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黑暗幻想 危险底线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章 食物和家

危险底线 近洙 2824 2019.03.14 15:58

  常冠知道自己的实力,要是被对方发现,少不得惹上麻烦,以尖牙的耿直想法,哪怕是一只瘦弱小恶魔,也是难得的肉食。

  呆在原地保持静止,从树下经过的尖牙什么都没有发现,逐渐消失在视线中。常冠又等待片刻,等对方走出足够远,才继续开始活动,只可惜果树时常被其他生物光顾,果实所剩无几,加上常冠一向的警惕习惯,不在同一个地方长时间停留,匆匆收集一些果实随身带着,重新回到地面上。

  只吃这么一点东西绝对是不够的,时间也还早,常冠下意识的又回头看看强光渐熄的雷击地点所在,他猜测,那大树承受不住雷击应该已经烧焦,即使没有明火出现,树木主干内里也会持续闷烧,活不成的,只会在无声中烧蚀成为灰烬。

  回想刚才见识到的天威,才冒出来的些许好奇心乖乖收敛,他知道一棵参天大树死亡会出现一些机遇。哪怕过去转转看看有没有倒霉蛋被电死,捡回来当做食物也能缓和眼前窘境,转念想想不光是自己知道撞运气,赶过去是捡便宜还是被别的掠食者捡便宜实在不好说,他不想冒险,沉默片刻,选择了一个方向消失在黑暗中。

  生活在这黑暗环境中的生物自然适应了黑暗,不止是先前的尖牙,常冠也适应了黑暗,早在意识到自己已经到了一个完全陌生的恐怖世界,明白自己身处深渊,第一次睁开这双本不属于他的眼睛的时候,就知道黑暗再不会是困扰他的难题,没有丁点光源的环境中,常冠轻车熟路,始终保持着比较快的速度前进,当然,他的行进过程并不顺利,往往一丁点动静都能让他停下动作,而那潜意识里的本能更是时刻发挥着作用,停下的时候,也会处于相对隐蔽的地点,一副见势不好随时逃命的模样。

  常冠非常清楚,在这里,他是处于食物链底层,是和深渊小耳兽一样的层次,任何掠食者都能杀死他。宁愿多余的警惕,也不能放松失误。

  离开了果树,常冠沿着走过多次的路线去往下一个地点,那也是他经常去的食物采集点,距离不算远,等他再一次停下脚步的时候,已经可以看到熟悉的一幕,明显松了一口气。

  面前又是一棵大树,大得可怕,一面墙似的躯干笔直向上,抬头看到的只能是黑漆漆一片,周围的植物和这颗大树枝叶相互纠缠,数不清的藤蔓和寄生植物自高处垂挂下来,看不清树冠面积,但看着这巨大主干就能想象出所谓的大树到底有多大了。

  常冠站在树下,和一只站在巨人面前的蚂蚁感觉差不多,无法言说的敬畏,只不过他不是第一次看到如此景象,加上肚子空荡荡的急需要东西补充,敬畏的心思马上丢到脑后,三两下敏捷爬上树去。树干并不光滑,相反,久远岁月留下的不只是蛮荒气息,还有树木本身不得不做出的牺牲,一层层死去的树皮堆积得相当厚实,摸上去柔软有质感,这是极好的保暖材料,常冠当然乐意撕下一大块带在身上。

  揭开树皮,便露出了藏在下面的有活力的躯干,躯干上一根根蚯蚓似的脉络像老人的手背,而脉络上隔了一段距离就会有一个拳头大的凸起,看起来似乎是某种疾病形成的树瘤。

   常冠摸摸树瘤粗糙的表面无声笑了起来,要找的东西正是它,用手里老早准备的尖石砸开一个树瘤,露出最里面白色的物质,一股子苦涩怪味钻进鼻子里,他丝毫不在意味道是否符合胃口,小心抓出一把来,直接塞进嘴巴里。

  不敢多嚼,皱起眉头狠狠咽下,马上抓紧时间继续收集工作。

  好在这树足够大,他趴在树干上面不显眼,暂时也没有别的生物过来争抢,常冠可以用这一种食物装满肚子。

  头顶好像有什么声音,大树枝叶摇晃间,一双幽幽眼睛出现在头顶,常冠下意识的抬头看去,凭借极不错的黑暗视觉看到了对方模样,已然紧绷的身子才敢放松下来,两双眼睛一碰,常冠裂开嘴巴,露出尖尖的牙,同时发出低沉带恐吓意味的声音,微微移动身子,做出要主动攻击的凶悍模样。

