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黑暗幻想 危险底线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章 回家

危险底线 近洙 3808 2019.03.19 20:33

  河流在眼前,第一件要做的事情,不是冲上去喝水。先本能似的谨慎观察四周。

  眼前河段宽不过五米,水流慢得看不出来,先前常冠站在附近,几乎听不到流水声,大概唯一的线索就是地形的改变,地势走低,最低的地方才能形成水流。眼前看到的河岸因为动物脚印凌乱,植物稀疏,可以找到一些石块,也是这个原因,植物没办法彻底占据河边最好的地形。

  常冠站在距离河岸几步之外,探头探脑的四处张望,附近暂时只有他一个活物,可以用眼睛看到的上游和下游没有明显区别,自黑暗中出现,又消失在黑暗中。

  因为缺少光线,一片漆黑的河水不知深浅,不过常冠可以肯定,水里一定藏着可怕丑陋的生物,说不定早等在水里,用一双邪恶的眼睛盯着自己,只等着喝水时,张大嘴巴猛的冲出水面。

  脚下隐隐可见碎裂开来的骨头,嵌进石缝和泥土中,那都是无声的警告。

  常冠不认为自己不拿武器就能战胜水里的掠食者,但他又非常想喝水,似乎冒险成了不得不面对的事实。好在常冠不同于其他来喝水的动物,甚至不同于其他小恶魔,只因为他有智慧。

  智慧是第一战斗力。

  常冠根本不靠近河边,捡来一块趁手骨片,在河边掘开一个浅浅坑洞,不多时河水浸出泥土,汇聚成小水洼,舀干脏水,等待水源溢满坑洞,再次舀干反复几次,浸出来的水差不多是清澈的,这基本是目前能做到的极限,除非有火把水烧开,不然找不到更加干净的河水。

  一口气把肚子灌饱,觉得相当幸福。

  如果想早些回家,现在动身上路是最好的选择,但看着河边的石头,常冠真不舍得走,家里的东西不多,尤其是质地合适的石头更是难找,好不容易遇到了好机会,没有不用的道理。天知道这么远的地方,下一次是什么时候才能再来。

  石头的作用在缺乏工具的时候显得非常重要,一块质地合适,形状合适的石头只要初步加工,可以做成切割打磨工具,甚至在人类的远古时期,石头制作的武器相当广泛,直到金属的使用才让石头工具退下历史舞台。常冠现在基本和原始野人没什么区别,除了脑袋里有一些知识,不管是食物还是外形都全面朝原始人靠拢,用上石头工具,才显得合适。

  加工石头的过程简单粗暴,找到质地合适的两块石头,用一块砸另一块,失败多次之后总能有所收获。

  原始人差不多也是这么做的,简单有效。

  因为体力有限,常冠只能带走着两块不重的石头离开,他可还要走不短的路程,不想在关键时刻被掠食者追上,他只能带两块石头走。而目前他最想要一个尖锐的武器,不因为别的原因,纯粹是忌惮游荡者,一次心惊胆战之后,不想下一次仍然双手空空,即使石头武器的伤害相当有限,多少能给他一些安全感。

  搬动石头的时候有些意外收获,水边的石头下,总会有一些小家伙喜欢躲藏,奇形怪状的,有长了很多腿的硬壳生物,有少腿的爬行生物,有喜欢钻来钻去的无腿生物,还有类似螺或者贝的东西,陡然暴露在空气中,它们都慌慌张张逃跑,常冠则只抓有壳的家伙,不敢确定其他生物能不能食用,却可以肯定有壳的生物很大部分都能直接吃。

  只要没毒,吃到肚子里,强悍的消化能力自然能把一切食物都变成能量。担心寄生虫一类的东西,不敢生吃太多,带了不少在身上,带回去稍作处理之后再食用相信情况会好不少。

  一番忙碌,面前也摆了两个初步加工的石块,一个尖锐像锥,这是可以做成矛或者枪的原材料,一个扁平像铲,如果加工得顺利的话,可以变成切割或者挖掘工具。

  常冠大松一口气,先前的动作不算小,竟然没有引来动物,他很庆幸,现在温度开始下降,要抓紧时间行动了,不管是找地方暂时休息,还是继续赶路,都要离开这里,时刻暴露在开阔视野中并不安全。

  带上两块石头,带上篮子,重新上路了。

  原计划是绕一些远路,却意外发现了河流,这不算坏事,河流正好拦住计划好的方向,常冠只能重新选定一个方向前进,只需要注意没有丢失正确方向,最后可以回到枯树处就没有问题。

  身上多了两块石头,对常冠来说是个负担,石头不重,但需要抱着一直赶路,无形中消耗的体力多了不少,加上这几天都没有好好休整,对身体的负荷可想而知。

  温度开始下降了,如果是平时常冠都会选择休息恢复体力,但他急着回去,家里那个小家伙可别饿出什么问题,想尽早回去,只能赶夜路节省时间。

  一路艰难跋涉,等到树木开始出现变化,像活过来一般摇晃枝叶时,常冠知道,幽月出来了,只可惜在树冠下无法看到来自高空的蓝光,依旧一片黑暗,黑得可怕。

  呜...呜...呜...似曾相识的怪异呜咽声隐隐约约飘进耳朵里,正一步一步前进的常冠脸色大变,下意识的停下脚步,轻轻放下怀里的石头,随时做好爬树逃跑的准备。

  疲劳严重影响了常冠的精神,他即使还是一遍遍的观察周围,却没了巅峰状态的灵敏听觉和感知能力,能听到掠食者的声音,证明它们距离自己已经不远,却无法确定在什么地方。

  常冠也没想到,自己只是路过,竟然有幸两次遇到那群掠食者。

  附近应该是它们的活跃区域,也是,现成的河流不会自己跑掉,喝水的动物除非绕远道,不然都会经过这里,浪费时间出去主动觅食,倒不如守在附近,等待喝水的动物送上门来。

  黑暗里,常冠的身子一动也不敢动,即使紧张得心脏加速,他也不会让自己的呼吸出现一点混乱,尽力压制情绪波动,这是最好的保命招数,除非掠食者到了近处直接看清楚了身躯轮廓,不然静止不动才更安全。

