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黑暗幻想 危险底线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一十一章 出了问题

危险底线 近洙 2990 2019.06.04 23:19

  第五百天,是个关键的曰子,常冠专门跑到记录天数的墙壁前,很郑重的把写的正字都擦掉,凑齐五个圆圈,一再对比记忆确定数字没错,咧嘴一阵傻笑。

  站在身边的黑斯格很仔细的研究了土墙上的一切,他只知道主人总会捣鼓一些看不懂的东西,在毛皮木板石板甚至墙壁上写写画画,把空白地方用一些不明含义的东西填满,早知道墙壁上的符号肯定也代表着什么,但主人没解释,他实在没明白五个随手画的圆圈有什么好看的,能自顾自笑半天。

  “五百天啊,竟然坚持了下来,果然潜力这东西就是要逼迫才有的。”常冠握紧拳头,踌躇满志,只要看到这些代表时间的简单记号他就有了希望,满心的斗志,只有自己才知道当初有多么艰难,既然坚持了下来,就说明已经适应了黑暗世界里的一切,不管是身体素质还是意志都达到了生存的要求。

  现在,他大可以骄傲的说,只要安安稳稳的规划好未来,不出差错,他能在深渊里继续活下去。

  “五百天吗?”黑斯格满脸迷糊的抓了抓脑袋,他从来没有想过记录确切的时间,对天数年岁没有概念,当然不会明白五百天背后的意义。

  给自己打了气,走上地面,看到的依旧是不变的白色世界,不由得垮了脸轻出一口气,任谁连续看几十天同样的银装素裹一片白也会看厌的,缺少像太阳那样的恒星提供热量,也就没四季终始的说法,没有强大外力施加影响帮助气温回升,要这死沉沉的世界自行从寒冷中摆脱出来,那需要的时间太长了,长得让生活在这里的所有动物都绝望。

  自从家里只剩下肉食,连圆萝都消耗了干净,曰子就很不好过了,角裹的肉很多,当初拿回来的时候,光是切块熏制就花去了五六天时间,肉干熏肉堆满了仓库,但过去几十天,也扛不住几张嘴嚼谷的,有食物就没有资格挑三拣四,走远路出去采集素食无疑是蠢事,干一两次就好了,频繁的出门因此消耗的能量根本补充不回来。

  后来,肉食的消耗速度超过预期,为了省下食物只能减少活动频率,勒紧肚皮挨时间,一天只吃一顿,吃了东西能不动就不动,黑斯格说,他在草原上独自生活就是这么过来的,不挨饿的寒季根本不是小恶魔所熟悉的寒季。

  再不化冰,常冠觉得自己坚持不下去了,毕竟,已经过了整五百天又勉强磨蹭了二十三天,别看只有二十多天,这只能算整数零头的二十三天感觉比一个百天还难熬。

  盖洛费丹城,一样被坚冰和积雪覆盖,贯通小城的河流跟上游情况一样没见丝毫解冻的迹象,那些在外面过不下去跑到城里寻求温暖和食物的恶魔都被困在城里出不去。

   每个寒季到最近的小城缩着几乎成了捱过寒季最好的办法,在条件格外艰苦的时候,外来的恶魔经常比小城里常住民多几倍,他们占据巷道转角位置,差不多的破烂乞丐装扮。

   别看这些家伙面黄肌瘦,实则比全凭本能行事的野兽还危险,饥饿和寒冷把他们折磨得没个好模样,为了活下去,他们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

  黑塔边的石屋里,领主盖洛费丹也坐不住了,他就算不太喜欢管理小城,但眼睁睁看着情况恶化,城里的治安状况一天不比一天,恶魔卫队时常巡逻照样有争吵打架的,一支流动治安力量根本镇压不下来。

  那些无处可去饿得前胸贴后背的流浪恶魔是极其不稳定的因素,今天他特意出去转了一圈,看到是成堆的乞丐,那一双双绿油油的眼睛只会停留在路过恶魔的口袋上,看到包裹鼓鼓的,眼睛里只有火热的渴望。

  之所以没有立马行动,大概是在犹豫比较风险。

  恶魔卫队还有威慑作用,但随着时间推移,恐惧在饥饿面前越来越无力,活活饿死和铤而走险二选一并不需要太多时间犹豫。以往不是没有发生过抢劫甚至暴乱,只要有个苗头起来,平时没什么胆子的流浪恶魔就会纷纷默契行动,恶魔卫队反应不过来,就连盖洛费丹这个领主都不可能反应过来,得手的恶魔趁乱离开混乱中心,没有围墙限制,随便往哪个方向走钻进密林,去哪里抓他们?

