跋涉行走,过程多么枯燥不必强调,反正一天之后,他依旧处于密林之中,无穷无尽的植物挡住了四面八方所有空间,要不是这具身躯可以明明白白感受到自己在移动,常冠都会以为两天来的跋涉都是在原地兜圈子。人类所觉得的所谓迷路大抵就是类似的感觉,自以为在前进,其实因为缺少参照物,没有方向感之后一直在原地打转,小恶魔的身躯免去了这个难题,倒是个好消息。

  只是要一直坚持下去而已,没有放弃的想法,在常冠的计划中,从来都不能有放弃之类的想法。如果要放弃,或许在最初来到深渊的几天里就已经放弃了,既然最难的时刻坚持了下来,剩下的,总不能比之前还要艰难。

  又一天,好消息来了,树木上的藤蔓明显多了起来,让常冠很是兴奋,他只怕没有变化,促成植物的变化一定有原因,不管是好的原因还是坏的原因,哪怕是前面一片断崖等着他,他也是高兴的。

  当他满怀兴奋钻出横生错节的枝叶藤蔓时,看到了一面墙壁,准确的说,是一面峭壁,裸露岩石嶙峋陡峭,也许是石头太多,能够挤满平地的植物只能艰难的在石头缝里冒出星星点点苗头来,缺乏立足地盘,所以对比大片石块,连点缀作用都达不到。

  显然是一片出现时间极其久的峭壁,峭壁下处处可见滚落的大块岩石,就那么的堆积在视线中,蛮横的占据了密林边缘,清理出一小片长长的空白地段。

  常冠看到了生长在岩石缝中的藤蔓,这种地形,只有藤蔓和野草能勉强生存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