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黑暗幻想 危险底线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章 幽月

危险底线 近洙 3431 2019.03.17 21:31

  已经进入天黑时间,今晚没有起雾,所谓的天黑和天亮的区别是温度降低了,潭水边的植物枝叶里飞起一群群嗡嗡叫的虫子,飞虫都是吸血的,因为在水边,数量有些吓人,在半空中盘旋飞舞,有部分闻到常冠身上的气味直扑而来,绕着飞来飞去,要不是事先涂抹了很多防虫植物的汁液,只怕现在常冠首先要考虑的事情就是躲开这些烦人的飞虫了。

  入夜之后,一部分掠食者开始活跃,出来觅食,比起白天要危险很多,常冠一般在这个时候都会回到自家小窝,不管是饿着肚子还是填饱肚子,接下来什么都不用管,是休息时间。但今天不行了,距离自己的家太远,不敢赶夜路回家,他只能先找个地方藏身渡过今夜,恢复一些精神节省体力才是首要的。

  也不需要走远,潭水附近应该会比较安全,潭水里的掠食者只要足够强大,就没有什么动物会随意过来串门。

  常冠相当不甘心,藏在潭水里的爬行动物不需要太多水就能活下去,它占据着这个好地方自然知道怎么利用水源不劳而获,但凡想来喝水的动物都会遭受它的攻击,自然也包括常冠。此时他也明白了记忆里的那种感觉,强烈的不甘心,如果这一次没有得到实质收获,常冠几乎不会再次冒险走这么远了,那他也必定会对这个水潭念念不忘。

  不过常冠自认和普通小恶魔是不一样的,即使是这具身躯的上一任主人,也肯定没有他的优势。

  于是,常冠在附近找了一棵大树,躲在茂密枝叶,在暗处观察水潭和周围的一切,他都不知道自己到底要干什么,只是单纯的不甘心和一股执拗劲在作祟,他要喝水,非常简单强烈的需求,即使是知道有危险,也要试试,至少要知道那藏在暗处的爬行动物到底是什么,如果确定对方真的太强大,没有丝毫机会下手,常冠才会放弃自己的想法。

  嗡嗡的飞虫始终不肯放弃,常冠只能在检查树上没有别的动物之后,用枝叶把自己裹起来,然后趴在树干上,静静观察等待。

  没了常冠弄出的细微动静,除了飞舞的蚊虫,附近有些安静,这种安静相当令人不安,给常冠一种只有自己和潭水里的掠食者待在一起错觉,要是敢有什么动作,就会被掠食者发现冲过来咬住喉咙。

  大概也是其他一些动物的感受,当发现水源附近有一个危险掠食者埋伏的时候,它们会非常不安,来了之后闻到属于掠食者的气味,只要还能离开,就不会再贪图一口水喝,满地食物的诱惑也没有小命重要,毕竟只是植物,密林里随地都能找到可以吃的,何必一定要踏足水潭边的致命陷阱,贪嘴的深渊小耳兽都能忍住,何况是其他动物。

  倒是把丰富的食物留给了姗姗来迟的常冠,只要他能吃到,食物管饱。

  常冠藏在枝叶里,一直在琢磨可行的办法,看起来,那潭水面积太小,直接喝水太危险,只能打那些水生植物的主意,潭水边的泥土湿润富水,依靠水存在的植物实际覆盖面积是水潭的好几倍,高低相错集中分布在周边,常冠见识过这片密林里植物的生长速度,猜测就算把所有植物砍光,几天时间就能恢复原状。

  水的力量,在这里可要庞大的多。

  这也给了常冠机会,如果只是扯些生长在边缘的水生植物,吃嫩茎也是可以填饱肚子,怕只怕那掠食者领地意识太强,要是因此触怒了它,常冠可没有机会后悔的。

  但他的肚皮一直是空的,饥饿感时刻催促他赶紧行动。

  “先等等吧。”常冠看看一直没有什么动静的潭水,一遍遍告诫自己不能冲动,收拢身躯,变成了黑暗背景里的一部分。

  深渊里的夜,很不平静,一部分生物习惯于这个时间段出来活动,而习惯夜里活动的动物多数是强大掠食者,在黑暗里行走,在黑暗里猎杀,也让发生的一切事情都在黑暗中消逝。

  树冠下的世界在入夜之后没有多少变化,树冠上的一切却在入夜后变化很多,白天呼啸不停的狂风渐渐少了力道,因为温度降低,从地面上多少会升起一些白色雾气,笼罩住树梢,也有那飘飘荡荡飞高的,被风一吹,尽数散进黑暗里。

  夜深了,天空上始终不变的阴云忽然发出了光芒,是蓝色的光,朦朦胧胧,看起来分外离奇诡异。阴云不会发光,光来自更上层的空间。有风吹来,云层散开,一束蓝色的光径直投向大地。

  与此同时,常冠睁开眼睛,看向天空,他看到的只是头顶黑漆漆的树冠,互相纠缠的植物太厚实,他只是有一种感觉,其实什么都看不到。

  透过那被蓝光刺穿的云层,才能看到,不知什么时候,天空上竟然多了一个发着蓝光的球体,滚圆圆的,哪怕始终有一层烟雾般的东西挡住了视线,那球体散发出来的蓝光依旧具有很强的穿透力,从天上极远的地方投射到这片大地,最后照在某棵大树上。