  眼下暂时还没有发生首例抢劫事件,但也弄得那些还剩下些食物的恶魔不敢出门,把自己的东西藏着轻易不拿出来。常住民和流浪乞丐都在忍耐,等到再也忍受不下去,到了极限边缘,也就是爆发混乱的时候。

  盖洛费丹很清楚那意味着什么,他固然有绝对实力不怕统治地位动摇,但小城出点什么状况都会切实伤害到他的利益。如果连购买房屋居住的常住民的利益都无法保障,还会有新的恶魔愿意定居盖洛费丹城吗?连居民都没有了,他这个领主靠什么吃饭?

   可惜的是,盖洛费丹实在不擅长解决这种伤脑筋的麻烦事,没办法从根源上解决问题,他也没想过寻找妥善办法解决了问题,一直都认为只有长期住在城里有房屋的富有恶魔才是值得他庇护的居民,外来的流浪者根本是蹭好处的,天冷了聚集到城里,占据着各个角落,等温度回暖,他们又走得干脆,从头到尾都没有对这个城的主人贡献什么。

  不值得他费力气保护。

  而且流浪恶魔难以管理,一旦出现什么意外,就像现在这样,寒季的时间比以前长了那么一点,立马成了隐患。

  还不能下重手驱赶他们,必须要小心翼翼的维护微妙的局面,拖到温度回暖才算完成任务。如果没控制好力度,先点燃导火索的极有可能是来自领主的一句话。

   每每到这个时候,盖洛费丹就心烦得厉害,有段时间没叫那个魅魔来厮混了,没心情。

   吃下老大一块烤肉,盖洛费丹嘴也不擦,长吁一口气,看看站在一旁木头桩子似的坦措尔齐,问:“你确定现在已经过了时间?寒季没有如期结束,是哪里出了问题?”

  “是的,我的主人,我很确定,按照天数计算,早在十天以前就应该出现红云,如果是上个寒季的这个时候,外面已经开始大面积化冰,可以看到植物抽芽。但现在我们看到的是外面的积雪没有融化迹象,河面冻结的冰层没有变薄。可以猎杀的动物全躲在窝里,密林里能找到的只有树和积雪,本该离开自行寻找食物的恶魔们困在城里,就连跟牛头人交易来的食物也没剩下多少了。至于引起这一切的原因...那只能由主人您去追查,我的实力还不够。”坦措尔齐垂手缓声道,他很欣慰,至少领主还会着急,没有真的把城里的事务丢下。

  “上次寒季结束时间出现大幅度差错还是十个寒季以前的事情,我记得很清楚,那时候我都没有晋升高等恶魔,不是说这样的误期意外不是经常出现的吗?”恶魔寿命大多很长,时间观念模糊,对实力强大的恶魔来说,十个寒季...真不算时间。

  盖洛费丹新晋高等恶魔时间还短,好在他在此前就一直在盖洛费丹城生活。哦,差点忘记一点——那个时候,这座小城的名字并不是盖洛费丹城。

   长期生活在城里总能见识几次上一任领主的风采,寒季结束时间出现误差是能直接影响生活的大事,在当时,那次事件的确对所有城里的恶魔产生了影响,有的恶魔捞到好处,有的恶魔则死亡。

  不说之后的一系列影响,盖洛费丹就是在那一次事件中真正见识到了领主级别恶魔的力量,晋升高等恶魔占据这座小城后,他通过多种渠道甚至直接从上一任城主嘴里知道了很多底层恶魔打听不到的秘辛。

   自然也晓得该怎么处理寒季未及时结束的问题。

  领主已经有了庇护一座城的能力,但这种所谓的‘庇护’停留在浅显的层次,应付密林里跑出来的野兽,叫几个跑腿喽啰去河流上游欺负欺负鱼人部落,维持城里的基本秩序...这是领主最基本的,也是最主要的权利和责任。

   但想要一个高等恶魔凭自身力量就改变天气,甚至矫正时间线,不免有些异想天开。

  那已经不是常理可以揣度的力量,极有可能涉及到深渊世界的本源和规则,高等恶魔看起来很强大,还差着一截。

  好在到了领主层次,大多有些常识无法解释的手段,自身力量不够,能绕着圈子借助外力。把不可能变成有可能。

   只不过,做不到的事情强行伸手,要付出沉重代价,无法控制过程,有较高的失败几率。

  盖洛费丹拧着眉头,想起上任领主解决难题的过程,不免脸色一阵不自然。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