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黑暗幻想 危险底线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四章 改错

危险底线 近洙 3047 2019.04.20 22:27

  河里的野生盐贝数量一直在减少,早先常冠独自采集速度不快,盐贝自身也保持着繁衍速度,看不到盐贝在减少数量。现在不成了,常冠经常带着两个帮手采集盐贝,一些原来藏在水面下的盐贝都因为水线下降捞了出来,盐贝再经不起高强度集中开采,要不是留一点让它们休养生息自行繁衍,早就可以都搬回家去。这一次行动,说是采集盐贝,倒不如说是为了把纯天然的岩盐搬回来。

   常冠的打算简单,准备开始进行取盐工作。

  还是没有工具,倒是有金属矿石了,却只能放在地上干瞪眼,空手可不能把金属矿石变成武器或者器具。

  黑斯格心虚得厉害,老是偷眼瞧主人的表情,确定主人真的处于急躁愤怒状态,心底直打鼓,老实说,主人对自己还是不错的,吃不好是因为主人自己都吃的一样东西,熏肉的存量的确不够几张嘴巴吃的,要不是主人出去太久,肯定不敢动偷窃的念头,记得主人多次言明,有很多事情是绝对不允许做的,尤其是偷窃,好像当时主人还说什么偷窃会成瘾,有一次就会有第二次,养成习惯,要想治好只能砍断伸出来的手。

  为了向主人证明自己确实有改过之心,也为了保住自己的手,接下来的工作黑斯格拿出了十足的力气,什么事情都恨不得抢着干,奥加安对黑斯格的表现很满意,老是把自己的东西朝黑斯格怀里塞,长了盐贝的盐矿石把黑斯格压得直鼓眼睛,本来想悄悄偷一下懒,但一看主人的视线朝这边移动,他又马上直起腰身,加快了脚步,从河边到家里这一段路可不近啊,背着盐矿石,一天下来要走上好几遍,其中滋味想必不会美妙。

  靠近河边,就能引得水面哗哗只响,鱼人堵住了下游,上游来的鱼没地方去就会自发聚集到附近来,不因为别的,只因为常冠时不时的会往水里丢气味大的食物,这种主动投食行为对野生生物有无可抵御的吸引力。

  投食吸引来鱼群长期逗留,方法得当总能获得新鲜鱼肉。不过那是之前,近段时间为了囤积食物,能弄到手的猎物没有一样放过,河里的鱼比陆地的猎物更容易得手,有点涸泽而渔的意思,好在只祸害了一段水域,等寒季过去,会有新的鱼群从上游过来。

  大一些的鱼少了,能跑的早跑了,死脑筋的则挂在家里的木架上等着风干。现在还在水里扑腾的是指头长短的东西,不像是鱼,长了甲壳,身上肉少不说,满嘴尖牙格外的凶狠,闻到血腥味一拥而上,它们没有让常冠动心的食用价值,关键是太小了,用过一次直接报废的鱼钩没做出第二个,就算有鱼钩估计也拿小鱼没办法,它们吞不下鱼钩,还能在深水浅水里自如游动,除非一次撒网捕捞很多上来,不然就不必打它们的主意。

   黑斯格对哗哗作响的河水充满了好奇心,不过光脚丫下一次水被咬得吱哇乱叫之后就老实了,奥加安则一心想用投枪继续扎鱼,他的办法倒是有效,但只适合对付大鱼。

  挖出来的小池子边堆了小堆岩盐石块,一天的工作宣告结束,今天很忙碌,几乎没有休息的时间,以最快的速度把河边的岩盐往回搬。

  主仆三个累坏了,常冠生起了火,今天吃一顿热的,明后天都不打算生火,哪怕树冠下的空气流动速度缓慢,烟气不会飘得太远,常冠也不会为了吃熟食冒险。

  黑斯格等到了机会,把破烂衣衫扒下来,没脸没皮的坐到常冠的身边,指着身上的新伤,小声说:“主人,黑斯格受伤了,流了好多血。”流血是真的,盐贝的边缘锋利,不小心在身上蹭一下保证是一道细口子,伤势轻重不说,看起来是比较可怜。

  “死不了就别摆出来。”常冠冷冷地说一句,把火烧旺,专心照看火上的食物,等着要吃东西的嘴巴有四张了,想要都填饱不是容易事情,烹煮食物的锅碗瓢盆还没有更换,曾经从水潭掠食者身上扒下来的厚甲经过长时间反复过火剐蹭生生薄了好多,眼看着要被高温蚀穿。但还没有找到替代的烹饪工具,只能将就着用,多坚持一天是一天。