  蓝光不能带来丝毫温暖,却有着神奇的力量,笼罩在蓝光中的大树活了一般伸展腰身,它不是在自己活动,而是生长得太快,以至于出现一种活过来的错觉,很快,大树拔高树干,占据高度优势,扩展树冠,增加枝叶面积,眼看着,就成了一棵遮天盖地的巨树。

  需要大量岁月才能到达的效果在今夜,只要等待片刻就完成了。

  这是生命的奇迹。

  然而,很快一片阴云就飘荡过来,挡住了那投射下来的蓝光,急速生长的巨树失去了最强大的生长助力,只能无奈摇晃枝叶,根本没有什么办法留住转瞬即逝的宝贵机会。

  “幽月出来了吗?”常冠伸长脖子,终于忍耐不住,抖开裹在身上的枝叶,顺着树干悄悄朝上爬去。

  常冠其实很少上树梢,因为有不少陌生的危险动物都生活在这里,树冠层上有更多食物,更多机会,也有更多危险,常冠知道自己的优势在哪里,他自己总结出来的经验和继承自上一个恶魔的记忆都对树梢上的一切不了解,完全是空白,没有对树冠层之上有充足了解之前,不会随意上去。

  但现在他有些兴奋,悄悄上了树冠。

  树上树下,两个世界,常冠小心扒开挡在头顶的枝叶,探出脑袋便看到一副怪异美丽的画面,地面依旧黑暗,因为风小了,连成整体的植物看起来像是平面,天空积蓄的厚重阴云也因为风小之后静止不动,没有雷电,那云中还是有光线透过来。

  蓝色的,清幽的光。

  远处响起嘎嘎的叫声,沙哑低沉,常冠心头一紧,偏头正好看到几只黑影扑腾翅膀从树梢中飞出来,起码有五米长的双翅狠狠呼扇一下,长着长喙尖爪的身体腾空而起。

  这些能飞的动物很兴奋,招呼了同伴,在朦胧光线下朝远处飞去。

  被阴云挡住大部分的光线好容易照临地面,那些尽可能舒展枝叶的植物在这时纷纷加速生长,枝叶无风自动,哗哗作响,大地好像都要活过来。

  常冠眯起眼睛,压抑住心头的恐慌,尽量睁大眼睛观察头顶的一切,他知道在这样的好天气里会出现幽月,知道幽月的力量,更明白这片黑暗中的大地到底依靠什么才能保持如此旺盛的生命力,所以他困惑。

  为什么只有在夜里才有幽月?为什么幽月的蓝光如此神奇?为什么光线只对植物有作用,为什么...疑问太多,没有什么动物能解答常冠的疑问,就连之前的小恶魔记忆也丝毫没有这方面的答案。也是,保证自己能活下来才是最紧要最需要考虑的大事,哪还有多余精力想些乱七八糟的东西。

  常冠也只是好奇而已,他有疑问,却不会在疑问上浪费很多时间思考,这一次爬上树冠,也仅仅是想借助难得的光线看看远处的世界而已。

  黑暗视觉很好用,有丁点光线就能够看到很远,常冠选择的树不高,却也能从连绵的曲线中看到很多东西,有嘎嘎叫着追逐其他鼓动翅膀飞行动物的掠食者,有偶尔长势凶猛,超过平均高度的超大树木,还有更远处视线不可及的地方,依旧是黑暗,根本没个尽头。

  就像一个黑暗的植物牢笼,根本别想出去。

   常冠早就知道会看到这样的景象,他只是专注观察一些地方,然后,视线中出现了一片明显高出连绵密林曲线的曲线,常冠很肯定,那不是一棵树,至少也是一片植物群,看起来,有点像是因为地形的巨大变动而出现了起伏,不然要只是树木本身生长,是很难在狂风大作的树冠层上空突显出现的。

  长得太高,也就到了被风刮倒的时候。

  那里就算没有山,也一定有什么别的东西。

  可能是新的机遇,也可能是新的危机。

  常冠多看了那里几眼,暗暗记住方向,就算离开了树梢上层空间,他也有自己的办法重新矫正方向感,知道怎么确定正确的方向移动,如果有一天他想去记忆的点,那么完全可以凭着自身的方向修正循着大致方向找过去。

  夜还很长,幽月一时半会儿不会消失,它就像夜空里高挂的灯笼,照亮整个世界。

  欣赏了属于这个世界的独特风景之后,常冠又悄悄回到了老地方,重新用枝叶裹住自己的身子。上面的风景固然好,却让常冠心神不宁,到底是习惯在地面行动,待在上面不安全。

  下意识的仔细观察了水潭,没什么奇怪的地方,只有在幽月升起之后,潭水水面多了些来回游动的小生物,常冠猜想那应该是鱼一类的生物,要是抓住的话,饱餐一顿是可以的。

  这么一想,肚子的饥饿感强烈了几分,常冠却一动不动,他必须习惯这种感觉,在自己还没有真正适应环境,强大起来之前,饥饿是一直需要解决的难题。

  等待机会的到来,他要比埋伏的掠食者更加有耐心,不然冒冒失失行动,承受的风险太大。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