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黑暗幻想 危险底线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零八章 它的好运

危险底线 近洙 3730 2019.05.31 13:30

  发现主人开始急躁的时候,他猜到这几天会有动作,就算外面冰天雪地,出去很大概率空手回来,但主人肯定还是会出门,他早做好了心理准备。

   黑斯格唯独没猜到主人的耐心因为着急上火好像更加少了,没有商量计划的打算,拿着东西就要出门。领地周围砍掉了不少树木,抬头就可以看到稀疏枝叶之上的天空,看看天-色-,不出意外的话,等不了多久就会天黑再度降温,近段时间的云不多,有极大可能出现幽月,那正是冷的时候,不适合出门行动。

  “磨磨蹭蹭的,就是偷懒长了肥肉,不怕温度回升长成肥猪?不能等到食物吃得差不多了再行动,一年到头竟然没能结余下什么,那才是悲哀。”常冠没有解释的打算,昂首踏步出门而去。

  离开了领地,入眼尽是白茫茫一片,白地枯树,完全找不到曾经熟悉的路线,以前当做路标记忆的点找不到几处,想要循着走惯了的路去河边都要费老大劲儿。好在风停了,没有风刮过树枝的呜呜声,听觉比视觉还要好用,不管是什么动物,哪怕是出来活动换上白色毛皮的深渊小耳兽,踩在积雪上也会有细微的声音。

  “附近有深渊小耳兽的地下巢,它们的脚印很多,已经停雪了一段时间了,太早的痕迹不会留到现在,这些脚印还有比较新鲜的气味,顶多是前天或者昨天留下的,主人,如果想要抓几只深渊小耳兽换口味,在旁边守着,用吹箭就能轻松抓住了。它们换掉了灰扑扑的毛皮,现在全身都是白的,健康的深渊小耳兽毛色很好看也很保暖,主人你会喜欢的。我也想要一个可以包裹脑袋的保暖帽子。”黑斯格低头四处走动,在一棵树下转着圈,抓起一把雪放在鼻下嗅嗅小声说。

   他还顶着光脑门,长期在热烘烘的窑里进出肯定有些副作用,脑门稀稀疏疏的几根毛被高温燎光之后再没看见长出来,现在正是冷的时候,光脑门肯定凉飕飕。

  “我们的走路声音已经惊动它们了,没那个时间蹲守,太浪费时间。”常冠没有停留,直接离开。

  捕猎小耳兽掌握方法很重要。如果一路小心靠近,可以占个主动的先机,没有察觉到危机的深渊小耳兽的确是不错的下手目标,积雪没腰时地面基本找不到可以吃的食物,小耳兽擅长挖掘但不敢在积雪下胡乱动作,多数时候都呼呼大睡消耗自身脂肪过活,悄悄的把手顺着洞口伸进去,只要被惊醒的小耳兽咬一口就能得到食物。

  如果提前惊醒了它,其实也不要紧,一觉最少睡几天几十天,饿了那么久,小小的胃口空前贪婪,它们醒了,只会惊慌一阵子,迟早好奇心发作四处乱跑找食吃,蹲守或者用诱饵引诱能轻松等到它们爬出洞口,不是太难的狩猎方式就能得到食物。

  以小耳兽当初把自己吃得滚圆的程度,存的脂肪没有消耗太多正是味道好的时候,有吹箭对付它们正合适,但常冠不准备在繁殖期前猎杀小耳兽,此行目的不是它们,不愿意花费更多时间耐心等待,自然不会停留,带着黑斯格一路找方向一路朝河边走去。

  寒季的深渊绝对是完全陌生的世界,原本活跃在各处的动物大多藏匿了起来,少数依旧活动的动物也都减少了外出的次数,能够休眠就不会消耗更多脂肪乐意在美梦中度过最艰难的时刻,不能休眠也喜欢窝着睡觉,把原来属于它们的世界让了出来。

