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黑暗幻想 危险底线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八章 新食物

危险底线 近洙 4980 2019.03.28 20:52

  把水潭的周围重新清理了一遍,把有毒的,没有利用价值的植物拔除,为了给余下的植物创造更好的生长环境,只能把挤在一堆的植物移植到周围,尤其是那几株产出香料的植物给了特殊待遇,独占一块好地方不说,常冠已经把浇水这项大事变成了曰常工作,喜水的植物种植在水边,至于其他稍微远些的地方,每天少不了浇一次水,整理出田垄之后,一小块菜园逐渐成型。

  常冠到底没能摆脱印刻在骨子里的习惯,他很清楚,自己的本能里就有种东西的习惯,这是一个伟大民族的灵魂所在,也是农耕民族和游牧民族最大区别,家里挂了再多熏肉也不能让常冠安心,但只要看着浇水之后水珠莹莹的植物,马上找到了心灵寄托,土地一直是慷慨的,包容一切,不管是落叶还是尸骨,土地总能接纳,孕育生命,哪怕只是随意丢下一颗种子,最后回报的极有可能是满满收获。

  恶劣的环境也不是没有好处,至少常冠不用担心自己有一天会把土地里东西吃光,守着水潭,守着菜园,饿不死了。

  结果才过两天,本来长势不错的植物遭了毒手,菜园里多了些脚印,被糟蹋的东西损失难以估计,要不是发现得早及时补救,移植之后根系没长好的植物可能死亡,让常冠相当气愤,也提高了警觉,查看痕迹之后确定祸害植物的是深渊小耳兽,心头更是紧张了几分,猎杀它们的时候恨不得深渊小耳兽满地乱跑,常冠也很清楚这种贪吃家伙有多么可恶,尝到甜头之后一定会来第二次,并且有在附近打洞的恶习,连通地下庞大的通道之后,不知道会引来多少同类祸害常冠的心血。

  为此拿出了十二分的斗志,把附近的仔细搜索之后,蹲守在水潭不说,还派出越来越不安分的灰头钻到地下搜寻。

  不知道灰头的成果怎么样,只看到这瘦不下去的肥鼠钻来钻去玩得开心,偶尔冒头也没有心思搭理常冠,它天生用来挖洞身体结构终于找到了用处,俗话说的好,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的儿子会挖洞,灰头的父母是挖洞的行家,没来得及教导它什么,却不妨碍自行领悟看家本领。

  指望灰头是不成的,正是喜欢玩的时候,只能靠自己双手来完成任务,如果只是深渊小耳兽的话,那不是难事,挖出两根红眼睛骨头丢在周围随意用枯叶盖上,威慑的作用还不错,抓住一只不怕死的深渊小耳兽之后,算是解决了麻烦。

  想想还觉得不稳妥,在四面八方布置了不少陷阱,挖坑挖沟,往里面丢荆棘,在下面栽削尖的木桩,盖上一层枯枝,小的动物就算了,要是稍微大些的动物敢过来,掉下去少不了苦头吃,为了保住水潭,常冠可是相当的下功夫,它们不能自己从陷阱中挣脱的话,被常冠发现了肯定逃不掉厄运。

  脊刺兽的毛皮做成了衣服,说是衣服有点牵强,因为上衣完全是两块毛皮拼接起来的,两边缝合之后留出三个大洞,把身子套进去,脑袋和胳膊伸出来,下身更加简单,套在身上,算是有了基本防护,纯手工制作的衣服穿在身上硬邦邦的咯得慌,这还是脊刺兽的毛皮质地较好的缘故,没有鞣制过也能穿,手艺和材料的限制下只能达到目前的水准,常冠相当满意了,比光着身子要强很多,只要把露在外面的部位用植物枝叶和泥巴糊一层,水潭里滋生的飞虫拿他是没有多少办法的。

  把水潭附近处理好之后,生活又重新回到了原来模样,每天的主食是跑不掉的大头蚁加植物根茎,平安度过第二个百天之后,常冠坐不住了,说是少吃肉尽量节省,其实家里的存粮还是不知不觉的减少,没有后续来源的食物只出不进又能支撑多久,常冠看在眼里急在心里,食物的压力让他不敢放松,回味着短暂几天有肉管饱的好曰子,他知道守在家里是行不通的,在一个露珠挂满植物枝叶的清早,他带上必备工具,又朝河流出发了。

  获得传承记忆之后有一个很大的变化,走在密林里的时候,常冠已经放松了很多,不知道是哪里来的底气,可能是手里的吹箭,可能是支撑异化整个手掌的魔之力,也可能是已经消失无踪的红眼睛们,按照常冠的估计,未来的几天到十几天之内,从家里到河边的一片区域是安全的,这是清空掠食者的作用,新的掠食者到这里之前,常冠可以放下一直提着的心。因此在密林里行走的速度无形快了许多。

