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黑暗幻想 危险底线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一章 短矛

危险底线 近洙 3985 2019.03.19 20:40

  喂灰头吃了东西,它睡一觉醒来,状态恢复得差不多了,事实上幼崽在父母亲自照顾下,不太受待见的它也是经常饿肚子,对饥饿的承受能力和适应能力比常冠想象中要强得多,何况常冠手里食物供应一只幼崽吃还是没问题的。把肚皮撑得溜圆,灰头再一次幸福的闭上眼睛呼呼大睡。

  “食物只够今天再吃一顿。”看看篮子里的东西,因为多走了不少路程,从河边带出来的食物吃掉了一半多,大多是取出肉来晾干食用,味道和营养比素食要强得多,小恶魔的肠胃果然强大,只吃一两顿尝个鲜完全没有问题,只是遗憾没有多带些回来。

   值得一提的是,从土堆上采集来的真菌吃下去之后没有不良反应,不错的味道难以忘记。

  以后食谱上多了新的食材,将极大改善常冠的生活。

  吃掉篮子里的食物勉强能挨过一天,常冠不由得生出一种无力愤恨的情绪,他只是去水潭边采集些草根填肚子也会招来游荡者的窥视,被吓得不敢回家也就算了,现在吃光了食物,又必须要去水潭边采集食物。

  谁知道游荡者会不会还等着常冠这顿大餐送上门去?

  暗暗磨了尖牙,转头看向墙角的石块,那是昨天费尽力气带回来的宝贝,尤其是尖锐的锥形石块,制作成武器之后,应该能叫游荡者尝尝厉害。

  现在缺的则是一根趁手长杆和足够细长结实的绳索。

  不缺原材料的密林里要找一根笔直的长杆不容易,植物生长速度是快,也都争取尽早占据上层更加好的空间,令人沮丧的是,不管是树木藤蔓还是地上的根都因为外界原因形状各异,植物的生长从来只考虑适应生存,长得不直才是正常的。

  一些树木的主干倒是模样不错,一根根的笔直朝天,常冠只能看看,细的都有碗口粗细,不是空手能够弄断的,何况要把树干变成合用的长杆,需要很多加工工序,目前常冠没有任何可以加工的工具,自然想都不用想了。

  绳索在密林里不难找,一些细的藤蔓极为结实,如果要细的绳索,花费一些时间和耐心把藤蔓的纤细撕下来搓揉成细绳也相当让常冠满意,他本来不打算做一个多么好的武器,第一次动手,一些瑕疵可以无视。

  藤蔓不难找,缺的是长杆,四处转悠一无所获,想起一个好地方可能会有合适的原材料,一路寻找过去,杂乱的灌木和几颗红色的硕大果实还是老样子,那果实的下方,根根洁白的骨头半埋在枯枝烂叶里,黑色的不知名虫子在其间起起落落。

  和上次来的时候没什么两样,这里被常冠取名为食肉花陷阱,果实是诱饵,而那看一眼足以做几天噩梦的猎手藏在果实下方,当被饥饿折磨得无法忍受的动物想要投机取巧取得果实的时候,陷阱会突然触发。

  至于铤而走险的动物们的下场,地上的白骨是最好的证明。

  常冠只是看了红色果实几眼便收回目光,盯着地面上的骨头寻找起来,这里是埋骨地,难以想象食肉花是怎么杀死如此多的动物的,期间甚至看到几根长度超过一米的肋骨。

  拥有这种长度骨头的动物想来身高会超过两米,照样没能逃脱陷阱。

  常冠暗暗提起小心,他开始明白,自己有些低估这陷阱的威力了,自己不是来吃果实的,但要是陷入陷阱,只怕一样会重走地上白骨的老路。

  但半埋在枯枝烂叶里的骨头是常冠一直想要的原材料,长度是够的,比木材坚硬得多,实在没有更好的代替品了。

  绕着陷阱转悠半天,没找到下手的好位置,倒是又惊动了那埋伏的植物,由花朵异变成的大嘴只有牙齿,没有眼睛,却一直用正面对着常冠转圈,起先还不明白一株没有视觉能力的植物怎么锁定自己位置的,直到退开一些距离,常冠才发现原因,它是植物,地下自然根系极多,不说延伸多远,陷阱附近可以做到精准感应。

