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黑暗幻想 危险底线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二十章 寒季结束

危险底线 近洙 3118 2019.06.13 18:23

  奥加安回来了,看样子没受什么伤,脚步轻快,把灰头放在常冠怀里。

  小家伙立马往怀里直钻,还没改掉小时候的习惯,只要到常冠怀里就想像以前一样可以缩到温暖的怀抱里,哪怕自己明明已经长大了,常冠做的简单衣衫也不可能宽大到再装下它,那样只要走动就会灌风进去简直像个两头通风的麻袋,但小家伙还是乐此不疲,在怀里拱来拱去,要去找口袋里并不存在的零食。

  口袋里没有又香又咸的美味,也没有散发着独特-诱-惑力的源核,常冠一把把小家伙抱起来,发现灰头一双乌溜溜的眼睛到处转个不停,就知道这家伙的粗大神经没有受到影响,看来有伙伴在身边,它胆子就大得出奇。

  “唉,灰头又长肉了,肉嘟嘟的哪里有你父母的样子,不知道吧,连家都快没了,还是没心没肺的...”常冠伸手捏着灰头额头上的独角。

  他对灰头额头上因为特殊能力变化出现的外在变化很有兴趣,每次抚摸它的时候都会不自觉朝独角移动,小家伙则不太不适应常冠的动作,它喜欢挠痒摸头捋毛,唯独不喜欢独角被捏来捏去,只要常冠伸手过来,它就很不满的摇晃着脑袋,下意识的使用元素控制能力,独角上泛起残烛般的微亮光芒,然后飞快挣脱常冠的怀抱,跳下地去转眼消失。

  喊它它也不回头。

  奥加安察觉到常冠的情绪变化,安慰道:“家还在的,枯树的地下根系已经腐烂,没发生今天的事情迟早也会倒塌,主人你如果喜欢,可以在老地方再种上一棵树,一模一样的树,只要几个幽月夜就能长很高很大。我一直记得部落年老长辈的告诫,家,不是一个地方,不是什么东西,而是组成家的伙伴,只要伙伴还在,家就在。”

  黑斯格连连点头。

  常冠大感意外,他都不知道奥加安这么会说话,抬头问道:“真的?”

  “哈哈,当然是真的!”黑斯格张着嘴笑:“我在草原上生活了那么久,也不觉得那个黑黢黢的树洞是我的家,我的家在这里。”

   “你还敢提那个臭烘烘的狗窝?”黑斯格一打岔,常冠不自觉笑起来,他就不是个会被轻易打倒的家伙,比起以前的困难,枯树倒了实在不算什么。

  抓住倒伏的枯树树干丢到一边,任由地面的泥土垮塌下去,只有把这些依靠腐烂树根维系脆弱结构的泥土清理掉,重新搭建起来的住所才是安全坚固的,至于用什么做建筑材料...囤积有现成的砖块,再烧几窑差不多够用了。

  趁着天色还早,一起动手,清理的速度很快,其实真正垮掉的是位于地下火塘正上方的顶层,地道连通的两个地下仓库因为开挖的面积小,没有受到牵连,常冠下去仔细检查也没发现问题,只要不继续挖掘,一般情况是不会发生坍塌的,需要重建的只有这个不大的大厅。

  然后接下来的几天时间没干别的,先把家里的杂事处理掉,至少要有个舒服的睡觉的地方,然后才有-精-力做别的事情。

  短短几天之后,常冠发现一件很意外的事情。

  地面上的积雪开始大面积融化了。

  当黑斯格指着天边的一连片瑰丽红云说寒季结束了的时候,他还没反应过来,身边的奥加安也跟着欢呼寒季结束了,两个家伙猴子似的拍着手掌又叫又跳,常冠才慢半拍明白了什么...只要看到天边泛起朦朦胧胧的红霞映红一片云,就代表万恶的寒季结束了。

   挂在地平线之上的红云似乎就那么毫无征兆的出现了,奇异的现象会持续好些天,带来不多的光亮,那些沉睡的动物和等待复苏的植物会抓住机会慢慢恢复生命活力。

  “你们怎么知道红云出现寒季就结束了?”这样的问题常冠已经问了几遍,他对于类似的古怪现象还没有能力自己找到原因,结果只招来黑斯格和奥加安奇怪的眼神,然后理所应当的回答:“每一次都是这样,红云出现寒季就结束了,从我出生到现在这么多年,度过的每个寒季都是这么结束的。”

  常冠一阵沉默,他对黑斯格的答案当然不满意,简直跟废话一样。

  但是,不得不承认,对深渊里的这个黑暗世界,了解到的东西还是太少了,他很想知道到底是什么原因带来了足够改变气温的契机,但这往小了说是气候因素,往大了扯要涉及天文,以他目前水准根本不可能触碰那个层次的事物,没有能力也没有途径得到准确的答案,就像黑斯格和奥加安,他们只要明白一点,看到天边的红云出现就可以欢呼了,别的东西哪里有心情管它。