  原始的烹饪工具容量有限,大概只能装下常冠和黑斯格食量的食物,烹煮一次怎么也不够四张嘴巴吃的,需要煮两次外加一些零食才够量,这无疑要多费时间,中途不能分心。

  黑斯格本想打打苦情牌,眼见自家主子好像无动于衷,只能乖乖挪到一边,奥加安也不理他,自个拿手指逗灰头玩。

  “吃饭了。”常冠招呼一句,几个家伙马上丢下手里的东西前来集合,早就分别有了吃饭的容器,灰头胃口最小,所以它没有用碗,常冠专门给它做了一个木槽,利于清理。黑斯格和常冠用的碗差不多大,只有奥加安,这家伙抱着最大的碗哼哧哼哧几下解决,完了才发现自己吃得又快又多,有些不好意思的把碗递给常冠,一碗是不够的。

  常冠给他加了满满一碗克罗克罗果实,干的是重体力活,只要吃得下就应该多吃。想了想,又夹起锅里的一块肉,示意黑斯格把碗伸过来,然后把肉放在他碗里。

  黑斯格高兴得眯起眼睛,什么好话都比不上实质的奖励,不要多,一块肉比什么都有用。

  “这是辛苦工作的奖赏,但不是纵容你再次犯错的底气,我再强调一次,有的毛病你必须要改掉,家里容不下一个卑鄙的小偷。”常冠说着,黑斯格猛点脑袋,也不知道听到心里去没有。

  第二天,黑斯格听到了鱼人那边有了大动静,特意赶过去观察过程。

  有动静不稀奇,翼魔带队来的恶魔队伍其实只比常冠慢一步,他们没急着动手特意等到今天,事先估计在观察鱼人部落,确定可以下手才骤然主动出击。赶来的战斗单位数量没有想象中的多,五个翼魔哨兵加上五个不会飞的强壮恶魔,以三个战魔为主力,异常凶悍的直接对鱼人部落出手,它们来的目的不仅仅是疏通河道,带着领主的命令也有惩戒鱼人部落的意思。

  战斗过程极为激烈,鱼人们或许不太清楚恶魔们的意图,却绝不会退让。

  只来了十个作战单位,但千万不要小看他们,尤其是战魔,任何成年的战魔都是暴力机器,极其擅长破坏,一柄趁手的重武器在手,对付小个头鱼人所向披靡,三个翼魔奈何不了鱼人部落,不代表十个明显经过搭配组合的小队还拿数量不是太多的鱼人没办法。

  最后结果可想而知,鱼人部落损失惨重,参战的鱼人战士大多都没机会受伤,一击毙命。那个使用木头法杖拥有特殊力量的年迈鱼人不出意外也在战斗中死去,堵水的堤岸被破坏得极为严重,换来的是一个翼魔的重伤和其他恶魔轻伤。

  残存地鱼人们不得不放弃占据河道岔口继续生活的计划,还能动弹的部落成员们朝更下游逃窜,恶魔们也不是没有吃亏,见识了鱼人们的厉害,大概也明白了什么叫群体的力量,见鱼人潜水逃走,没有赶尽杀绝的意思,叫嚣着鱼人再敢堵河就过来杀光他们,耀武扬威之后才离开。

  在黑斯格的嘴里,恶魔自然分外可恶,鱼人受尽欺负,只能带着眼泪放弃家园,只是他马上露出想要趁火打劫的无耻嘴脸,一脸兴奋问道:“鱼人走了,我们什么时候去采集灯草?”

  他才不会无缘无故把时间浪费在看戏上,对鱼人不会有什么怜悯,常冠早说过灯草可能有吸引飞虫的作用,想不明白吸引飞虫有什么用,但自家主子稍微一解释也就懂了,现在温度低不用忍受吸血飞虫的骚扰,但只要温度升高,飞虫产下的卵可以在几天之内变成黑压压的成虫,须得及早准备应对措施。

  奥加安一听有办法减轻飞虫带来的烦恼也兴奋起来,不断催促常冠快些行动,对于飞虫的讨厌程度,大概他才最有发言权。

   常冠只摇头,示意两个家伙别急,心浮气躁不是成事的心态,鱼人反正放弃了河道交叉口,种植下去的灯草要么被带走,留下的也不会一天两天之内长腿跑了,要么还留在原地。倒是鱼人和前来找麻烦的恶魔还没有走远,不希望有它们有一方发现自己藏身的位置,多忍耐些时间才稳妥,打发黑斯格再去盯着,自己则抱着一个老树根桩子琢磨。

   这是一个彻底死亡的老树根,中心腐烂了不少,黑黑的极为难看,也别想依据直径或者木质密度推断出树龄和种类,见识过水的威力之后,常冠发现自己之前的一些常识放在这个黑暗世界不一定是可行的,之所以把老树根挖出来,看中的是它水桶似的直径和已经腐烂的中心。

  这能做成一个装水容器。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