  可以确定常冠到来的第一时间,食肉花就发现了它,偏偏常冠在附近转悠不上当也不走,才引得它出现。

  弄明白陷阱的基本触发原理,常冠信心大增,找来一根分量足够的朽木,站在食肉花的攻击范围之外,用力丢到另一边,朽木落地,食肉花果然触电一般转向那一头,并发生轻微的嘶嘶声,扭动了身躯试图攻击本该出现的猎物。

   趁着这段时间,以最快的速度探出前身钻进胡乱缠绕的藤蔓里,抓住一根相中的骨头飞快朝后退去。幸亏骨头仅仅半掩在枯枝烂叶中,没有接触到泥土,一扯轻松拔了出来。

  常冠高高提起的心放松了一些,却感觉到挨着自己身子的藤蔓全部活动了起来,感触到常冠这个异物的存在,马上扭动着纠缠而来,被欺骗的食肉花自然调转大嘴优先攻击常冠这个已经侵入自己领地的家伙。

  常冠浑身的寒毛猛的炸起,他突然明白了一件事,周围胡乱纠缠的藤蔓竟然也是食肉花的身躯,也一样能够像动物一样迅速活动。倒是解释了为什么大块头的动物也没办法挣脱陷阱的原因。

  留给常冠的时间不多了,好在事先留了一份小心,只探出半个身子,为的是预防突发状况,发觉危机,双腿爆发力道一蹬,扯着一根骨头连续后翻了几个跟头,离开了陷阱范围。

  心有余悸的看着所有藤蔓都缓缓扭动的植物陷阱,常冠的脸色很难看,他还只是拿一根骨头而已,要是真去摘果实,哪里有命出来?

  那食肉花只是在发出轻微的声音,失去攻击目标之后它也没办法追击,好在果实一个没少,便停止了无意义的行为,慢慢收回躯体,恢复平静,它比任何动物都要有耐心,而植物的优势可不仅仅只是耐心而已,这一个猎物逃脱了,有更多的时间等待下一个上钩的猎物。

  常冠花了一些时间平复激荡的心情,取一根制作武器的长杆都要冒极大危险的事情实在考验承受能力,再一次告诫自己,除非已经有绝对把握,不然都不打陷阱里果实的主意。

  冒险的收获还不错,骨头长度和形状都让常冠满意,不需要打磨外形,只要处理一下菱角尖头,能够固定石质枪头足以。

  忙碌的时候,时间总是过得极快,估算了时间,今天过去了一半,要是不抓紧一些,只怕天黑都没法子完成,而对食物的需求容不得半点拖延,盘算着,今天晚上搞不好又要赶夜路出门了,为的只是在饿肚子的时候有东西吃而已。

  饥饿,永远是最可怕的梦靥,常冠宁愿再次面对游荡者,也不愿意躲在家里忍饥挨饿。

  有了原材料,接下来的事情简单,磨去骨头一端的棱角,搓揉出细绳,至于尖锥石块的处理需要动用魔之力,异化手指之后,在尖锥的底座上抠出一个孔来,把磨好的骨头捅进石块底部,细绳做简单固定,一根再原始不过的短矛出现了。

  全部长度不到一米五,不能劈砍,不能摔打,但是笔直的捅刺是没有问题的,万一对上游荡者,至少不是毫无抵抗能力。

   常冠很满意自己第一次的劳动成果,拿上篮子和短矛,给灰头留下食物,重新布置火种确保几天之内不会熄灭,出门而去。

  要抓紧时间了,争取早些到达水潭。

  这一次出门的目标和往常一样,却又不一样,有可能再次遇到游荡者的情况下,由不得他不紧张,防身武器除了给自己一些心理上的安全感,实际作用相当有限,如果遇到游荡者,凭一根短矛是没办法战胜它的,一头成年游荡者体重起码超过三百千克,一爪子可以拍断几根手臂粗的树干,实力的巨大差距,不是手工制作的原始短矛可以弥补的。