  嗷嗷的声音突兀响起,紧接着脚步声混乱移动走远,它们应该发现了其它猎物,根本不想去看看具体发生了什么事情,常冠可以肯定,他暂时安全了。

  马上捡起石头,加快脚步离开,一刻也不想多等。

  远离危险掠食者的地盘之后,接下来的路还算顺利,常冠唯一需要克服的是逐渐显得力竭的身躯,还是太瘦弱了,饿出来的细胳膊细腿不是几天吃饱能恢复的,何况此前只吃过一顿肉,接连的体力劳动把身躯里的潜力一点点压榨出来,再长时间劳累未免有些不支。

  为了保证状态,不得不在中途休息恢复体力,在温度开始升高的时候,他找到了熟悉的参照物,确定距离水潭不远了。而这个时候,是最危险到时候,露水凝结,休息一夜状态饱满的动物们集中出来喝水,往常这个时间段,他自己也会出来喝水,开始一天的活动。

  为了安全,也为了再恢复一些状态,常冠爬上一棵树恢复精神体力。

  等待动物活跃时间段过去再一次上路,剩下的路算得上是熟悉,为了节省时间,他直接选择走直线回家,不去大头蚁土堆绕路,可以节省一些时间。

  终于看到熟悉的枯树时,常冠已经力竭,怀里的石头好似千斤重,双腿麻木迈不开步子,把两块千辛万苦带回来的石头塞进地道,喝掉蒸发不少的露水滋润喉咙,还不忘检查一遍四周,确定没有异常,才带着疲惫缩进地下。

  首先去看灰头,可怜的小家伙。

  常冠看到它的时候,小家伙也看到了常冠,那双乌溜溜的小眼里满是渴求和委屈,奄奄一息的可怜样,只能发出极微弱的叫声呼唤食物,它还在窝里,常冠布置的窝沿太高,还不够强壮四肢都不能用上力气,加上动作憨笨,实在没办法离开牢笼一般的小窝。

   它倒没有让常冠失望,把能吃到的东西都吃的干干净净,不然也坚持不了这么久。

  常冠有些心疼的抱起小家伙,取来一根新鲜白嫩的植物根茎放在它嘴边,嘴馋的小东西真是饿坏了,用尽力气吃掉食物,胡乱嚼着吞下,一连吃下几根才满足的闭上眼睛,在手心里趴着不动了。

  如果是原来的世界,一只幼崽饿这么多天,不说被饿死,也一定失去了进食能力,但深渊里的动物坚韧得可怕,从小必须适应苦难环境,不然是活不下去的。

  看着灰头进食后进入休息状态,常冠算是放心了,只要还能吃东西,是死不了了。

  自己也累得精疲力尽,连续的负重赶夜路,几乎把身体里的力气都压榨干净,此时只想好好休息一下,有什么事情都要等到恢复之后再说。

  一趟远程探索完全是因为意外,出门之前没有做任何准备,也没有猜想自己会遇到什么,但是结果意外的不错,得到了什么其实意义不大,重要的是,他发现了一条河,一条至关重要的河,充足的水源意味着新的机遇,危险和食物。

  不管是去喝水的动物,还是生活在河里的动物,只要方法得当,获得肉食不难,难的是,怎么应付同自己一样打了守株待兔主意的掠食者,暂时没有发现其他危险,但只是盘踞在河边的那群掠食者就足够头疼了。

  没有充足准备的情况下过去,和找死没什么区别。

  常冠很清楚群体掠食者和喜欢单个独行掠食者的区别,尽管都是致命的危险,目前来说,常冠更加惧怕前者,他可以用点小聪明摆脱游荡者,却绝对无法做到用小把戏糊弄一群掠食者,对方完全可以像狼群一样行动,在常冠自以为安全的时候从黑暗中冲出来。

  鉴于深渊里的艰难生存环境,常冠觉得可能狼群的比喻都无法形容那群掠食者的可怕,毕竟狼在这里是活不下去的。

  悄悄一盘算,心里凉了半截,发现河流又怎么样?哪里是能轻易成功用上水的,何况常冠还是没有装水的容器,找到水也带不走。

  倒是可以直接搬家到更靠近河岸的地方,那里地形更加复杂,想找到一个合适的容身地不是特别难的事情,用承担各种风险为代价换来有水用的便利,这笔买卖划算与否全看是怎么想的。

  但是,常冠又舍不得现成的庇护所,可以说,他的主要物质财富,就是这个不惜花费极长时间挖掘扩建的地下住所,只要没有被掠食者找上门来破坏结构,他可以一直像老鼠一般藏在里面,抓住所剩不多的安全,至少睡觉是可以放心的。

  安全,永远是第一需要考虑的事情。

  “那就安心住在这里吧,发现了河流总归是一件好事,兴许在河的另一边就是其他的世界了。”常冠乐观的想着,睁开眼睛,不忘记把近几天漏下记载的天数补上,床边的土墙上多了好几道新鲜的划痕,凑成一个个歪歪曲曲的正字,就那不成样子的字迹,相信教他写字的语文老师看见了会活活气死。

  细细一数,时间倒过得不慢,不用板着手指头算也该明白,百天整数快到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