  河流和水潭的作用差不多,水给了生命的保障,但水潭的水量和河流没办法比,而且河边和水里有很多更加容易获得的食物,来河边喝水的动物也多得多,常冠本来有心在河边蹲守,有了吹箭和角匕,他有了猎杀较大猎物的想法,结果只看得到成群的大型野兽大摇大摆蜂拥而至,它们搞出来的动静是最大的,相信之前也是一直用这个办法抵挡诸如红眼睛的袭击,很有效的办法,常冠也只敢看看,肉山一样的野兽别说是成群活动,就算一头单独出现,常冠也不敢冒险。

  蹲守的时候倒是可以看到小动物出没,但这些家伙也狡猾得厉害,喜欢跟在大型动物身后,偶尔看见的落单的,也是在视线中一闪而逝,能够活下来的动物又怎么可能不机敏,它们的保命手段也许不高明,却极为有效,常冠只能干瞪眼。

  发觉等待不可能有收获之后常冠果断放弃了多余心思,乖乖去找容易得手的食物才是正经事情,之前特意留的动物内脏带了一串过来,准备用来当做鱼饵,河里的鱼丑归丑,肉少些难吃些都不要紧,只要依旧蠢笨,常冠就愿意捉上来。

  找到先前过河的浅水滩,先查看河流上下游确定没有危险,低头翻动因为浸水变得黑溜溜的石块,搬开石块,总有惊喜,每次都要感慨一番河流的慷慨,每一块石头下面都是小小的世界,怪模怪样的鱼虾贝纷纷落进篮子里,惊慌失措的跳来跳去。

  灰头胆子很大,在浅水里闻来闻去,看到常冠把臭烘烘的内脏去掉树叶丢进身前的时候,它也会站直身子歪头看着,水花哗啦一响,又看到熟悉的鱼鳍搅动水面,不用常冠提醒,它以最快的速度躲到了常冠的脚边。

  上一次只是洗刷头骨有些气味就引来了不少丑鱼,这次常冠拿出了内脏做诱饵,引发的场面当然更加壮观,瞪着鱼泡眼,张合嘴巴的大小鱼儿拼命想接近诱饵,它们数量太多了,挤在资源并不多么丰富的河流里,平常有点食物都是哄抢争夺,一直吃不饱,终于等来了吃肉的机会,各个表现得非常兴奋。

  手里拿一根木棍,这是用来打鱼的,看到有鱼摇摆尾巴离开深水区朝内脏靠近,毫不客气的一棍子打翻,往篮子里一丢了事,轻轻松松捕获一条鱼。

  大概也只有这蛮荒世界才能体会到木棍打鱼的感觉。

  河中央水流涌动,表面看不出什么来,聚集在一起的鱼群忽然散开,有那不死心的犹豫着,没等冲出深水区就被背后的某种东西拖入黑暗消失不见,渐渐平静下去的水面没有冒出一个气泡,站在浅水区里什么都看不到,常冠敏锐感觉得到水下来了个大家伙,以最快的速度抱起灰头转身离开浅水区,脚踩在岸边的土地上时才回头惊疑不定的观察到底是怎么回事。

  当做诱饵的内脏还在浅水里,篮子里昏过去的鱼偶尔甩动尾巴,无力的张合嘴巴抢夺着空气,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

  但站在岸边能感觉到水里的东西没有离开,一直没有放弃诱饵的鱼群只敢在下游时隐时现,了不起吐几个泡泡却怎么也不敢过来。常冠没有离开也没有去拿篮子,安抚了有些恐慌的灰头站在原地,如果有光线的话看清楚水面下的东西不难,可惜黑暗把河水也渲染成了黑色,对方只要不搅起水花,常冠没办法推断出水下生物的体型大小和具体位置。

  直觉僵持下去没有好处,常冠却不想放弃,浅滩地形才能制造出简单的捕获方式,换到其他地段河水变深之后常冠根本不敢用饵料这么玩,浅水里拿根木棍可以解决的鱼群,换到深水处则会变成难以处理的麻烦,一根木棍是对付不了它们的。

  好在那水里的东西应该也没办法爬上乱石滩,咬不到躲到岸边的常冠,一样被内脏的气味吸引着不肯走。常冠等待之后小心上前取回了篮子,至于内脏则一棍子挑到河中央去,一张大嘴从水面下冲出来,一口咬住便拖进黑暗中。

  搅动的水花里依稀看到鱼鳍出现,比其他鱼个头要大得多,既然是河流,显然不可能只有一种鱼类生存,吃肉的鱼多了,能够生存下来的肯定有特点,大鱼吃小鱼在哪里都是自然法则,小些的鱼基本活不下去,那就只有更大的鱼才能占据生存空间。只是常冠没想到这把鱼群当做食物的大鱼似乎比自己的想象还凶猛些。

  不解决掉它,常冠是不敢靠近深水区了。

  诱饵没了,篮子里的收获完全达不到期望,水里一样的热闹,那大鱼吃剩的残渣够鱼群争抢一阵了,常冠只能站在一边看看,知道了水里的危险,再不会轻易靠近,想着应该琢磨些办法把水里的危险解决掉,这一次没有准备就算了,把篮子里的鱼清理内脏之后一一丢下去,看着鱼群一阵疯抢,确定那大鱼是走了,吃饱之后短时间应该不会转头回来。