  在必须去觅食的情况下,要做好遭遇游荡者的准备,跑不是办法,常冠盘算着,能不能利用已经拥有的条件,杀不掉游荡者,也要重伤它,要它吃个大亏不敢再来。

  一路思索着应对办法,赶到了水潭边。

  出门的时候已经不早,路上走得急赶到地方的时候已经天黑,来都来了肯定要先采集食物。

  先仔细查看了四周,没有看见游荡者,但有个很打击胆量的新发现,水潭周围潮湿的泥土多了不少痕迹很深的新鲜脚印,很可能是今天比较早的时候或者夜里留下的,看到脚印前段尖长爪痕,常冠的心猛的一沉,没有别的动物会喜欢在附近晃悠不走。特别是知道水潭里有什么东西,附近没有猎杀动物的机会,无缘无故逗留当然有目的。想来想去,只有那游荡者可能会时常来附近转转,它来的目的已经不是觅食,而是因为记仇。

  受的伤吃的亏,没道理躲起来舔舐伤口把暗亏吞下肚子。

  大部分动物的思考方式很简单,除非它发自内心的知道害怕了,甚至死掉,不然它会等机会找机会报复回去。

  至于是报复水潭里的掠食者,还是想再次追踪常冠,这不好说。

  “怕什么来什么?”常冠苦笑着扯了嘴角,抓紧时间行动起来,如果行动够快,吃饱并装满篮子之后,马上离开这里会降低风险,等下一次来,最少是两天之后的事情,不管游荡者那时候还在不在,头疼的难题也都留到两天之后。

  相对游荡者,一直潜伏在水潭里的掠食者在常冠看来顺眼太多,它守着水潭,守着取之不尽的食物等着常冠光顾,只要不靠近水边,它不会冲出来攻击谁,常冠可以安心采集食物。

  同样的事情重复了多次,熟练度高了,效率提高不少,游荡者随时可能出现的情况下,常冠恨不得四肢并用,一边朝嘴巴里塞,一边往篮子里放,以最快的速度完成工作。

  水潭里的水汽悄悄弥漫开来,水生植物枝叶上凝结出水珠,沾在常冠身上,他打了个寒战,总觉得黑暗里已经有一个庞然大物悄悄在靠近,一刻也不想多待,提起篮子短矛便走。

  为保证安全,常冠又选了另一个绕路的方向前进,虽然游荡者如果跟来,往哪里走结局不会改变,他还是愿意多麻烦一些。

  没走出多远,前方的黑暗里响起哼哧哼哧的声音,空气从喉咙里穿过的低沉声音格外清晰,常冠站住了脚步,他什么都没有看到,只能听到声音,而能发出这种动静的生物必定是个大家伙,和它遭遇没有任何好处。

  如果转身逃跑,那是愚蠢的做法,听到声音的动物跑起来比常冠要快许多,而逃跑的行为本身是一种明显的示弱,把后背留给对方,激发对方的攻击-欲-望,生存几率降到最低。常冠能想到的保命方法是爬树,爬上最近的大树。

  个头大往往意味着爬不上树,一个树上一个地面,基本安全是可以保证的。

  为求保命,常冠对任何一种有效的保命技能都相当熟练了,特别是爬树,较为修长的四肢简直是为了爬树而生,以比猴子还灵敏几分的速度上树之后找了一根足够粗的横枝躲藏,篮子挂在另一根树枝上,拿着短矛静静等待。

  黑暗里,高高的脊背一起一伏悠闲活动,非战斗状态中,大家伙们都是一副悠闲的模样,一路走来,时而低头在地面上嗅着,此时的黑暗已经影响到视觉的作用,它更加习惯用嗅觉寻找食物,偶尔从枯枝烂叶里找出什么东西,舌头一卷进了嘴巴,吧唧吧唧吞下,只当了零食。

  吃这些东西当然不能饱肚子,但是它没有离开的意思,不为别的,仅仅是因为身躯上的伤口在提醒它,高傲掠食者的尊严需要捍卫。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