  常冠拍了拍脑袋,多看了几眼那似乎镀上一层金边的火烧云,似乎要把这一幕记在心里。

  重新建设地下住所的工作量很大,不是一天两天可以完成的,坍塌下去的泥土把火塘和床铺掩盖得严实,没办法在下面睡了,常冠把能清理出来能用的东西都搬到了窑边的隔间里,前些天化雪实在太冷了些,在地下睡着烧起火也不够暖和,只能学着黑斯格的办法,在窑门另一边也做出一个小的隔间,很简单的工作,只要砌起两面矮墙就成了,往里铺几层树皮加上兽皮,一张暖呼呼的床出现了。

   睡在里面果然比睡在地下暖和,享受着窑墙无时不刻传递过来的温暖,比直接烤火还舒服。

   地下的食物全部拿了出来,只够吃几顿的,之前不用做体力活,一天只吃一顿饿不死就成,现在有了新工作,清理地下的泥土重新搭建住所是个大工程,不可能再苛刻食物,一天怎么也要吃两顿,在吃的方面没办法节省,那么,这剩下的食物顶多顶多再支撑四天的。

  好在已经开始化雪,几乎一夜之间,沉睡了整整一个寒季的树枝上就冒出了嫩芽,而现在,已经是第五百二十九天,如果从黑斯格发现深渊小耳兽毛皮出现灰白小点明显征兆,预示气温持续降低开始计算时间,折磨着所有生命的寒季竟然持续了超过两百天,实在漫长得让所有生灵绝望。

   能够咬牙坚持下来的生命,都坚强得让人心生敬畏。

  家里的清理建设工作不是最要紧的,眼下最着急的事情是出门寻找食物。

  河流是最快解冻的,连常冠的领地都受到了余波殃及,距离盖洛费丹城更近的河流受到的余波影响更加大,如风暴掠过的余波直接把河面冻结成整体的冰块震碎,提前让整条河都活了过来。

  地面上的积雪还在顽强抵抗,站在河边已经可以听到哗啦啦的流水声,靠近河边都是碎冰茬子,但河面中央看得到欢快流淌的细流,敲碎近岸的表面冰层,下面也是顺流而下的河水,现在还没到大量化冰水位上升的丰水期,所以水流很快。

  有水就有生物,有壳的贝类估计还藏在泥巴里,但饿了一个寒季的大鱼小鱼早就等不及出来寻找食物,它们很贪婪,饿得太久,只要闻到食物味道立马蜂拥而至。

   这个时候去河边喝水绝对不是什么好主意,好在还能舔舐积雪解渴,没什么动物会冒险去河边,所以,河里的大鱼小鱼没有太多食物来源,可以想象得到,饥肠辘辘的它们一定在水里瞪着眼睛苦苦等待,说不定一些暴躁的家伙还会袭击同类。

  这怎么行?于是,爱心再次爆发的常冠带上同样富有同情心的伙伴们专门在石滩附近围出了一个漏斗状的陷阱,把特意冰藏的动物内脏抛进水里,那些长相凶恶一心想吃肉的坏家伙还有余力扑腾起大量水花,长着古怪花纹的鱼鳍一路飞快扑打,从深水区一直窜到浅水区里来,利齿狰狞的大嘴一张一合要去咬食物。

  举着木棒的黑斯格稳稳当当站在一块大石头上,一双牛眼瞪得溜圆,瞅准机会手里的木棒呼的落下,下手又快又狠专打大鱼,饱含力道的木棒只要砸中一心抢食的蠢鱼,它们就躺在水里翻了肚皮晕了过去。

  只顾着争抢食物的蠢鱼哪里招架得住黑斯格频频出手,大多连食物什么味道都没尝到就遭了毒手。

  黑斯格稍微移动几步,守着漏斗陷阱的口子,这个位置好,察觉不妙有心想跑的鱼儿被重点照顾,能够趁乱跑掉的是少数。

  收获不小,黑斯格笑得嘴巴咧到耳朵根,好在还没有得意忘形,知道水里蠢鱼有多难缠,别看它们在木棒下没有防抗能力,真要下水去抓它们,水里胡乱扑腾水花的蠢鱼保准叫你晓得什么叫厉害。有合适的前提条件,用木棒对付它们最好。

   所以,黑斯格始终站在石头上,用木棒把晕过去的鱼扒拉到面前,一条一条抓起朝岸边丢去,头也不回的喊:“接好了。”

  等在岸边的奥加安连忙伸出双手来接,抓住了一条顺手丢进挎在腰上的皮口袋里,另外一条没抓稳,掉在地上弹来弹去,水光油亮的鱼肚皮一闪一闪的,奥加安很吃力的弯下腰才把鱼捡起,招来黑斯格开怀的笑声,马上又丢来两条格外大的花纹鱼。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