  那么,空荡荡的世界就没有动物踪迹了吗?显然是有的,长期活跃在这片土地的动物们暂时退出了场地,便有那些只在寒季出现的东西跑出来。

  河边,因为地势原因,地势由高到低,长期的水流冲刷形成了明显的痕迹,河流即使被冻住覆盖上了积雪,也可以通过有明显高低落差的地面看出这里河水流过的痕迹。

  嘎嘎的声音很刺耳,还有阵阵呼呼的声音,那是翅膀扑扇带起的动静,板结成块的积雪经受不住狂暴的力道,飘飞上半空纷纷扬扬落下,也掩盖不住正在发生的一幕。

  那是一只成年恐鸟,满身厚羽像是坚甲,翅膀的侧边生长着密密匝匝几排泛着金属冷光的扁毛,看起来很锋利,单论外形,恐鸟真不算好看的一类。

   如果常冠有机会近距离观察恐鸟,那他估计会首先注意到翅膀上的扁毛,比起他所知道的鹅毛不知道要大多少,如果能得到一根,制作成羽毛笔想来不错。

  能够横行草原凭着本身实力独自面对大群动物,硬生生抓走猎物,恐鸟绝对算是食物链上层的存在,它可能有天敌,却不会出现在这里,在附近小片区域,它理所当然的统治天空。

   所以它一直横行无忌,大概唯一需要担心的就是食物问题了,寒季对待任何动物都是一样的,恐鸟拥有庞大的身躯,自然就需要与体重成正比的食物维持生命活动。它勉强算是飞禽一类,没有迁徙的习惯,寒季只能坚守挨饿,不能休眠,在多数动物都呼呼大睡的时候,它需要吃更多食物抵御寒冷,花费更多时间和力气寻找可以下手的猎物。

  事实上,因为很多客观原因,一向霸道的恐鸟在寒季多数时候都处于忍饥挨饿的状态,瘦骨嶙峋,过得不比谁好。

  谁让它长了大块头,一顿最少要吃下几十千克肉食,哪怕平均五六天才进食一次也是消耗肉食的恐怖机器,不勤快的寻找食物,生生饿死一点都不稀奇。

  今天这只搞出动静的恐鸟很幸运,无意中发现一头因为过河深陷坚冰中活活冻死的动物,动物很大,足够它饱餐一顿,这样的好运不是随便能遇到的,现在它能独自愉快的享用。

  也因为动物很大,平躺在地半截身子掩盖在积雪下形成高高的凸起。

   动物冻毙在较宽河段靠近河中央的位置,距离河边至少有三米远,站在岸边看似只隔着几步距离能够到食物,但那绝对是错觉,困死一头动物说明附近河段冰面并不厚实,如果从地面走过去,脚下的坚冰可能在下一瞬间崩开无数裂纹,稍微重些的食肉掠食者眼馋随手可得的食物想靠近吃一口都可能成为下一个被积雪陷阱困住的倒霉蛋。

  所以这食物就摆在空旷河面上,除非到了结冻之后被水流带走,不然会一直摆在原地。

  恐鸟有超大号的喙和爪,它能无视地形限制飞到多数动物去不了地方,来自地面的种种限制对它无效。它的力气很大,能抓住超过百多千克的食物腾空飞起,从它把中大型食素动物当做猎物可见一斑。

   不过,它到底习惯了在天上飞行,喜欢把食物带到自认安全的树上或者干脆带到自己窝里去,它很不喜欢在地面进食,在天空上它是霸主一级别的存在,在地面上就不一定了,总有手段诡异的厉害掠食者能对它产生威胁。所以,在发现食物的时候,用最快的速度俯冲下来,狠狠抓住猎物扑扇翅膀想要把食物带走。

  但它没能如愿,半埋在坚冰中的躯体远远比想象的更加沉重,跟成片的积雪板结,想要硬生生把它拉扯出来需要的力量是食物本身重量的许多倍。显然,这只庞大成年恐鸟的力量还达不到要求,它只能嘎嘎叫着,放弃了先前的想法,直接开始撕咬能够吃到的部分,它进食的动静也大得很,隔着老远都听得到它独特的亢奋嘎嘎叫声。