  本来是要多抓些鱼回去补充家里的储备,结果被意外搅乱了计划。把灰头放在身边,这家伙被水里动静吓得不敢近水,只能挨在脚边一心想重新回到温暖怀抱。

  没心思管这胆小家伙,胆子小不是坏事,但要看是什么时候,水里的危险又上不来,有什么好怕的,关键是不能给灰头一种错觉,遇到危险,需要的是面对,知道无法战胜还可以依靠自己逃跑,缩在脚边是怎么回事?小时候宠坏了,长大还不得时刻抱着?常冠从来没想过养宠物,所以现在根本不管它,自顾搜寻石头缝里藏着的食物。

  有这条河流在,抓不到鱼也不会让常冠空手跑一趟,只是这样一来收集食物的速度不免慢了下去,而且乱石滩的面积不大,有限的食物搜索一次过后需要休养足够长的时间,无法承受常冠频繁的索取。

  篮子还没装满,搬开石头就找不到什么东西了,常冠低头四处看看,确定附近自己并没有踏足过,这很奇怪,好像在乱石滩中有一条无形的分界线,往回走几步,石块间不止有动物光临的痕迹,石块间能看到点缀其间的植物,水生动物出没其间,走回原地,乱石滩成了真正的乱石滩,除了石头什么都看不到。

  提起小心朝前再走几步,脚下针扎似的刺疼,走到岸边查看一番,只见脚底板开了一道口子,伤口细细的一条伤很利索,刮出伤口的东西应该是利器。本来这是小事,光脚走路哪有不受伤的,但是常冠之前一直都是光脚走路的,不管是攀爬枝丫横生的树木,还是丛林里跋涉,甚至在峭壁上爬来爬去,一双脚板早磨出了厚茧,很久没有受过伤了。

  至少一般的石块或者树茬是不可能刮出伤口的,简单处理伤口止血,再次来到刮伤脚的地方,从石块缝里摸出一块贝壳。

  黑黢黢的贝,外形是微带弧线的梯形,贝壳的生命早已经消逝,但这壳还是油亮亮的,拿在手里没有出奇的地方,只有偏转角度时,才能勉强看到一抹冷光闪过,手指在边缘一摸,生疼生疼的,不出意外的割了条口子。

  光只是看锋利程度,挂在腰间的角匕要比这贝壳差了好几个档次,而且在常冠的记忆里,能够轻松割破手指的利器只有大多是人为打造的用具,自然生长的动植物是极难出现锋利边角的,但手里的贝的确是异类,有这一个,肯定有其他的,低头在石头里搜寻一番,好家伙,随意搬开一块石头,底下以这种贝最多,偶尔有其他东西也都是残骸。

  恶劣环境里能存活下来的生物都有自己的手段,除非有自己的强势特点和明显优势,不然做不到霸占一块地方,何况是近水的石滩。常冠小心观察一圈,然后就在一块大石头上看到了活的贝,一片一片极有规律的爬满了石块,像是鱼鳞一片挤着一片,层层叠加硬是把一块石头表面占据的满满的,黑色的贝连成整体和背景融合得极好,不仔细看还以为只是一块怪模怪样的大石头。

  所有的贝边缘都是一样的锋利,泡在水里则会伸出两根细小触须在水里晃来晃去,常冠还没走近,它们便被惊动,收起触须用冰冷冷的壳面对不怀好意的来客。

  必须要承认一点,这种集中生长并且有锋利边缘的贝生存策略是非常好的,动物们哪怕浑身披甲尖牙利爪,却极少会在脚板上做防护,为了隐蔽和保证行动灵活,绝大部分的动物脚板都是柔软肉垫,利于移动却不可能同时兼备防御能力,柔软的脚心实际上比其他部分更加容易受到伤害,尤其是在乱石堆积的水里,一不小心一脚踩上去,那后果一定不好。伤了别的地方不致命的话影响还不大,但如果伤了脚板影响行走是小事,踩踏地面污染伤口导致伤情恶化那是会致命的。

  为了自己的嘴巴和脚板不受伤害,相信没什么动物会尝试食用刀刃一样锋利的贝,因此,这一小片石滩成了贝的乐园,它们没有浪费繁衍壮大的机会,看起来发展得极好,常冠已经看到了很多被贝壳包裹的石块。

  对只有爪牙的动物来说无从下嘴的东西,对常冠来说却是最容易获得的食物,他有工具用,用角匕撬下一个贝砸开,和别的贝没什么区别。因为有壳保护,贝肉算得上是优质的食物,想着回去煮一碗生鲜汤配上几根嫩茎草叶,嘴巴里的口水便泉涌而出,之前也是缺水缺得厉害,一天天的只能保证不被渴死,在露水收集器里小心收集露水,好不容易有了水可以随便用,常冠最喜欢做的就是把手洗干净之后喝上一碗汤,管它是什么汤,有点油荤心满意足。

  既然发现了新的食物,出于基本的谨慎,先装上少些带回家去,确定可以当做食物再过来走一趟。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