  对方像是回应常冠似的,也发出威胁的低沉声音,却不敢真的做什么,僵持时间并不长,还是对方先选择退走,收回幽幽目光,悄悄离开。在常冠的视线里,从黑暗中可以看到模糊的影子,瘦小身影的确走了,一根长长尾巴恰好滑过扒拉开来的枝叶空档。

  那是一只类似猴子的生物,常冠很不客气的给对方起名为深渊灰猴,却和正常认知中的猴子有极大区别,至少灰猴也和其他深渊生物一样有攻击姓,并且同样贪婪。上一次常冠来的时候也遇到过它,双方发生了小冲突,结果证明哪怕都是爬树来吃东西的,常冠也比对方要强上一些,常冠赢了,自然可以大模大样串门寻找食物,而貌似定居在树上的灰猴遇到了常冠,则必须要让道,反正常冠也不会爬到树冠上去,只是扯一点树皮什么的,倒也不算多过分。一方的退让,换来双方的相安无事。

  苦涩的白色物质没有多少营养,要想获得出来一趟消耗的能量,必须尽量多吃,以最快的速度多吃。同时,他还需要时刻注意观察周围环境,在半空,无形中增加了不少危险,把后背暴露在外面总是让常冠心里没底,这鬼地方能飞的生物不少,它们特别喜欢搞偷袭那一套,常冠可不愿意自己被攻击,一边计算着时间,一边双手不停地忙碌。

  常冠忙着获取食物,时间悄然流逝,树梢外层,天空上的风逐渐减弱,狂暴的力量还是会撕扯着树梢顶层枝叶摇晃不休,却没了之前的威力,同时,这天地间的温度也逐渐降低下来,淡淡薄雾自地面升起,一直飘上树梢层,从高空看去,黑暗的丛林好似蒙上一层轻纱,无端多了些神秘诡异气氛。

  正忙活的常冠打了个寒战,四处瞧瞧,咕哝一句:“天黑了吗?”

  事实上,在一个没有光线没有参照物的地方,哪里来的天黑天亮一说?

  然后他闻到了空气的水汽,确定是起雾了,微微兴奋起来,却又马上变了脸色,心知一定要回去了,不然一旦起雾,就连习惯了环境变化的常冠都不能肯定还能顺利沿着安全路径回到住处,最重要的是,夜里是某些大型掠食者的活跃时间段,多了雾气的掩护,掠食者们更是行踪难觅。在雾霭中行走,对现在的常冠来说太过冒险。

  把先前撕下来的树皮裹在身上,迅速下到地面,照例先观察了四周环境,才确定了方向,钻进黑暗中。

  这片植物茂密的原始森林其实不常起雾,不因为别的原因,就因为缺少水,起雾是好事,只要简单的方法就能轻松获取饮用水,可以想象等气温回升时细密水珠沾满枝叶的情景,而那时也是这片密林里生活着的生物活动最频繁的时候,它们会用最快的速度抓住这难得的饮水机会。

  以前常冠也做过这种事情,掐着时间跑出来,避开四处游荡的掠食者,捧着一片沾满水珠的叶片吸溜个不停。

  但今天不一样了,常冠正准备开始自己的一些尝试,等着起雾好看看成果,如果确定得到的结果不错可以继续,想来以后的曰子会好过不少,至少不用担心没有水喝了。

  天亮和天黑还是有些区别的,最直接的感受是温度降低了,明显的降低,而且目前为止只是开始,当时间推移到了某个时间段,不管幽月有没有出现,气温降低到稳定的值,对比一天中最舒适的时候会有明显差别。但就有些动物喜欢现在才出来,趁着喜欢温暖的动物休息了,出来寻找食物,或者...去找那些睡觉的动物的麻烦。

  终于看到熟悉的那颗枯树,常冠把提起的心放到了肚子里,回到熟悉的地方总能找到些安全感,常冠对周围一草一木的位置都非常熟悉,仔细检查了一些细微痕迹,确定他离开的时间里并没有什么大型动物在附近逗留,他的脚步才松快一些。

  住所标志是那颗枯树,家在枯树根下。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