  吃得高兴,没发现脚下的雪地正冒出丝丝缕缕红色紫色纠缠的烟丝,正巧是幽月出来的时间,幽蓝的光线笼罩着空地,那烟丝在朦朦胧胧的光线中扭曲变形,卷动了还未落下的雪沫子,形成怪模怪样的模糊影像,看不清到底是什么东西,无声无息扑向正伸长脖子吞下食物的恐鸟。

  恐鸟似乎感应到了什么,惊叫着转身展开翅膀,狠狠一扑,平地里忽起狂风,掀起漫天残雪。

  看似诡异的由烟丝组成的古怪模糊影像出奇的脆弱,在狂风里瞬间支离破碎,连那红紫-色-相互纠缠的烟丝也消散开去,好像从没出现过一样,那恐鸟吓得不轻,惊疑不定等待一阵没发现异常,只当已经解决了麻烦,继续低头撕咬食物。

  没过多久,专心进食的恐鸟就有了变化,一抹异样的血色覆盖了双瞳,抽筋似的摇摆着脑袋,嘎嘎的声音变得尖细高亢,猛的振动翅膀窜上半空,却没有正常飞行的稳定,在半空失去了方向,斜斜冲出去,径直撞倒一株碗口粗大树。

  这还不算完,煽动翅膀打碎横生的枯枝,一路翻滚前行,带动连锁反应,砸倒一小片树木,就算这恐鸟有一身看起来防御能力出众的厚羽,也不可能在这样的强劲冲击力下毫发无伤,一头撞断大树它别想轻松,撞击的内伤看不出来,但撞击的反作用力让尖锐的木头茬子轻易刺穿了它的身躯。

  最终,恐鸟摔倒在雪地里,一边翅膀呈现诡异的角度向后折断,挣扎了好几次都只能耷拉着翅膀哀鸣。

  它爬不起来了。

  伤口溢出的血液洒在雪地里,片刻时间就凝结成冰渣子,奋力挣扎的恐鸟逐渐耗尽力气,看得出来它身上多处骨折,折断的骨头再度刺穿皮肉和内脏,本来伤势不致命,但它一直在挣扎,促使伤口一再恶化,重伤变成致命伤。

  如果它早一些控制住行为,即使折断一边翅膀,好好休息恢复体力之后还可以在陆地上行走,不说一定能活下来,至少不会伤势深重到根本无法站起。但它显然不太正常,失去了理智,或者说根本就没有思考过怎样才能抓住活下去的机会,刚才的一系列行为生怕伤不到自己,它做到了,几个翻滚之后尽是深重伤势。

   现在体力透支,失去了一边翅膀,它再没有飞上高空的机会。

  死亡是它唯一的结局,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这个能轻松猎杀独角兽幼崽的天空霸主慢慢沉寂不再动弹,它可能还没有立马死去,但寒冷会无情夺走它保留生命力的体温,把具备生机的躯体变成死物,只要一晚上时间,它的躯体就会冻像是石块一样,跟地面的积雪连成一块,也就成了摆在地面上任何掠食者都喜欢的好运。

  等待着下一个找上门来吃饵的倒霉蛋。

  “你知不知道那是什么东西?”趴在雪地里的常冠小声问。

  他趴在雪地里,一动不动,距离发生一连串动静的河段还有一些距离,勉强可以看到恐鸟身上发生的一切。

  为保证安全,他在听到恐鸟声音的时候就没有冒险靠近,跟黑斯格双双原地躲藏,用积雪盖在身上隐藏身形,从头到尾沉默着目睹恐鸟的一系列怪异行为。

  雪沫子幻化的模糊影像是什么东西?

   黑斯格没办法给出答案,只知道它代表陌生而离奇的危机。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